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1140743主道场护法工作的核心

23
0


今天重点讲一下护法的问题。这个法能不能流传,能不能让更多的人得到利益,关键在于我们护法体系的建立。护法体系的建立,首先在于我们要把这个《护法手册》修订完善。应该说我们全国打了40来场法会,40次可不止,多少次都不知道了。打了这么多场法会,参加人数这么多,我们积累的实践经验是非常丰富的,非常非常丰富。

我现在重点讲一下,我们这个主道场护法工作应该如何组织,组织的标准、核心。那么主道场应该有这样几个主要的组成部分,至少分两个区,精进区和随喜区或者分为勇猛精进区、精进区和随喜区,甚至严格意义上可分四个区,勇猛精进区、精进区、随喜区、休闲区。勇猛精进区严格地按照勇猛精进的标准形成一种勇猛精进的文化氛围,这叫勇猛精进区。严格地实行常立三昧,常行三昧的法则。守护这几个法则,护法人员要积极地负起责任来。首先或者最核心、最根本的一条,护法人员要管人的嘴,管人的脚,管人的节奏,管人的一合相。今后我们的勇猛精区步法都必需过关。我们操作情况来看,至少80%、90%以上的人步法并不标准。很多人会,但是走的时候不会,走的时候是懒散的。

我昨天晚上带着大家走了一圈,很享受、很受用,一点儿都不累,就按照这种节奏。早晨我们唱的佛号偏快,因为那是最早期组织的佛号。还有,我们今后这个佛号要精选有规矩,大众念佛的时候,必须念一声和一声的那种佛号,不能念连续不断的佛号。尤其像你们早课、晚课的时候必须念这种正板的佛号,“阿(ou)-弥-陀-佛”,然后跟着唱,这样的佛号。不能念那种连板的“阿(ou)-弥-陀-佛,阿(ou)-弥-陀-佛,阿(ou)-弥-陀-佛”,这个没有办法(让)大家能够共振、统一,比较困难。佛号是有生命力的,不同的场合适应不同的佛号。大众在一起念佛的时候要念那种节奏感强的、振奋精神的“阿(ou)-弥-陀-佛”。大众一起念“阿(ou)-弥-陀-佛”,这能振奋精神,不是随便拿个佛号就在那儿弄,在那儿放。昨天晚上我过来看你们放的佛号,觉得那佛号就不好。大众一念,喇叭声音没有了,听不见喇叭的声音了。步调一致才能得胜利。以后我们专门要培养一些专门负责那调音的。专门有人负责调佛号的,知道什么场合、什么情形放什么佛号。不是瞎子点灯,随便点一盏。

那么作为我们勇猛精进区,不仅要守护这个不坐、不卧、不眠、不休、不言、不语、不急、不躁、不跪、不拜、不扶、不靠、不蹲、不爬,这几个。还有境界相里边的,视而不见、听而不闻、知而不知、慧而不用、不管不想、不辩、不取舍、不怕、不喜、不忧等等,这个全套的法则。全套的法则真正操作起来落实在哪里呢?就落实在看人的步法、节奏和声音等几大方面。将来真正进入勇猛精进区的人,步法必须是严格过关的,心法必须是提得起来的,准备拼的。不是来这儿对付的,不是来应付差使的,不是来随机应对的。要知道每一次勇猛精进的机会,都是在召开般舟海会,都是在度无量无边的众生。你不是为自己在走,是为众生在供养,是为法界在供养。你真的承担的是法界虚空的使命,要有这种使命感、责任感,这样去护法。护法最终体现为看人的脚,看人的身形,看人的呼吸,看人的声音,看人的节奏。首先,作为护法来讲自己要合格,自己能不能做到不急不躁呢?我们有的护法挺热心的,一激动就打拍子,一打拍子自己两个脚就乱跳,一跳就把佛号给忘了,自己在那儿喊起来了。大家喊得特别起劲,喊了两分钟发现喊的和外边儿喇叭里不一样,这个就不能长久。

共修之所以有生命力,在于我们的节奏能够共振,在于大众能有一个不急不躁、不慌不忙的心,这叫共修啊。我们共修的特点发现:第一个,大家佛号没有选择好,节奏感不强,号令不行。在平时早课或者晚课的时候,就要放那种铿锵有力的、节奏鲜明的、一唱一和的这一类型的佛号。那么在24小时闭关的时候那要有完整的慢板、中板、快板、超快板、超慢板,要有养字诀。作为我们共修来讲,这个佛号的选择非常不够,节奏的共振不行。守护的就是这样一个法则。

关于一合相念佛的护法方法,我们在《护法手册》里面讲得非常非常细,讲过的不再重复了。如果说简单归纳一下,首先一个不能抢节拍。凡是抢节拍的人……就是说这个勇猛精进班建立一个淘汰的机制,一定要有淘汰的机制。不守护法则的人,不能守护法则的人,就给他淘汰下来。要有一套严格的、严肃的、可操作的淘汰的机制。凡是步法不对的,调下来;凡是急躁心的,调下来;凡是影响大众的,调下来。确保留在现场的全部是最勇猛精进的,精神状态最好的,步法最正确的,准备拼死拼活的,这样一批人。形成心理上的、节奏上的、能量场上的、完整的、深刻的共融共振,营造这样一种气氛。这个气场的能量可以说是真正的摩尼宝珠。这个道场的共振,我们将来可以达到——在里面念佛的人只会念佛,不会别的,只想念佛,想不起别的来。确实可以起到这种效果。那要保证这种效果,就要守护这个规则的严肃性。规则非常严肃,不能有丝毫的毁犯。

这个道场不容许有任何的杂物摆在现场,衣服啊、杯子啊都不行。在道场布置的时候,外围一定要有足够的放杯子的地方,放衣物的地方,放杂物的地方。能钉挂钩的地方全部钉上,这个柜子该摆的,充分地摆上,就把外面的归整好,里面不允许有杯子。再进一步发展,要喝水可以,统一消毒杯子、统一供应两口,温度也给你掌握好,数量也给你掌握好,你也别动脑筋想出去溜湾,再不行电脑做个记录,看看你到底喝多少次水。身心调柔啊,这个身心不调柔,你想闭关门儿也没有。吃饭很重要。你们勇猛精进的人,修行有一大障碍是吃饭。因为一吃饭容易坐,一坐必然生懈怠心。第二,一吃饭气场马上就变,你的能量场就转换,这个能量场的转换损失是巨大的。

那天靳总傻人傻念,如果不吃饭他那种状态最少还可以再相续6个小时以上,他现在只念了两个小时的傻人傻念。如果再相续6个小时、8个小时的傻人傻念,这个功德力就不是增加3倍的问题,至少增加10倍。做股票,有的时候赚钱顺手以后很快很快啊,钱数都数不赢,捡都捡不及,当然做得不顺手赔起钱来也一样。修行也一样,在你修行到状态的时候,这一天一夜的修行能顶你几十年的修行。因为我们所谓的修行,是得益于阿弥陀佛和般舟圣众的加持。阿弥陀佛和般舟圣众的加持,它的关键在于我们所受用加持的时间。阿弥陀佛和般舟圣众大慈大悲对我们没有分别心,无分别的加持才是最大的加持。这种无分别的加持,取决于我们自己的状态,取决于我们自己接受的状态和接受的时间。接受的状态决定了我们的质,接受的时间决定了我们的量,我们的质量。大家现在行法,和初发心相比,很多人的郑重心不够。初发心者对修行非常宝贝、非常珍重、非常认真、跃跃欲试、迫不及待、难值难遇、稀有难逢,他是这份珍贵心在心面。我们现在都是勉强心、对付心、马虎心、应付心在行这个法。缺乏责任心、使命感、勇猛心和旺盛的士气,心劲不够,这就是质。

