(五)1 当下的能力要激活 不偷懒的细节

13
0

就是说,当下的能力非常重要啊,你每个人检讨自己当下具不具足能力。什么叫当下的能力?你比如说圆学,圆学在前边领队的时候,圆学就属于具足当下的能力。当下每一步、当下每一声,当下声调不大不小,当下不断。这个就叫什么?当下的能力。当下的能力发挥了百分之一百;当下的能力自然而然的状态百分之一百;当下的能力省力气不费劲儿百分之一百,这个叫当下的能力呀。当下还要能省力气。我说十分的发心六分的力,有十分的效果。

你看啊,“阿弥陀佛”,我这样用力,省了多少力你告诉我?我告诉你,我省了四分之三的力。对不对?但是我的效果是不是百分之一百呀?(众:是。)“阿弥陀佛”,是不是啊?我踩了点了没有?摄住心了没有?有妄想没有?(众:没有。)那我就一百分嘛,专注一百分嘛。是不是啊?

所以,我就讲啊,念这个佛号的时候,一定要注重气息的调养,念任何佛号都一样。如果你气息的调养、音声的自如程度不过关,那就是苦行。为什么不过关?都是偷懒心造成的。明白了没有?我问你,你跟我说话的时候,这个音声好不好啊?(众:好。)有没有偷懒?有没有大声?既没大声也没小声。对不对?自然而然,累不累?你说多久都不会累,是不是啊?所以,这个就是用功的方式,叫不偷懒。明白了没有?你一味地造作,现在造作,将来呀,你就偷懒,大懒。所以他不是不偷懒,他还是偷懒。过分的造作是急于求成,他也还是偷懒。

那么现在我就讲,这个声音要自如,这叫当下的能力。当下的能力激活了,那才叫修行,明白了没有?你当下的能力激活了,就叫妙行,就是妙行。当下的能力没有激活,属于一个半生不熟的夹生状态,或者一会儿造作,一会儿偷懒,这种不定的状态;或者处于一个老打折扣,老偷懒的状态,这就是一个根本的差别。你想有没有后劲,能不能闭长关,就取决于这个当下的能力。

现在给你们调整作息时间的目的,就是要你们培养当下的能力,明白了没有?当下能做到不偷懒,认真、细致、深入、严格、恭敬,而且当下的状态能够更长时间地相续,当下要激活,活力要持久,还要自然而然,这样一个状态才适合闭关。越闭越殊胜,越闭越圆满,越闭越停不下来,越闭越想闭。这个当下能不能激活,能不能不偷懒。

当下不偷懒,我刚才讲了啊,首先,你呼吸带起来偷懒没偷懒?第二,你这个等得够偷懒没偷懒?很多人等得够是偷懒了。

第三,我讲佛号的力量,佛号里边的力量。你们念佛的时候啊,当下念佛,呼吸,你呼吸的力量借了多少?因为你现在不借呼吸的力量,嘴巴念可以“阿弥陀佛”,“阿弥陀佛,阿弥陀佛”,这是嘴巴在念啊。不借助于呼吸的力量,嘴巴可以念啊,所以你要能借助于呼吸的力量,每一个字啊唱到最后。我就讲节拍分前、中、后,要在后半段的前半段,“阿弥陀佛,阿弥陀佛”,你明白这个意思了没有?“阿、弥”就像敲在你心上一样,明白了没有?不要潦潦草草的,明白了不?这就是偷心。潦草的(念),“阿弥陀佛,阿弥陀佛”,你看,有口无心,像流水账,就这样一滑就滑过去了,有口无心,你没有节奏感。这都属于偷心、偷懒。所以,这个要每一个节拍都像重重地敲在人家的心上一样,“阿弥陀佛,阿弥陀佛”。这个敲,要想敲在心上,就必须等得够,“阿弥陀佛,阿弥陀佛”。你们唱的时候一定要善于等。等,是不是成就别人啊?你抢,你就是扰乱别人。是不是?所以每个人都要等,千钧一发,要等,会等,等得够啊。等得够不能偷懒,你们这个暗的地方偷懒了,也不对。现在呢,跟大家一起唱佛就发现大家现在很好,抢节拍的情况已经改进了非常非常多,但是节奏、节点共振还不那么精准,为什么?还是心不严谨,心不精准,马马虎虎,有偷懒心,是这样一个缘故。好,这个借助的是呼吸的力量。

呼吸,你们念的时候,呼吸往下沉的程度,每个人检查如何,有没有偷懒?“阿弥陀佛……”这个向下,呼吸向下沉,呼吸往下沉的力量。吐气的时候,“阿……”“阿弥陀佛”,一定要把下沉的力量用上,“阿……”。下沉的力量,这个下沉的力量,配合脚自由下落,夯下去,夯到底的时候,“duang”,夯啊,打夯机啊,要这种发音。“阿弥陀佛”,这个夯的劲儿要用出来,不能偷懒。“阿弥陀佛”,这就没有用夯的劲儿。“阿”,这个能不能唱得节奏感强,跌宕起伏,节点共振掌握得妙,就在这个夯字诀上。“阿弥陀佛……”你看,既能保持那种韵味,唱得又不累。

