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2121505分享:护法之倒水菩萨

25
0


弟子:这是我的家,我的师父就是我的父亲。那么这些出家人呢,也就是我的道友,都很亲切。你们来的这些呢,也是为了求法,也是我的道友,所以我们都是一体的,就像你左手割破了,右手会不自觉地给它止血一个道理。所以作为我来讲呢,做一个护法也是要这样做。但是呢,一开始,我做护法的目的不纯,为什么呢?因为我喜欢行法,我不愿意做护法。所以叫我做呢,我没有同意,后来我经过考虑以后呢,下午,我又去告诉人家了,我说那我来也行,我就来吧。当时我的心态是什么呢?我就想换一个方法修行,所以我就来了,所以第一次三天三夜呢我确实做得不好,怎么不好呢?不是说全部做得不好,我举了个别例子,这一个例子就够我后悔一辈子的,为什么呢?因为,当时啊,这有很多人他不懂,像新来的他都不知道喝水的害处。可是呢,有一个是大僧,他呢,第二天早晨就要出关,他一个劲地喝水,渴了喝,喝了渴,就这么恶性地循环。你说他能行好吗?嗓子也淹了,后来怎么跟他说他都不行。最后我就来气了,怎么说都不行,我说,来吧,我就给你倒吧,你拿杯子吧,我当时也不知怎么就把水就给他倒,我就“哗”一下子倒下去了,他那杯小,我也不知道这一下就能满,一下子水就流出来了,烫着他的手了。哎哟,当时我就后悔得不行。我说:“哎哟,烫着你的手了吧?”后来他说没有没有,哎哟,我就向人家道歉、忏悔,我做错了。他就再不对,我当时也不能走神,就那么给人家倒水,不能强调理由,错了就是错了,马上向他道歉了。在我内心当中呢,对这个问题呢,我就总觉得解不开,纠结。后来,这三天完了以后吧,我就不想护了,后来寻思寻思也不对呀,没做好,不管什么心态来的,总要把事情做好吧。完了我就说了,不行我就再护一次吧。

第二次呢,我就感到啊,真是的,来的这些人哪,他都是求法的,都是很好的,就是我自己心态没摆好。作为我来讲呢,就应该反观自己了。我是一个修行的人,修行人目的是什么呢?就是利益众生,让众生离苦得乐。那这个还没让人家离苦,反过来你还给人家加上苦了,所以啊,我就挺难受的。我就说,第二次坚决不能出来这样(的事了),怎么说,我也不应该这样了。我就又护第二次法。这第二次啊,我真的用心想了,我想:这楼道这么窄,而且呢屋里又很热,回头出去呢东西又多,大伙呢又都在那儿说话,都聚集在那儿,影响大伙过去来回走路,碰撞什么的。我就想啊,干脆吧把这个过道给它尽量把东西往高里摆,让它宽一点,整齐一点,把这地下这个都给它扫干净,让你们出来呢,热的时候出来能凉快一点,一看挺敞亮的,让你们换一个心情,再进去呢,可能能好一点,能好好念佛,所以我把这个弄好了。

在喝水那一块呢,有的人提出,这儿有肺癌。当时我就想了,那肺癌也不好啊,因为肺病属于传染(病)。他来呢,我们就让他自己拿缸子,这些缸子呢就用盐水,我们没有什么,盐水就可以消毒,弄开水烫,所以每个缸子都通过那个盆给消毒。随喜的呢,让自己拿缸子,因为随喜的大部分可能都是有病的吧,我们也没有一个一个去给他落实,我们只有这个随喜的让他自己拿缸子;精进的呢,基本都用那小缸子,有的人不放心也可以自己拿大缸子。我们就采取了这样一种措施,让大家把这个不放心或者说传染的过患减少到最低的程度,所以我们就这样做了。但是呢,这里还有个问题,老去喝水啊,要喝多的这样(的人)很多。一开始,我在这个问题上,我还真没注意,通过烫了人家的手,我忏悔,向人家忏悔道歉以后,我才发现这个问题应该怎么做。所以我后来就想:干脆还是从他们思想做工作,不要怕费劲,我当时是怕费劲,那么多的话还得跟人家去说,一个一个地说。后来第二次我就将自己这个心态转变过来了,我觉得他们都挺好的,所以我就跟他们讲,就讲一句佛号,就说让你们得利益,而且双重利益,不但你得福报,你的冤亲债主等等,所有一切都给你度走了。给他这个中间讲了一些过程,有的人呢很好,讲了以后啊,甚至有的心里挺难受的,有的喝水赶紧喝,喝完了就走了。

