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供养大众190523_002

29
0
尊敬的各位善知识、善菩萨:
感恩大家长期以来的追随,长期以来的努力和坚固的信心。今天呢,给大家说几句心里话。
第一句,修行呢,不是急躁着修,不是复杂的修,不是奇巧着修。这以前呢,我们都会落入这个圈套。老想找个什么绝招,或者说搞个什么绝活,或者说找什么一个绝师,找一个绝妙,这都不落实,修行不在这个。
去年出关的时候呢,我讲了一句叫“简单即是全部,当下即是圆满”。那么修行呢,是简单修,越修越简单,是当下修,越修越老实,越修越安住,越修越实在,不是越修越复杂。
刚才呢,跟圆法通了一个电话,圆法讲现在教步法,教得很简单。这个步法呢,不能越教越复杂,越教越简单就对了。行法也是一样,越行越简单,越行越扎实,越行越不急躁,就对了。
我刚才跟圆法讲啊,其实啊,修行修的是一个基本功,到任何时候都是一个基本功,不是高深的武打功夫,也不是什么九段十段那个棋手的水平,修的是一个基本功。我跟圆法讲,这个步法就是一个最基本的功夫,说起来挺复杂,其实非常简单,但是呢,简单的东西我们都没有做到位,都没有做到位。大家想想看啊,这个步法,我们讲简单的东西做到位,比如说不急不躁、端心正念,每个人用心想一想,“你做到位了吗?”你自己想想啊,我们说这你对自己想想啊,你急了没有?躁了没有?认真了没有?细致了没有?相续了没有?每个人,你扪心自问,问问自己的问题、基本功的问题。
那个王羲之所谓成为书法大家,是什么决定的?是他所练的基本功决定的。那我请问,如果你具有王羲之的基本功,你会不会成为王羲之第二啊?甚至你是并列王羲之第一,只要你基本功到位,是不是啊?所以你不要看到他上边字写得有多大的差别,你要看他最后基本功的差别在哪里?请问你修行为了啥?为了出生死轮回,为了解脱,是不是啊?那么请问你现在当下的努力,你这个简单的努力,你问问自己,能解脱不?到位了吗?有漏吗?你就扪心自问,不用去问别人,问问自己,做到位了没有?用心够了没有?其实基本功就在这个地方,你的心态对吗?你的认真程度够吗?你的相续程度够吗?你的要求自己够吗?坚持程度够吗?说白了就这么个东西。
修的这核心就这个东西。不是高大上,不是高精尖,不是高科技,不是玄通玄妙,明白了没?就这个东西,因为这个东西啊日用不离,念念不离,这就是你的建筑材料。你造一个世界顶级的精品工程,还是一个豆腐渣垃圾工程,全在你这个建筑材料上。你现在所造的建筑材料,你问问你的心,所造的建筑材料,能造世界顶级精品工程吗?说“师父,我还想偷懒”,那偷懒对不起。你想偷轮回的懒,你就去轮回去吧,这没有客气的,明白了吗?
所以修行不是高精尖,高大上,是一个基本功。说句实在的话,我们有的人修了八年九年十年,未必基本功就过关呢。其实啊,真正的深入,是因为你具足了基本功才有深入,你的基本功在哪个层面上,你的深入就在哪个层面上。记住啊,你要成佛呀,要解决生死问题呀,问问基本功的层面够不够,应该怎么要求自己基本功的层面,怎么去努力,是这个意思。
我们眼睛都看偏了,看远了,看复杂了,看玄了,没看到这个基本的本质的方面。你按照这个简单的思路,简单即是全部。我们讲念佛的原理是什么?念佛成佛啊。是心是佛,是心作佛,是不是啊?心作心是,那你的心能不能作,能不能是?那肯定也能做,也能是。那请问,真的能做能是吗?你有多大的信心?如果你在这个简单里具有了全部的信心,当下里具有了圆满的信心,相续里具有了彻底的信心,那你不成佛谁成佛啊?你成佛不成佛,你修行成不成,就在于你这个信心决定不决定,定得住定不住,是不是啊?那你靠念佛成佛,那我问你,你念佛念得怎么样,你打算怎么去落实念佛。你落实了念佛,肯定能成佛,那问题的根源就在于你没落实念佛呀。谁来落实呀?还得你来落实,是不是啊?所以我们要从本源上去求,基本功上去求。这个基本功做到位了以后啊,那真的行法也是自性的流露。
