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0261931分享:护法体系的建立

18
0


弟子:这次行法吧,体验体验护法,从来没护过法,上次演空师和演妙师他们做总护的时候我体验了一次,可是自己没护过法,也不懂得怎么护,就自己带队就在前面光行,就一直行了一天一夜,不到一天吧,回来演空师说“你这个护法光行法”,我说我还真是不懂,我觉得把他们护起来走起来就行了,第一次就不懂。第二次这次演终师来了,演终师来了说“演勤师你自己就慢慢行,完事再把香灯弄起来”她说“那你就给她们带队吧,给那个随喜班”。我说也行。我说我来个护法牌加持力也强,我倒想再体验体验护法,后来就带他们,这次我就懂了,一边行法一边照顾着他们,而且呢师父这次给我们留下一个那个“小小竹排”,唉呀,唱得大伙是法喜充满啊,大伙哭啊,都哭,我是一边行一边就感觉到真是都是自己的亲人,真感觉到了都是自己的亲人,就护持他们,他们坐边上我就怕冻着他们,怕冷了,我就跟他们说,我说你们别坐,你们都行通了,一坐就窝住了,就堵住了,这对你们有伤害,他们都马上就起来,马上就起来,还感恩。完了之后呢,行完了可能到两天了我就告诉他们最后还有一天啊,一定要圆满。我说你们在这儿也睡,待家也睡,到家你们就后悔。唉呀,我到般舟没精进,多后悔啊!“对对对”就站起来,我就能这样……“是是是就走,咬牙一定要坚持,一定要坚持,我们的随喜队还真挺好的,特别好,快到最后了可能快冲关了吧,我说最后啦冲关了,咱们不都写了牌位把众生都请来了,都请到了,咱们不念佛用什么来回向它们?他们说“对对对,我咬牙,咱们行呀”。哎呀,特别好特别好的。我也感觉到护法真是……护法特别得护她们的法身慧命。体验一次护法,平常都是自己行法,自己就是行法。演终师说你行法那是自了汉,这个等于……我说好,我说我体验体验吧。这次真体验到了护法多么重要,自己行法没有护法自己也行不下去。体验一次护法,也体验到行法和护法之间的关系,挺好的。不知道说什么了,师父,反正我这次护法我觉得特别高兴,确实特别充实,就是挺好挺好的,反正都体验体验,就是演员吧,师父说咱们就是演员,叫你演哪个你就演哪个,叫你念佛你就念佛,是不是。我也没有什么思惟,就说不出来,心里都明白,师父的法我都明白,就是说不出来。

师父:这个护法的过程非常重要,以后呢,我给你讲啊,你们这个护法要总结啊,这个护法语言,你看刚才你讲的几条都讲得非常好。这个人啊,其实就怕劝,你一打打到他心里去以后啊,他很好劝的,很好劝的。你知道吧?什么人都可以劝,就看你能不能打动他的心。那么,你看看你们有多少有利的武器啊,你说咱们难得出来(对对),对不对?千年等一回啊,是不是千年等一回啊?2500年前释迦牟尼佛讲了《般舟三昧经》第一次,公元500年、400年的时候是慧远大师开始带着人集体行般舟,那么123人。那就再到我们这儿,这是公元500年到现在2014年,才开始有大规模的般舟的活动,真正来讲的话呢,般舟普及到民间,普及到民众是这一次,是不是啊?是这一次,所以说是千年等一回啊,而且所以宁死也要搏一回。告诉大家,是不是啊?(对对)然后呢这就说让大家容易接受挑战,这是一张牌。第二张牌呢,你啊,叫他们冤亲债主,你想超度冤亲债主吗?你想消除业障吗?你把这个冤亲债主都请来了你想再带回家去吗?你还想留点回扣?那不行!再者说你都走了一半了,坐下来对身体不利,这个叫啥?也是有点像威胁利诱一样的啊。

弟子:她们挺注意身见的,一说对她们不利她们就站起来。

师父:身见,对不对?等等,实际上来讲的话呢,应该研究这个规范语言,就是有一套规范的语言。我们最早以前我有朋友在广东做生意,做生意做那个什么呢,做那个发电机,最早这个老板是穷得叮当响,后来他一个主意把他救了,赚了好几个亿,做什么呢?把国外的那个报废的发电机,因为国外提前报废啊,差不多就把他扔了,就像现在咱们城里人冰箱换新的了,那老的就不要了,洗衣机老的就不要了,就把这种东西给捡起来,把外边扔掉的发电机捡回来,运回来翻新一下卖给国内的,其实国外的那些废旧的发电机比国内的那个好的发电机还好,他就赚这个,结果卖的很多。当时这个老板很有销售意识,提出了四个字,叫“捉客回厂”,他就研究啊内地人的需要,然后研究了至少有500个问题,就训练这个接线的这个电话员,训练500种问题,就反复训练,对答,考试,考合格了,上去接电话,他的目标是什么呢?只要你冒个头,他就要把你抓到他工厂里去,“捉客回厂”。他就研究透了你这个心思啊,就把你抓过去,就到这个程度啊,就是接一个电话,他能训练500个问题,各种类型的人,怎么回答这些问题,然后把你抓回去。其实对我们来讲,也要有敬业的精神,我们的护法要把这个苦痛关、昏沉关、境界关,男人、女人、老人、小孩,对不对?城市的、农村的,有佛学基础的、没有佛学基础的,有病的、没病的,想看病的还是想往生的等等这些人数都搞清楚,是不是啊?有的人需要骂,有的人需要劝,知道吧?搞一套这个,把这个研究好了,我们能救人,知道吧?所以这套东西非常有意思,非常有意思。那么这是一个。

