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8050825分享:护法种种

17
0


演善师:在这儿我首先感恩恩师,给我们这些演员营造这么一个大的平台,让我们在这次七天八夜里边融入这个熔炉,把这些米呀、豆呀、枣呀,各种各样的五谷杂粮投进这个大熔炉里边,师父就是想让我们搅一搅,看看我们能不能搅成八宝粥,师父希望我们能够六敬和合。所以这次师父给我这个任务,让我来做这次总护,有些人觉得我这次护得,就说我做总护比较满意,有些人不满意。因为这次和往常都不一样,我是想学师父的那种无为而治,一切都不设,就是提前先念这些念那些,先说我们要遇到什么什么问题怎么怎么办,遇到什么什么问题怎么办,而是问题来了我该怎么办,怎么去应急,怎么去应对。师父给我们出了几个考题,第一天这个考题就是我们入关的那天,乱哄哄的,就是大家都心随境转,我也一样掉到这个境界相里边,然后就开始烦恼,这怎么办呀,这才法会刚开始。然后师父回来,就骂了我两句,又打了两下,我就坐在那儿说,这是怎么回事呀?然后睡了一觉,醒过来以后从境界相里边出来了,知道师父是大慈大悲。

希望我们各自带着各自的习惯。所以这次有些菩萨啊,以前是经常为大众服务的,所以他这次还是为大众服务,我就没有站出来制止他。当然有些人会烦恼,我觉得让他尽情的淋漓尽致的表,淋漓尽致的演,他把他所要演的、所要表的演出来,他以后就不会在这个上边再执著,然后他就会有一个很大的转变,所以我没有站出来制止。当然另外的一方面,就会给其他的人带来一些烦恼,就觉得他的这种,他又不是护法,出来管我们,就会生烦恼。

当然我想,如果能成就一个人出去弘法利生,而且在这个大熔炉里边,师父给我们打造这个平台,就是让我们破环境这个相,让我们在任何环境下都能够念佛。所以我们这次护法的宗旨就是,只要他能念佛,只要他能相续念佛,我们护的就是他念佛的心,不要整队,不要去障碍人家。他只要念佛,不管他是站着念,还是靠着念,就像这次,一会儿把他的牌子拿了,给他清出去,到那边去温养温养,演德师那边温养温养。然后拉回来,说温养好了再回来继续念佛,还是培养的这颗念佛的心。拉出去拉回来,拉出去拉回来,拉第二次、第三次,说不行,你们基本功太差了,得要学基本功,我就请演长师教他们基本功。基本的步法踏下去喊出来都做不到,肯定会昏沉,成昏沉大王,跌跌撞撞的撞人家别人,人家能不生烦恼吗?在队伍里边横冲直撞的,所以我这次才拉来拉去、拉来拉去,像做游戏一样。

护法们也觉得这样是挺好的,因为我这次是三个小时一轮班。三个小时一轮班我想有一点好处,就是大家上三个小时还没太累就下来了,下来休息一会儿,还没到睡沉熟就又该上去了,他还可以以饱满的状态进入工作的那种形式,不至于说如果时间太长休息的话,他又进入昏睡状态了,所以就算再进到里边,他也不能完完全全的投入到工作当中。

我是用了比较新颖的一些方式,可能大家不太接受,但是我觉得师父一直是教我们怎么应对问题,而不要先提出问题。这些问题提出来以后它不出现呢,你不是白白耗费你的能量和精力嘛。如果这个问题出现了,你该怎么去面对,怎么去应对,怎么去解决问题,这才是最主要的。所以这次,我不知道大家对这个护法性质、形式适应不适应,反正我是这样做了一场,我也不知道师父是怎样评价我。我觉得师父大慈大悲,让我们每个人带着各自从社会上、生活中,累生累劫带来的这种习气、习惯,在这一个平台里边能够尽情淋漓尽致的展现出来,以后他破了这种执著,以后就不会再在某件事上执著,所以我就大胆的尝试了一下,不知道师父会怎么认为?