声音自然不大不小。声音啊,大,你看,你行法的时候大,大到没破,他大而不破。我们的声音,一喊大,就喊破了,一喊大,就造作了。你看你在行法的这个状态当中,真在状态当中,再大他不造作,再大他不破,再大他是圆满的,他是自然的,他是自如的。合着你的大呢,是造作的,是苛求的,是急躁的,所以你这个大不能持续,不能圆满。真正的行法状态,大,他是自然的大,自如的大,他不会破。不破,他就能相续,破了就不能相续。他再小,他能摄得住心啊,他不会散乱啊,他是一个自性的自然的流露过程。行法不管几小时也好,几天几夜也好,都能做到弹指间呐,都能做到常在定中啊。这个是什么?这都是基本功到位,他是个自然而然的结果。就好比王羲之,基本功练到位了,字写得好看不好看?他随便画都好看,他的草稿垃圾稿,人都能捡回去当宝贝,是不是这样?这是什么,基本功到位了呀。
所以修行修的是个基本功。而基本功不到位,你就处于一个侥幸的状态,浮躁的状态,急躁的状态,勉强对付的状态,妄想夹杂的状态,勉为其难的状态,是不是这个道理啊?这都是病态作业。好多人行法行多少年,进步不大,原因在哪里?就在这个地方,你都是夹杂心行法,侥幸心行法,勉强心行法,急躁心行法,是不是啊?这是问题的根本原因呀。
如果这个基本的地方没有改进,这个就是说啊,这三六九等是在基本功里分的,不是在基本功之外分的,我们讲基本功不是在果相上,不是在相上分,是在因上、根本的地方来分。基本功有三六九等,所以后边就有三六九等。如果这后边的三六九等背后是什么,是基本功的三六九等,不是别的三六九等,所以修行的本质是修一个基本功。
认真的程度,微细的程度,要求自己严格的程度,那个心态不急不躁不缓,更加不缓的程度,那个供养心,那个恭敬心,那个至诚心,那个决心要出六道轮回的心,这个心态呀。修行就修的是个心态,我们讲太多,都没用。你就扪心自问,我的简单的当下如何能够实现圆满实现全部。只有在简单里找到圆满找到全部,你才是真正的有信心啊。
我说了,前段我给成伟讲啊,我说修行修的就修一样,你能在这个简单的念佛当中,得到无上的甚深的妙用,就简单念佛,阿弥陀佛,这简单念佛吧?越在简单的念佛当中,达到无上的妙用,你要有这种受用的水平了以后,你不成佛谁成佛啊?我们就讲,简单的念佛,你问问自己的受用如何,有没有受用,有没有妙用,有没有深用,甚深的深啊,然后你自己对你这个妙用信到什么程度?
我讲啊,人啊,人对环境、对他人就在于自己受用的程度不同,明白了没有?就在于自己受用的程度不同。你有怎样的受用,你就得到了怎样的正定聚,定聚啊,那你就得到怎样的成长,是不是啊?
我们经常看到岩石上屹立一颗松树,笔直的,虽然不是很粗,也不一定很高,但是他那种气势,让所有看到的人都会感动,都会流泪,是不是啊?那在岩石上,那么复杂的条件,他能长成一颗参天大树,这个要比地下的参天大树高明得多少,你想想看。地下那水茂盛,土肥沃,长成一颗参天大树,那不新奇。在岩石里边,你能长成一颗参天大树,虽然你没有它高,虽然你没有它雄壮,但是你的魂比它强啊,你的灵比它灵啊,是不是这个道理?就是关键在于我们自己受用,就提高我们自己受用的水平,这是基本功啊。
我刚才讲了,如果这个简单的念佛,你能达到无上的妙用,这不能吹牛哦,你真能念一声佛号,你觉得,哎哟,我占了多大便宜。你哪怕像阿Q一样,阿Q讲,人家打了他了,他回去说,“他说这年头,儿子打老子”。他受用没受用?他有受用他才不平淡,他才能生活下去。否则的话,他得憋死,是不是这样?所以我们就看我们自己受用的水平。
那么所谓基本功就是不断提升对这声佛号的受用的水平,这是真正根本的基本功。每个人扪心去想一想,你的基本功怎么样,你的基本功怎么提升,你的基本功怎么保障,这是我们修行的根本。不是找了多少高明的想法,高明的这个言词,也不是走了多少庙,拜了多少师父,也不是具足了多少神通感应,而在于我们基本功练得怎样了,受用提升了怎样了,就在这个地方。
