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3050852苦痛关

18
0


行法的时候要过的第一关,是苦痛关。苦痛关怎么来的呢?要讲苦痛关之前,你们对消除业障特别感兴趣,那么我要先把这个消除业障的问题,简单说一下。在我们修行过程当中,包括在行持般舟过程当中,我是方便讲啊,首先是你和冤亲债主之间的一场战争。我们每个人身上最少有几十个冤亲债主跟着你,冤亲债主无可奈何你的身体,但是会影响你的心念,可以影响你心念里的种种感受,你的种种感受全是冤亲债主在旁边添油加醋,给你起哄。冤亲债主跟你之间怎么个影响关系呢?首先要注意这个问题。

2011年10月1日的时候,海涛法师在北京组织集体大放生,大概放了几十万条鱼,放到团结湖里边去。这个鱼放完了以后呢,他们就要往回走。突然有人喊:“看那鱼群!”所有的鱼群结成一个队,做成一个月饼形状。几十万条鱼就像军队一样有号令,变成一个月饼,很壮观呐!月饼月儿,圆又圆呐,正赶上中秋佳节前后。这些人就欢呼雀跃啊,怎么会,这鱼怎么能统一号令变成个月饼来?后来就念念不舍。还要回去啊。等到大家要回去的时候,这个鱼啊就像唰一听号令又变口令了,变两个六,六六大顺。你们听到感动不感动啊?我看到这个录像以后掉眼泪啊。为什么啊?这鱼是可怜,鱼有没有念啊?鱼通不通人的心啊?那么你把鱼吃了,它来不来找你啊?鱼有念,鱼和人的心是相通的。那么鱼的念对我们有没有影响呢?一样有影响。

再讲一个实验,水结晶试验。大家很多都知道,当给这个水贴一个标签“谢谢”,“爱你”,这个水结晶就变的漂亮。给这个水贴上一个“911”,这个水就变的极其难看极其恐怖。我就问呐,是什么力量让这个水的结晶变得这么难看这么恐怖呢?是文字吗?不是。不管是中文英文日语西班牙语,它都一样,所以跟语言形式没有关系。与文字的图案也没有关系。是声音吗?贴纸它没有声音,不是声音。那么,是什么导致这个水结晶发生变化呢?是“911”这个文字所代表的念,是不是啊?你的念他的念,大家都共认为这是一个恐怖事件,共同念力的共振。那就怎么样?水发生变化了,那么这个念力我问你,跟时间有关系吗?跟空间有关系吗?在哪个空间里啊?所有的空间都有对不对?也就是说,这一念是尽未来际,这一念周遍虚空尽遍法界,对不对?那么你的念是不是这样呢?鱼的念是不是这样呢?都在虚空法界里边,无不周遍!那么好,这个水,给它贴个标签,它的结构会发生改变。你的身体百分之七十以上是水构成的,那鱼来给你贴标签,那牛来给你贴标签,管用不管用啊?受不受影响啊?你的身体为什么会坏,知道吧?整天咒你,整天恨你,整天给你贴标签,所以呢,你就变化了。这是个方便说噢!那么好,作为鬼道众生也好,魔道众生也好,这些冤亲债主找到你身上,我问你,他知不知道你的心思啊?知不知道?不知道也得知道。一天二十四小时他跟着你,你说悄悄话的时候他也听了,你给什么人说话他都听了。不说他有神通,他也知道你的心。那么,在你和他进行这这场较量当中,他知道你的心,你不知道它的心。他在暗,你在明。他一辈子十辈子一天二十四小时,都来对付你,你还不知道,茫然不知。他有的是时间伺候你,你就没有时间没有想到伺候他。那这场较量当中,他占主动还是你占主动啊?他占主动。他有胜算还是你有胜算啊?他顺应的是因果,你逆的是因果,对不对?你本来欠人家债,人家来讨债来啦,他是不是顺因果啊?那你呢,干嘛找我麻烦?赶紧走,真讨厌!你是斗争心。是不是啊?你是逆因果,他是顺因果的,所以最后结果怎么样啊?他主动,他得利。你呀,不主动,你不得利,你一定受他的影响,是不是这样?只有一种情况你可以不受影响,哪种情况?你不管受只管念,你能不管受,不受影响。你能不管想,能不受影响。你只要管自己的感受,他就能影响你的感受。你只要有想法,他就可以影响你的想法。当你的心做主的时候,不管想只管念,不管感受只管念的时候,你就能不受影响能跳出他的控制。只是念,不管受只管念,不管想只管念,好不好?