昨天善人道的五位老师表法。我们特别注意了一下,这些人的根基相当不错,但是普遍有个偷心的现象。说句实在话,大家都知道偷心难度,但对般舟而言偷心好度。“师父,你怎么又说好度呢?”三天四夜,七天八夜而已,你把偷心的种子断掉。好不好啊?你得有这份勇猛的发心:宁死不偷懒!你得有这份勇猛心,大势至。勇猛心,大势至才能起到妙用。而这三天四夜的杜绝偷心,七天八夜的杜绝偷心,真的可以完完全全改变你的人生,完完全全改变你的人生。我们上次来了一位干部,给一位副部长做搭档,副部长是院长,他是书记。要说级别他比副部长还大半格,年纪轻轻能够坐到这个位置多么的难得呢?可是一次般舟之行改变了命运——发心出家。般舟三昧的功德力不可思议啊,不可思议!我以前有一位同学,不能说是副部级吧,是准副部级的一位干部,都有发心想出家。能有这份发心都了不起,何以故啊?般舟三昧功德力故。但是这个功德力首先取决于你要在状态。我们要营造这样一种状态,保证你在这个状态当中你的质是合格的,千变万变质量的标准不可以改变。首先做事情要保证做的事是对的,如果做事开始就是错的,就完蛋了,那就大打折扣,所以首先是质。很多人我们的质好像对了,好像懂了,今天有人给我讲,我们这里99%的人,步子是不合格的。说,也不是不会,很多人走出来就是不合格的,为什么?不严肃、不认真。很多人就是这样,我看他走的步法很典型,不对得很典型。我就拿摄像机来照,他一看有人照,他又走对了,不是不会走。

我们讲生产力,讲基本单元,讲核心,核心是什么?笼统讲就是般舟的步法,身法,呼吸之法,音声之法,心法,是这些法。这个东西可以说是最简单的,昨天晚上给大家表演了,就是一呼一吸,一吸一呼,没思没想,没想没思。“阿-弥-陀-佛,阿-弥-陀-佛”,我体会这种心态啊,悠哉,悠哉!无忧无虑,无有挂碍,无有恐惧,无有任何颠倒梦想,没有任何期待。对过去没有任何的黏连,对未来没有任何的期待,对当下没有任何的遗憾。每走一步都法喜充满,从脚趾到头顶,从每一个毛细血孔到每一粒细胞,甚至你每一根汗毛都法喜充满,能量具足,都处于一种非常欢喜的,非常温暖的,非常充实的,非常自在的,无限满足的——这个地方真可以用满足,因为太舒服了,太自在了,悠哉悠哉,不慌不忙地,充分地享受、受用的状态。踏般舟是一种享受啊,甚至体现成一种如如不动的,沉静似水的这样一种状态。这个质必须保证。行般舟,要不你不要来修,修般舟就不能有想睡觉的心,就不能有受不了的心,就不能有克服不了困难的心。只能有难行能行的心,死都不怕、甚至乐意去死的心。不顾一切、不管一切、不怕一切、不分别一切、不在意一切、放下一切的这个心。只有这样,你的心地啊,你当时体验的法就是这样。我完全可以置一切于不顾,只要给我念佛,只要我在念佛,高兴啊!就像我在火车上(师父讲过在火车上通宵念佛),有那么两米长的地方,60公分宽。哎呦,我觉得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这个人就这么容易满足啊。所以这个质、质地非常重要。没有质,那都没有用,很吃亏的的。你想想看我们有些人三天四夜偷着休息了两个小时、四个小时,世间的观点来讲不多。三天四个夜84小时,四小时你偷了懒,你没有管住自己偷心。也就是说80小时当中,你的心都不是一个金刚之心,你都是有一个准备偷懒的心,心地是错的。“心地不真,果招迂曲。”一假一切皆假,一真一切皆真,所以这个质非常的重要。

这个质,在我们护法过程当中要体现为严格地、严肃地、严密地、严谨地、微细地护法。护人家的法比爱惜自己的生命都重要。看谁步法不对了,看谁行法不对了及时地加以引导,不厌其烦、不折不扣去做这件事儿。有一些护法缺乏主动性,缺乏主动性。这是讲总旨的护法规则。为了保证这个总体护法规则的完整性,必须采取淘汰的机制。这里没有什么商量的余地,行就留下,不行就换地方。第一地方,所在地方给你缓冲区,缓冲一下,缓冲好了可以再次上来,缓冲不好,你就继续往下落,降低级别,一定要有这样一个淘汰的机制。这是勇猛精进区保证的最中心的一个东西,最中心的一个东西。勇猛精进区就是这样,再搞个精进区。精进区,我们只考虑严格地不坐、不卧、不眠、不休,佛号相续不断的规则。扶啊、靠啊就不那么严格,这样子叫精进区。精进区体现为佛号的精进、相续不断。你可以扶扶桌子啊,靠靠墙啊,或者是你怎样怎样啊,采取一些缓冲的措施。甚至你实在不行了,你也可以稍微地坐一下,坐而无坐,这样保证你24小时、48小时、84小时佛号是相续不断的。佛号千万不能中断,一中断折扣大了,这是精进区。随喜区,那就是晚上有三个小时左右的时间是休息的,这叫随喜区。休闲区是指完全晚上休息,白天也有休息。休闲区,每天保证8个小时,叫休闲。随喜,每天保证21个小时,叫随喜;精进,每天保证24小时佛号不断,叫精进;勇猛精进,能够严格地执行所有的规则,和有良好的心态,金刚之心,般舟之心的叫勇猛精进。好,这是讲的区域的划分。

区域划分完之后,那么接下来讲勇猛精进区的护法。

勇猛精进区的护法,简单来说是护持:一、你是把人挑出去;二、是起一个及时地引导、指导、诱导、导引作用。导引作用体现在:他节奏不对啦,步法不对啦,发音不对了,不念了、不喊了,有一个机制保证让他来念,保证让他处于个一个相对好的状态。就用这种组织管理的方法,让你被迫地接受所有的规则,让你没有任何不遵守规则的机会。这就是一个炼佛场,锻炼、练成、冶炼、冶炼成佛,这样一个场所。你要想成佛就这个标准,就按这个方式来做。以后,这个道场可能就是一个常设的、常年不断的、昼夜不断的道场。凡是想精进的就在这里边精进,精进不了的退下来,是一个选佛场,真的是一个选佛场。那么我们的指导老师会对这其中的人员予与重点关注,个别辅导、个别纠正,制定个别策略。会随时随地给你递上一个条子,讲明你修行的重点,调心的重点,然后你以此为指导,可以完成很多事儿。

在这样一种能量场当中,持续的时间越长,你所得到的阿弥陀佛和般舟圣众的加持力就越强。实际上来讲,一、关键在于我们的质。二、更关键在于我们的量。有质没有量,这个质是退转的、是可变的、是肤浅的;如果没有质只有量,那是混日子,没有意义。有质有量,最重要的是一个量。《无量寿经》特别强调积功累德,上辈、中辈、下辈往生都讲积功累德。积功累德非常重要,我们大家都缺乏积功累德之心。修行一定要积累功德,没有功德力都是零,都是零。我们贵为人身,前来修行,就一定要抓积功累德。般舟提供了最好的积功累德的方式,尤其是勇猛精进班,提供了最好的积功累德的方式,参加勇猛精进班的护法,也提供了最好的积功累德的方式。每一位勇猛精进班的护法都可以成为这种灵魂工程师——般舟之心灵魂工程师。有一位比丘尼,我给她写过几句话,后来像开悟了一样。在行法过程当中的这种个别指导和及时地指导非常的重要。这个选佛场、炼佛场人员一定要精,不要多,要精。要保证质,要非常严格。

作为这里的护法,首先要看的是这个人的心态,有没有急、有没有慌。如果他急、慌了,你给他出示一个牌子,“不慌不忙、不急不躁、如如不动、不动如山、心静如水”。诶,一定要给他出示这样的牌子和手势,“阿-弥-陀-佛”(师父演示调柔的手势),要给他辅之以相应的手势,把他的心浮气躁降伏下来,这是第一位的。心浮气躁第一个表现为,步法往前抢节拍,声音往前赶;第二个表现是,老离别人太近,贴在别人身上,这都是心浮气躁;第三个表现,急躁的人腿乱动,手乱晃,他的身形不是整体的动,他的作意不在全身,而在腿上或者在于脚上。首先要管的是不急不躁,让人有一个从容不迫的心地。一定不容许有人抢节拍,一定不容许有人不念佛,哪怕嘴巴假念佛,嘴形念佛也得念。这是管的第一点----不急不躁。