我最近特别强调一下诵经,诵经非常重要。我们一直以来,修行上不去,说实在的,根本的原因在于妄想心的夹杂,就说我们所有的修行都是妄想夹在其中,都是分别心夹在其中,分别执著妄想,这三样东西夹不夹在里边。我们天生是干这活的。分别妄想执著就是成就六道轮回,我们已经养成了分别妄想执著的习性,很难改,好像成了我们固有的一部分。那我们都是因为这个夹杂,我们念佛也是夹杂这个东西在里面,所以要真正深入修行对治我们的分别妄想执著的习气,最好的办法莫过于诵经。诵经啊,诵经哪理解就是去诵一部经典叫诵经。
那么正常有一句话叫“读书千遍,其义自见”。大家都知道都想诵《无量寿经》诵一千遍,好像自己就可以开悟了一样。因为中国传统的教法就是教小孩子的时候,不教小孩子任何东西,教孩子背书,教孩子诵读。孩子诵读,读到位了,自然就好像会开悟了一样。说“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做诗也会吟”,就是不会作诗他也会吟出一首诗出来,为什么?熟读唐诗三百首,他读的数量够了,他读的遍数也够了,他熟练的程度也够了,所以讲的都是行话。
诵经呢,也是一样。大家都认可诵经能断妄想。这个诵经啊,对我们念佛人来讲,非常重要,尤其是诵这部《佛说大乘无量寿庄严清净平等觉经》,这个诵经太重要了。
诵经呢,这个诵经里边的最简单最根本的东西是什么,那么诵经呢,我们经常会求遍数,求意思。求啊,我念了几遍,千遍其义自现,是不是啊?都想凑一凑,赶紧读完千遍,就求遍数去了。第二个呢,都想通过诵经来解脱,诵经的时候就求意思去了。
你一求遍数,就自然而然急躁心就出来了,不求遍数的时候,急躁心就没啦,这个我们行法的时候急躁不急躁,完全两回事,就说基本功里边,你在行法的时候能不急躁嘛,你告诉我?你都做不到,这是基本功吧。不急躁行法,那奇妙无穷。那急躁行法,这害处就不用讲了,每个人去总结一下啊。
好,那么这个诵经呢,我刚才讲了,我们就会落到求遍数求意思的这个陷阱里边去。我最近,这说成伟,我叫你不要去学听其他的东西,只听《无量寿经》的诵读和诵《无量寿经》。那么你就长期处于一个没有分别心的状态,我不求意思,我也不求遍数,我只管至诚恭敬,字句分明,然后恭敬相续,这个能做得到吗?做得到。但是呢,也难呢,你不管意思,它明明有意思就在那儿,还要不要管意思,妙就妙在这儿。你一管意思,就落到分别心里边,有分别就会打妄想,有妄想有分别就会有执著,你就不能继续这样。
其实呢,我给你讲诵经的本来的意义是什么,我说啊,恭诵千遍,义自现啦。只要你能恭敬地去诵这部经典,前提啊,恭敬地去诵,要诵进去,不是完成遍数。我听说有的人念无量寿经念了三千遍,我听得都吓人,还有的念了七千遍,我看这人分别心、妄想心、执著心、脾气一点都没少,这两张皮啊,光求遍数没有用。
那么我们讲,诵经的真义是两样。第一句我叫什么呢,恭诵千遍,义自现,你要诵入了。这个千呢,它是一个虚数,不是说一千遍,是指你诵读的量积累到圆满了。这个千是圆满的意思,是你诵进去了,恭敬心进去了,然后你中间不妄想不分别不执著,这段时间就把你妄想分别执著的心这个习性已经断掉了,把它饿死了。这叫诵经千遍,恭诵千遍,是这个意思。不是指我一千遍一千遍一千遍的意思啊,你光徒数量没有用,义自现。
当你把你的妄想心打掉,分别心打掉,有求新打掉的时候,你长期地处于一个在无分别无妄想无执著的状态下接受佛力的加持,不断地加持,你就“啪”,你就开了眼了,义自现了。那时候义自现的时候,那个义啊,整体就出来了,挡都挡不住,那自性的流露啊。不是你去那儿一遍一遍地抠,抠,一遍一遍抠都是什么,都是倾糙不度,都是你的妄想心啊,都是猜疑的心,这是造作的心造作出来的,他不是一个自心的流露,明白了没有?这就是说,它是第一个过程,就说义自现的过程。如果你求遍数,如果你求意思,这个义就不能现了。你就永远是得的小东西,得不到大东西。
为什么我不让你听那个,就是念佛机里边那,不是说净空老发法师的开示不好,那导师啊,那开示非常好的,就不让你猜里边的意思,在你没有义自现的时候,那个意思都是多余的,都是障碍你的。你义自现了就可以,这就一通百通啊,那个时候才是可以。干啥,明白了没有?那个时候才可以求意思,才可以往外求,明白这意思了没有?所以这是恭诵千遍义自现。