等到上厕所也是一样,第二次,我就发现拖鞋少了一双,怎么这个人这么半天没出来?13双拖鞋,就12双在那儿,我说这厕所是不是还有一个人?我怕那个……那都最后一天了,第二次,我说明天就过关了,肯定有困的。我说我就进去看一看吧,我进去一看还真有一个人蹲在那儿。我一看,她挺迷糊的,哎,我去捅她一下没醒,我就把她叫醒了,我说你快起来,别在这儿,我说你真要睡着磕着都没人知道,我说现在这点也没几个人过来,我就把她叫醒了。从那以后,厕所我也进去看,为什么?我怕她们困了,你说蹲到那儿磕了也不好,所以我们都这样做了。

我呢和每个组我都有配合的心。为什么?但是我没有去说,你像这个境界相出来的时候,有两次,一次两个人,一次一个人。那一次呢是我和演晶(音),我俩在那个大门那儿,因为那个大门当时是我们管的,就精进的时候,24个小时不离人;因为它白天是不锁的。我就怕有境界相什么的。所以,当时她过去以后呢,完了一看她就不正常了,我们就赶紧把她拽回去了,我们正把她拽回来的时候。这个门卫,那个师父,我忘了她叫什么了,她就跑过去了,她说有个境界相,我说正好堵回来了,我说你们快把她领走吧。她就领回去了,她们也出来撵她。你像上那儿喝水啊,有的说话,有的要坐,说老实话,我都看他那个牌。他是精进的,就不允许他坐,也不能让他说话,也不能让他多喝水。就第二次有一天,一个在家的男众,两个人,我就看那个男众吧,他行得挺好,为什么呢?因为他那个衣服都湿到这儿了(指了指后背),我以为他是精进的呢,完了和他同去那个年岁也挺大的,他就要坐。我说你不能坐,我说你也不要说话,赶紧喝一点水就回去吧,明天早晨就出关了。他挺不高兴的,他也显得挺疲乏的。他那个同伴就说了,他是随喜的。我说他牌子在哪儿?一拿牌子,没有牌子,我们有的就没有带,所以在管理上呢就容易造成误会。这样我一看他也挺疲劳的,年岁也挺大,后来呢,我就知道这个就不对了,我就去给拿了个凳子,我说你只能在这儿坐一两分钟,最多不能超过三分钟。为什么呢?因为我们这个地方不是休息的地方,我是看你年岁大,你这个道友给你说了。我说完了以后呢,你就上随喜班,那儿有休息的地方,你可以去那儿。我也向人家道了歉了,有时候不是说自己造成的,在这个牌子上,他们就领一个安单牌,就是说,没有精进和随喜牌,所以在管理上也容易弄错。这也是我的过错,所以我当时也向人家道了歉了,给人家拿个凳子,陪了不是了。后来我就让他们喝完了,他们也挺自觉就走了。

给我的感受是什么呢?最主要的,我觉得他们都挺好的,问题就在我们个人管理上,方式方法的问题。我通过第三次护法,三天四夜的护法,我就感到了,做他们的思想工作虽然说话累了一点,多了一点,但是呢,从他们思想上能有一个认识。

第三次护法的,第三天这过道人就非常少,就是有,喝点水他们也很快地就过来了,为什么呢?因为他都知道,这是给他们自己积福报,也是自己度自己的冤亲债主和六道眷属等等,所以他们懂了,所以他们知道珍惜这个时间,也珍惜这次行法,所以真就是那样的,就说自己很自觉。说楼道啊,喝水、出的都很少,因为他们去了就走,不在那儿聚集到一起了。我挺欢喜的,所以这个说话,就是说,你跟他沟通了,他们都很好,真的,都挺好的。有时候,有的个别和我俩顶了个嘴以后,他还个别向我道歉。我说没有啥,不用道歉,我早都忘了。因为我是个修行人,那一霎那已消亡了,你再想就是六道轮回了,不要去想它。说老实话,他们都很好,所以我挺欢喜的。

