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10200840护法之要

17
0


功夫呢是练出来的,要自己亲练、亲证,体证啊。因为你只有亲自体证了,才能够体会到细微之处啊,细微之处的这个变化才是根本的变化。你看我们刚才的杨菩萨,体会得细不细啊?你看我们的吴菩萨体会得细不细啊?体会得细,就用得上劲,用得上功夫。你看吴菩萨难行能行,生活当中就用上了,行住坐卧,是不是啊!这就是修行啊,就是修行。这个一定要体解它,一定要体解大道。

有师父当然是幸运的,但是你要绑架师父,那就是不幸的,知道吧?因为你绑架师父……虽然你没有绑架师父,但实际上你已经没有资格了,没有资格了。因为你离开了师父以后,你觉得不自在;离开师父,你觉得失落;离开了师父,你觉得就没着没落。那你咋修行呢?是不是啊?尽管是,也过了啊。咱们云岩寺那么好的道场,那么好的条件,你们可以充分加以利用。而且只有自己站起来,自己立起来的人,才能真正解脱。你们发现了没有,跟师父最近的人、最长时间的人往往怎么样?往往最没得受用。跟师父最短的,往往得到极大的受用。你在没见师父之前,往往就听声音,就看一篇文章,你会得到非常大的受用。可是呢,距离越近,你的烦恼越重,越不得受用,你要好好思惟啊,好好思惟。那么还有一个就是什么呢?一定要不仅见树木还要见森林,要掌握内在的本质的东西,不要在事相上、细节上纠缠过多,这个是很多人跟师父近,但是得不到要领的一个原因。

好,我接着来讲啊。护法非常关键,将来我们护法力量也最缺,大家都要当护法。护法成就,就是双份成就。你看看,我们刚才这个杨兴同(音)很有意思啊,他苦痛关咋过的?他是帮别人跑,结果不小心把自己跑好啦,是不是啊。然后,到最后,反正死不了人,说“不管风吹浪打,胜似闲庭信步”,管它呢,使劲踩吧。就这么一股男子汉豪爽的气概,让他度过了难关。他是无意当中突破了这个难关啊!

你看那个演般,演般过苦痛关也是帮助别人,过境界关也是帮助别人。那么你在护法的时候呢,其实护法并不影响你行法。你以为会影响你行法,其实根本不影响你行法,护法本身就是阿弥陀佛,只不过是以护法的形式来念阿弥陀佛,而且你护法的时候呢,有责任心有责任感,心有所系,反而不容易昏沉,不容易散乱,反而容易成就。就好比你们念的计数法,十念法,为什么十念法?念佛就念佛,为什么还要三三四啊?那个三三四就让你心有所系。心有所系不单调,他就不会昏沉。护法也是,你护法的时候心有所系啊,而这个心有所系,不是无聊的,不是无意义的,知道吧?三三四有点无聊,有点无意义,你这个心有所系有功德的。你这叫真正的体解大道,真正的身体力行,所以要学会护法。护法要有智慧,你会护法才会行法。这次为什么让演德师,还有演空师,这些人护法的时候,平时积累了很多的经验,非常细心非常认真,所以让他们出去走一走。

怎样护法呢?那么最重要的一条,大家记住啊,所有将来跟出去的居士也好,出家人也好,都要承担,有责任心,有责任感。干什么呢?你要首先,要帮助成就大家的般舟步法,成就大家的“踏下去,喊出来”,成就大家的身心一合相念佛,这是一个总纲。为什么让演瑜去呢?你们可能有的人不服气,但演瑜师年龄虽然小,但是责任心、热忱程度,而且不昏沉程度,可以说是屈指可数的。她可以一个晚上一个白天都不会累,不会昏沉,你们有几个能做得到啊?天天如此啊,而且热心啊!“唱起来,唱起来,踏起来,踏起来(注:师父学演瑜师的样子)”,是不是啊?她人小又活络,又天真烂漫,所以说要把她带上,这是个骨干分子啊。叫你去,你在那儿,(师父示范昏沉相)那个样子,那怎么行呢?那不行的。我就讲,出去你每一个动作、每一句话、你每一个走路的样子都是在度众生啊。出去没有小事情,真的要求很高的。你做得好了,得无量无边无际不可思议功德。做得不好,那真的影响人家的信心啊。你看还般舟三昧呢?手下徒弟,一个徒弟比一个徒弟会打瞌睡。人家说,还叫我们行三昧?他一会儿一个徒弟跑出去,一会儿一个徒弟跑出去。叫我们不坐不卧,我看他在那儿偷偷地坐,偷偷地卧,又喝水又吃零食。当然我没看到你们吃零食啊,我就打了个比方,是吧?你想想看,人家看的是你在怎么做,不看你怎么说,知道吧?这个身教重于言教啊!

