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2110846怎样成为一名优秀的护法及总护(上)

28
0


首先我讲一个主题:怎样成为一个优秀的护法?其次,讲一个主题:怎样成为一名优秀的总护。好,第一个主题:怎样成为一名优秀的护法?要想成为一名优秀的护法,首先应该成为一名忠实的、严格的、严谨的行法者。你没有行法的基础,都是隔靴搔痒,抓不着实处。所以要让自己成为一个优秀的行法者。所谓优秀的行法者,说穿了,就是一个模范的、忠实的、执行行法规则的实践者。要不折不扣、毫不含糊地执行这个行法的规则。

今天有一位大德来看我,说走了两个三天四夜。我说,“怎么样?”“感觉挺好!”“关键不问你感觉好不好,”我先问你,“行法两个三天四夜偷懒没有?”“偷懒了。”有偷懒,先打掉60%的折扣,60%给它折扣掉,最多你40%的功德。甚至说40%的功德都是高的,不会超过25%的功德。护法从精进中求啊,你连精进都没有做到,求的什么呢?不是没有得,和世间相比得到的很多很多。但是,你得到的只是一丁点儿皮毛,虽然这一丁点儿皮毛也很了不起。

有一个广东东莞叫善秀的,是个放生族。就是年轻人放生的,年轻人就急躁,年轻人就学佛的根基不那么深。然后,我在金沙寺带快板的时候,年轻人喜欢凑热闹,跟在后边,我跑多快他跑多快,霎那之间把自己跑没了,忘物忘我的境界达到了。后来跪下来求皈依,不错。之后,叫自己家里老人,七八十岁的老人去干啥?就来学习般舟,结果有的高血压降下来了,有的高血脂、高血糖降下来了,都很有效果。她老公本来不支持她,这一次在广东的彼岸寺,结果老公就来了。这老公来了,拼命坚持,坚持了12小时,就要跑。她找几个理由,说要坚持一点,又坚持了12个小时,这太痛了,死活要跑。说,你看看,这还有一个晚上,就不干了?最后24个小时都过了,还剩十来个小时,过吧。再坚持一下!坚持了六个小时,还剩最后五六个小时,太痛苦了,死活不干了,跑掉了。结果,这个善秀说我管也管不了啦,事过三了,最后跑掉了。跑掉一回家,忽然发现自己病好了,身体好了,反过来支持了。你看这个,他虽然得到的是皮毛,但是呢,相对于世间而言,又不得了啊!就像皇帝的赏赐。皇帝的赏赐,那最低最低、最轻最轻也是多少两黄金啊,是不是?虽然说那大的,人家是封将、封侯、封地。小的也得几百两,上百两黄金,那不少钱呢。虽然是皮毛啊,也不算少。虽然不算少,终究还是皮毛。真勇猛精进效果就非常不一样。

这次东莞,你看,勇猛精进的,这个脚是偏瘫的,指甲是蜷起来的,行了36小时以后直了。还有一位,身上的皮肤,严重的皮肤病,像蛇皮一样,平时非常干燥的,结果行了36小时,皮肤像涂了雪花膏啊什么类似这种东西一样的效果。确实,你只要坚持下来,效果就不可思议。这次最难得的是:休闲区的人非常有坚持精神。休闲区,你说没有休息的,不现实,看看有个别休息的。但是没想到,起码有四百人左右在那儿,在没有正规组织的情况下坚持下来。有那么几个,大部分都是业余护法,因为这些护法我都没见过面,像我没见过面的护法能是优秀护法吗?不一定人家不优秀啊,就是比较业余的。结果这些护法,三步一个,对着那个队伍在那儿喊:阿弥陀佛——阿弥陀佛——就这样,大家在那儿,在这种激昂的情绪当中,竟然都坚持下来了。两夜一天,多勇猛精进啊!所以勇猛精进就非常不可思议,一定要勇猛精进。你勇猛精进不到位,得到的东西太少了。

这一次,我们有一位大德,第一次行法15个小时,断食断水。痛的关没有过,养成一个病根,一提般舟里边的痛,般舟好是好啊,可是般舟这痛可真是痛啊,痛得你受不了啊。讲起来是眉飞色舞啊,声情并茂,那个痛苦的表情也是一合相。欢喜做不到一合相,痛苦可是一合相。结果,后来来这儿行了三次、四次法,每到关键时刻他就有借口就溜了。说上次,师父,不行你找一间房子,跟修总一样给我找间房子,让我困了歇一会,累了坐一下。我说你这心,你看还想找间单间,还想休息,你说这能行法吗?这次跟着我到广东去了,去了以后,哎哟他这机灵啊,就是方法太多了,所以精进就不到位,偷懒到位。不知道从哪儿弄了个护法的牌子,护法牌子往这儿一挂可是没人管了对不对?进出自如。在精进区行法,他说是名誉上断食断水,这家伙他弄个护法牌,他还去掌管水壶,他给谁喝谁喝,不给谁谁喝不了。最后,给自己倒了一大杯水放在那儿,后备准备喝呢,结果等到去喝的时候一口都没有了,都让别人给接着喝了。这就是果报,因缘果报。我给你讲,你当护法也没有用。后来,我看(他)有护法的牌子,我说你挺聪明的,我说聪明人我有办法,我“嘚儿”,就把他护法的牌子给抽下来了。他也够勇猛的,我跟你讲啊,有一天,他说我找个凳子坐着偷懒,他说这么宽的凳子,刚坐下准备偷懒,还没坐下来呢,护法过来,“你,这么年轻……”说他这么年轻偷懒。他说气的我呀,从小没受过这个委屈。他说我什么年轻,我都中年好几了,我儿子都21岁了。他长得样子很年轻,像二十七八岁一样。他说我都中年好几了,儿子都21岁了,还说我年轻。把那个护法说的一楞,都不敢吭声。后来呢,那护法说话生硬了,他“嘣”把这护法牌子拽过来,“你当什么护法?”勇猛精进牌子给他挂上,“你做精进,我做护法。”我给你护一圈。给人护一圈,把这护法唬的一愣一愣的,就这么厉害。但是好在说,因为一到广东,也奇怪,手机就不响了,既不能打进,也不能打出。也没人找他,他也找不着别人。我说正好让你老实行法。到了我那儿以后,行法差不多了,一插,把我的电源一插上,他手机好了。结果,这次没办法啊,他们去了七个,都属于不能吃苦的主。我“嘣”摁在那儿,全部……还不错,这次全部断食行法,断食行法行得都很好。原来行法,最多心里准备行俩小时,后来让我们逼着弄了24小时。这24小时刚刚还没有过关呢,又逼着搞了36小时,还断食,喝几口水。哎哟,这几个人,从来没有这么苦的日子过过,过下来挺好,感觉非常好,勇猛精进啊!这次,结果就给我说了,我说这次有苦痛没有啊?“哎呀,你别提了,这个痛有多痛啊,可是没办法啊。”他以前他找机会就溜了,现在没地方溜,门守着出不去,然后又不让坐,还得告诉别人:我中年好几了,你不能管我。他说没办法,死挨活挨,跺吧。他跺了没半个小时脚通了,很爽!看这个人,你要极限体验,冲破极限了,效果就来了,真是这样。包括我们老修,你用功用到程度了以后啊,那感觉真的不一样,太不一样了!太不一样了!每次都会给你很大的惊喜。你像我,这次我给你讲,得微笑三昧,真是微笑三昧。那个,确实是三昧状态。