记住啊,一定要在当下唱的节奏当中,唱和养结合起来。这个“养字诀”非常关键。养,会不会养?养,但是没有偷心。有了偷心,就是懒惰,不是养了,那叫养懒惰,不叫养气了。所以这个“养”字非常重要,有“养”字,你才能用功用到妙处、用到乐处、用到久处。没有这个养,你就用不到这样了,所以这个“养字诀”唱养结合非常重要。

那么,好,还有一个,你不管别人唱多长,你学会即字诀来跟,“阿弥陀佛”。你看我唱得都非常短,完全符合即字诀,但是有没有韵味啊?(众:有。)有那个“阿弥陀佛”,有这个韵味,把这个韵味藏在这里边,即字诀里边,“阿弥陀佛,阿弥陀佛”。要把这即字诀,学会即字诀来跟,还甚至学会,即字诀里边跟一句听一句,跟一字听一字。“阿”、“陀”,对,后边那个不唱,是听的,听节奏,听得分明。这个就不累了吧?是不是就不累了?

然后呢,关键的一条,你唱不要唱满,要收,气要收。气吐得快,收得也快。“阿弥陀佛……”,就是唱得快,收得快。收的时候呢,注意收尾闾、提肛,微微的,实际上就是有一个特别特别细微的提肛。你不要在那儿,说师父讲提肛,师父讲,叫啥?收尾闾,(你使劲)“嗯”,这个就造作了,明白了没有?轻轻地,“阿……”你看,这个收尾闾、提肛的动作,加上收得快,吐得快、收得也快,是不是就用了最少的力,做了一个最精准的功夫,是不是?啊?是不是最少的力,一点儿都没浪费,是不是啊?“阿弥陀佛”(短音),这样好唱吧?你看“阿弥陀佛”(长音),“阿弥陀佛”(短音),是不是?两个一样不一样?注意啊,你力量大,你就“阿弥陀佛”(长音),你就这样唱,唱长点儿。你想唱长点儿,唱一个音也可以,唱两个音也可以,唱四个音也可以,要这样结合起来。

 

菁华语-不偷懒 传统佛号念法(五)-当下的能力要激活 不偷懒的细节

 当下的能力非常重要啊,你每个人检讨自己当下具不具足能力。什么叫当下的能力?圆学在前边领队的时候,圆学就属于具足当下的能力,当下每一步、当下每一声,当下声调不大不小,当下不断。这个就叫什么?当下的能力。当下的能力发挥了百分之一百;当下的能力自然而然的状态百分之一百;当下的能力省力气不费劲儿百分之一百,这个叫当下的能力呀。十分的发心六分的力,有十分的效果。

 念这个佛号的时候,一定要注重气息的调养,念任何佛号都一样。如果你气息的调养,音声的自如程度不过关,那就是苦行。为什么不过关?都是偷懒心造成的。你跟我说话的时候,这个音声好不好啊?(众:好。)有没有偷懒?有没有大声?既没大声也没小声。自然而然,累不累?你说多久都不会累,这个就是用功的方式,叫不偷懒。过分的造作是急于求成,他也还是偷懒。

 声音要自如,这叫当下的能力。当下的能力激活了,那才叫修行。你当下的能力激活了,就叫妙行。当下的能力没有激活,属于一个半生不熟的夹生状态,或者一会儿造作,一会儿偷懒,这种不定的状态;或者处于一个老打折扣,老偷懒的状态,这就是一个根本的差别。你想有没有后劲,能不能闭长关,就取决于这个当下的能力。

 调整作息时间的目的,就是要你们培养当下的能力,当下能做到不偷懒,认真、细致、深入、严格、恭敬,而且当下的状态能够更长时间地相续,当下要激活,活力要持久,还要自然而然,这样一个状态才适合闭关。

 当下不偷懒,首先,你呼吸带起来偷懒没偷懒?第二,你这个等得够偷懒没偷懒?第三,你呼吸的力量借了多少?

你要能借助于呼吸的力量,每一个字啊唱到最后,每一个节拍都像重重地敲在人家的心上一样,要想敲在心上,就必须等得够。节奏、节点共振还不那么精准,为什么?还是心不严谨,心不精准,马马虎虎,有偷懒心,是这样一个缘故。

 呼吸往下沉的程度,每个人检查如何,有没有偷懒?打夯机啊,要这种发音。“阿弥陀佛”,这个夯的劲儿要用出来,不能偷懒,这个能不能唱得节奏感强,跌宕起伏,节点共振掌握得妙,就在这个夯字诀上。

 一定要在当下唱的节奏当中,唱和养结合起来。养,但是没有偷心。有了偷心,就是懒惰,不是养了,那叫养懒惰,不叫养气了。有“养”字,你才能用功用到妙处、用到乐处、用到久处。没有这个养,这个“养字诀”唱养结合非常重要。

 你不管别人唱多长,你学会即字诀来跟,“阿弥陀佛”,你看我唱得都非常短,完全符合即字诀。还甚至学会,即字诀里边跟一句听一句,跟一字听一字。听节奏,听得分明。

 关键的一条,你唱不要唱满,要收,气要收。气吐得快,收得也快。收的时候呢,注意收尾闾、提肛,微微的,实际上就是有一个特别特别细微的提肛。这个收尾闾、提肛的动作加上收得快,吐得快、收得也快,就用了最少的力,做了一个最精准的功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