师父:这个是这样啊,继承发扬。那么我们做护法的,要首先是继承,在继承的基础上发扬。因为只有继承啊,那个发扬才能光大,没有继承就会留下很多的漏洞。就是说以往的护法,你像当时演空师、演妙师在做的时候,虽然有种种不足,但是很多方面管得还是比较细的,责任相对还是明确的,人员分配还是明确的。就是说,你们要学会继承别人的东西,没有继承光发扬,因为继承能保证百分之八十、百分之六十不乱,你再加上百分之二十、三十的发扬,那就很精彩,勇于创新、发扬是很好的。你们这就没有继承。比方说这个护法要开会的,怎么能发扬连开会都不开会嘞?要提前部署的。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啊,怎么能不开会呢?怎么能不协调呢?比方说护法,你要把每个细节管起来。打比方说设备这个细节,有人管音响吗?管音响的人落实吗?怎么落实这个问题呢?万一电断了怎么办呢?这些问题,应急怎么应急呢?有没有想到电断了谁去拿蜡烛啊?安排过没有啊?所以当总护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这很复杂的一件事儿,可不是光创新好玩儿的一件事儿,所以要继承发扬,继承发扬才可以。

你们现在就是什么呢?容易发生一种倾向,谁当总护别人都不服气,相互之间缺乏协调。下次啊,你们几个可能当总护的人搞在一起,让你们自己护自己,让你们自己团结。就弄个黑屋给他关起来,摄像头给他造好,没人带你们,看你们自己能不能完成这七天八夜,这七天八夜完成了以后你们就会配合了。就让你们在里边一锅粥乱,你看我我看你,你瞪我我瞪你,看你们怎么办?这个也是一个训练,拓展训练。真是这样,所以有的时候该放手的时候还得放手。你看以前杨居士,杨总在这儿的时候,他喜欢搞闭关,他只要搞闭关就会有成绩。

这次说句老实话,缺陷很多,包括底下演终师的闭关中心缺陷也很多,有些缺陷是根本性的缺陷。这演终大师跟你一样,也喜欢搞创新,但是我原则是这样,只要你勇于实践,我就鼓励你去搞,但是你要去继承,知道吧,一定要有继承。你继承了,你再有发挥,不会错到哪儿去,至少百分之七十八十是对的。你不继承,最后可能就是百分之百是错的,知道吧。你比如说,演终法师那里有个根本的错误,什么根本的错误呢?这个道场念佛的时候,这个坛场啊,要有主法的人,真的主法啊。那么我在主法的时候,为什么气场比较顺?是因为我的场能绝对的定,你无论发生什么,无论有什么样的变化,我的心都不会动。我是一个绝对安定的心,所以就是一个绝对安定的场,场能啊。那么这个场不能乱,大家在这个场,才会觉得这个场殊胜,才能坚持下去。可是,你知道吧,主法法师要在场的,要掌握全场的形势,你们都缺乏这个护法。

比方说昨天晚上我费了半天口舌,教导我们的演瑜法师做一个最优秀的护法,把演青法师也给捎带上了,这些年轻人,是吧。演想也可以的。像演瑜师、演想师,她俩是同学。像圆问师,就说你们这些,演好师,能做到二十四小时不昏沉,没退心的这些人,才有资格能成为最优秀的护法。护法,就是护的是法,护的这个法的这条主线,明白了没有。

你比如说,其实你应该看到我,我在现场做什么,哪个人不喊,我一定会在他身边站一站、喊一喊,或者轻轻拍他一下等等动作,就是昏沉始处的工作做好,懈怠始处的工作做好。然后呢,把这个队伍的负能量,采取适当的方式来清理。我给你们写了处理昏沉应对的十几种方法,包括几十种情况应该必须要管的,这就是护法要做的事。那就是说你三分钟两分钟得巡视一趟,把要整个队伍的队形整好,然后至少来讲,让整个队伍合乎节奏,能跟随节奏,能有音声,你得把这个法护出来,知道吧。这个法护不出来,你纯粹瞎胡闹,知道吧。