在徐州,我们为什么效果那么好?这几次出来,为什么师父拿着话筒不给你们唱啊?为什么师父拼死拼活要念、要唱、要给大家讲啊?那就是说,要把这个局面带出来,知道吧。出了门没有小事情,要言传身教,你们将来护法都一样,知道吧。“你看,跟着师父来的居士就是不一样”,这都是具有无量的功德,知道吧。“你看来的啥居士,睡觉一个顶俩”,那就完蛋了,肯定完蛋了,是不是啊?吃东西一个顶仨,那更完蛋了。讲起话来,哇哇哇。表现起来,那个哇哇哇。(人家)说“都是什么人?”是不是啊,这就不好。

那么接着讲,首先一个最核心、最关键的一点,也是你们行法最中心的一点。护法护的什么法?行法行的什么法?般舟之心,般舟之法,般舟之步法。般舟之心是什么?难行能行之心。难行能行,难行能行在什么地方?任何时候你踏下去喊出来,就这个难,并不是别的难,你知道吧。并不是让你卖血卖肉,也不是让你去上刀山下火海,也不用你攀登喜玛拉雅山,只要你踏下去喊出来,就这件事,傻人傻念,没别的事,就这件事。然后你看别人就看这件事,看他是不是相续,看他是不是身心一合相。你看他,“阿弥陀-”(师父示范步法乱了),一看步法乱了,你就要来管他,提醒他,知道吧。一定要首先要学会节奏念佛,管人家节奏念佛,护法把所有人节奏念佛管起来,只要他不合节奏,马上提醒他,用什么方式都可以,就是让他能够节奏跟上。节奏跟上,尤其是什么时候的节奏啊?走快板的时候节奏要跟上,走快板的时候,节奏不跟上有几种情况啊?都要知道呀。然后你们各个角落护法那就要这个角、那个角、那个角,你们部署要布好,那个地方就像分兵布阵一样的。演离师,演国师你们两位男众,还有我们的这个演德师,跟这个演道师,负起责任来,部署好,每个角落人都部署好,等于各有各的责任区一样的。在你那个管辖区之内,你看到人不对,就要提醒他,给他讲;然后看他不踏节奏,要说他;看他不在队伍里边,要把他撵进来,不要让他在旁边坐着,快板的时候不允许任何人坐,知道吧。当然,人家已经是瘫痪的人,你不要把人家薅起来。基本上只要能行走的正常人都必须走快板,而且快板必须跟节奏,最好喊出来。将来我们再搞几个小香板,就像我原来拿的那个小香板,谁不喊了就打嘴巴,你就是管这件事情。然后呢,你看那个人闭着眼睛在哪找感觉的(师父示范),马上讲:不管受只管念,不要找感受,就境界相破掉了,知道吧。你看他眼睛直勾勾的:不要管想,只管念。是不是啊。看那个人在那儿,(师父示范扶腰)告他不管痛,只管念。不要照顾身体,是不是啊,只管念。你只要把这个关口把握住,我给你讲,将来一千人一万人都不会出事,知道吧,它根本出不了事。只要你都像我们小演瑜这样子,眼睛盯紧了,热情一点,管得勤快一点,都不会出问题,知道吧。

这次邯郸的法会好就好在这儿。我们的师父们比较负责任,周围巡查,然后把这境界相基本上全部给破掉了,不让你在那儿臭美啊(师父示范),你看到那个“阿弥陀佛-(师父示范)”越喊越激烈的这种太执著的人,告诉他“柔软心、平常心才能成佛,急躁心不能成佛”,知道吧。你碰到那种“阿弥陀佛”,他在那儿讲“我要往生,我要往生”,碰到这种神经病,你就告诉他,你说,念往生不是念佛,念往生往生不了,要念佛才能往生。要念佛,知道吧,念往生不行的,念往生不是念佛。这些都像咒一样的知道吧,这个咒就破这些东西。

一个是这个区域分布,区域分布分布好啦,然后呢管这些事情管好啦。那么管节奏,管声音,声音不出来要提醒他,节奏不对要提醒他,然后不跟队伍要提醒他。然后走快板的时候要特别注意,我们现在是这样子啊,“阿弥陀佛,阿弥陀佛(快板),阿-弥-陀-佛-(超慢板),”一下子从极快变到极慢。这个时候呢,按道理来讲应该是这样子的,但大部分人是不适应的,因为最快一下子等于你两百二十码突然降到六十码,能舒服吗?不舒服。但是这个地方呢,是有“狂心顿歇,歇即菩提”的味道在里边。“阿弥陀佛、阿弥陀佛,阿—”那个心非常万籁寂静,知道吧。它这个人能开悟的,有深意在里边的。但是大家呢“阿-弥-陀-佛-”都变成这样,太造作了,知道吧。所以我们搞个过渡动作“阿-弥-陀-佛-,阿-”,就是有个慢步,就是说极快板转慢板的时候,有个慢步动作,开始慢步走上三圈了,你看到师父在前边走着,“阿-弥-陀-佛—,阿-弥-陀-佛—”,变成一大步了,慢步变成一大步,“阿-弥-陀-佛—,阿-弥-陀-佛—”。你看到领队的已经变成三分之一步了,马上集合队伍,全部规整,知道吧。

然后护法护什么?要把队伍秩序护好,止语牌子、这些标语牌子随时拿出来指着,随时随地拿止语牌子,关手机的这些东西给弄出来,“不管受、不管痛、只管念”,这几个牌子做得非常不错。演瑜师,把这牌子拎过去,标语牌子拎到东莞去,傻人傻念这些牌子全部弄好带好,经常去转一转,提醒大家。