再一个呢,我觉得这是一个整体。你就像护法一样,它也是个整体,都是要互相配合。怎么说呢?你比如说,我们在这儿做一切工作不是都是我们自己的,因为什么?前期工作、后期工作、所有的协调都是他们那些在协调。你看,我觉得演空师啊,以前我对她印象真的……我觉得这个人怎么这么硬呢?说话一点也不通情达理,但是通过我护法以后呢,我接触(她以后),她真是还挺好,一心一意地。为什么呢?她不管护几天,就我这三个三天四夜啊,她都没回过家,都是在这儿找个地方,她就搁哪儿,她们就那么睡一觉。所以我觉得,她们真的实心实意地对自己的这个家。你像还有演妙师啊,还有演终师,还有……反正她们这些我觉得都是这样的,她们都想把这个护法工作做上去,让大家受益,不要白来。说老实话,我的心情,她们可能比我的心情还要好,认识得还要高,所以我觉得这是一个整体。至于护得怎么样,这觉得这是个方法的问题。可能我们对方法还没有找到最适当的,合适于我们的方法。

通过今天和昨天师父的启发啊,在这儿我也思考,就是说为什么在护法当中薄弱的环节就是大殿呢?而且他们分配任务的时候也都分配给每个人了。通过师父这两天的开示和点化,我悟到了,我发现就是说我们这个虽然分配了,但是呢,责任没有到人,就是数量和质量没有落实下来,我觉得这是最大的一个问题。你比如说,我们如果要是说把这个队伍,我们给它分成方块,一块一块,比如说一百个人是一个方队,这一百个人一个方队,我们需要几个人呢?比如说啊,我这么自己想:需要三个人,一个带队,两个在旁边。这样呢,三天三夜,我们面对面地就是这么护持他们。我想啊,这感情就出来了,他们自己就会自觉,不用我说什么,他们就考虑到:我们为了什么?我们一分钱没有,什么都不要,我们这么付出就是为了成就他们,他们会体悟到的。而且这个呢,对护法者,也会把护法者不能行法这个不好的这一说法给它消除。护法者也随着,和行法者是同样的,这个我觉得一举两得,也挺好的。另外一个,在这个当中呢,就是勇猛精进,包括勇猛精进等等这些名词,我觉得都会出现在这里头,非常好。但是呢,这个必须由自己发心。你比如说吧,三天四夜,这次这个三天四夜我们就弄方队。比如说,有几个方队弄多少人,这个可以研究。然后呢,看谁谁能行,他自己自愿发心,坚决发心。这个问题呢,就说责任落实到人。几个方队还可以比较,人家这个方队护得好,那个方队不好,他自己就感到过意不去了,我觉得对他们也是一种激励,这样我觉得也挺好的。我不知道我这个建议行不行?我希望师父看看,或者他们这些,应该说,师父们,头头们,看看行不行?我觉得这个对行法者,对修法者、护法者两类,我觉得真的有好处。阿弥陀佛!

师父:好,掌声。了不起啊,一位老人家,思想这么敏锐。首先说你这个方队的问题,提议非常好,我一直以来琢磨:用什么方式把人员组织起来,你这个提议非常好。比方说,我们一百个人一队,一个方队啊。打比方说,出家人,出家的女众是一个方队,在里边设好队长、副队长,然后队长、副队长管好自己的人。男众、女众,一队、二队,然后这样,每一队设上不同的标志,然后编上不同的号码,然后很一目了然。你一号就在一号位置,二号就在二号位置,三号就在三号位置,都有固定的位置,谁来谁没来一目了然,别混水摸鱼。诶,这样去组织,然后这个组织就非常清晰明白。出去的时候一队先出,二队留下,二队再出,三队再出,按照顺序来。撤退的时候也可以,吃饭的时候也可以,那么这个呢,都比较容易组织,一定要把基层组织建立起来,这是一个很好的办法,你们护法的,护法部研究具体实施的办法。给这个老人家的建议鼓个掌好不好?(众掌声)然后也很好办:一来了安单处就分好,你是报勇猛精进班还是精进班,还是休闲班?