那第二个是什么呢?我们讲啊,这个诵经千遍,就是每天要诵,我们不主张每天多诵,你每天求遍数,求十遍二十遍三十遍,这最后求的是遍数,修的是一个急躁心,还是个着急有求的心,得不到益处,就等于没有诵入一样,明白了没有?不是说没有好处,不是没有利益,那个因为为什么,你不合格。因为任何东西都是不急不躁,稳扎稳打,沉稳有余,这样用功状态才能得到是真实的。你紧紧糊糊的,那个得不到真实的东西。
那么诵经呢,我们讲第二块是什么,就通过诵经,以佛知见来洗心,把我们的心洗干净,大浪淘沙,把我们的心洗一千遍,把我们心的知见转成佛的知见。第二句话就是说要洗心,或者说洗心千遍知佛见哪,就是说洗到什么程度,这个千也是个数,就说把我们的心啊,就是把我们的知见彻底地洗涤,洗涤转换成佛的知见,自致到佛的知见,只有佛的知见。就是一个转心的过程,一个洗心的过程,一个义自现的过程,一个洗心的过程,都是在不知不觉当中的冥熏,就说你看不见完成的,也不是你急急吼吼地完成的,妙就妙在不知不觉冥熏,冥就是冥阳两界那个冥啊,就暗地里熏陶,不断地熏陶,冥熏。它是自致,不知不觉就完成了,诵经的背后的东西是什么,是这样两个东西。
所以这两个东西怎么样去完成呢,你不能求遍数,不能求意思,还不能着急,要静下心来诵经去,这是进入佛的心海的最简单的最根本的最有用的方法。如果你能像我这样说恭敬地去诵一千遍这个《无量寿经》的话,你必然能进入佛的心海,入佛的心啊。佛现在在你的心,你不知不觉而已,你不能觉察,甚至不能受用,是不是?诸佛在哪,在众生心想中,就在你的心想中,可是你不知不觉,你不能受用。但是你入到佛的心海里边去,心心相应啊,这是个根本法。
所以诵经是非常非常重要。它的重要性还在哪里,刚才讲了啊,它的重要性在于它是一个直截了当的修根本法,修不分别心啊,不执著心,不妄想心,根不根本?它很简单,就像你字句分明,念得清楚,念得相续,念得恭敬,简不简单,要求?你只向这三个方面要潜力,态度至诚不至诚,恭敬不恭敬,字句分明不分明,相续没有。你只要把这个做到了,简不简单?记住啊,不让你搞意思,不让你求意思,不让你去求遍数,你看看这多好的事情,好不好?他是个根本修行的方法。
而诵经呢,和念佛不一样,念佛妄想容易夹在其中,念佛和妄想它是两不误的。念佛是专家,我们都是妄想专家,也是两不误专家,念佛的时候没有不打妄想的,那这就是说我们从来都是夹杂心念佛,所以这个要提升就提升不了,只有靠诵经把这个妄想心分别心打掉,这个心就叫清净心了,那这个时候才能深入进去。
所以接下来我们各个道场呢,要安排诵《佛说大乘无量寿庄严清净平等觉经》,每天最少诵一遍,就集体最少诵一遍。如果有条件呢,就能诵两遍,开始的时候可能诵得比较慢,可能要一两个小时,两个小时。那诵到后来,一个小时就够,那一天就可以多诵几部了。这个诵入,关键在诵入。特别强调啊,安排好诵经,诵经是天天的法熏,这是最根本的内容,这个诵经啊,非常重要。
那么诵经也是注重的是这个基本的东西,你不要说我念了多少遍了,飞快,我念得多快,没用!你念得多快没用,你念了多少遍数也没有用。你念得多快,念了多少遍数这是世间法;你懂了多少意思,这是大世间法,都不对。你念得多恭敬,多投入,多认真,多字句分明,多简单相续,然后你其义自现。其实我给你讲啊,你不要定这一千遍,定这一千遍你就会是一个急躁心,你想我今天念了几遍,明天念了几遍,你天天念遍数,这就是一个急躁心。你要落实到什么呢,比如说我每天念三遍,我一年下来就一千遍,我用一年的时间念一千遍,自然而然进入佛的心海,要定这样的目标。这个目标呢,把千分解到年,把年分解到天,把天分解到一天三遍,那你的心就定了。你再怎么忙再怎么累,只要你把这个任务一天你念三遍,是没有问题的,你恭敬地念三遍,你就不急不躁了,是不是?不让你讲遍数,不让你搞急躁,那个没有用的,明白了没有?