接着讲要维持秩序,但维持秩序说话一定要柔软语,不要有任何刚性的成份在里边,不要有任何指挥的成份、呵斥的成份在里边。因为说句实在话,从修行的角度来讲的话,你这是修行没到位。从功德角度来讲的话呢,这个般舟行人哪,他这个意念非常地有作用力,他说你好啊你会变得很好,他要嗔恨你,你真的会有很大问题。那个时候,我觉得我师父要是表扬一下,我这个人呢基本上乐三天五天都能乐,真乐啊!他批评一下,两天三天都缓不过劲儿来。般舟行人他那个意念真的是很那个的。他都很单纯的,很执著的。你要知道这个就是一根筋,一根筋的特征啊,你要顺应这个一根筋的特征,你要讲好话,知道吧。不能讲坏话,千万不能去管理他们,就是言语上要柔软语,要柔软语,要有充分的耐心。你到人前面“阿弥陀佛(示范:有股冲劲,不柔和)”,别这样的心态。一定要轻轻的“阿弥陀佛”,看着他眼睛,“阿-弥-陀-佛,阿-弥-陀-佛”,你慢慢提醒他,知道吧。就是等于你慢慢地融入他那个气氛当中去提醒他,不要你很那个的“阿弥陀佛,阿弥陀佛”,你好像训他,训孙子一样去训他,他就不高兴,知道吧?或者像管小孩子一样去管他,他也不乐意。那么这是一个护法的要点啊,这个护法的要点非常重要。

再其次呢,要维持队形。因为身形庄严,心就庄严,然后无形众生也庄严。因为行法,你要知道,不单纯是你们在走,无形众生很多啊,你们只不过是个代表而已啊。你看这一百人两百人,实际上来讲,那个幽冥界的众生两万人都不止,很多在这儿行法的,他们也需要空间,知道吧。你一会儿这样一会儿那样,给他撞得七零八落的,他也不高兴,知道吧。所以我们要庄严,要按队形来。我们虽然不要求你,一定是男的在前边,女的在后边,穿这衣穿那衣的,比丘比丘尼按照这个顺序来。我们为了让你心无挂碍,随便在哪个地方待着都可以,但是你要在队伍里边,不能在队伍外边,不能搞特殊化。真搞特殊化,你搞到不起眼儿的地方去。那么就是说,要在队伍里边待着,然后要维持这个队伍的秩序。尤其是跑香的时候,一定要管起秩序来,要跑大圈,你要不管,它就变成小圈,越跑越小圈。最后师父在这儿,就变成这样,你们就围着师父转,就变成这样子啦,是不是啊。这是关于跑香的时候护法的要求,要求大家庄严队伍,然后队伍要整齐。然后,出去以后黄海青穿上,该穿的穿上,黄海青穿上,然后扛香板的该扛的扛上,都不能含糊的。因为这是为庄严道场故啊,庄严整齐,然后这是讲的衣服,这个具体的事项。

再一个出现境界相以后,你要顺着他的性子来,知道吧。他说是真的假的?你不要跟他辨别是真的假的,你告诉他不管真的不管假的,只管念。然后他说如梦如幻,你说不管梦不管幻,只管念。他说这是哪儿,我不知道?那你说不管哪个地方只管念,是不是啊?总而言之,你要顺着,一个是要有智慧,要顺着他来,顺着他来。怎么顺着他来呢?你比如说这个人有幻听,这佛号听着不是阿弥陀佛,念的是别的?那么你就告诉他,你只管节奏,节奏念佛,不要管佛号,人家念的是什么东西,这是其一。其二来讲的话呢,你说你有幻听,那幻听怎么克服呢?你告诉他,我告诉你一个绝招,可以克服你幻听。有什么绝招啊?大声念佛。他说:啊,好。其实我给你讲啊,般舟行人一根筋,到时候很容易忽悠,很容易糊弄。你看我就讲很简单的,一个人说:师父,我痛得受不了啦,怎么办啦?我告诉他,不管痛只管念。“噢!不管痛,只管念。”他想不管痛只管念,就好像捞到救命稻草一样的,不管痛只管念。就说什么呢,你要顺着他,你不要……你要知道他境界相,体会他的境界相,知道吧。就像那个人说的,她说我是她老公,我就有点智慧,我就问她,我说你老公是谁?老公姓什么?她说老公姓吴。我说你老公干啥的?我老公是上班了。我说他念佛不?他不念佛。我说你有老公姓吴,又不上班,又不念佛,怎么是我呢?她的境界相就破掉了,是不是啊?就破掉了。

还有一个,你不用担心,师父不是泥做的,不用来保护师父。这个一碰到这个境界相现前,要来找师父的,你就随便放马让他过来,没事。在徐州你们看到了,到时候不要去跟这个境界相的人发生争执。境界相的人不能跟他们发生争执,这个要劝解,然后呢,要安慰他,要哄他,这样才能够比较好地处理境界相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