要做一个优秀的护法,首先要成为一个优秀的行法者。优秀的行法者首先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忠实的、按照行法规则实践的人。有的人就提出来闭关,说进去闭关。我说你要么就准备死在里边,要准备死在里边就让你闭。她说那我就进去试试吧。我说你看你这心就准备进去试试吧,这个心态你就不够资格闭关,不给你闭。那怎么着我也能走一天一夜啊。我说你看,怎么着就能走一天一夜,过去你断食行法十天十夜都没事,现在行法一天一夜都行不了还说行一天一夜没事。不给你闭,因为你心没有到。心就不对,啊,我试试吧,我一天一夜总没事。就这个心态,那不行,不给闭。我们还有一位大德,更了不得,闭关,既没有请示,也没经我同意,打着我的旗号,过去说,说师父同意她闭关。结果去闭关去了,还没到晚上,又报告说自己烦恼习气重,就回家了。

我跟你讲,修行这东西啊,必须自己降服自己,必须当下降服自己,没有捷径。我跟你讲啊,什么叫偷盗?没经师父同意,说经师父同意。好多人现在喜欢打着师父的招牌,师父叫我这样的,师父叫我那样的,全犯盗戒,都偷盗,而且是严重的偷盗。埋下了很多罪恶的种子,叫你视师如佛,依教奉行,你都敢编师父的谎,这种人是非常痛恨,扰乱视听,非常严肃的一件事。越是照顾自己,越完蛋,越没有用,越没有出息。首先,人应该学会约束自己。说句实在话,你们在这儿修学的人,真的,绝大部分人不如居士,不如没来到跟前的人修行修得好。编辑部,是藏龙卧虎之地。编辑部的很多成员在整师父的法,很多编辑部的成员可以做到真正的夜不倒单。晚上不睡觉,念佛,白天照样干活,不困不累。如果说有困有累还可以开车子出去,如果困了累了,他只要把车子靠在边上,打个盹儿,十分钟,接下来什么事都没有。真的很勇猛、很精进啊!最后他们总结出来,他说师父,我晚上如果睡觉,越睡越昏沉。你们反思一下自己啊,反思一下自己。我们太照顾自己的情绪,太照顾自己的感受,太扩大自己的问题。结果,我们太放纵自己,太放纵自己。比如说饮食,我们有的大德很烦恼啊,说过去我在当居士的时候,过午不食,日中一食,持续几年都很好啊,跑到这儿了别说过午不食、日中一食,零食我都控制不了。然后就责怪:这个人吃零食了,那个人吃零食了;这个人不持午了,那个人不持午了。那你说,是别人的问题还是自己的问题啊?道场情况很复杂,其实,这个饮食问题最能反应一个人的修行,饮食问题最能反应一个人的修行。你的饮食控制不住自己,降服不了自己,你想过修行的关,门也没有,你的心一定是散乱的。而饮食这个东西,谁约束你啊?只有自己约束自己。自己如果不约束自己,谁也约束不了你。你弄块糖、弄块糕点装在口袋里,偷偷摸摸弄出来塞一块进去,谁管得了你呀?没人管得了你。可是,你要知道这个危害。如果零食关、过午不食关、日中一食关、少食关你过不了,你想成就门也没有。你永远是身体的奴隶,永远是嘴巴的奴隶,永远是感受的奴隶,永远是感受的奴隶。你也永远是散乱的奴隶,你的修行状态一定在散乱状态当中。

我们这里还有一个特点:新。很多人学佛时间比较短,情绪比较急,学佛根基比较浅,烦恼习气比较重,总体就这个水平。不像老的道场,人比较少,都是念了多少年经,拜了多少年忏,做了多少年义工的一些主体队伍。我们这儿都是,都是到这儿来想搞短平快的,或者都是接触佛法时间不太久的,这样一个团队。所以这个团队呢,也有点鱼目混珠,杂乱无章。但是这里边主题是非常鲜明的——修行。像这种有点杂乱无章、比较乱的局面,其实对修行人非常有利。你必须不看他人过,必须不看环境、是非、长短,必须严格要求自己,三必须。不看他人是非,不看环境长短,严格地约束和要求自己,这三点必须做到。这三点你做到了,在这个团队你才能生存,才能抓住这个团队的主旋律。否则,你就被这个噪音给降服了,被这个噪音所吞噬,所以这三点非常重要。但是你们很难做到这三点。

来这儿行般舟的人,说句实在话,大部分人都是有福报的人,有福报的人都是家庭条件比较好的人,结果跑到我们这儿来,我们属于条件非常恶劣的一类。拿住房条件来讲,最好的条件也就是四个人一间房,还是一间小房,还要上下铺,这边俩那边俩,就两个上下床的位置,这么丁点儿一间房。现在哪个住房没有卫生间呢?现在我们很多住房连卫生间也没有,这么冷的天还得出来上厕所。大家条件那么好,跑到这儿来条件那么差等等。而且最重要的是,这么几百人在一起,那真的,你想没有问题是不可能的。看问题能把你淹死,就抓不住主题。若见问题就不见主题,放下问题直奔主题。若见问题不见主题,放下问题直奔主题。抓主题才有出路,才有出息。所以这个饮食这块来讲啊,一样,你不要去管别人。别人好坏是别人的事,而且别人好坏你说不上。关键是自己。

这是讲的这个修行啊,一定要严格要求自己。你只有严格地要求自己、约束自己,在这个团队当中你才能不断地进步,不断地进步。而首先你要严格要求自己,行法的时候必须严格要求自己。行法,严格到什么程度呢?严格到,第一,规则的严格。行法就像行法,一定不要坐,不要卧。连坐卧的意识都不产生,扶靠的意识都不产生。跪、拜、问讯,这些意识通通都不产生,一定要牢固树立这个概念。这是严格地执行规则,不能给自己任何缓冲的、放纵的、懈怠的余地。这个,我就讲啊,般舟之行是金刚钻,必须有金刚般的心地,才行。如果你心地不是金刚般的,你就首先打掉60%的折扣,只剩40%,25到40,弄不好你只有25%的功德力。这是讲的心地。一个,严格的执行规则。第二,要严格地珍惜、宝贝每一次行法的机会。行法的机会非常重要,千万不要轻视它,不要错失它。钢铁是怎样炼成的?每一次行法都是铸炼钢铁的机会。我毫不夸张地讲,一次一天一夜至少你可以积累十万年的功德。将来在极乐世界修行啊,一次三天四夜你最少积累五十万年的功德。成佛啊,可是百千万亿劫的功夫啊。百千万亿劫能修成都了不得了,可不是一辈子两辈子、一天两天的功夫。百千万亿劫,怎么样功德力形成呢?当然,第一,你不要相信你现在才开始修行,你过去世都很有善根,有很好的修行的基础。其次,你要相信,你每次积功累德,你修一次三天四夜,五十万年;一百次是多少啊?五千万年,是不是啊?几千万年、几亿年的功德,你起码得积累下来,你的成就才有把握,知道吧?就像你们念佛号几声、几万声一样,你要说说你有几个五十万年的功德。以此积功累德之心,去重视每一次行法的机会。要有准备呀,每次行法,模范地、忠实地行法,只能改进自己一点点,每次改进一点点,必能自得心开,自致成佛,现身见佛,当生成就。要有这种信心,如果没有信心,人就完蛋了,彻底完蛋了。