演终法师那儿我没有全程跟踪,我不知道怎么样,但是我看的不一定是全貌,我去的时候我就会经常发现演终法师不在,不在场。然后呢,因为演终法师是不领队的,所以不领队的人你不知道整个队形跟随节奏和整个队形都出音声的重要性。如果整个队形都能跟随节奏,都有音声,大家走得都不累,明白了没有。如果整个队形都乱七八糟,大家都没有音声,那就特别劳累。演子跟我说,她说我们在底下走了一天一夜,走了一天一夜比七天八夜还累。那个整个场是乱的,你明白了没有。这个场子是无组织无纪律没有秩序的,所以主法的人员必须在场。我进去一看,这五花八门,十个人有二十个花样,护法在旁边打盹。那不整队形,不是整那个队形,整的是大家按照节奏念佛和出声音的形,不是指站得一致不一致的形,明白了没有,所以这叫护法。因为他这个有根本缺陷,你比如演终你管闭关中心,你得在现场,你得把这条线护下来,然后不行的话你就要调佛号,要应机呀。演终师很有创新思路,她甚至提到什么呢,你们这些人跟我在一起行一年的般舟,你们做好准备,就一个即字诀,什么诀也没有。现在这个人的根基没到这个程度,能到这个程度当然好啦。你们这些人都是有创新没有继承,明白了没有?有创新没有继承,这不行的,知道吧。演幻师也是,要创新,现在咱们唱的主要是四字嘛,他要创新要唱六字的,规定大家必须唱六字,都必须自己唱,不让放佛号。你这没有继承啊,大家听了几年听习惯了,你不让听佛号,那不自己人为制造障碍嘛,是不是,制造烦恼嘛。虽然说有这样严重的问题,他不表明他没有成绩。因为这个法只要你能坚持下来,就会有很大的成绩。

结果那个圆春、演子,要我说啊,说句良心话,我要给打分,我肯定不给及格。你说你闭关,连个队形也,不是队形也没有,大家都不跟节奏,都在那儿耗。实在是这些人太优秀了,知道吧,他能耗得住啊,那碰到两个不优秀的,耗了就跑掉啦,知道吧。你像圆春啊、演子啊,这些人都耗得住啊,还有演德,耗到底就好啦,他会自己解救自己的,但是耗出烦恼相就完啦。

所以这个来讲的话呢,但是演终师给我们团队共修很有贡献哪,比如说不出念佛堂这一招,她就落实得很好啊,给她鼓个掌呗!要创新,确实,她就敢管,她一个人敢管。门口一站,不让出来,不让进去,她有这个胆儿啊。最后你看,大家不就标出这个劲儿来了等等。因为我们是大僧团就要给大家发挥的余地,但是发挥的时候呢,要继承,再推陈出新,在继承的情况下去干啥。

再比如说这次闭关,我也没办法,但是说句实在话,这次闭关也有很多根本性的缺陷的。首先佛号没人管,我不知道你们有没有人管啊,表象上看没人管,谁来换佛号?什么时候换佛号啊?这个佛号是个灵魂啊,总护要把佛号管起来。看队形,整个这个佛号,佛号的生命力在哪儿?大家都能跟节奏,大家都能出声音,那这个佛号就可以一直相续。如果已经有一半儿的人跟不上节奏啦,必须换佛号。不换佛号可以,你扛着香板走一圈,用香板来提醒一下。就是开始的时候,自然的大家都能跟上,再后来靠你的护法人员不断的提醒能跟上。再后来能把,说难听点,把垃圾拣出来,把那跟不上队伍的人放到边上去,给他换换环境,转转境,让他再跟上。这些措施都采取过了,你再给他顶佛舍利,把舍利子请出来,然后这个都搞完了,队形还是乱的,这个时候必须换佛号。因为你换佛号,我们佛号多呀,可以换哪,换佛号、换节奏,采取拍手击打,另外连跳三下的,拍三下的等等,各种各样的方式。三天四夜、七天八夜算个啥?你的节目还没排练完呢就结束了。

但是这个就得靠你总护来调节,总护都不在场,那这个问题就大了。总护要把这个场护住啊,所以我就说你们般舟行人福报大呀。说句老实话,你真的不够格。但为什么能圆满下来呢?从大家的心态上来讲,也不是那么老精进的,有很多人非常懒散。共修的时候啊,非常要命的,那些懒散的人特别搅乱气场。演终法师做了一件大好事,符合我规则的进来,不符合我规则的出去。就不给你进,这一点是她的长处,这样保证这个气场的纯净。你看演终法师选的人有特色,晚上我去一带,明显他的气场非常清净。大雄宝殿什么人都在,明显的气场就杂乱,能量场就杂乱,所以说要清除负面的能量。