你进入佛的心海,要慢慢地进入,真诚的进入恭敬的进入,这才有用啊,是不是?其实,你现在急躁心进去,你进去得快,你顿得快,跑得快,散得更快,明白了没有?只有你这个懵懵丢丢的,就讲简单的、憨憨的、傻傻地进入,你才在里边呆得住啊,才往里边进得深啊,明白了没有?你现在光急躁,又求奇巧,又求玄妙,你还要求开悟,你急躁、躁动的心、浮动的心,在里面根本待不住,你也进不去,是这个意思。这是诵经的基本功,求的是基本功啊。不是遍数,不是意思,明白了吧?也不是你多能讲,越能讲,你错误越多,是这么个意思啊。接下来呢,我说诵经,是个非常大的任务,各个道场要落实诵经,真真地落实诵经的基本功。
好,我们大家要提升,提升呢刚才讲了,你就在基本功上下功夫,一是念佛的基本功,二是诵经的基本功。
好,第三个基本功是什么?我跟你讲啊,就为人处事的基本功。为人处世的基本功非常重要。不管是世间人,还是常住的居士,或者出家的僧人。
我说,我们观察下,很多人修行到今天,其实一直在说世间的过错,一直在看别人的是非。我说见过说非,心就是地狱。见过说非心,心就是地狱,这是基本功啊。如果你老是见世间的过错,老是说别人的是非,那么请问你本人的心里状态是什么?你捡的是不是垃圾啊?吸收的是不是负能量啊?然后你就在这个垃圾和负能量当中浸泡,你的心情郁闷、委屈、难过。是不是?这个都是你的见过说非的心所造的必然的境界,你一见世间过,你说别人是非,请问,你这个心能造什么样的境界,你告诉我?谁受害?谁最受害?自己受害啊。
你要记住啊,我前段劝冤亲债主啊。唉,有个大海龟被别人吃了,我们俗家话叫龟精啊,它修了一千多年了,我们叫王八精吧,是不是?成精成怪了嘛。它的八代祖宗都被人吃了,它就来找我啊。它说,把八代祖宗的命拿来。你说仇恨就这么就放过啦?这个冤亲债主最难放下的也许是仇恨啊,后来我就跟它聊,我说,是,你八代祖宗没了,对不对?他呢如果当时嘴馋,没有智慧,愚痴,他也不知道你是个大海龟,大海龟精啊,他知道打死他不敢吃你啊,是不是?他就是愚痴,把你炖了吃了,把你八代祖宗杀死了,这确实是……但对他来讲的话呢,说白了,他就是愚痴的行为,糊里糊涂的行为,他并不是个有意的,跟你八代乌龟的祖宗有仇,把你杀死把你烹了,有仇恨把你煎了把你炸了,他没有这个心思啊,是不是这个道理啊?当然,他给你造成的损害时大的、巨大的,你一千多年都忘不了,是不是这道理啊?但是你想想看,他是无意当中的一个过失,当然不是过失小,也不说对你没有影响,他是一个无意当中的傻愚痴行为,你最后记了一千年,恨了一千年。你这记了一千年,恨了一千年,谁受罪呀?是不是自己受罪啊?固然,他吃你祖孙是不对的,你应该报复他。但是你用这一千年仇恨的代价。我说你不是对他有恨啊,是对自己有恨啊,是对自己有仇恨,是不是对自己?你把这个仇恨记了一千年,来煎熬自己一千年,是不是对自己有恨啊?是不是这样子?这个大海龟呢,最后放下仇恨,往生极乐世界,走的时候跟我说一句话,说我修了一千年,还不如你念两句佛号。这是真实之语啊,真实之语啊。那个仇恨是最难放下的,是不是?执著啊,分别妄想执著。
但是,你要搞清这个仇恨恨的是自己。如果你能转这个念,你就能放下来了。所有的鬼报复都是一千年几百年,几千年上万年,就记得一个仇恨,这个仇恨煎熬自己几百年几千年几万年,谁煎熬你的?你这个仇恨心啊。不管你多有理由,不管你多委屈,你还是有个仇恨心,是不是这样子?这仇恨心伤害的是谁啊?还是你自己。明白这意思了没有?所以我们讲见过说非,受害的还是自己。请问,你见过,见人家的世间的过,说别人的是非,人家会怎样对你,你告诉我?人家见不见你的过?说不说你的非?如是因如是果,因果不空啊。那我再问你,你如果不见世间过,你不说别人非,你这个因会造什么果?别人会不会说你?那他也说我。他今天说明天还说吗?明天说后天还说你吗?这辈子说你,下辈子还说你吗?因果不空啊,你有这样的因地就必然有这样的果地。
就像我说的,念佛会不会?念佛会成佛,成了没有?必成。为什么没成?没念。你亏不亏?是不是?所以,念佛成佛不是方法问题,就是执行力的问题。你也别到处找方法了,你也别到处去找开悟了,你更不要到处找捷径了,因为什么,那都是弯,都是弯弯绕。
印光大师特别提倡,净宗,净土不能涉足参究一路,参禅呐,这个观照呐,这个开悟呐,不能搞这个东西。一搞这个东西,人就完蛋。
净空老法师讲李炳南,还有他的导师告诉他,开悟之前不能看《六祖坛经》,为什么?《六祖坛经》它是给上上根器的人看的。如果你不是上上根器,你看《六祖坛经》以后,你会狂解,你觉得好像你不是上上根器,你也是上根器的人,其实你不是,你上根器都不是,对不对?但是你容易错解佛法,容易狂解佛法,那你就上了当大了,明白这意思吗?所以,哎呀,我看这老人家英明啊,就是咱们第十三代祖师。他就是说净土门人就不能涉足参究一路。但是我们现在很多人呢,都求开悟啊,都求妙解,都求捷径啊,这个都是走的弯路。跟什么活佛去学神通啊,跟什么什么去求开悟啊,跟什么什么当下成佛啊,这些东西啊……离开了吃饭不能饱肚子,要记住,是不是?你现在都末法,还不说末法的末法了,你还想怎么样,还当下开悟,还当下成佛。也许你是那样的根器,我不能讲啊。但是就算那样根器的人也要老实呀,人要老实呀。
你看我们的印光祖师,在普陀山法雨寺那个藏经楼里待了二十年,把大藏经从头到尾校不了知道几遍,就是从头到尾校对呀,都批了字出来了。当时有大居士准备出一本叫《大藏经印光大师校刊录》都准备出这个书的,后来因缘不成熟,种种因缘就没出。那我问你印光大师阅藏了没有?阅藏了没有?那都阅藏都改出来的。印光大师就跟别人说什么,说我眼睛不好,我没阅,我阅不了,低调呀。低调呀,不要喳喳乎乎的呀。你像我们有的人还没看几本书就说自己,你在干啥?我在阅藏。印光祖师在藏经楼自己一个人待了二十年,说我自己没阅过藏。你听了这句话,你感动不感动?反正我是非常感动,非常感动。我们的人做得大少了,说得太多了,表现得就更多呀,知道吧,这要不得。
好,那么我们讲呢,见过说非呀。我们有的出家师就见不得居士的过,整天训居士。居士呢恭敬你出家的身份这叫礼敬,礼敬不是依止,人家没有依止你修行。明白了没有?你总说别人的不对,最后给别人就造成烦恼。是不是这样?如果你整天一个出家师给人家造成烦恼,那这个事就太亏了,是不太亏了?你的发心是好的,想叫别人忏悔,叫别人改进,训别人,让别人如何如何,你发心绝对是没有错的,你也绝对一个慈悲的心肠。但是果报是什么呢?让别人生烦恼,让别人无所适从,让别人甚深烦恼,这就没有智慧呀,是不是?