管的第二点----踏。踏下去,这一点非常重要,无论如何你要看他踏的内核,踏的内核是什么?是夯下去。像那个打桩机这样夯,这样,打桩机提起来,“叭”(用手示范打桩机的提落)一定是这样。我再说一遍,就像那个打桩机拎起来,下来自由落体。注意啊,是自由落体,不是一开始就加速度。你们都是这样子的,抬起来“叭”,抬起来“叭”(用手示范,抬起来就放下,中间无蓄势过程),就这样,这抬起来就放下来用不上劲儿的。一定要抬起来有一个蓄势的过程,下来慢慢地下,自由落体,用劲在一刹那、暗劲儿。当然也不用把吃奶的力气用下来,脚还不能用劲。脚用劲,身体不平衡。脚用劲脚会不会累啊?脚会累。最懒、最省劲儿、最直接的方式是什么?身体提起来,自然放下来,在落地的瞬间用一个动劲儿、暗劲儿,嘭,就在那一点上发个力,其它点上不发力、不作意。这个力怎么发呢?身体要直、要正,膝盖不能打弯。身体要直、要正,身体的五脏六腑要提体来,意要领起来。意领起来就可以,不是把它提高几寸、几公分、几毫米,不是这样,提起来就可以。提一毫米、两毫米也是可以的,提起来,呼吸提起来,放下去。放下去,整个身体全部放松、放下去“叭”,知道了吧?说句不好听的话,但这个感觉会很贴切的,你们着急上厕所,然后突然出来,“唰”,什么感觉?这个很难听啊。只有这样,你的节奏感和共融共振才能体现出来,才能都摄六根。因为你要整个身体提起来啊,提起来以后自然放下“叭”。切忌什么呢?你们有的人脚是这样子,这脚啊它不平,看到了吧(用手示范脚的动作,前脚掌没抬起,只脚跟抬起),他一抬起来这脚掌没提起来。这个脚啊,应该这样提起来(用手示范脚的动作,脚平着抬起),“啪”,放下去,“叭”这样放。你是这样,有的人这样(示范脚往下砸),这很累,是不是啊,因为他提起来没有一个蓄势的过程,他没有这样一个过程。还有的是这样,提起来是这样提的,他脚尖懒得提啊,用不上劲,知道吧,脚要平着提,放下来。还有的是这样子的,他往前冲一下往后落一下,像降落伞一样的,这个都不对。注意啊,身形一定要直,一定要整。身形要直、要整,“阿(ou)”,很简单的,都不费力气知道吧,身体自然,重心落下来嘛,“阿(ou)-弥-陀-佛”。提的时候,提肛收腹,收腹后放下来,很放松啊,“阿(ou)”,气再冲出来,很过瘾、很爽、很受用,一点儿都不累。不需要作意地“阿(ou)-弥-陀-佛(示范作意)”。

还有一个作意在哪儿呢?作意在声音上,“阿-弥-陀-佛”,你作意在上边,头重脚轻,而且这个嗓子一定会累的。一定“风过铃响”,呼吸把脚和嘴巴连起来,脚和嘴巴是一不是二。脚是下嘴唇,嘴巴是上嘴唇,金刚持。“阿(ou)-弥-陀-佛”,是这样。不用比力气,比内功,知道了吧?你只要这样“阿(ou)-弥-陀-佛”,身体一点儿都不多余。不要这样“阿(ou)-弥-陀-佛”(师示范耸肩)。还有这样“阿(ou)-弥-陀-佛”(师示范向上猛甩手),这个都是多余动作,知道吧?你只有身心一合相“阿(ou)-弥-陀-佛”,这个很简单,不累的,而且也很雅观,不像僵尸。就是这样,你看“阿(ou)-弥-陀-佛,阿(ou)-弥-陀-佛”,根本不需要大声,但是内在的能量是充沛的,内在的活力是充分的。所以你就检查看,你听这个气,丹田气出来的声音,你们很容易辨别,我说不出来,这个声音是丹田还是不是丹田音,你们能不能听出来啊?肯定能听出来了。他不是丹田音的人就累,不是丹田音的人不能持久,不是丹田音的人他身心不共融、不共振,不是丹田音的人他心不平等,他心一定有情绪波动。你用丹田音,你情绪不会波动,心是平等的,你也不慌不忙的。气脉气脉,它能代表你能量运行的状态。每一次呼吸之气是充分的,呼吸之气的中间的休整也是充分的,“阿(ou)-弥-陀-佛”,这修行又不是赶工,是不是啊,你着啥急呢?一定不能赶工。这是讲的这个啊,你这样做起来从容不迫,就非常的棒,非常的棒。

他们这个录音不好,老是录我的声音不录大家的声音。下次录一个一起录的,众人唱佛那个声音才好听,众人唱佛的声音太好听了。这就讲的,你要去检查这样一个标准,你听他声音,嗓子出的。你听他的声音,他是……有一种声音是什么呢?他是对付出来的,“阿(ou)-弥-陀-佛,阿(ou)-弥-陀-佛”,他没有那个节奏感,不是身体发出来的声音。嘴巴出来的声音,但是是整个身体协调配合的一个结果,是身体发出来的声音,是身体发来的声音通过嘴巴来体现。嘴巴可以自己发声音“阿(a)-弥-陀-佛,阿(ou)-弥-陀-佛”,这是嗓子发出来的声音。身体发出来的声音,它透过嘴巴来体现“阿(ou)-”,就像眼睛是心灵的窗户,眼睛体现的是你的心灵,不是这个眼球黑眼球白眼球,是不是啊?那死人也有黑眼球白眼球。这个声音是我们身心相融的一个体现形式“阿-弥-陀-佛”,它是一种气、神都合一的,一看那个状态都在状态上“阿-弥-陀-佛”,全神贯注、都摄六根、美不胜收、自得其乐这样一种状态,“阿-弥-陀-佛”。

你们缺的是哪个状态呢?缺的是这个不呼不吸的过程。打桩机提起来,提的过程和落下来之间,中间有一个不升也不降的过程,不呼不吸的一个过程,你要有这个过程,这个过程不能贪污掉。急躁心首先就把这个地方贪污了,很着急。不呼不吸,然后自由落下,然后突然发力。发力的状态就感觉是什么呢?第一你们体会打桩机,“咚”,“咚”,“咚”;第二体会鸡蛋掉地下,鸡蛋掉地下,“啪”这种感觉啊。这是讲的这个。

大家一个共同的缺点是身形不直,步法太大。步法一大,身形当然就不能直啦。一些老般舟知道,我说你们不是踏般舟啊,你们是跑般舟。踏,是原地,近乎原地叫踏;踏,是稳,有个稳步、稳键、从容不迫的心在里面,叫踏。踩,是一种侥幸心,叫踩。一种侥幸、一种不平衡、一种难相续、难持久,那叫踩。踩,踩的心就不是一个长久的心,是不是啊?踏的心可以是一个长久的心,所以叫踏般舟,不叫踩般舟。踏,用这个踏的动作,来实现身心的相融和共振,实现身心一合相非常重要。步法太大,心就不能够稳,不能够不动。你看今天我在这儿走了一圈,好像是走了40分钟还是50分钟?走一圈就要四五十分钟,这样走才是修行。心降服了才是修行,心没有降服不叫修行。大家一个是步法太大,所以身形就不直。一定要提起来,放下,对吧?步法很小,几乎不影响你这个提起来的角度。落下去的时候,“阿-”,重心要直着下来,从上到下一条线,整个一起堆下去“阿-弥-陀-佛”。它是一个细胞的体操,呼吸的体操,整个细胞都受一次洗礼,每一个毛孔都受一次洗礼,身心相融,有如沐浴一样,由里到外的沐浴。温暖地,温和地,那种春天的阳光般的那种……那叫啥?阳光浴啊?就是那种、春天那种阳光,让你暧哄哄的一点也不燥,一点也不烈,但是又特别的温暖、特别的具足能量。是一种从里到外暖融融、热呼呼,受用不尽的那种感觉。有的时候太阳不太热的时候,你晒太阳晒得舒服啊,那种暖融融的那种感觉,它由内到外都会散发出这样一种感觉,“阿-弥-陀-佛”。这个角度一定要直,身形一定要整,整体要提起来。你光脚动,“阿-弥-”,憋得慌,委屈吧,是吧?做一个大气的人多好,“阿-弥-陀-佛”,大大方方的。你非得这样?“阿-弥-陀-佛”,你一看这种人都是什么呢?腿动的人,你看头不动,身体也不动。

