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2121337分享:优秀的门护菩萨

19
0


弟子:也许大部分都知道我是个小门护,我已经护持了三个三天四夜。有的师父说门护简单,但是我这次回去之前呀,我最后一次护法,还抓住个大鱼。我在门护这儿最后那几个小时啊,我有点累,我坐在椅子上,突然感觉到门一响,我一看,一个年轻的菩萨出去了。那个时候就是一个反应啊,他开门的时候我就起来,他出去我就把他抓住了。我一看,(他)满头大汗。看这个情况,我说没什么理由,我说你先回去吧,没有什么客气话。但是说,我把他推到里面,我关住门,往里面再推他的时候,他跟个面条一样就倒下去了,危险呀!他已经精疲力尽了,那时候我要是出现个小小失误,后果很难想象。当时他倒下去的时候啊——我还是在护法期间听了几次会,对这个深有感触,我看着他,我就不动。那个时候师父正在念佛号,我就念“阿弥陀佛,阿弥陀佛,阿弥陀佛,阿弥陀佛”。我也不给他盖大衣,我也不动他,后来有人给他盖大衣,特护来了以后,把他搀扶走了,挺危险啊!当时我还心里面不平衡,我还到念佛堂门护这儿,“怎么搞的?刚走完快板,一个菩萨满头大汗就出去了。幸亏我反应及时,差点出大事情!”在门护这个地方,我是值的后夜班,尤其在这个三天四夜最后两个晚上,也是事情最多的时候。几次护法,我也掌握了一些心理。真正他累得不行了,他坐到那儿了,我会及时地看表,超过两分钟,我就先给他施个礼,“阿弥陀佛!菩萨,不坐不卧是对般舟行人最大的保护,请您起来吧。”大部分都会起来的。有的人在厕所,我在厕所抓住一个,什么也不垫,就在那个石板上坐着,非常可怜呀。我说,“菩萨,没有什么理由,赶快起来!这不是慢性自杀吗?你再累,也不要自己伤害自己呀,是不是?”还有的菩萨,不管出家众不管在家众,我在护法临时休息室我都抓住过,我说,“菩萨你是护法呢?你是行法呢?”还算咱们的行法人员都有智慧,哎呀,我一说这个,(他们)非常惭愧呀,起来就行法去了。这个也不是什么偏心,也不是什么别的事啊,希望菩萨大德们在这方面原谅我说话有些不恰当。你说你来这儿,去那儿睡觉干什么?你来行法来了,睡觉,回家睡觉多舒服啊,是不是?你要么不要进精进班,你去随喜班。你到精进班,你又不好好行法,你睡觉,你对得起谁呀?你对得起师父吗?对得起咱们金禅寺的四众弟子吗?在那个时候,不能行法了,还不如做义工修修福报,或者参加我们的护法团,是吧?在这个事上,我有时做得不到位,不管怎么说吧,对于护法,我还有个小插曲,就是什么?我好像喜欢这个护法了。

师父:好,掌声鼓励一下。

弟子:第二次这个三天四夜后夜,我说,哎呀,你看,师父发愿入关的时候(我)不能参加,到最后还是不能参加。我说当这个护法,后夜不行,下一次我倒白班。后来我想,我说,哎,护法是最好的行法,越在困难的时候,越要勇猛向前,是吧?就这点困难,你还要把困难留给别人,把方便留给自己,你这是行什么法啊?你护什么法啊?我就在责备自己,后来我还真是思想转变过来了,我自觉自愿地,我跟一个出家师父说,我说,只要我护法,只要让我当门护,我就一直站后夜。

师父:好,精神可嘉!

弟子:以前啊,我对护法……就是在家看两次电脑,上面就是护法的心地,我一看就愿意看,仔仔细细看了一遍,对这个护法有个模糊的概念。但是到金禅寺呢,七天八夜走得不怎么圆满。后来我说,干一切义工活,同样的功德,我还是选择护法。因为什么呢?我有个毛病啊,就是什么?喜欢管闲事,看别人不如法了就喜欢说。后来我自己给自己下了个定义:我说我要当护法,我一定要当护法,我要不当护法,我这一辈子白活了。

师父:好,掌声鼓励一下,将计就计。

弟子:其实我还有个什么想法呢,师父说护法是真正的行法,其实那个时候概念是模糊的,通过三次三天四夜的护法,我对这个护法是真正的行法越来越有了深刻的了解。你看,你当护法,入关前开会,入关后总结,入关中间要开好几次会。开会的时候,我对这个开会非常上心,别人有的是满不在乎,我对这个开会我一次不落。我要是去得晚一点,我感到非常惭愧,哎哟,心里非常不舒服,我说怎么回事?又来晚了。每次对护法开会我非常重视,在里面学到好多好多。从小的方面对我个人来说,有直接益处;从大的方面说,对我以后的护法有直接帮助。所以说,我今天就自己给自己发了愿:我说我这一生啊,能在般舟事业上能作为一个金刚护法,这是我终生的愿望。

师父:阿弥陀佛!当一个般舟守门人!