确实是这样,这个护法是一个提升的极好的机会,不护法,你没有面上的感受。行法是你自己行法,护法是大家为你行法。因为大家行法的功德,你都得了,确实能圆满功德,然后呢大家行法的状态,都在你脑海里留下印象,你就能统揽全局。然后呢你就能够理上行般舟,就有经验了,就有全局观了,知道吧?就对你的行法具有极大的促动的作用,知道吧?就是说你看这个人吧,你左边看看右边看看,前边看看后边看看你才能看清楚,你光打一个照面看不清楚,明白这个意思吧。行法护法也一样,行行法护护法,护护法行行法,哎,这就把问题看全了。我刚才在想一个题目啊,就是我们叫俯视般舟。俯视般舟,从上往下看,你就知道这个般舟里啊,有名堂也没名堂,有大名堂也有小名堂,你把这个俯视般舟看透了,看清楚了,尤其是我们如果有一个模范的护法队伍,能把我刚才说的这套体系建立出来,完善出来,然后你们都能熟练地掌握,知道吧?其实这套体系是现成的,我在不同场合已经讲了,我对不同的人也都说了,分享里边全部都有,你们要有人发心去整理这套东西,护法规范语言,护法规范语言。然后呢向设立那个质量管理体系标准一样,然后把这个定成标准。规定岗位制定标准,然后建立护法体系。这个体系建立完整了,进行培训,不断地培训出来,不断地进行试讲,然后呢不断地发现人才,形成良性循环,那这个时候呢对社会贡献就大了。

每次行法你就会发现有很多行法非常好的人,非常有护法潜质的人,然后从这里边我们将来办般舟学院,进行选拔人才,进行培训,培训完了以后,按这套东西培训,按这套东西进行复制,这套体系搞出来以后不会出差错的。将来啊,这个心法,怎么样训练心理,怎么样降伏其心,我们要做,尤其是啊要训练人,“不管感受”这一关一定要训练出来,这个训练不管感受这出来,其实要说训练也很简单,知道吧?你就是把人看住,往死里溜他,让他溜过极限,就过了关了。就刚才这个小伙子,对吧?痛得受不了,最后没办法他就想办法啦,使劲喊踩着点,最后发现痛找不见了,是不是啊?实在不行还有一招,让他痛个够,他痛完了,他睡一觉,他也觉得好奇。

北京有一个企业家就是这样,大高个子,开始一讲,“没问题,这算个啥”。好啦,行起来,他说这不是人干的呀,这不是人做的呀,这不行啦回去睡觉。结果睡两小时,起来了,诶,他看这个脚怎么不痛了呢?腿也不痛了呢,奇怪啊,一点儿都不痛,身轻如燕。哎,他说奇怪,好不可思议,我还得去走,就又回去走了。这个人啊你只要给他逼到极限了,他就有受用,就有受用啊。所以搞一套这个闭关的体系,能让人突破极限非常有意义,而且这一套东西改造人性太有效了。急脾气不行,心眼小的也不行,怕苦怕痛怕累的也不行。其实啊,彻头彻尾地改造人性从般舟开始,你们以前的改造都是毛毛雨,般舟的改造那是彻头彻尾的,那是天翻地覆的,彻头彻尾的,天翻地覆的。

弟子:我就是,我自己以前的影子都找不着了,以前毛病特别多特别多,现在我自己有点都不认识我自己了,就彻底改造了。

师父:是彻头彻尾改造自己,原来小心眼的,心量不广大的,能够广大,不慈悲的可以变成慈悲,这个等等等等。这个对身体的改造,对性格的改造,对心量的改造,对意志力的再造,对世界观的改造,都是彻头彻尾的。所以般舟这种拓展训练啊,真的太好了。但是呢这个拓展训练需要我们有一批人来做这件事儿,这批人非常重要,像你们现在呢逐渐具备了这样的素质,至少现在来讲眼睛见得多了,什么境界啊,什么苦痛啊,什么玩意儿都见过了,什么名堂什么花样都见过了,见多识广嘛,是不是啊?见得多了,你现在无非就是什么呢,嘴巴不会说(弟子:对,对),嘴巴不会说,然后呢,没有全局的观念,掌握不好火候,点不到点上,是不是啊?最多就是这样。你下一步再把这个上点位找到,嘴巴再会说,再训练你们嘴巴会说,再能把这个关键点掌握住,再能把要害的关口守住,让他们逃不出去。