昨天有位大德跟我去讲,师父,不想活了。我说,你不想活了,那你就别活了呀。别活是不是比现在更好啊?更惨!我说你,念佛,你给我念念。(她)念:阿-弥-陀-佛!我叫旁边人看,我说你看她念的好不好啊?大家说挺好的呀,没有一样不好的呀。说,那你为什么不念呢?她说我念佛散乱心,念佛有什么用啊?我说你念佛没有用,不念佛有用没用啊?人要学会观照自己思惟啊,对不对?我说,你们要学会去劝人这样劝啊,你就顺着他的路子来讲,你说念佛没有用,好,那我问你不念佛有用没有用啊?不念佛完蛋!不是有用没用的事,是不是啊?我说你现在的日子,你现在的状态比念佛好还是比念佛不好啊?一心想寻死,又不愿意回家,又对自己没有信心,又非常恐惧,你说难过不难过啊?就难过了。念佛没有用,你不念佛更没有用,是不是啊?你不念佛,念死,念难受,念不知所措,是不是啊?念恐惧,更完蛋。我说你不要管念佛有用没用,只有念佛……你要有信心啊,你没有用的时候念佛,会是什么果报啊?没有用你也念,是什么果报啊?啊?不敢吭声。什么果报?没有用你也念,没有用的时候都念,有用的时候更念,你一直在念佛呀!那你成不成佛啊?没有用念佛不管有用没有用啊,念就有用啊,念着就有用啊,念着肯定有用,对不对?你看清这一点,那为什么不念佛呢?我说你难过,不就是难过吗?一边难过一边念呗。她说念解决不了我难过问题。念解决不了你难过的问题,解决了念的问题就行了嘛。解决念的问题重要啊,还是解决难过的问题重要啊?那你就念就对了,对不对?不要管难过不难过,不要管好受不好受,不要管有用没有用,就管念。如果你念到根本没有信心,没有用的程度,那怎么办呢?更需要念了,是不是啊?你要再不念,那可能只有去死的份了,是不是啊?她说死就死了吧,死了更好。死了更好?死了比现在好吗?我说现在你是个人,死了最多你是个鬼,是不是啊?死了你能逃脱地狱的干系吗?地狱里比人好过吗?死,我说那你去死死看啊,是不是啊?你把这个看透了,就知道了。

其实这一关参透了,就是什么呢?你们想想看是什么?傻人傻念了。这关参透了过了关就傻人傻念了,这一关参透了就傻人傻念了。后来呢,我死说活说,反正我没用,反正我就是不行,反正我给僧团丢脸,反正我给般舟三昧丢脸,反正我给家里人丢脸,反正我不是人,反正我都不对,反正我念佛也没有用……哇,你没看到这么绝望的人哪。她说我念了我不感觉到有用啊,所以一定要树立一念信心非常决定、非常重要啊!哎哟,动不动就打个电话,师父我不活了,我活不成了。就这样,你说要不要命啊。然后呢,现在就讲,哎呀,我身体这感受那感受,难受得不行。其实为什么难受得不行,你们知道吧?我跟你讲啊,人到这个份上,我说你难受,难受得不行,你现在想了这么久,改进了没有?没改进,越来越严重。我说,越来越严重的感受,你越来越严重的感受又改进不了,我跟你讲,这个时候是训练不管受,只管念最好的机会,是不是啊?没有对境,就没有出路,就没有进步;有对境,就有出路,就有进步。关键你有一个勇往直前的、难行能行的、誓死不退的心。她现在的难题,如果突破了,你们说是什么啊?就是傻人傻念。你的一心系着极乐世界。我说杞人忧天,忧郁而死。我问她,杞人忧天,这个杞人担忧天要塌下来,把自己吓死了,值不值啊?她说不值,他跟我不一样。我说怎么不一样呢?他是忧天,他身体没有我这么多的感受。那你说杞人身体有感受没感受啊?有没有痛苦的感受啊?有没有非常痛苦的感受啊?有没有痛苦至极的感受啊?人家已经死了,那你说有没有至极的感受啊?那就已经给他忧天忧死了。那你说有没有比忧死更惨的事啊?忧死了,那他身体肯定有感受对不对啊?我说你现在,就归这个想魔你知道吧?她就是想:般舟这么好,你看看人家的身体都好了,我的身体不好;人家都能念佛,我念不进去,我念了就烦,念了就躁。她总是找尽一切理由转了一大圈,最终的结果就是说我不念,我要死。可是死了又觉得对不起这个,对不起那个。别笑啊,我说的是实话,真事。

般舟训练的两大要点,第一要点:不管受,只管念。第二要点:不管想,只管念。还有一个中间状态是什么?不管昏沉,只管念。不管昏沉,昏沉是一种中间状态,迷迷糊糊,你要训练这个东西啊。这三样东西你训练成了,你绝对成就,想不成就也不可能。

这个想啊,这次,这是一个给大家示现的一个想魔,因想成魔的一个典型。这个问题很重要,对我们老修来讲非常重要。目前来讲的话呢,我们这位大德如果突破,就一定能进入傻人傻念的状态,就一定能进入那个现身见佛,成就的那个序列里面。可是如果过不去,非常非常之危险。她身体状态,我说杞人忧天,有受用。她呢,也在担心,她不忧天,她忧别的东西,她忧的是什么?让演空师讲一讲。她忧来忧去,最后在一个极度的想魔状态当中去,然后让自己的……其实身体的不好,我说她想出来的,她说我不是想出来的。那我问你杞人忧天,他身体的受用是不是想出来啊?他的状态,说句实在话人家忧郁而死啊,我们每一个人都没有经历过,因为你还没死过。能够忧郁而死那也是水平啊,是不是?身体一定有受用才会死对不对?身体没有受用不会死的,真是这样。

我给大家讲讲,担心也会死亡的。我们记得第一次在云岩寺搞七天八夜。我们有位大德就讲几点几分会有一场暴雨,如果没有这场暴雨,我将痛苦死掉。结果几点几分不可能有暴雨,没有。我叫了一个居士,我说,“居士你赶紧去拿伞,就说外边有雨了”。他也不肯,“干吗讲有雨了?”当着人家的面讲:“干吗讲有雨了?没有雨嘛。”这事好像不灵了。结果到了几点几分那个人就“当”倒地下,假死过去了,假死过去了。你摸摸脉搏都摸不着了,躺在那儿,极度恐慌啊。说是不怕死,现在有几个不怕死的?极度恐慌,死了,死在那儿了。我们这次在彼岸寺,有一个求往生的是不是也假死了?谁在跟前了?啊?演悉师在那儿来,回头你说说那个人的状况。演空师先讲讲,你讲讲这个人想魔想到啥程度?