弟子:其实,当门护的时候,第一次让我当门护,我还不甘心,我还写了个条:希望师父下次给我个全面学习的机会。后来我认为这是个贪心,我应该从门护开始,把门护的工作做好。我想,最后到一定的时间,肯定会崭露头角,我的愿望肯定能够实现。阿弥陀佛!

师父:等一下啊,大家想想看啊,九华山最后一个肉身菩萨是干啥的?啊?撞钟的,撞钟的,撞钟的!你想想看,你在当门神——守门神。在这个地方啊,你是大门?

弟子:就这儿这个门。

师父:这个门啊。你说说,第一,你在大门这个地方念佛和在里边念佛有什么不同?

弟子:我认为是一模一样,不差半分毫。

师父:不差半分毫,有点不一样。

弟子:要我个人说吧,那可能是世俗之见,我现在已经,我自认为有点觉悟了,没有分别了。

师父:有点觉悟了。来,鼓励鼓励!是觉悟,我说不一样在哪儿呢?不一样在觉悟不一样。这是觉悟之心,那个是没觉悟之心。有觉悟了,有觉悟的人才能在门岗这个地方安住。在门岗能踏般舟的人,在里边能不能踏得好啊?里边踏得好,(在)门岗能不能踏好啊?里边踏得好,在门岗不一定踏得好;门岗踏得好的人,在里边一定踏得好。是不是啊?你说在那地方好还是不好啊?

弟子:我认为啊,没有区别,都好!

师父:好,掌声鼓励一下啊。就是说啊,在门岗那地方要想踏起来,你如果说在里边行般舟需要一倍的心力,在门岗你要想行好般舟,需要1.5倍的心力。你要想磨练自己的心力,磨练自己的没分别心,门岗这个地方不错,这是第一。因为什么呢?你空间离道场比较远,要是从咱们角度来讲,你是离道场的中心最远的地方。从空间上来讲是最远的地方,但是你可以做到心灵上是最接近的地方,因为你跟法在一起,因为你跟觉悟在一起,因为你把方便让给别人,成就别人放在第一位。所以这个地方空间是远了,还有风,但是能成就你的金刚之心。而且呢,那个地方的难度大了,要想功夫念成片、连成线,难度大了,但是只要你心力够强,那就是个好地方。再其次,每一个逃兵必经之地,都是你那儿。你想想看啊,能够把道场的门守住,让这些所有可能发生风险的人都留在道场,不管有人来还是没人来,来一个来两个,你都是圆满的功德,是不是圆满的功德啊?

弟子:对。

师父:哎,因为这个时候出去一个人,就是一份危险,是吧?是别人最薄弱、最后的环节、最后的关口,你把它守住了,所以这地方是弹无虚发,是最关键的地方,最有工作效率的地方,最能产生觉悟的地方,最能产生平常心念佛的地方,最能锻炼你金刚之心的地方。你在这儿中间行法,你想的是自己的行法;在门口护法,你是整个道场、整个般舟海会行法,你是其中的一个优秀的代表。你代表整个般舟海会,代表整个般舟坛场。你和般舟海会,和般舟坛场一个节奏、一个脉络、一条心、一种行为,它是最末梢的地方,但是最能体验整体节奏、整体功德的地方。换句话说,在这儿成就的是你的般舟行,在门岗一定成就的是般舟海会。你要有这种觉悟,有这份责任,它就是这样,阿弥陀佛!大家随喜赞叹!

弟子:还有一个什么事呢?你看啊,到了三天四夜后期啊,也就是在晚上后夜,有时候一时不注意啊,一片人都在那儿坐着。但是一个两个好解决,人多了啊,确实心里边就有点发毛。那个时候就是开会的时候,护法师父就说过:少用自己的知见,多用般舟圣众的功德力,在这方面我也有深入的体会,我当时我看这么多人,我先念,般舟圣众佛菩萨,般舟圣众佛菩萨,般舟圣众佛菩萨!我连念三遍,哎,我再用世俗的说法,深深施一礼,我说,“阿弥陀佛,菩萨们,不坐不卧是对般舟行人最大保护,起来吧,不要再伤害自己了。”诶,你说也是,说起都起来了。

师父:掌声!

弟子:确实感到不可思议。你要有正知正见,你要是心存正念,他们就会想:你说的有道理,我们进念佛堂。也就是啊,我说,在闭关期间你们在这儿说话、在这儿坐着,总不算回事。三两个人在那儿说话的时候,我就会说,“菩萨,现在正在闭关期间,你们不去行法而在这儿说闲话,好像不如理如法吧?”“你说的对,我们走。”哎,说走就走了。确确实实呢,我认为作为一个护法,本身你要心存正念,这个是最主要的,尽量不要把自己个人的知见和不良的习气加给行法人员,我认为这个是最主要、最关键的。阿弥陀佛!

师父:阿弥陀佛!好,优秀的门护,金刚护法!掌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