所以我们僧团要避免两种倾向,一种倾向呢就是说很多出家人,我说从本质上来讲,我们现在僧团的出家人和在家人确实在同门师兄弟的关系,虽然有出家和在家身份的不同,他身份的不同,他只是身份的不同。那就是说他礼敬出家人,并不是以这个出家人为依止,但是你不礼敬三宝的话你是没有福报的,没有福报的。
那第一个倾向,就是我们的出家人其实和在家人确实一个同门师兄的、同修的一个关系,你要切记是这一点,不要去盲目地去指导别人。因为我们僧团一个特点就是人多,如果不定这条规矩的话呢,我们这些老家伙们就到处去指导新人去了,那新人就无所适从。我们来一个新居士,可能就有二十人去辅导,请问你这是好事还是坏事?都没有智慧的行为,明白了没有?不要好为人师,人家接受你,你去指导人家有意思;人家不接受你,你去指导别人,你是在造罪业。你会很烦恼,你说了他不听,他也很烦恼。你们就是以烦治烦,以恼治恼。是不是这样?
所以见过说非呀,心地狱,心就在地狱里边,这是一个重大的问题。如果你见过说非这个习气不改的话,修多少漏多少。这是很多人在僧团待了几年,几年都不能长进的原因。你见世间过、说人家的是非,请问你能得到什么好处,请问你心里能得到什么样的加持,这是根本问题呀。我们的很多人不知道,这个问题不改,这就是夹杂修行呀,带病作业。
一个人只有不看世间过了,不说他人的是非了,他的心才能定。如果他天天看世间过,天天埋怨世间,天天说别人是非,他其实就是一个病人,他还是个重病号,是不是重病号?天天看世间过,天天看别人是非,他能在定中吗,你告诉我?他有定吗?没有定呀。明白了没有?而你越是对世间挑剔,越是对他人挑剔,你越难过,你越是个重号病人。
我们就讲啊,我以前碰到一个很有名的导演,是个男的,这个男的有洁癖,我上他家里,我姓史嘛,他说史哥,你看看,我家干净吧。他让我摸摸他的厨房,他的卫生间,他的那个窗台上,任何地方真的是一尘不染。哎呀!我说大德,你真了不得。我说你请了几个保姆?他说我一个保姆都没请。他老婆也没有,自己一个人,一个大导演把家里收拾得这么干净,干净不干净?够干净的。那我问你,他自由吗?他自由不自由呀?只要有一粒尘土他都不能自由,他心都不自由。那累的是谁?累的是自个儿。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呀,有必要这么干净吗?我们讲,不讲干净是不对的,那过分地讲干净对不对呀?累呀。明白了没有?
这样的人,你常常见世间过,说别人是非的人就是这样的人,你没有一时一刻自在,说实在的。你没有一时一刻自在,你没有一时一刻满意,你的心常处在焦虑当中、埋怨当中,你不是个怨妇也是个怨妇。
我们就讲那个女人没本事整天在家里埋怨老公,怨妇,这样的家庭有没有出路、活路啊?没有活路。他老公能不能立得住?立不起来。家里能不能幸福?也不能幸福。有没有财运?也没有财运。因为这个女人就是家里的风水,一个怨妇她就是这样的果报,对不对?这都是没有智慧的行为。
可是我们修行修这么半天老见世间过错,老说别人是非,没有承受能力呀,最后倒霉是谁呀?你就是倒霉蛋,标准的倒霉蛋。你可能是七星级、八星级倒霉蛋,这是你的这个见过说非的心地所造的一个必然的果报。是不是这样?那么我们说世间有过错吗?别人有是非吗?都是你的心所造。是不是?你说你说了几十年,你说了多少,这个世间有改变没改变?没增没减。他有改变没改变?没增没减。你有改变没改变?你呀,灾上加灾,难上加难,烦上加烦,恼上加恼,业上加业,你倒不倒霉呀?自己是个倒霉蛋。你想想如果我们不见世间过错,不说他人是非,我们解放了没有?解脱了没有?有定了没有?外面的任何过错,世间的是非过错、长短都跟我没有关系,都影响不到我,你是不是定啊?这是如如不动,是如来大定啊!这是修的根本呢!