还有一种你们注意啊,胯部不要乱扭。这个胯要乱扭的话,特别容易诱发自发功,特别容易诱发自发功。自发功确实能给你带来很多好处,但是自发功往往收不住场,而且自发功所给你带来的身体种种奇妙的感受,特别容易将你引到感受的层次。心不受,才是我们修行的要点;降伏其身,才是我们修行的要点。有的就讲,“我这动一下很舒服啊”,“我动一下就不累啊”,“我动一下不困了”……都在感受的层次,都还没有入门,知道吧。只有端心正念,端心正念,就像昨天晚上我带你们这样经行的方式,那个法喜一直是充满的。这种方式,它的经络运行方式是最通畅的,而且你不必计较身体的不舒服。你们有一个重要的经验,怎么过苦痛关呢?直接的方法:越痛越踏,越痛越跳,不管痛、只管念。怎么过身体的关口呢?不管受,只管念。你不去管它,才是最好的度它的方法,这是我们直接的经验的体证。你一定不要养成习惯,在般舟行当中调控自己身体的感受,什么“动一动啊,跳一跳啊,身体感受如何舒服啦”,你看到的是它的好处,将来有一天你就会充分享受它的坏处。而一旦那个坏处来的时候你就完蛋了,你就完蛋了。这是讲的什么呢?一定要“不管受,只管念。”也“不管定,只管念。”不要求定,不要求特殊的感应。真正的定,我在讲《贤护经》里面讲过了,是如来大定,不是你们这种鸡毛小定。不能求定,你的目标就是一步一个脚印,一边踏一边喊,傻人傻念。刹那间弹指,刹那间刹那间……对不对。早课晚课算个啥?一天一夜算个啥?七天八夜算个啥?哒,哒,哒过去了,过不够,过不够。

提得要直,提得要整。只有身体直了,身体整了,能量自然转换。靠的是能量的自然转换,不需要增加新的能量。如果有增加新的能量就全错了,身体一定不平衡的,不增加新的能量“阿-弥-陀-佛”,尤其是这个嗓音不要有太大的作意,风过铃响,就是这样啊。所以这个护法,你护来护去就护这个。把这个护出来了以后,他只要能坚持五个小时,必出奇迹。一定要实打实按这个标准,你比如说来行三天四夜,哪怕这里面他能行一个完整的一天一夜,他有惭愧心啊,他去偷着睡了他有惭愧啊,哪怕他行一天一夜,都有非常好的效用,非常非常好的效用。

广州一个唱歌的,歌唱家,头天晚上行了三个小时,第二天早上行了两个小时,一天就行了五个小时,就回家了,结果一辈子的痛经的毛病好了。每一次来月经的时候都有七天的时间要躺在床上,痛得受不了,这个毛病就好了。他只要在这儿节奏共振共融,结果都不可思议。当然你们能走24小时,72小时,96小时就更不得了了,就更不得了了。

这个是讲的这个护法的要领。你看脚合不合节奏,抢不抢节拍,看身体直不直,看落下去的时候,有没有一个爆发性的动作,不要爆发多大,爆发得可以很小,你看“阿-弥-陀-佛”,它这个声音是爆发音出来的,从这个腹部深呼吸出来“阿-弥-陀-佛”,你们体会这个啊,但是这个和人的发音方式是相拧的,人的发音方式是“阿-弥-陀-佛”,是嗓子在动,哎哟,嗓子动真的累。“阿-弥-陀-佛”作意不在声音上,声音自然而然,只管呼吸,我只管呼气吸气而已。只不过呼气吸气呢,我们这儿有一个天才的发明,你是用肚子来呼,呼气啊,你腹式呼吸啊,我现在把你肚子延长到脚底下,“阿(ou)-”,看到没有,这肚子的气就有根源了,“阿(ou)—”是不是啊?你要不踩,你光“阿(ou)-,阿(ou)-(示范:没踩),阿(ou)-(示范:踩)”一样吗?踩出来气就透了,就有根源了,“阿-弥-陀-佛”。

再一个,我们这里就有一个天才的一个发明,把声音相破掉了。“风过铃响”,你根本不用作意声音,不需要念得清楚,听得明白,知道吗。念得清楚,听得明白固然对摄心非常有用,对有些情况下非常有用的。但是它强烈的分别心和作意在清楚和明白上,嘴巴清楚、耳朵明白,都在上半部,所以这个不容易持久。只要把声音相给破掉了,“阿-弥-”,声音相去掉以后,环境的分别相就没有了。大家共修念佛的时候,首先是一个什么?是声音。声音,如果你有分别相,你想想看,这么多口音,怎么能没有分别相呢?可是你要听清楚他念的是啥,那完蛋了。你就不管他念的是啥都当成是阿弥陀佛,你只听阿弥陀佛,只受用阿弥陀佛。而且你养成习惯节奏念佛。节奏就是阿弥陀佛,节奏就是阿弥陀佛非常关键,关键时刻就起作用了,关键时刻起大作用了。

有一次我在高速上,司机辛苦,把车给撞到栏杆上去了。他撞向栏杆,呜-呜-呜-呜-,这样撞吓人吧。我一般念佛这样“阿弥陀佛,阿弥陀佛,阿弥陀佛……”我这样念佛着,他这样“呜-”一下,我就“阿-”,他又“呜-”又一下,我就“弥-”,然后那时候就跟这个节奏啊。车子发动起来“呜-呜-呜”,“阿弥陀佛-阿弥陀佛-阿弥陀佛”,这样走的是吧,他突然“呜—”,我就“阿-”,“呜-”,我“弥”,这样阿-弥-陀-佛-(演示:随着发动机的声音念佛)。我事后想想,我该死了,我这死的时候怎么这么从容不迫呢?突然这个声音会放缓,因为什么?没有我,只有这个节奏,知道吧。所有的节奏都是阿弥陀佛,你说你功夫成片没成片啊?那还有不是佛的东西吗?没有了,知道吧。

听到后来啊,我觉得很搞笑的,上次我到太原去参加一个企业家的法会,企业家事就是多,吃饭弄几个弹琴的,吹笛子的,惭愧以前也搞这些场合。听这些歌听得很熟悉,听来听去都是阿弥陀佛,听不到别的声音,全是阿弥陀佛。听进去还来劲了,你知道吗,他的笛子吹的,他吹一口就是“阿-”,再吹一口就是“弥-”,再吹一口就是“陀-”,“阿弥陀佛”,听得可来劲了,“阿弥陀佛”的声音唱得法音宣流啊,没有别的声音。听完一首歌,也没有想起来这首歌,一句词也没想起来是啥,它就全部是“阿弥陀佛”,所以这个节奏念佛非常重要。