弟子:师父,我有个建议啊,这个精进啊,就在前面就可以,我觉着方队前面这个就应该是个头,那么他就会立个标杆,后面就向这个标杆行,我觉着这个非常好。勇猛精进的,你给它放到中间,我觉得也都挺好的。但是呢,这个有一个,我想这样的昏沉呢就能少,境界相出来的时候呢,就是说,因为每个方队它都有至少两至三个护法,一个护法领队,两个护法在边上这样护持他们,有谁说话了,他这个不可能说话,要有谁昏沉了,或者……不张嘴、不睁眼,这样他就容易昏沉。但是呢,跟他说明白,就是说我们开始行法以前,告诉大家不能不张嘴,一定要佛号不断。新来的不能闭眼,因为一闭眼他就昏沉,所以这样他们懂了就好了,他们会很自觉的,就像来治病的,他也愿意他自己的病赶快好。你要修行的,他也愿意自己早日成就。所以这个,我觉着我们都不用费多大劲。这些他们自己都能做到了。

师父:这个提法非常好。你们护法研究,研究什么呢?刚才这老人家提出来不张嘴、不睁眼,对不张嘴、不睁眼的地方,你们设一块清凉地儿,凡是不张嘴、不睁眼的就给他放到清凉地儿,去清凉清凉。清凉不了,就给他下降一个平台,下降一个平台这个是护法。你不遵守这个规则嘛,既然你不遵守规则,你就不爱护这个法,不爱这个法,就不要坏这个法。你的心地水平只适合于休闲般舟,那就休闲般舟,就休闲去,是不是啊?是这样,得研究这个具体的方法。

弟子:师父啊,一进场我们这个护法,前面带队的,边上这个护法的,总共这几个方队,这些人呢如果一入关就给他大声领着大家去念佛号,大家呢也就会跟着念。这样呢,我们念上一个小时以后,他们就不会昏沉了,他就会继续大声念,我想就能好一些。

师父:这个说的非常好,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弟子:是的)还有一个呢,标杆的力量也是无穷的。(弟子:对)每次来了以后就报决死队队员,断食的,或者是断水的,就以断食为标杆吧,别搞的那么绝,断食就行了。以后我们这样,再搞一个,不搞断食的,搞一个少食的,少食队就可以了。少食队,怎么少食呢?我这样,回头联系一个小米营养液,中午到开饭了,这个标杆队一人发一袋,这么点营养液,喝吧,这一袋营养液等于二百杯牛奶,也够了。绝对你饿不着,是不是啊?因为咱也不训练不吃饭,咱也不训练赶死队,就喝这么一点东西,就行吧。然后,该管出门的得管住。你刚才提的喝水的地方管理,这要列入日程,列入正常范围。

弟子:这个喝水管理挺好的。

师父:喝水管理要写上……你们这个标识系统要标识好:爱护你的嗓子,少喝水。对吧?打比方说啊:别淹坏了你的嗓子,少喝水。对不对?积累你的福报,少喝水。少喝攒福,是不是啊?然后,减少你的贪心,少喝水。然后这样,每个人喝水的时候你就给他塞个卡片,这个卡片就是一个过塑的卡片。写上:少喝水。刚才这几条,对不对?他一拿这卡片,哎哟,少喝水,攒福报。少喝水,少淹嗓子。等等。把这些词一写,他喝水的念头首先打掉了一半,对不对?水喝了,话就别讲了,对不对?

弟子:师父啊,这个都可以,到最后这一次,到最后这一天,就喝的都少,都很自觉,自己去倒好像也没有超过大半缸的,都少半缸,他都很自觉,形成规律了。

师父:这是一个啊,就是要把这个,你们这个水桶上边,水桶左边,水桶右边,水桶下边,水桶侧面,该贴的贴上,该罩的罩上,该发的发上,不行就搞杯子,知道吧?(弟子:我们就是搞杯子)嗯,搞个杯子,回头上面,底下印上一个:少喝水。对吧?然后什么呢?喝水淹嗓子。比如说弄上一个词,哎哟,到这儿喝水的一看这水杯子头就发晕,就不能生出那个大喝水的心,这个标识系统建立好,提醒系统建立好,以后我们搞LED(显示屏),这儿搞上,外边喝水的人数控制:三个名额就三个名额,五个名额就五个名额。出去喝水的,喝完水就赶紧出来,那喝水的地方比里边管理还严格。里边的人可以多点,喝水的地方不能人多,人多扎堆儿,是不是啊?然后,“梆”进去一批,喝完了赶紧出来。然后接着再来一批,再出来。类似啊,我这是提议,就是说你们护法研究,这个喝水的地方的管理方法,把这个漏洞堵上。

弟子:师父,这个方队不管谁来,就领导来也好,大众来也好,他一看,他就会知道挺庄严的,挺好的。

师父:对对对,要清净庄严。庄严我们的心地,这个整个场地都是我们心地的一个反映。大家共同来庄严它、保卫它、捍卫它,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