演空师:她呢,就觉得自己身体不行了,然后又觉得自己身体也麻木了,身体内部都是浆糊,然后就越来越不行了,然后就感觉自己念佛也念不下去了,做事情也做不了,然后就觉得自己可能不行了,不行了又觉得会影响道场,想回家。回家呢,又不想回去,觉得给家人麻烦,所以就不知道到哪里去?所以现在就特别地难过、烦恼。

师父:说回家吧,给家里人带来烦恼,也不愿意给家里人带来烦恼。说,给我找个道场让我自己自生自灭吧。我说你在这儿,这么强的能量场都摄受不住你,你出去马上精神分裂、狂乱而死。那个心啊,哀莫大于心死!那真是心死的味道,你接着讲。

演空师:她就是非常地忧郁、非常地压抑!

师父:所有想的地方都让她想了,所有想的地方都是悲痛、都是绝路,都是……说我想干活,可是我现在活干不了;我想念佛,可是佛念不了;我想睡觉,可是觉睡不了;我想饿死算了,她还挺能吃,一顿还吃一碗。还想啥来她?

演空师:然后又觉得自己不行了,她就感觉自己不行了,然后就想往生,尽快地结束自己的生命,反正非常的忧郁。

师父:想往生,可是我也知道自己肯定往生不了。我想死,可也知道死了肯定不好。还想啥?

演空师:就觉得自己怎么会这样呢?怎么会这样呢?这是为什么呢?反正疑惑,越疑惑呢越迷茫,越迷茫呢越悲哀,越悲哀呢就越忧伤,越忧伤呢就越压抑,越压抑呢就来找师父,然后就找……

师父:师父一讲这个,师父讲的我都知道,我都明白。你不用讲了,你老人家这么辛苦,我不好意思,我走了啊,然后就要走。然后,我来看看、坐坐就行了。然后解决问题呢?没解决问题。念佛,叫念佛也会念,就是不念。就是这样一种极度的……就是这种怪圈只想坏的,就一样好的都不想,这也一心不乱,你说是不是?就想坏的,一样好的不想。我说你看这儿多好啊,哪个人不关心你呀?哪个人不爱护你呀?哪个人不想帮助你呀?是啊,这儿人都好,就是我对不起大家,我拖累大家,拖累道场,我给道场抹黑。噢,都绝了,你看看,这个一心不乱啊,到时候把我们都想要想疯掉,我说我差点让你想的我也要疯掉了,她强大的负能量场,就是想,就想不好的,还有啥不好的?

演空师:她内心深处就非常地昏天黑地、非常地幽暗,漫无天日,就是这种感觉。

师父:这就是想负面能量的一个典型,这也是来表法的,就想到这个程度。身体,在她自己的感受当中确实是非常糟糕,糟糕得已经不能再糟糕了,哎,痛苦得不能再痛苦了。我说,你苦着、念着,会怎样?你们说苦着、念着会怎样?嗯?那就是不快活她也死不了啊,是不是啊?你要苦着不念会怎样啊?苦着不念就念苦。念苦就越来越苦,是不是啊?越来越苦最后就变成苦死。死苦,苦死。最后死了更苦,是不是啊?你说这惨不惨啊?太惨了。你说苦着念着好像没用,苦着念着有用没用啊?就现下来看,你至少苦着念着它不会念苦,或者不会100%的念苦,是不是啊?苦着、念着,终归有出路啊。如果有一天你把苦忘了,你真的欢喜接受苦了,其实苦有什么?接受了就不苦了对不对?接受了还苦不苦啊?啊?接受了是不是就不苦了?接受了心里就没有苦了,对不对?所以要度苦痛关最好的方法是接受,至诚接受。你接受了苦,真的就没有苦了,心就解脱了。可是呢,你不接受苦,你再想这想那,很麻烦。但是呢,她这种状态,可以说想魔想到极致;苦受,苦受到极致;受苦,受到极致,受到极致。在这个份上,你们想想,如果觉悟了会怎么样?什么都不去想了,有什么好想的,越想越苦是不是啊?还想不想了?然后呢,受,越感受越苦,还受不受了?不管感受了。不管感受了,不管生死了,不管想了,然后呢,没有用也念,有用也念,死念活念,只剩下念佛了,你们说好不好啊?(众:好)掌声。

还有一种情况我告诉你啊,你在要进入这种傻人傻念状态之前,会有这样一个困境,会有这样一个困境,它是双重困境:一是受的困境,二是想的困境。那是双管齐下,一般人的困境是一个。你们将来都要经历一个受的困境:一夜打回解放前,你行般舟得的种种利益一个都不见了,身体苦痛到极点、恐慌到极点。你想想看啊,你们现在很多人念佛念般舟念了两年,念了三年,得到了很多利益。张仕凤在吧?比如说张仕凤,念了四十天,从一个垂危的癌症病人,念活了,现在念三天四夜像玩儿一样,每周念四天四夜像玩儿一样,不打盹儿,没有间歇,没有任何遗憾,如理如法行下来。给她鼓个掌好不好?接下来,积累到一定程度,肝心脾肺肾啊,这身体都会换知道吧?换有两种情形,第一种情形:是渐进派。它会一个一个,一处一处换,就不那么痛苦。还有一种是什么呢?是顿派。它一道儿,刚才这个,我不讲名字啊,说是保护人家隐私,她就属于顿派这类的。整个身体难过的不得了,所有地方都难过的不得了,不通则痛。不通则痛,她就会难过。这难过的时候如果她念佛冲过去,就是艳阳天,身体脱胎换骨,全面改造。我们搞几个特护,搞三个特护。演空师,搞三个特护,然后个别带她一下,盯她、盯住她,就拉着她念佛。你们三个人八个小时倒班,就逼着她强相续、硬相续,念佛。不行就拿个香板在旁边扛着,不念佛就打。逼着她过,过了这一关,就傻人傻念,就出来了。因为一个人想到这个份上,如果过了还会不会再想事了?不想了。感受到生不如死的程度,如果过了还会不会管感受了?不管感受了,就过了关了。所以你们特护,这个时候就体现特护了。必要的时候,那不行就得管起来,知道吧?叫她念,陪着念,陪护,陪着念,这样让她过这个关。这是一个,不通则痛。身体在脱胎换骨的时候一定会经历一个异常难受的一个阶段,这个时候只有念佛才能过关。你要知道念佛没有用,不念佛更没有用。你不要管有用没用,你只管念佛。这个时候就信行般舟,你不要感受上去找有用没用,知道了吧?信心上找有用没用,因为你的心知道有用还是没有用。从现在开始你们每个人要记住:搓成面儿,扬成灰你们都要记住念佛最有用,好不好?(众:好)这样,在极度想魔的时候你就不会出现这种:哎呀,我念佛没有用。那就完蛋了,是这样,这个事关重大。这是一个管感受的典型。演现师在吗?那个要往生的那个你护了吗?(演现师:护了)他当时身体状态怎么样?你给大家说说。