就像昨天善金讲的,我在前面跑,她在后边跟,追的我气喘吁吁的,汗如雨下,她在后边还穷追不舍。我扭头问她,你到底痛还是不痛?你哪痛啦?我说你痛,能跑,能踮,你哪痛啦?你再看,你的脚多一块少一块啊?也没多也没少。那你痛个什么劲啊?就是一种感受。这种感受谁加给你的?冤亲债主加给你的。是不是啊?所以你要知道,在般舟行法过程中你的好多感受,是冤亲债主加给你的,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成分。那么你被这种感受所欺骗,我就问,好比大家经常说一句话,谁把骆驼压死的?最后一根稻草把骆驼压死的,是不是啊?其实压死骆驼的是什么?一根稻草而已。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这句话大家都知道啊。那么,最后这一根稻草所加的这一份感受,把骆驼给压死了,并不是这一根稻草把它压死了,对不对?那么你的感受是什么啊?到时要观想一下,原来是要压死我的一根稻草,你就解脱了知道吧?会不会啊?哎呦痛得不行受不了了,你就要作稻草观,一根稻草想骗骗我,没门!你就解脱了,知道吧,没有受不了。

我讲了嘛,身体是个宝,啥病都能好,临死不带病,都是你心里有病。真的,身体是一个宝器是一个法器,来成就你的道业,多好啊?添几粒大米几个菜叶子,就能让你成为永动机一样,对不对?那汽车还得喝那么贵的汽油才能跑,对不对?那你那个不用,啊,你说人类哪个机器能够吃大米吃菜叶子能变成人呐?没有,是不是啊?是这样啊。所以你要不管受,在这场战争当中,哪个感受都是冤亲债主影响你的,是这个概念噢。那这场战争你没有任何胜算的可能,只有这一法,不管受只管念、不管痛只管念、不管恐惧只管念、不管欢喜只管念。恐惧的心、害怕的心、喜欢的心、担心的心,种种感受,都是冤亲债主影响你的一个产物。而且他给你加一根稻草你就受不了,你要知道你的实际的状态是这样的,所以不要受欺骗。那么,念佛的时候,只要还能走,只要还能念,就走下去,念下去。不能走了,只要还能站,站着,你也要念。站都不能站了,倒地下我还要继续念,就是要念!哪怕死了,死了我还要念!这个绝对的心地,这个决定的心,一定要具足。宁死都要念,死了也要念,死活都念,永远念,好不好?

那么苦痛的时候,除了冤亲债主影响之外,还有另外一个因素,什么因素呢?就是你的经络变化过程,经络通行过程当中的一个必然的产物。就好比说,你们昨天看到善金,这几个月时间,身体能变到比最年轻的时候精神最好的时候,身体还要棒还要好。比如说刚才讲那位农民菩萨,见佛的菩萨,告诉我至少她的身体状况比以前好一百倍,好过一百倍啊。至少她现在上班,连着上三天三夜她不会困还不会累,而且她晚上不用睡,她说我睡不着,不需要睡,她就念佛。你看这样的,她身体可以好一百倍。