所以大家只知道《六祖坛经》里边这个开悟,那个开悟,不知道六祖讲:“若真修行人,不见世间过。”这是他非我不非,这是根本的修法方法啊。你还老见世间的过错,说不好听的,你有什么资格去看人家的过错啊?你有什么资格去指点江山激扬文字呀?谁听你的呀?你老几呀?是不是这样?所以这个见过说非不改,我们的修行就不能长进,我们的定功就不能增强,还不能增强,就根本就没有定功。因为随便人家的过错,随便人家的是非都能影响你的定,你可不可怜?你是个严重的病号啊?所以这个非常非常重要,不要见过,不要说非,这是大修行,不要认为这里没有事,这个都非常重要。
你见过说非,你心就根本没有清净,不是说根本不清净,你根本就没有清净,你不见过不说非了,心才叫真正清净。你看,啥过错跟我没关系,啥是非跟我没关系,我如如不动,我才叫清净。好,所以这个见过说非呀!
还有一个你像僧团的管理,或者别人不可能没有过错,不可能完全如你的意。那我问你,不管什么因缘,也许你两个天生的是冤家,你两个同为执事,你见别人的过错,这是什么罪呀?你说别人的是非,要看清楚呀,这就是破合和僧啊,造的全是地狱的业。我不管你理由多,就算这个人不对,他是执事,你不配合他工作,你说他是非,你背后说他,这都是要拿福报来换的。明白这意思没有?
你一个执事你不能尊重别人,你对别人指三道四,你特别强势,当执事的人呢,就是说他的水平在和稀泥上,不是在强势上。你越能和稀泥,这个僧团就越和合,大家都能安心办道。就怕这个执事名堂太多,一会儿要这样,一会儿要那样,一会儿这样,一会儿那样,那名堂太多,这个僧团就不和合了。
当执事的如果你过分的刚硬,你过份去干预,要各司其职呀,对吧?你过分的干预别人的事情,这说难听的都是破和合僧呀,这个都是要拿福报来换的。
反过来讲,如果你能忍气吞声,能成就别人的管理,如果你能默默地为和合僧团做事情,这个功德有多大?福报增长得快不快?
我们这个僧团走了这么多年,八九年了,不容易。这个和合大众是众中之众,所以大众熏修稀胜行,大众熏修稀胜行,无边功德皆回向。这个大众熏修是最殊胜的,我刚才讲最殊胜的。但是呢大众熏修是需要大众和合为前提。说句实在话,我们之所以修不上去,我们之所以受各种各样的影响,全是因为不和合引起的。
你看我们小学同学、大学同学,当时我们在当同学的时候不和合,不当同学的时候和合了。是不是啊?当同学的时候啊,我们总觉得这不和合,那不和合。不当同学的时候,我们都怀念同学多好,这道理是一样的。
那么我们这么多人,大家在一起和合办道到极乐世界这是多大的事啊?多喜庆的事啊?说句实在话,你去给我拿钱来买几个人来跟你一起念佛的人,你买得到不?人家不要你拿钱,还把功德给你,这样的同修我上哪去找?再者说啊,他说话声音高了、低了,办事跟你同了、不同了,有什么关系呢?对不对?这条路我要这样修,你要那要修,我按照你的修,把它修好了有路就可以了嘛。你的修法跟我的修法是不同,不同又有多少不同呢?是不是这个道理?所以六敬和合是一个主题。和合修是根本修。你如果不能和合,你就没有定,就没有定啊。我们之所以好多人修行不上去是因为我们没有和合,在和合里漏掉的东西太多了。说白了,尤其是女众多的地方是非就多啊,你要有善思维呀,理智观照有多少是非呀?有多少不和合啊,都是你们把它当事了,当事情了。
团队只要能维持,能和合就能办道,就有和合的功德,不是要出多少新招,不是要造成多少新格局,这都是忽悠人的。就这老老实实大家和合,你关心我,我关心你;你不挑我,我不挑你;你看见我多生点欢喜,我看见你生点欢喜,就这一点点事儿而已呀。是不是呀?那这一点点事成就的功德就大了。
我刚才讲僧团一个可怕的东西是什么?出家人挑在家人的毛病,然后出家人就去盲目地指导在家人,这个僧团内部的秩序就乱了。当然第二个是什么?我们强调你们是同修,同门师兄关系。有些在家人就认为自己的资格老,对出家人指手画脚,说一些过分的言词,这就更不应该了,就更不应该了,这都是要拿福报来换的。这个和合的问题是一个大局,不见是非的问题,这都是基本修行。
好,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一点,收手机,止语。这个是我们僧团成立开始就一直着手做的工作,中间也不能说做得不好,也不能说做得很好,这个收手机。
手机和口业是我们不定,是我们不定,是我们犯业障的根源,是魔加持我们的根源,魔啊,魔王加持的一个根源。手机你不能收掉……你可以一个月或都两个礼拜给大家一些必要的联络用一下是可以的,但是你整天你上网,你用手机我就告诉你,不用跟你多讲,你用手机就没定,你用手机就会想看手机,手机就牵着你的心,你的心就不是个定心,你说你可怜吧吧的,你整天那心被手机牵着跑,可怜不可怜?是不是?