但是就说你这个总护呢,你要能把整个能量场护下来,那是一个场的灵魂啊。不说话,不干啥,眼睛始终雪亮的,盯着全场的一举一动,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各方面的要协调,你们现在都明显的缺位呀,缺失呀。但是明显的缺位、缺失的情况下为什么还能够走下来?你们就相信般舟圣众无所不在。你以为你们护的呀,那天龙护法给你们护下来的。因为这些人,就反过来讲,你要想行般舟,你有这个福报,这里很多人有福报的。像你们在座的很多人有七天八夜闭关的福报,只要有这个福报,你就能走下来。你像我一样,我是有走三个月的福报了,所以没人管我,我自己也能走,混也能混下来。所以不是没人管,其实有很多护法,有很多菩萨在管。要是没有那个管,靠我的这个习性,靠我自学,那是不可能的,所以有天龙护法在管。但是作为我们自己来讲,应该好好总结经验教训。

我还是讲那句话,我们这个护法管理,应该比那个ISO9000,那个全面质量管理体系要严得多、细得多才对。可是实际上我们现在是什么?粗得连个谱都没有。我老早讲过,你给设备这儿挂两个牌子,这个设备怎么用,任何人看了就知道会用。然后我上次在隆兴寺就讲过,落实岗位,配备人员几班倒,得有人盯着这个设备,就靠这个玩意儿指挥大家念佛呢,这个没人守能行吗?所以你们就对这个法音就不够恭敬,你对法音不恭敬,就得不到法音的功德,你们就会倍受煎熬。真正恭敬那个音了,你就得到很好的果报。就像我们说的,我们在惠州开法会,眉州的菩萨过来,惠州的法会取消了,眉州的菩萨不知道,开着车就过来了,到了这儿都没开成法会,回去的半路,一半儿以上的人病都好了,随喜功德故啊,恭敬供养故,他就一定能得到功德呀。

所以这个护法,你们要好好地深刻地思维和检讨自己。开协调会是必须的,包括厨房和后勤保障怎么供应,设备怎么样保持正常的运转,人员怎么调配。还有一个,将来要有一个对护法的管理,监督管理机构。护法,你们要有一个类似指示牌一样,动向,一个大黑板,很清楚,就像工厂里的消防岗位责任图一样的。这次法会有多少护法,每一个护法在哪一个岗位上,一目了然。然后要有管护法的人,不是对护法不放心,管理的体制就是这样。那看护法在不在岗,尽不尽责很重要啊,非常重要。为什么让演善师来做这次总护呢?是因为你前一段行法特别精进的缘故,不是说你特别擅长管理,不是说你人缘特别好,不是别的,因为你行法特别精进,特别长进。为什么让演终师负责?是因为演终师特别精进,跟你一样,你们两个是特别勇猛精进的典型。

这个护法里我们希望有类似像演瑜师这样的,像圆问师啊,演好师等等,你们这些具足。其实我跟你讲啊,真正具足护法能力的,特别有条件的是演一师,演一大法师。这个演一大法师现在受了戒了,点了点儿了,发心发大了就好了。不发心不行,发了心才有动力去管。你要想成就大家,首先要成就护法,成就护法,成就的就是法,你一定能得法。行法,当然成就的也是法,但是护法成就的是行法和护法,是两个法,它的成就的量非常……一个优秀的护法,将来就一定是一个出类拔萃的将军。所以你们真想学法,像你们现在就要从做最优秀的护法开始,做最优秀的护法。这里边不仅能积累充分的福报,尤其能够和谐和大众的关系,彻底和谐、根本和谐、内在和谐和大众的关系,除了护法之外没有第二个途径。然后你对法的细致的理解和把握的程度,只有通过护法才能够得到。尤其是通过护法和行法的一合相,能够体证很多很多东西,非常多的东西。所以学法应该从学护法开始,成为最优秀的护法。

这个闭关中心的核心和灵魂,真正来讲在这几个优秀的护法身上。总护应该有自己的优秀护法的团队,如果你抓不住六七个这样优秀的护法,你这个总护就是个空头司令,没用的,保证啥都玩儿不转。如果你有六七个这样优秀的护法,错不到哪儿去,一定非常精彩。你们要知道将来的责任,和我们在整个虚空法界所承担的角色,站在这个高度,去好好把这个护法这件事情做起来。阿弥陀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