弟子:可是师父,我觉得我不会说吧,可是我都说到点儿,一说都不用废话,一片,哗,全起来。

师父:啊,鼓掌。

弟子:我也从这时过过,我也亲身体验过。

师父:这个是这样子啊,你经过了,就懂了(弟子:是),不会说也会说啦(弟子:对),没经过,你不懂行的,他说不到点子上。

弟子:好象我说的就是她们心里头,我说你看你们在家里也睡,在这里也睡,你们来了为什么,为念佛,为念佛积累功德,你们睡完了回家,你们准后悔“唉呀,怎么就没人催我起来呢?!”我说我们这儿严就是为您。“对对对,不好意思”只要我一过去,他们就不好意思,就起来,一起来都一片,我们那个随喜班特别好特别好的,真的。我的话简单,能对他们心思。

师父:是这样。其实来讲的话呢,有没有母亲不会看孩子的?(弟子:对呀)看孩子需不需要学习?

弟子:我就觉得他们就是孩子,真是。

师父:你只要有一个爱心,有一个真心,这个法并不难护。

弟子:她们说“我一看你,我就不好意思了”。一看我他们就不好意思了。

师父:你看你这个乐得,你看。不是弥勒佛胜似弥勒佛,鼓掌。

弟子:他们说“一看你笑,我们都不好意思”。就真的不好意思。

师父:对,那叫眉开眼笑,你是一合相,全部身心都在笑。

弟子:还得感恩演终师,演终师整个她所作所为,我看着特别佩服她。

师父:演终师呢,有的时候现金刚相,她说“你别来了,以后不准你那个啥了”。她是想断你的后路,但有些人不理解,认为这出家人说话怎么这么不慈悲,这么刚强。

弟子:真的缺一个这样的人,真少不了这样的人,僧团里头,真的。

师父:好,那大家给她鼓个掌,阿弥陀佛。

弟子:是是是,真的,真的,她是……

师父:其实我跟你说啊修行的时候,在你遇到困难的时候啊,就得有这样的人来管,你啊没得商量就老实了。要有一个黏糊的,你还会讨价还价。

弟子:对对,其实那是害他们,演终师这真是救了他们,随后等觉悟了都得感恩你,真的。

师父:还有一个呢,注意一下子啊,这个般舟啊说白了,就是训练人一根筋,一根筋念阿弥陀佛。这一根筋念佛是好啊,这要是一根筋念别的,可也是一根筋儿啊,那也很麻烦,知道吧?你说了一句不恰当的话他记你一辈子,这都是一根筋知道吧?哎呀,你别提了,我跟你讲,我没拿来那张纸,我们有位大德给我写了一张纸,说“某某法师,带领某某某某法师,又带领某某某某居士,有几个居士怎么样反复地来陷害我”。哎哟,这很多啊,还有的就说什么呢,黑社会来了要枪毙他。我跟你讲这个境界相你别提了,哎呀,我带着那个小伙子在那儿吃饭,“师父,又来了,还有枪,有枪”,就这样子。最后导致什么程度,我跟你讲,我说“你说哪个是黑社会的?”“他,他是。”我说“好,我去追他。”也奇怪了,我追那个人,那个人就跟着跑。他说“就是他。”追。然后追着跑,他把手背到后面。他说,“他手里面拿着枪呢”。我说“是吗?”我说“掏出来。”他不,摇头,我说“拿出来。”摇头,最后拿出来,人家不知道给哪个女孩子写了一封信可能是,说人家拿的枪。后来我说“你看吧,没有枪吧。”他说“不对,肯定有枪。”我说“那你再找吧,哪个是黑社会的?”然后就开始找了,“这个是”,我说“他是,枪在哪啦?”“在这儿,在这儿”,真的上去摸人家半天,摸了半天没有。“他不是,是他。”开始又摸他,把所有的男同志给摸一遍,把大家都摸烦恼了。我说哪儿有黑社会啊。他们家啊是一个黑社会窝,他有这个黑社会情结,怕人家来杀他,知道吧,所以在境界里边都认为人家要杀他。就说他一根筋很麻烦的,你知道吧。这一根筋很麻烦的,所以这个有的时候啊,护法的时候要特别注意这个一根筋的这种倾向,一根筋的倾向。一根筋的时候啊,然后,要哄。有的时候哄不管用,先哄哄再说,知道吧?那天更好玩,有一个女的过来“师父。”我说“怎么啦?”“你别抓我上地狱去呀,我不去啊,我不去,我真的不去,我不能去,我们家还有小孩呢,我不能去。”我说“那好吧,那不行咱们换个人吧。”她说“好,那就换个人吧。”我就叫两个护法过来,我说“那个护法,你们记住了啊,她不去了啊,把她看好了,让她安心行法,让别人去。”哎呦,你说不清楚啊,我告诉你,那个境界相来了以后你根本说不清楚,你知道吗?你有的时候一厉害了他认为你要害他,或者什么之类的,都是这样。哎呀,这个不得了,所以还是要充满爱心。

弟子:可是,你特别慈悲,他们都围着你啊,围你都涌到前面来,都听我的,我要说到那个事儿,说别坐了,她们都听,全听全起来。

师父:好,那么祝愿我们更多的大德参加到护法队伍里来。阿弥陀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