演现师:当时我在忙其它的,护其它的嘛。后来我去后面那个三圣殿后面那个房间,演戒师,还有圆明师,还有吴芳莉,还有个演戒师都在里面。都在里面呢,我说,大家去下面护法,一会还要用斋的。我就喊他们嘛,那时大家在分享,演戒师跟我说,还有一个要往生、要走的。我大体一看,那个人挺正常的,不过我一看,他是甚深境界相,我一看就是境界相。我就说,不用管他,没事的。我就下去了。他说不行啊,他要让他们写那个……我们几个护法有几个知道的,有几个不知道还以为他要真往生呢。然后就是为了随顺他嘛,因为不合他的意思不好解决,就随顺他,大家就让他写那个遗嘱嘛。就让他写遗嘱:就是不影响道场,不影响僧团,不影响般舟三昧,不影响这个道场,就随顺他,让他写那个遗嘱。写那个遗嘱之后呢,他不知道他从哪里找了一件出家人的衣服,他不是居士嘛,他可能觉得穿出家人的衣服好上品上生嘛,他就穿了一件出家人的衣服。好了,写完以后,摁了手印,然后演戒师、演觉师、圆明师在下面都写了他们的法名就作见证。做了见证以后,大家拦不住他,他又跑到下边那个大棚精进区的那个三圣像那里,他就倒地,倒地等死,他说十二点零五分。他们就去找我嘛,我就去了一看,哎哟,不用去管他,他是甚深境界相。他们都不相信,都来批评我,说,你障碍人家往生。我来给他助念,他来给他助念,好几个人都在助念。我就呵斥他们,我说你们不要搞这个,胡说八道,说往生,真要往生呢是阿弥陀佛来接引。因为这个分享时候,大家有时会乱糟糟的,这样怎么往生啊。谁来说那些乱七八糟的话我都呵斥他们一遍。所以他们就说,你知道什么?你障碍人家,这啊那的。后来因为师父快来了,要进行分享了嘛,我说大家赶紧散开,不要管他,不要助念。大家都要叫他嘛,现在叫不了他,就像他神识已经出来他根本不清醒的,我说不要去管他。大家因为围了很多人嘛,里三圈外三圈,很多人嘛,乱糟糟的,这个想助念,那个要磕头,很多人给他磕头。我说去拜佛,不要去给他磕头,要拜佛,不要在这里乱搞。有的要给他捐往生钱。我说,“都捐师父,都捐到那个桌子上不要给他。”我说不要给他,他们就不理解,一直说我嘛,后来我就叫大家散开了。散开了以后他在那儿躺着,他们说不要动他,他们说不让动他嘛。我说师父要来讲法了,肯定会要影响大众,我就让大家把他抬到边上去,他们不敢抬。为啥,大家一看他那个脖子那儿老是跳啊跳啊,心脏也跳啊跳啊,一看知道,哦,不是往生,他不是说十二点零五分吗,结果那时快两点了还没走。我一看我都讲了,后来他们都相信了,都散开了,都走了,也不管他了。后来师父来了,我也出去忙别的去了,我说最好把他抬到边上去,因为大家要分享了,(在这里影响大家)也确实不好,后来真的不知道谁把他抬到边上去了。后来我听他们说他睡了四个小时。睡了四个小时,后来也没事了,后来去斋堂就去行堂去了。当时我讲了很多东西,现在忘了,因为在往生时候并不是这样的,因为真正的往生是阿弥陀佛说了算的,你要是求往生的话也不是这样求,有时候你求也不一定求得来,是吧。我也遇到过好几个这种情况,我一看就是境界相,他为啥?原来修正药业有两个女菩萨甚深境界相,她说,“赶紧叫师父来,到八点我们两个就往生了,抓紧时间。”吓的大家也不得了。这次广东这个也吓的人不得了,传遍了,很多人都知道了,寮房的人也知道了,听说一个往生的,已经往生了。我说不要胡说八道,哪儿往生了,没有往生,你去那儿看看,还在那儿躺着呢。所以大家经历的多,要大家真正地看一下,他要是真正地往生并不是这样往生的啊,你要看怎样去引导他,怎样去分别。有时候真的说不出来,只能是感觉,有时侯讲不出来这些事情的。还有一个三天四夜的一个,他说晚上要往生了,而且说的跟真的一样,而且讲的都非常一样,你要真正慢慢去体会他说的那些话,一听他说的那些话就是境界相,就是境界相。所以大家去慢慢分辨一下,要说真正地往生,这个人是非常清净,而且他要去找一个比较安静的地方去往生,或者不让别人知道,就是让别人知道的话,也不是大张旗鼓地在法会期间影响别人这影响别人那,那都不是往生的啊,他是障碍别人的啊,所以大家一定要注意。我就讲这些。

师父:好,就讲什么意思呢,就是说,大家注意!就是一定要不管受,只管念;不管想,只管念。就是你们体会这个受魔的极致的心态,因为我们为了保护当事人,其实当事人来表述是最合适的,就不让别人讲了啊。因为到时候……她现在心态本身不平稳,然后你们大家都看她那个……她更觉得干啥,所以为了保护当事人不让她讲。她就讲呢,我这个地方都烂了,都糊了,然后没有一样东西……然后这股气冲上来把我一个牙齿给冲掉了,又一股气上来又冲掉一个牙齿。哇,你看这个感受想到什么程度,所以一定要不要去找身体的感受。这都能想的出来,说一股气“哧、哧、哧、哧、哧、哧,嘚儿”一个牙掉了。不得了,我真想把她的嘴巴开开看看,你掉了几个牙,有几个牙还在。

,我就讲啊,这个勇猛精进的精神,然后模范地去执行规则,珍惜每一次行法机会,珍惜每一小时、每一分钟、每一秒钟的行法机会。今天特别讲一个原则:瞬间原则。瞬间,一瞬间。瞬间突破,瞬间感应道交,瞬间同步共振。我问你啊,我是不是昨天上午给你们讲过这个了?讲过了是吧?今天再提一句,瞬间突破原则。你要念佛,走在路上,随时随地念。那么,行法的时候也要注意瞬间突破,每一秒钟都可能成为一个突破点,你要坚持,坚持,再坚持!一旦坚持过去,“唰”就突破了。就像刚才我跟你讲啊,我讲我们那位大德,他的故事很动人的,“你护法,你护什么法?我来护你的法。”还敢把别人的牌子拽过来,拽过来以后他去喝水,喝完水以后,他再拿过来,“给你护法牌子,你继续护吧。勇猛精进牌子还给我。”勇猛精进牌子还给我。从小当干部当惯了,够霸道的。他说这一次降服我慢了。你看,就这样的人,这次真的把苦痛关过了。这个就是说要盯盯盯,盯到最后真的就管用了。嗯,瞬间突破,你一定要坚持到最后,坚持不到最后怎么样啊?也要坚持,是不是啊?坚持不到最后也要坚持,继续坚持,没到最后也到最后了,是不是啊?所以这样子啊,这是讲这个。