节奏念佛念的是节奏,不是声音。破掉这个声音相,你就对环境没有分别相,对他人没有分别相。什么东西是世界最统一的语言啊,就是节奏,是不是啊。有没有美国人和英国人节奏不一样?1/4拍就1/4拍,1/2拍就1/2拍,对吧,没有不一样的地方,这是最统一的。就像光通讯,比如说全部是011,001,100,010,全部是二进制的数字,搞一下是怎样,不搞是怎样?就是这样一个很简单的东西,这就是节奏,节奏是一致的。不管是英文、日文,哪个文字、哪个方言都是按照节奏来的,所以要学会节奏念佛。而节奏念佛,我们这个就是把身体的节奏和法界的节奏统一了。身体的节奏和法界的节奏统一了,消除分别相了,这就是内在的、深刻的、本源的、本质的、由里到外的、根本的一个受用,一个共振,所以把这个音声的相破掉了。你们再注意下身形是不是直,是不是整,然后再听他唱出来的气,通过听他的音声你可以知道,他是丹田音,还不是丹田音。引导他的时候,告诉他你要用丹田音来念佛,他如果找不到丹田音,你就用一个最简单的方法,什么方法?让他鼻子出气,鼻子哼,鼻子哼出来的气就是丹田音。鼻子哼,嘴巴不用刻意闭上,就这样唱,注意“阿-弥-陀-佛-”,就是丹田音,而这个声音不会昏沉。

我告诉你们昏沉的时候怎么办?就闭上嘴巴,站在原地,你就鼻子拼命哼,你看这样“阿-弥-陀-佛-,阿-弥-陀-佛-”,鼻子哼你肯定不会抢,还会抢节奏吗?抢不来,鼻子来哼。鼻子哼像个抽风机一样,“阿-弥-陀-佛-”,鼻子哼就一定会把腹式呼吸给带起来,这是最简单的方法。如果你碰到一个昏沉得不行了,你这个护法人员把他拉出来,到旁边的缓冲区,带他一下,你给他牌子一亮:鼻子哼气,踏起来,鼻子哼,严肃认真、一丝不苟,“阿-弥-陀-佛-”。鼻子不通气的,鼻子不通气你哼几次就哼出气来了。就是听他声音是不是丹田音,看他的身形,就这个。然后再听他的音量,你们要体会一个是不是丹田音,第二个音量符不符合最小法则。就是说至少法则,“阿-弥-陀-佛-”,这是至少法则。身体发出来的量就是这样的量,知道吧。至少法则,不是“阿-弥-陀-佛-,阿-弥-陀-佛-,阿-弥-陀-佛-”(示范:声音小,拖音),这不是至少法则。“阿-弥-陀-佛-”,这是至少法则。那你按着至少法则来念佛的话,会不会累啊?有没有劲儿啊?可以源源不断地,知道吧。一定要符合至少法则,你不是至少法则就是偷懒法则,你就不是用身心共融发出的声音,就护好这个法,然后大家都在这个勇猛精进队里要发愿:大家都不偷懒,绝对杜绝偷心,绝对不打闲岔,绝对严格规则、如理如法,宁死不偷懒,宁死不搞插曲,维护法则。宁可自己死,都要去维护法则。这是护法的最中心的内容。好,这个护法的要点:声音,呼吸,身形,节奏,步法,腿形,膝盖,腿,手都讲完了。这样一个护法的规则,以此护法规则,护下来。

那接下来要做什么呢?第一,这个护法人员不干别的事儿,就是起一个及时地提醒、导引的作用。因为人会昏沉啦,人会懈怠啊,人会心劲不足啊。你们记住这句话,你们都是灵魂工程师,要在人们懈怠之心刚刚生起的时候,告诉人家,心力提起来。心力能不能提起来啊?一定能。心力提起来有没有次数的限制啊?没有,没有次数的限制。心力提起来有没有高度的限制啊?也没有。所以你们明白这一点,靠心力的提升,度过一切的苦厄,好不好啊?(众:好)你就把这个般舟训练,作为一个模拟训练场,在这个训练场当中你就可以无限制、无限次的提高自己的心力,用自己心力的强劲和高大来度过一切的苦厄,确实是可以的。那么你们作为灵魂的工程师,让大家把心力提起来,再提起来,实在不行就告诉他,再多一点,再多一点点,是不是啊。你不要让他很高,你让他不断地提,对不对?问题来了,“提高一点”,再喊“再提高一点”,“再提一点点点点”,“你再提一丁点儿”,这一丁点儿就足矣,是不是啊。反复地提醒他,反复地观察他,你去轧苗头。(注:轧苗头,上海方言,意为正确的估计形势或选择恰当的场合和时机,去做一件什么事或说一句什么话)知道他什么时候容易懈怠,懈怠的种种表现和提醒的种种方式,就是把人心力提起来。

其实,我刚才讲的都是药方,都是药方,你们要会开药方。上次演仁师、小演慈师不错。我们说了以后,你们都印了,但是你们印的东西都是大路货,都是墙上贴的标语,不是药方。药方是什么?是针对他的状况来写的几句话。这个事前拟定好,写上二十张、三十张药方。随时随地拿出来给他看,他一看就知道。你比如说有的人不念佛,我就给他写一个“假念也得念、强念也得念、硬念也得念”,强念、硬念,嘴形念、鼻子出气念,就是这样。诶,给他写个这个等等啊。这个你们在实践当中积累,你观察、轧苗头,这个人什么状态。心灵工程师你至少要开出50张方子来,才叫工程师,是不是啊,你要学会开药方。今后我们的勇猛精进区必须要严格地不言不语,所有护法不能讲话。不言不语,首先从护法做起。每一个护法一定要带好一个本,第一你这是个药方的本,随时随地可以翻出一张药方出来给他看;第二这是一个处方本,随时随地你可以写一个处方给他,不需要很多的言语,不要那么多啰嗦的话。

步法不对的拉下去,状态不对的拉下去,不需要在现场处理,不需要在现场处理。提醒他:你看他苦痛在那儿,你给他写一个,“用心来宽容、来包容你的苦痛。”你问他一下,“你的心能够包容和消融这些苦痛吗?”你们说能不能啊?你就问他这样的一个问题。他就知道了,心能包容、能宽容这个苦痛,这是讲的提醒语。护法要做的就是这个工作。要轧苗头,看他不同的情况,然后给他有不同的提示的语言,开不同的药方,护法要做这个事儿。

大家特别注意,在勇猛精进行法的时候,虽然我们一再强调,我们每次行法之前一定要强调:不跪不拜。为什么强调不跪、不拜啊?跪和拜,对自己而言,泄自己的力气,是有漏之行。你走了这么久,特别想休息,一跪、一拜就诱发你想休息的心,对你是极大的伤害。这一点要讲得非常明白。第二,你的跪和拜将给主法者带来麻烦。他怎么应对你的跪和拜?坦然接受吗?还是给你还礼呢?他本来在领法,辛苦不辛苦不说,还得来面对你的跪拜。我问你这个时候他需要跪拜,还是需要你念佛啊?需要你真诚心、真情地去念佛,才是对他最好的回报。所以一定要讲明这个道理。而且你给他跪拜影响不影响现场的秩序啊?我们有些大德更不得了,不管三其二十一在地上大拜,头磕得噔噔响,“噔、噔、噔、噔”这样响,他那头比那鼓都厉害。所以“跪拜”影响大家的行法,影响主法者的主法,对自己极其有害。再者说你为什么非得跪、非得拜呢?固然感动。感动在心里,不在腿上,不在表面。感动,你就暗暗地下决心,弘扬般舟三昧,模范地实践般舟三昧,模范地传播般舟三昧,护持般舟三昧。这叫发心、发深心、发大心、发勇猛心、发内在的心,不在于你去要跪、要拜。这么迫不及待地要跪、要拜,所导致的影响。要跪、要拜是你还在感受的层次,不能左右自己的感受。这对你也是一场考验,也是一个修行,提升自己的层次,所以我们强调要不跪不拜。

但是,护法人员切切牢记。前几次,你们发现没有,般舟道场最容易诱发的一个有害的境界相是什么?就是斗争的境界相。斗争的境界相是什么?那天有一位菩萨,过来要拜,我一看这个人就知道他必须要拜,他不拜没法平衡自己的心。他这个时候就是一根筋,你不给他拜就出别的问题。(我)赶紧就示意让他拜,最后他来给我说了一句,他说“师父啊,全是佛了啊!太好了。”然后他就给那些徒弟们说“你们谁都不了解师父,你们这些徒弟们个个都不理解师父,把师父绑架了。”因为这里面呢,你要困、你要累,他跟护法形成一种对抗;他要拜,你不让拜,他形成一种对抗。对抗里面产生一种暴力的倾向,然后他就产生种种的联想,编故事,认为师父被绑架了,认为这些人都是被魔附体了等等等等,这是斗争,就是产生斗争的境界相的根源。有些人神经质,一定要跪的、拜的,必须给他跪,必须给他拜。你可以诱导他,这没有办法。