还有止语非常重要。这个僧团里大众你们来是要办什么?办道。我们不是来过日子,我们也不是来拉帮派,我们也不是来过日子,也不是来搞谁好谁不好,也不是来找寄托。说难听点我们是来找罪受,我们是找共修,我们是来积功累德,我们是来共同到极乐世界,是不是这个道理?这是根本,这是根本呀。
可是你整天拿着手机跟外边联系,你整天嘴巴管不住,嘴巴没门到处乱说,这个僧团能和合吗?这个能有定的气氛吗?能有定的能量场吗?没有。你要手机管不住,这手机管住的水平和止语管理的水平就代表这个僧团的水平。因为没有这个你谈不上办道。所以手机很重要,尤其是你深入修行的时候手机必须扔掉,必须扔掉,不是断掉啊。嘴巴必须闭上,少说话啊。
这个手机和止语,这是关系到每个人切身利益,每个人切身环境的大事。如果这个地方起不成固式,如果这个地方管不上去,大家都倒霉,大家都倒霉啊。所以这个东西,这是个硬活,必须收手机,必须止语。这两个做到了以后,大家都是受益者;做不到,大家都是灾难的受害者,都是受重灾者,都是重灾。你抛家弃口,舍下社会的一切你跑过来,你又不能止语,你又拿手机到处玩,你说你不是对自己有仇啊,是不是这样?所以这个收手机和止语非常非常重要,非常非常重要。
好,接下来讲,我开始就讲了,修行是修基本功,不是修高科技、高精尖,这个很重要啊!就是说我们要在常规的修行里面得无上的妙用,这一点非常重要,要有信心。
现在我们有一部分人在外边找神通,有一部分人追求几天几夜,这都是不老实心的一个体现,急躁心、不老实心的体现,这些都有不好的果报。
我们广东据说就有相当一部分居士,求什么活佛的指导,求神通啊,求奇巧啊,据说是什么古佛来了。我说这真是新鲜,这古佛来跟释迦牟尼佛抢生意来了,来跟阿弥佗佛抢生意了。说你这玩意儿教得不好,我自己来教。竟然我们很多人都能信,都能学啊。是不是啊?求啊,就有求心啊,求这个东西,都是这个不好。
不要听那些神婆去说这个说那个。据说前段有一个神通大德说观了,说师父在关里边往生啦,还在网上造成了一定的影响。哎哟,你说可笑不可笑,这个我们的人都能相信,还能去传播,这太荒唐、太可笑的事儿。
所以讲这个,我们讲啊,这个叫“不离日用,不涉贪爱,如是而已”,这十二个字很重要。真正的修行人就不离日用,就每天都如是修,每天都基本修,每天都正常修,常规修,不离日用。不涉贪爱,在日用当中不涉谈爱,贪嗔痴的心,起心动念,都把自己的心啊,让自己的心保持清净,修这个烦躁的心,修这个急迫的心,修这个有求的心,修这个侥幸的心,马虎的心,懒惰的心,懈怠的心,都把这个心要修圆满了。不涉贪爱是指这个修心,不离日用是指修功,如是而已,每天就这样。
就像我们我说句老实话,我们僧团安排的课程离成佛往生都足足有余,不要再找了,不要再不定了,不要再不安住了。家再不好也是你成佛的家,别人再不好也是你成佛的师兄,不要去挑别人,不要去讲别人,不要埋怨别人,不要对别人不满。明白了没有?你能懂得约束自己,海阔天空;你不约束自己,最后就能跑掉,就是这个意思。好不好?
总体上来讲要跟大家说的就是这些,我写了一篇文章,大概也是这些意思,供大家参考。
祝愿大家安住当下,不见世间过,不说他人非,严格地对自己提出要求,改自己的毛病习气,和合大众。和合大众,然后在基本功上下足功夫,在常规路上得到充分的受用。好好和合大众,好好地把手机交上来,把止语做好,这些东西我们就这样如是而已,就足以往生,足以成佛啦,不要另外去求,另外去找。好不好?我们共同努力,深入提升,不远的将来我们就会见面。
好!南无阿弥陀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