一个优秀的护法首先是一个优秀的(行法者),要具足一个优秀的行法者的心态,一个优秀的行法。但是你要想成为一个优秀的行法,必须成为一个优秀的护法,会护法的人才最会成就。说句实在话,从修行的时间来讲,我跟很多高僧大德相比时间并不长,从闭关的次数来讲我也不多,但是我十分得利益。得利益的关键在哪里?应该说我还是一个非常优秀的护法者,因为我护持大家,知道吧?最早,我刚出来传授般舟三昧的时候,我一个同学就跟我说,他说“史玉庆啊,你为什么不闭关?你闭关出来影响多少人。”我说,我去闭关,成就的是小我。我那时候跟他讲,我说我现在手上有八百个徒弟,我说我一个人走,这八百个人就没着落,是不是啊?我说,我跟他们讲讲他们都能受用,他不受用就算了。所以我说这八百个人的成就重要啊,还是我自己的成就重要?所以我宁愿扶着这八百个人走,我不愿意自己去闭关成就。后来,他终于明白了,现在就更加明白了。你看,你们现在就发现:我讲步法、讲护法、讲心法,实际上来讲,教学相长,真是这样一个过程。

历史总是惊人地相似啊。我刚大学毕业的时候,二十岁,我是八月份生日吧,我七月份毕业,我是十九岁啊,到八月份才满二十岁,我还没满二十岁啊,周岁啊。然后我二十周岁时候就开始给那些处级干部们讲课,大庆油田那些处级领导啊,那时候至少有五六十个处长啊,都是我的学生啊。一个二十岁的毛头小伙子给他们讲企业管理,我既没去过企业也不懂管理,是不是有点荒唐?结果,没想到讲课还空前成功。然后,我在讲课过程当中,就是确实是一个教学相长的过程。我那时候讲别的管理讲不来啊,但我有一样管理讲的来啊,叫什么管理?自我管理。怎么管自己,因为我有管自己的实践嘛,是不是啊?自我管理。结果当时我们那儿有个老师说:你这个书出了能振动全国。他从来没有看到有这么深度的东西啊。那时候在学校办讲座,讲自我管理。我跟你讲啊,那时候讲课可出彩了,怎么出彩?你们有没有听课听过……我讲三堂课,一堂课是讨论。四堂课,两堂课是讨论。就是说至少就有一半的时间是在讨论,然后经常……就像我今天跟你们讲的,怎么样成为一名优秀的护法呢?我连怎么成为一名优秀的护法都没想就上来讲课来了。那时候也这样,市场营销,咋营销呢?给它讨论一下子,你们学了啥?结果很搞笑,第一堂课,我还出招,我说你们自我管理,自己组织,一组二组三组。这一次一组组织,你们去拉发言的人,找别人帮忙来撑场子,讨论。下次二组,再下次三组。结果这班上个个成为文笔高手,讨论之前全部写成文案,都会写了。第二,都成为组织高手。都去拉别人,你帮忙,你帮忙,都组织高手。第三,都成为演讲高手。都上去摆活,都会讲了,结果这些人影响非常大。第一二堂课我讲课,他们就使劲听啊,不听讨论咋讨论,没办法,是不是?使劲听。听完了以后,赶紧使劲写。写完了以后,赶紧使劲串,把大家串到一起来。串完了以后,使劲讲。讲完了还要总结,使劲总结。就这么地把他们全部调动起来了。调动起来以后,第四堂课,我来总结,我来点评。就这样,结果,噢哟,后来,他们全校搞教师测评。没想到我测评的分数是最高的,是最年轻,最高的。当时,就搞这些东西,因为我讲的东西很生动、很鲜明、很具体,他们体会也很具体、很深入、很鲜明。所以到后来,我教的学生,干部也很多,本身确实影响非常大。

那么今天跟你们也是惊人地相似:带你们行法,教你们护法,给你们讲心法。诶,我处理的问题越多,最后我所得到的东西就越多,这是一个教学相长,护法和行法相长的一个过程。今天演萌给我讲,“师父,我只有护法的时候才不昏沉,别的时候都昏沉。”我说,“你需要积累福报,现在就需要做护法。”你们现在很多人要学会做护法。一会儿我讲怎么样成为一个优秀的总护,我们都要学总护。护法的时候呢不容易昏沉,护法的时候呢能够积累无上的功德力、福报。我们现在很多人缺福报。我觉得很赞叹,这次我们的闭关房我实行了个革命,我就用了几个新的居士,叫这几个居士把这个关护起来。叫演藏也去护,演藏是行过九十天的,还有这几个居士,圆晓,还有这个李海萍,还有圆正,还有几个,那几个小孩,就是演立,还有演睿,他们几个。这几个,诶,他们(有)心气,热心、负责。圆晓一来以后写了护法、总护应该怎么做,岗位应该怎么布置,人员应该怎么调配,然后,哪个人应该在哪个岗位。诶,你看这孩子一来以后挺有想法,护法又很热心,我就让她锻练锻练。这样也不影响我们大局啊,这样做一个安排,以后我们每个人都要这样做一个锻练,真的要这样啊。

你看现在出去的,珠海的居士,演圆,珠海的所有居士对她都有意见,但是演圆出去以后,东忽悠西忽悠,这次我们珠海来的居士就来了一百八十二个。珠海,在广东珠江三角州里边是最晚接触般舟三昧的一个地方,可是呢,来的人数最多。当时,演圆和她那个女儿——演皈,小演皈在这儿的时候,我们很多人都对这两个人很有看法,很有意见,我们这寺管会还做出决定要迁这个小演皈的单,种种情况吧。她的妈妈回去就在那儿传播般舟,那些老居士都还没跟(她学),因为有一些看不惯她,结果,七忽悠八忽悠,忽悠了一百八十二个人,包了好几辆车过来行般舟。在珠海组织了好几次般舟法会,里边的是非、长短、对错、方式我们不说,就是说你们这些人将来出去,一定都有这个水平,都能开拓一方局面,好不好?(众:好)

这下边的非常让人感动,黄景玉(音),揭阳一个人,就来学了几次,回家就死活让大家都来行般舟。人家不来,说那么远,还要花车费。他就来个说,“没关系,你不用管远,我租车,不让你们出车费,我给你们出车费。”就这样,结果这个要来,那个要来,统计人数都统计不准。后来他说:“算了,交给佛菩萨,爱来就来,不来就不来。”花了一万几千块钱车费,租车子,叫大家来学般舟。你看这些人,这心都像金子一般。