再其次,我们还要成立佛号组,佛号组就是专门来研究、甄选佛号。你们也看了,我领大家唱佛号是千变万化的。我根据你们现场人员状况不同,来调适大家的步法,调适大家的心情,调适大家的节奏,让这个队伍转起来。佛号的选择和播放是一门艺术,是一门学问。我们成立一个佛号组,有愿意参加地可以报名。男众你们就找演现师,女众找演当师报名,成立佛号组。你们就专门来研究和管理佛号的选择、佛号的使用。以后我们吃饭,要放对应的佛号;等候师父讲课,大家在等候的时候要唱一种佛号。

大家心态要微细。你们在讲寺院内部事情的时候,一定要把背景音乐关上,外面大喇叭拼命在那儿讲。还有说话的时候不能充满斗争心“你们人怎么搞的?东西乱七八糟的?”(要这样说,)“请各大菩萨,请诸上善人帮忙一下,把咱们自己的东西清理好,为我们道场作上真心的供养,让我们大家有一个好的气氛,布施给别人一份好的感觉,不要那么凌乱,拜托大家帮帮忙。”不要责备的心,还对着喇叭喊,还怕外面都听不到,还有的写到黑板上,“你们扪心自问,给道场做了多少?”这个都不行的。般舟圣众都随喜赞叹,是吧?可不是说都来求全责备或者是诃责。大家在这儿修行,本来就比社会上的……到现在为止,印象当中我不知道我们放过几次香,只能用次数来衡量,几次来衡量。在我印象当中我就从来没想过放香这件事,今天演当师跑过说,是不是下午放香,给大家休整一下?我才想起来休整这件事。如果哪天没给你们安排事,我觉得我是失责,没想到有的时候给你们安排放香你们感觉更好是吧。哎呀,我一直说我倒不出空来,没有时间处理其它的事儿。那么这是讲这个要赞叹的心,一定不能这样子。

义工,动员大家发心,动员大家来做。义工确实是修行,不是假的。没做过义工的人,修行不能上路。以后我们严格规定,长期闭关,必须有做义工的经历。你们女众比较多,演当师、演源师你们考虑,看选择个什么样的人成立个人力资源部,要把人力资源这块管起来,考评、考核,电脑记录,全部搞起来。

每次行法的时候都会发现很多好的苗子,真的行得是非常的好。我们这儿有一个好处,就是全国各地来的人特别多,好多人是天生修般舟的好材料,我们发现这些材料要抓住不放,努力培育。不说拔苗助长,也得积极鼓励,不要弃之不顾,真的是这样。

安徽阜阳有一个孩子,小不点儿,精神病、严重的精神病,哪儿都看不好。后来就参加了我们一次法会。在此参加法会之前,家里人说你病都治不好,到庙里去吧。她就到了实际禅寺。到了庙以后,不知道怎么稀里糊涂就站在地藏菩萨像前面,她也不会念佛、也不会念地藏菩萨,就站在那儿,站在那儿就糊里糊涂入了定了,入了定以后就见到了地藏菩萨。地藏菩萨就告诉她,你要念佛,念“阿弥陀佛”。她出来以后就讲,我刚才见到这个老人家了,这个老人家叫我念“阿弥陀佛”,阿弥陀佛是谁啊?为什么要念阿弥陀佛啊,不知道。后来她就听地藏菩萨的话,念“阿弥陀佛,阿弥陀佛,阿弥陀佛……”后来参加了我们的法会。是我们的演德师,大演德师去作的法会。结果在这个法会上,一日一夜,精神病就好了。她精神病好了之后,又来这儿行法,行得非常好。她就讲她身上有一个附体,用她的话来讲叫妖怪,修行的年份非常长,可能几万年或者十几万年。她说在精神病院住过,她说精神病院的那些精神病,全部都是有附体的,都是小妖怪,她说他们那个妖怪比我这个妖怪差多了,我这一捉他们,一吓唬他们就全跑了,就好了。就这个孩子后来来行了几次法,有一次来这儿行法哭得泪人似的。行着行着法就哭着、跪着发愿:“师父,我一定跟着师父出家,跟师父弘法利生。”是个孩子啊,后来就不知不觉就不见了,我打电话的工夫也没有。像你们人力资源部这种人才就得跟上,把她请过来捉妖怪也好啊!

很多奇人、奇才,我们这个般舟真是这样。还有的一些特殊人物,你比如有些,他属于那种修行人吧,我们只能这样讲,修行人。不能讲他的出身,讲出身不好听,比如说有的来自畜生道啊,有的来自哪儿哪儿……问他说“你是来自哪一道?”“畜生道。”“畜生道哪一道啊?”“师父,我不讲,不好听。”这些,他们修行的时间都很长,有的人就发心来做护法等等,这种很多的。都知道般舟道场是作功德的好地方,好地方。

我们这个道场,确实是般舟海会,你们大家都是般舟行人的或者说是般舟圣众的一个代表,来做这件事儿。你看老爷山周围密密麻麻,来排队的,来行般舟的,来闻般舟的,不知道有多远、有多长,真是这样。我们的人力资源会非常的充分,但是需要人力资源部的人呢,把这个人及时地沟通、联络、跟踪,然后关爱、慈悲,是这样。你看,我们护法的力量,说实在的,留在这儿的1/3的力量都不到。很多好居士、好护法都在外围,但是你们缺乏跟他们的联络,缺乏对他们的鼓励,更缺乏对他们的组织管理和引导。说句实在话咱这里面什么人才没有啊?你比如说我们每周开法会,每个月开一次七天八夜的法会,就得有人去推广、宣传啊,组织那些居士护法大德前来护法,前来提高,前来体验啊,我们都没有做啊,都没有做,这工作要加强。每次行法的时候都会有一些非常好的人,行法状态非常好,都非常有天份的人。你看,那个小男孩真不愿意回家,24小时都不困不睡,整天在这里黏着喊着,黏着喊着,这些都是很干啥的啊,我们要宝贝他,重视他、引导他、组织他、培养他。

好,接下来再讲勇猛精进区的护法。勇猛精进区怎样保证,第一,我刚才讲了保证环境的整洁、卫生。物庄严,人的心也庄严;场地庄严,人的心也庄严。绝不允许勇猛精进区有任何一个坐的,自发功的或者突然病发的,突然有特殊状况的除外。不允许有任何好人坐在那儿偷懒,不允许勇猛精进区有任何可坐的东西。拜垫撤走,那个泡沫垫撤走,所有能坐人的地方要弄一个标记,或弄一个措施让他不能坐,就是你没坐的地方。我们以后,地下“护法区”这几个字不要贴。地面上不能贴字,任何多余的东西都不能有。第一,你把“法”贴到地下是不恭敬的;第二,你贴上去这些东西花花绿绿的,容易诱发人各种境界相。看就看出境界来了,知道吧。地下越简单越好,这个字不能帖,可以用不同的颜色的胶带纸来标识。用标识可以,不要写字,不要写字。好,护法的要点是这些。

接下来,要严格门卫制度。哪些人能进,哪些人能出,哪些人进了,哪些人出了,要一丝不苟,这是护法的关键所在。这个口把不住,那就形同虚设,所以门卫制度要严格、要严肃、要严密、要到位,甚至可以考虑研究下一步的措施,用这种门禁卡。我们将来每一个人发一个般舟行人证,身份证,就跟咱们这二代身份证一样,有芯片,然后这门禁卡就输上你的身份证号码。这段时间你是勇猛精进区的你能进;出来,号码抹掉,就别想再进了,门不开。电脑自动记录:出去干啥了,出去几分钟,一打,一目了然。每人行完法之后,护法人员对你有评语,记入档案,尤其是勇猛精进区的行法记录非常重要。将来90天闭关,全部得从这里面挑选人出来。没有这些经历的人,不给你闭什么90天。来年的90天我们也分勇猛精进区、精进区、随喜区和休闲区。有台阶的,不是随便可以来的。你比如明年90天就跟咱们现在平常一样,每周有一帮人搞三天四夜,三天四夜搞完了搞分享、总结,给他学法,步法培训,有张有驰,这就属于随喜。明年90天我们可能要找一个更大的地方,这个地方还太小。要严格地分类、管理、考评。

勇猛精进区,这个之外,勇猛精进区的领队,在前面领法的,要有严格的标准,步法一定不能太快。你们护法一定要安排好领队,每人领队多长时间,步法不能太快,步法不能太快。要落实领队,这个队伍才能落实。好,这是其次。再其次,我们队形的标准是大家在一个方向上。大家已经习惯以前的走法,走成一个方队。以后条件好了就好办了,男众女众分开,以后男众女众分开,女众在女众区,男众在男众区。或者条件不够的,可以这样:男的少,里面一圈是男众,外面两圈是女众。男众前面的可以是出家人,最后压队的是出家人,中间的按照这样排列居士。这是讲的排队。那么男众在里圈,女众在外圈,各走各的圈,相互不需要列方队,护法不需要去整理队形,只要在一个方向上,只要大家都合乎节奏就可以,就可以了。如果碰到有影响整个队形行走的个人的时候,护法人员引导之前,一定要对他讲清楚“阿弥陀佛,菩萨,请你跟我来,请跟我走。”讲得客气一点、慈悲一点、温暖一点,这是清理队形。避免机械地、生硬地清理队形的状况。再其次,当快板、超快板、超慢板结束之后,要整理队形的时候,护法人员一定要有这样的手势,比如三队,三队(示范:伸出三根手指),这样讲三队,一定这样讲。然后呢,让大家排队,自己倒退,一边倒退一边讲三队。大家都逐渐地回笼队伍,逐渐逐渐地三队归到一起,然后整个队伍拉开了再开始踏。排队的时候不要一上来就开始踏,队伍往前走,迅速引导、迅速构成队形,然后开始踏步。护法人员在开始排队的时候要引导,三队,让大家快速。快速,这样(示范:伸出三根手指,手频繁的向后摆),在整个队里排列。护法人员要确立一个引导的细则,开始排队怎么样快速引导,把队伍排好。遇到整个队伍被严重阻塞的时候……我上次就看到经常有两三百人站在原地不动,被严重地阻塞,站在原地不动被严重地阻塞。碰到这种情况的时候,护法人员一定要引导最前面的人不要在那里慢步细踏,赶紧快速把队伍拉开,把大家的距离拉出来,让大家透口气,快速地把队伍引导。引导队形,这是护法的一个重要工作。但是在引导当中又保持大家的相对的自由和独立,让大家都心无挂碍。尤其是对那些进入甚深境界,自得其乐,痴迷其中不能自拔的人,只要他在念佛号,只要他合节奏,护法人员就引导其他人员绕过去,不要在他背后等,更不要推他、拉他,这一点非常非常重要。在勇猛精进区入定的,近似入定的,入初定的人会非常的多。很多人处于某种定境当中,不可以对这些人生拉硬扯,会引起这些人极大的嗔恨心,而且这个嗔恨心在行法过程中所发的这个心很厉害的,它有种子般的作用。所以心地一定要柔软、语言要温和、动作要柔软、柔和,这样去引导人。这个是整理队伍。

我们讲了勇猛精进区的护法。队形,护法的核心,是护持般舟的步法、身法、心法、呼吸之法、音声之法,一合相念佛种种要领。讲了护法的主要的工作,讲了护法要至少积累50个药方,讲了勇猛精进区的淘汰的机制。淘汰机制是两层:第一层,缓冲区。如果你步法不对,如果你妄想纷飞,如果你昏沉特别严重,影响精进区队伍的行进,我们把你调到缓冲区,在缓冲区你可以清醒自己的身心来踏、来念,来跟随节奏、来调整情绪,调整好了还可以再上来,这是缓冲区。可是如果你信心崩溃,如果你偷心不能控制自己,那就得把你送到精进区,给你降一格,要有一个淘汰的机制。因为一定会有人懈怠懒惰,那么就把懈怠懒惰的人放到他该去的地方。对懈怠懒惰者的严肃地、严格地处理才是对他的慈悲,告诉他这样不行,绝对不行。你跟我们不是同伴,我们大家都很焦急,希望你格外努力,赶快跟上。

好。接下来讲勇猛精进队伍的梳理法则。队伍的梳理法则,刚才讲了,大的来讲,从超快板转成超慢板,超慢板转成慢板的时候,那么超慢板一定要看队伍的苗头。其实超慢板是非常动心、非常真诚的板,也可以叫“黄泉路上板”,它能够触动人的心弦。有的人说“师父,我一唱这个板就会掉眼泪”。那我说你掉眼泪正常,因为你心和这个法相应,啊,心和法相应。那么超慢板的时候能延多长延多长,只要大家在节奏上。有的人在节奏上哪怕他逆着队伍行走,都没有关系。就是超慢板的时候大家想怎么走怎么走,当然最好是一个方向走,如果你逆着队伍行,乱走,根本没有节奏。你在打瞌睡,对不起,那得把你请下去,请到缓冲区去缓冲去。缓冲区实际上是“格外用功区”,是“警告区”,你再不能跟上队伍,就要把你剥落出去了,你就要掉队了。好听点叫缓冲区,说严肃点叫掉队区,准掉队区。再掉下去就跟不上队伍了,格外用功区你得格外用功,一定要设缓冲区。除了这种不跟节奏的、不念佛号的、逆队而行的——就是反方向而行的这些人,要调到缓冲区,或者提醒他。三次提醒不行,那就给他送到缓冲区,或叫积极用功区,反省区,这些名词都可以。那么要反省自己,积极用功,否则就要掉队,就要离场,这是缓冲区。

超慢板的时候,这个队伍只要是一个方向,只要在节奏上,不管他走得快、走得慢,走得对、走得错,都不要去管他,只要他在念就好,这是一种情况。那么当有1/3的人已经不在状态的时候,比如说步法不对,比如说没有声音,比方说出现种种不是一合相的情形,如果有1/3的人出现这种状况的时候,这个时候领队才转板,转成慢板。一般来讲超慢板,就是一句佛号唱八个板,唱八个节拍,你比如说我们超慢板最典型的是什么?唱的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是八个板啊,其实超慢板更长的板不是八个板,我们是十六个板,十六个板是哪个板呢?你看这样啊“阿---弥---陀---佛---,阿---弥---陀---佛---,阿---弥---陀---佛---”,大家注意啊,每一个字走四步,然后中间呢,你看开始这样啊“阿弥---陀”,这个“陀”字只念了一步,三步是空的,“佛---”,“阿”,这个“阿”字也是念了一步,三步空的,“弥---陀”一长一短,知道了吧?长的走四步,短的念一步、空三步。呼吸,你可以念两步空两步,念一步空三步,都可以。一定要空下来,这个节奏才能完整。因为超慢板超慢,超慢板要把呼吸一定用充分,“阿---弥---陀---佛---”,你看,你要每个字都长,赶了,就累了,知道了吧。有长有短结合起来,才能从容不迫。超慢板十六拍,再变成,“阿-弥-陀-佛-,阿-弥-陀-佛-,阿-弥-陀-佛-”,变成中板,就是步法节奏不动。像深夜的时候步法就这个节拍,不能太慢,步法太慢了人就会昏沉,不容易平衡。但步法太快了又不能持久,动荡不安。就刚才这个步法,领众的人“阿-弥-陀-佛-”,这个步法都是平衡的。其实很简单,你们发现了没有,就是走路,就是一个节奏一个节奏走路。然后你合上节拍,“阿弥陀佛,阿弥陀佛,阿-弥-陀-佛-,阿-弥-陀-佛-,阿---弥---陀---佛---,阿---弥---陀---佛---……”不要想得太复杂,脚都不知道怎么迈。就是走路、就是踏,就踏步,“阿-弥-陀-佛-”跟节拍,腿的节奏是一致的、平等的就可以了。这是讲的这个叫“板”啊,板数的护法。护法首先自己要踩对,护法切忌心浮气躁,在那儿自己唱得快、走得快,节拍都不对,不跟大众的节奏合拍。那么这是队伍的清理,队伍的整顿。