好,我接着回来讲啊,成为优秀的护法,首先,我刚才讲的心地要非常地优秀,要勇猛精进,要誓死不退,死也不退,死活不退。这个心地要真的,心地要真的。一定呢,般舟你们要看清楚啊:留下来沼泽地,冲过去艳阳天,退回去旧社会。真是冰火几重天哪!非常现实。所以不管别人怎么样,不管自己身体状态如何,对不对劲,一定拼死也要拼过去,好不好?(众:好)那么拼过去一定是艳阳高照。而且真的我们这个团队冲过去,那么整个国家、整个世界、整个法界佛光普照,好不好啊?(众:好)这个美好的明天一定属于大家,一定属于我们,好不好?(众:好)这是讲呢,我们每个人要发愿、发心成为优秀的护法。发愿、发心成为优秀的护法,可以培养我们这个光明的、金色光明的心地。护法,要帮助别人成就,就能破我相,对不对?就能破人相,破我相。要护别人成就还会不会挑别人毛病啊?不挑别人毛病幸福不幸福啊?老挑别人毛病就是不幸福,对不对?不幸福的人总看别人不顺眼,如果看别人顺眼了就会幸福,对不对?像我刚才讲的这个,如果你心理有问题,你只管好的,只想好的,一定不想坏的,只想好的,不想坏的。

好,那么接下来啊,这是讲要成为一个优秀的护法,关键我解决心的问题。那么怎么样成为一个优秀的护法呢?接下来我们搞护法的严格的培训,按照这个教材。这个教材就是一个大纲,根据这个大纲我们来进行培训,每个人要积极地参与,参与进来。积极地讨论,积极地实践,积极地思惟,积极地观照,积极地总结。

现在我再讲啊,怎样成为一个优秀的总护。这个优秀的总护啊,要有一个宽广的视野,要有一个护法的准则,就是一个详细的准则。要细到什么程度呢?比方说,我就讲细的啊,大队人马行般舟的时候,一千人、两千人在一起行般舟的时候,队伍的引导,要有人,要有几个护法。来的人,谁给往里边送,送给谁?指派到什么位置,这个岗位要落实,都要这样子。还有什么标准呢?这个团队,哪些人举牌子,什么时候举什么牌子,要有章法,不是瞎举的。深夜正走的时候,举一个牌子,就像队形一样,前边举一个“不管昏沉只管念”。后边再举一个“不管昏沉只管念”。再举一个“不管昏沉继续念”。五秒钟之内,整个全场,比如说,二十个牌子“叭”立起来:“不管昏沉只管念”。这就是说,你护法这个都是要护的,知道吧?类似我们那些东西,“作临终想”,“吃苦了苦”,“现业了业”等等等等,这些牌子都要给它竖起来,真正体现一个文化特征。这个牌子要统一制定一个标准,多长多宽多高,什么字形,什么字体,什么颜色,最能震撼人心,给人印象鲜明。哪些人、哪种状态下让他扛牌子。他昏沉的时候你给他扛个牌子“不管昏沉只管念”。你看哪个人老嘟着个嘴,老想心事的,你给他塞个牌子“欢喜念佛”,让他扛着牌子走。这都是手段,知道吧?都由护法、总护把这些东西管好。然后,都要制定祥细的细则。比如说,四周都是那些懈怠要生的人。那懈怠要生的人,好,你对那些懈怠、懒惰,在旁边偷懒的人要采取措施。采取几大措施呢,第一措施:亮牌。第一种牌子,是劝导型的牌子,搞劝导词。第一种你给他肯定的“你很棒,再坚持一会”。他往那儿一靠,你马上立个牌子给他“你很棒,再坚持一会”。他就赶紧起来走了,对不对?再等,再来一个,搞三趟。三趟坚持不住了,然后,“嘣”,“你很棒!你在了苦,你在了业”他想想看啊:我在了苦,我在了业,那还在了,是不是啊?继续走吧。然后,再来第三轮:“你很棒,你没影响大众”,他想想没有影响大众?我在这儿可能影响大众了。“你很棒,你会给大家加油”。他想想要给大家加油,不能在这儿给大家泄气是不是啊?诶,搞些词儿,让他一看,让他火烧火燎待不住。这个好啊,是不是啊?我们将来再搞一些儿童护法团队,周围全部搞一帮小孩守着,这小孩挺有眼神,一看“你很棒,加油!”“你很棒,别影响大家。”“你很棒!你在了苦,你在了业”对吧?“你很棒,坚持!”是不是啊?等等,这是一个。再一个就是什么呢?那就好了。那就是说,再一个就是什么呢?你给他讲啊,请他出场啊。然后你说,“我很不想请你出场”,“我很不乐意请你出场”。另一个牌子:“我很不乐意请你出场”,他看得就很不好意思是不是啊?肯定起来了。你给他亮了三次“对不起,我得带你出去。”你说“对不起,下次我带你出场。”这牌子一亮,他一看你过来保证就起来了,是不是啊?不用吭声,把牌子准备好,这小牌子往口袋里一装,开始护法。啊对,你们这荷包(专门在寺院请的小包)就用上了。分类,分门别类,一塞,塞一张出来。哎呦,这也很震撼,是不是啊?等等。你们得组织个童子军,全部去护法去。小孩天真无邪,没办法。“你很棒!”他想想是很棒,没办法不棒啊,我们搞几个十来岁的小孩子在那儿二十四小时不睡觉陪着他玩,他想想,你说咋办呢?不得不棒了是不是啊?嗯,我们再把这些特护队员——王海全带过去:“阿弥陀佛——”他一看人家两个腿都这样了还“阿弥陀佛”,你怎么能不“阿弥陀佛”呢?是不是啊?每次我们去树几个典型,搞几个特护。你比如说像张仕凤了,王海全了,演恒——孟凡荣,这些人,上去一讲,包括我们的蔡老菩萨,粉扑扑的脸,是不是啊,一笑,“阿弥陀佛,阿弥陀佛!”谁不起劲啊,是不是啊?哎,你们得推出这个,隆重上场。开始的时候搞案例交流,案例一交流,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是不是啊?诶,拿过来让她们在中间转一圈,最昏沉的时候老太太在这儿“阿弥陀佛—阿弥陀佛—”这一喊,是不是啊?我们海全上场“阿弥陀佛—阿弥陀佛—”,肯定振奋精神,是不是啊?我们很有些人才。这次来了一位,整个皮都(像)蛇皮的那个,那个人很有口才,很有感染力。将来她好了以后做一个案例,从头到尾跟踪搞一个案例。上来像拉拉队长,那一喊,“阿弥陀佛,阿弥陀佛”一喊,全部那个了啊。我们再搞,你像那个张易玲(音),没头发长出头发来的,对不对啊?“大家加油,看我头发。”哎呀,大家都知道她长头发出来了,是吧?那真是这样子。你说再把那个孙翠花搞过来,糖尿病,神经末稍坏死,舌头伸出来都不行,都收不回去那样子,是不是啊?“姐妹们,加油!”“兄弟们,冲啊!”这些东西都是有感染力、有感动力,是吧?你不用讲别的,你把这些孙翠华啦,演恒啦,这些从死亡线上回来的人,让她们去喊号子,每一个半夜搞三个点,让她们去喊,你看鼓舞不鼓舞人心?这些你们总护要安排,要编排节目的,知道吧?以后两夜一天的节目归你们安排,好不好?(众:好)