当变成中板的时候,队伍又变成踏了,踏步的时候,引导排队的时候一定要这样,给大家讲:三队(示范:比手势三),倒着走,三队,“阿-弥-陀-佛,阿-弥-陀-佛-……”那么,大家开始的时候从走得快嘛,变慢的时候有个缓冲的余地(边倒退着边唱)。不要一下子(停下来不走)“阿-弥-陀-佛-”大家在那儿,都在那儿挤着,一挤挤了几百人才开始“阿-弥-”,把后面挤死了。这个就是护法的罪过了,知道了吧。三队一排,诶,一列一列过来,这样子啊。

好,其实以后改一下规矩,不要排队。但是你们现在都习惯了,都习惯了,就是,各排走各排的,知道了吧。这一排,领队的,领队的就讲“阿-弥-”(示范:后退,引领大家排队)。领队的,你们护法都要安排好。领队,在整理队形的时候,必须出场,必须前面有领队。领队是专业的、是固定的。哪怕临时抓居士来,今天我们搞五个六个领队,每人领六个小时、领多长的时间,一定是在这儿。步法要微细,不能太快,心要沉稳。然后呢,该收队的收队,该放松的时候放松。收队的时候就这样,领队往这儿一站(示范:比手势,边唱佛号边后退)“阿-弥-陀-佛”,好,大家就振奋精神就收队了。每一排收每一排的,这样排和排这间不用挂碍。护法也不用去在那儿搞:整齐点,你们三个一排,三个一排。我们不是队列,每一个队都是一个序列,关键是每一队要整齐。走在中间,队员和队员之间要保持一臂的距离,不要太近。然后要有秩序,节奏要一致,声音要同时喊出来,这是最重要的。不是把队形排得多么整齐,不是把队形排得多么整齐。

今天落实一下,周五晚上入关的时候,男队在里圈,外边两圈是女队。然后领队的排好。这次护法,总护,男众,圆光师。总护,女众,这次演当师来负责,演当师和演悉师。演空师你们好好辅导好,你们把护法调配好,领队安排好,领队排班排好。女众在外面两队,男众在中间一队,最前面出家人,再居士,这样排下去。这是讲队列的问题。

接下来再讲特殊情况的护法问题。我们昨天讲了,在护法之前,你们的总护,回头要跟大家见面交流讲行法注意事项。其中特别讲了一条“不跪不拜”,不跪不拜的道理。但是护法人员碰到跪拜的情形,用手势阻止。阻止不了就因势利导,他拜下去,你要给他伸个手指头讲一拜,就是缓冲一下,不要让他多拜。如果碰到有人必须要给师父讲话的,护法人员要教导他说:师父在领众,不能打扰师父,你有问题写下来,不要去说话。护法就准备几个牌子,第一个牌子告诉他“念佛是对师父最大的恭敬和供养”,给他看这个。第二个牌子告诉他“师父在主法,请……”。让这个菩萨想想:请,干啥?“请你尊重师父”,“请你恭敬师父”,“请你不要打扰师父”,对不对?“请你不要影响大众”……都在里边,“请,省略号。”那么,写这样一个标牌。第三个标牌“请把你的问题写出来”。如果实在不行了,你就告诉他,让他把问题写出来,写出来以后师父会抽空给他写个条。不要讲话,一定要把不言不语落到实处,这次你们总护掌握好。护法之间,也要用纸条来交流,一定要止语,不准说话。“不言不语”要做到百分之一百,护法这样。那么其他的信众就更不要讲了,不准说话。一次说话,警告!两次说话,严重警告!三次说话,下场,给他换区。我们般舟行法,常立三昧,不罚跪。不罚跪,但可以罚下场。

碰到这种特殊情况一根筋的,要及时地处理和引导,一旦碰到这种情况的时候,护法一定要把牌号记下来,报告总护。总护要把这些信息资料通告所有的特护队员,特别护理的人要对这类人员特别地关注。注意啊,是特别关注,不是特别打扰。你关注他的动向,当你发现他老是不念佛的时候,眼神疑惑不定的时候,嘴巴常常不张开的时候,步法混乱、不跟节奏的时候,你要把他拉到心理咨询区,你给他聊一聊,“菩萨你有什么问题啊?”“有什么感受啊?”或者你在问这些问题之前,你不要问,你先把他拉到我们的一个特殊处理区。把他拉下来,干什么呢?给他讲,你把这个步法踏起来。你就开始鸡蛋里挑骨头,知道了吧。这鸡蛋里挑骨头,确实有骨头能挑出来啊,就在那儿挑:作意不对,身形不对,呼吸不对,下踏用力的角度不对,用力的力度不对,头不端正,音声不对,音声的方式不对,音声的量不对等等等等,你开始给他弄。然后再讲,你作意太重,作意轻点。然后让他念,念一阵佛以后,再来问他。或者你们制成牌子在缓冲区也可以,刚才讲的这几个“不对”,知道了吧?随手拿起来。作意太重,叫他降低作意;步法太大,减少步法;身体提得不直不整;胯部不要用力,胯部用力,左右摇摆;身体成弓形了,腹部要回收。回头把这些词都制成提示的牌子,护法人员都要具足这个百宝箱,就不用讲话了,在缓冲区就可以了。极个别不行的,把他拉到特殊处理区,然后可以讲话,讲话要到这个区域之外去讲。

那么像刚才讲的这种一根筋,必须要拜师父,必须要做什么事儿。有一种人是念佛念的特别好,我今天给一个人看,我说有什么问题叫他写下来,结果他给我写了四个字“全都是佛”。他不是有疑问、有疑惑,是太感动了。如果这种情况你就不用担心,他念佛会念进去的。如果是一根筋,你一定不要打扰他,只要他在念佛的状态,就不能打扰,就不能打扰他。这是这个意思以及处理的办法。但是,如果碰到他老是不念佛,妄想纷飞的人,你三次通过强迫他念佛的方法都不能解决,你们就要把这些人重点记下来,这是“地雷”。那么特护人员要把这个“地雷”作重点标记,然后提前排除。然后你就可以去质问他,“你有什么感受,有什么想法,有什么问题”。还有一些人,一看,恐慌、极度恐慌,极度恐惧的人,就不要去踏步法了,就直接问“你是什么感受?有什么担心的事儿?”很温暖地、很慈悲地、很安定地来询问他。然后,怎么说你们就知道了。主要是破除他的恐惧心,破除他的挂碍心,提起他的正心正念。告诉他我们要念佛,我们是来念佛,我们要不管想只管念,我们要不管痛只管念,我们要不管受只管念。这些你都发了愿了,发愿文里都写了。那么这是讲的这个。你们特护人员处理不了没有效果的,必须及时报告师父,师父会安排时间来处理这些事情,化问题于无形。通过这样一个体系就保证大家都不会出问题,更不会出大问题,这讲的这个。这是特殊情况采取这样一个疏导和处理的方法。

关于特别勇猛精进区需要特别注意的几个事项,我补充说明,以前说过的就不再重复了,就是这些。那么重点是勇猛精进区的护法,其他的你们以此类推。精进区的,随喜区的,休闲区的,怎么去护法,发挥你们的聪明智慧去做就可以了。

那么我们要把这个勇猛精进的能量场变成全国、全法界最勇猛、最精进、最规范、最严格、最严肃、最庄严、最细致、最能凝聚人们精气神、最具正能量加持的样板的勇猛精进的能量场,好不好?(众:好)大家共同努力!因为这个能量场是我们大家共同的财富,是道场的生命力之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