队伍。比如说,就餐的时候你们要考虑:就餐怎么就餐?饭盒怎么发放?怎么回收?哪一队形先吃?哪一队形后吃?然后这个队形里面设组长,副组长,分区。比如说,按列排?还是按区排?你比如说按列排,这一列的人,人数可以变化,但是队长不变,领队的、压阵的不变。要吃饭的时候,领队的用一个什么手势,对吧?“请本排队员吃饭”或者什么之类的,“歘”一发,这排队员就吃了,这一排再念。再换一排,再吃,再念。这样子,按照次序,次第不乱,是吧?再比方说,念佛出班,好了,出班就顺序,哪一排先迈,哪一排先迈,都像那个军队一样的,组织得有秩序,不能“呜——”黑压压站到跟前,对不对?

再比如,紧急状态怎么疏散,紧急状态来了,怎么疏散。那都要有一个规程,哪一队先走,哪一队后走,然后,佛号怎么样相续。哪些人如果出现紧急状况的时候,谁来喊佛号?喊怎样的佛号?都要有规定的。

比方说,调音台要有规矩、要有标准的,随时要在那儿调音量,随时观照。比如说,这个话筒,领众的话筒没有声音了,三十秒之内必须修复,得有个标准啊,你不能几分钟都修不了;比方说断电了,三十秒内备用音箱一定要响起来,还有双重备用。那么,我上次买那个导游的那个机器,要备用,移动的音箱要备用。实在不行,导游的音箱就要弄,我们讲,万一断电了,那么就是说什么呢,人多的时候不能举蜡烛。灯光,强光手电,你们这个特护的包里边将来有一样宝贝——电筒。将来要专门采购那个专用的强光手电,不点儿,对吧?电一来“唰”一亮,二十个光柱“唰”,对不对?把这个整个全场照亮,那都不会乱,都像那个大型歌舞表演那样的,“唰唰唰唰”都有秩序的。护法、总护要护到这个水平,好不好啊?先给他们鼓个掌好不好?

人一来,怎么接待,打个比方说刚才讲的外边,外边你要列好,哪十种情形,提示哪个标语;哪十种情形采取哪个措施,然后这个要做成过塑的那个东西。将来,随便一个什么人,只要是个般舟行人,只要热心护法,一看这个都学会,都知道。因为每一项标准都有,这种人,什么样的形态特征,什么样的语言特征,什么样的形体特征,然后怎么样提醒他,用哪种方式来提醒他,用哪个方式来处理他。诶,这样,有一个标准。再比方说现场步伐,那么哪十种情形必须带下去,哪十种情形必须矫正,然后矫正的关键语词是什么?护法和行法者互动交流,比如说四小时,你们怎么样互动交流?两小时怎么样互动交流?一小时怎样互动交流?你们的特护队员怎样精彩亮相?各讲什么?总护都要把这些东西都管起来。

你这个护法和行法的交流成为一个互动的体系。一、现场你们怎么互动?第二、下边你怎么互动?护法不是到了现场才护的,你们宿舍……你比如说,居士头来了怎么管理?护法就和居士头联起来。护法和居士头之间怎么联动?你们要交流。互动的时间、互动的内容,然后联络方式怎么样来保留?怎么样把联络方式留下来?来了之后,一是护法和居士头的交流;第二,特护队员,你们要沿宿舍去走访。每一个团队来了都要听取他们的意见,掌握这些人员的动态,哪些属于高危人员?哪些属于严重的可能会出现境界相的成员?这个人员怎么分类?怎么引导?都要心中有数。护法人员就要到场,那就要安排这些东西啦。比如说,要安排特护队员负责安全,这个至少有三个成员,要巡逻。每一个念佛堂要巡逻,每一个斋堂、寮房要巡逻。这样呢,去看,去检查,发现不安全的因素及时排除。其实非常简单,一个重要的内容,什么内容呢?你们就满世界转,见到那个不安全的,摘掉,见到不安全的,摘掉;见到不安全的人拉下来,见到不安全的人拉下来。就做这个事就行了。要做的工作非常地细致。

比如说步法,有五十种情形,你区分五十种步法情形怎么提醒?怎么管理?怎么矫正?怎么拉下去?怎么送上来?比如说,音声,一样,要分得细致,分得细致。我看我们这个护法手册里边讲得很细致,但是还是没有量化、具体化到操作的层面。比方说,护这个不急不躁的法——你这个护法将来手册里边要充实这方面的内容。护不急不躁的法,降服大家的急躁情绪。那么你就区分,急躁的二十种表现形式。二十种表现形式下,怎么去护这个,让他降服他的急躁心,不急不躁。

比如说,喝水,怎么样护法?用哪些标语?哪些引导语?来引导大家少喝水;有哪些措施保证大家少喝水。喝水这块也要引导。吃饭,比如说对于特别勇猛精进的成员,断食断水的成员……我们下次每次法会就搞一个断食断水精进区。十个人也好,二十个人也好,就摆在中间。就断食断水的,步法过关的,摆在中间,把这个标杆立起来。你看人家断食断水的,底下就……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断食断水的这个精进区怎么样去引导?怎么去鼓励他?怎么样给他们正能量?这个非常重要。要做得非常地细致、非常地具体、非常地可操作性。

比方说,那些重点区域的管理,拿我们这个道场来讲,这个角落就是特别容易懈怠懒惰的角落,就这个底下这个角落。那些懈怠懒惰虫、懒惰鬼全偷偷藏这个地方里边去。背后这两个地方都是特别容易产生懒惰的地方,那这些地方有什么专人专岗负责?然后巡查的人什么责任?在这个地方懈怠懒惰人的表现的特征是什么?十大表现,二十大表现,列成提纲。然后,把这个表现就贴在这个地方,过塑纸过上。“此处系偷懒圣地,偷懒圣地二十大表现及应对措施”。然后,“此处坛主:某某某”。坛主负责人在这儿,就把这些地方全部管起来。这样,整个地方都没有任何一个死角,没有任何一个漏的地方。“门卫守护五十细则,门卫守护五十法则。”写上五十条,贴好。这样每一个门卫,就有一个牌牌发给他,门护守卫五十条,逐条对照,逐条执行。这样,整个就是说滴水不漏把这个护法体系建起来。这个护法体系建起来以后,真的我跟你讲啊,两夜一天就可以解决很多问题。

大家共同努力,都能成为一个优秀的总护,好不好?阿弥陀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