我跟你我们这很多的。天津的罗伯文,一对夫妇,都六七十岁的人了,这老人家两个,用了两个月的时间,原来脚上有骨刺踩在地下呢,象那个善金讲的,就象有一万个针尖插我的脚一样难过啊,那是你感觉象一万个针尖扎你,并没有针尖在扎你。这脚上有骨刺,那走一步,那扎是真的扎,不是想象的那种扎啊!这样踩,他不管痛只管念。身上这毛病那毛病讲得太多了,我也不去记,我也懒得记了。最后他讲了我这两个月走下来身体全好了,至少省掉六十万医疗费。我原来不明白我说这些人怎么这么有劲啊,我一个礼拜换一个地方。就一个礼拜换一个地方跟着,你想想一个礼拜换一个地方,光车费就多少钱啊!这些人,跟着念佛的人这钱,全部花销用积蓄啊。都有功德利益在里面啊。你这身体一下子变得比以前还好,比年轻的时候还好,真是这样。

你象我以前吧,这身体状况太多了。我的头发原来是又软又黄又细,从小羡慕人家那种小平头,寸头板头啊!我是理不了小平头,挺羡慕人家,到后来我的头发又变粗了又变硬了又变黑了。原来我这脑顶上秃顶,掉头发,后来头发全长出来了。记忆力比小的时候还好,精神就更不要说了,是不是啊?你看我在这一天给你讲十几小时,也不会感到疲倦,身体状况特别好。我中午吃完饭以后有一段时间嘛,我那侍者就讲,师父我给你看着门,你打打坐休息一下。我说不要,没关系,大家来了就来了,来了就说几句话,抓紧时间,我也不疲倦。那么,这个身体确实远远超过年轻的时候。那么,身体不用说一百倍,就算一倍,你脱胎换骨的过程,中间的感受多不多啊?那乌龟脱了壳,蛇蜕了皮,难受不难受啊?那都要难受。那你身体要脱胎换骨,有没有变化?有没有感受啊?再说不好听的,你生孩子的时候,有没有变化啊?那你说我太痛啦,等会儿再生吧,行不行?那不行的,对不对?那你走般舟的时候太痛啦,歇会儿再走吧,那也荒唐对不对?这一份身体内在的变化,只有一个办法,对你影响最小,而且对你形成助缘,就是“不管它只管念”。因为只管念是什么?因地。身体的变化它是什么?是果。你是抓因还是抓果啊?菩萨畏因,众生畏果。你老是管自己身体,这不对啦哪不对啦,这个事害怕啦,你就是众生畏果。你要把念佛抓住,你就是菩萨,就是金刚菩萨。我们人人都做金刚菩萨,好不好?要不管受只管念。

接着讲我们和冤亲债主的关系。般舟本质上是对冤亲债主上演的一场苦肉计。这是方便说,是对众生上演的一场苦肉计。我问你啊,你劝一个不学佛的人学佛难不难?难。是不是啊?那要劝一个仇人来学佛难不难?更难!那你要劝一个鬼道众生,魔道众生,还是冤亲债主,他恨你入骨,你说你别恨我啦,别陪我玩啦,去念般舟吧,难不难?他说这小子又耍我,是不是啊?他自己都吃不了的苦让我吃。你看又骗我蒙我,拿这个来对付我,是不是啊?他肯定不信。怎样会信呢?你吃苦他就信了,知道不?他给你设的难题,你吹牛你不怕苦?我把你苦的感受给你加强加强再加强。看看熊了吧,还吹牛,行般舟?般你个头啊!正好把你阻止了,他又得意了又解恨了。可是如果反之,你不这样,他给你设置的一切障碍,你全部突破了,就会怎么样?他只有感动的份,只有佩服的份。他一感动一佩服会怎么样?得度啦!得救啦!你的苦你的累能让你的冤亲债主感动,生信心得度证须陀洹,好不好?值不值?所以要有这个心啊,你有这个心就能度一切冤亲债主,这就是无上微妙法,就是苦行中的妙行,妙不妙啊?真正的微妙之处啊!所以好多你们修行的时候把苦躲过去,吃没吃大亏啊?那才是把苦吃进去,那叫吃苦,是不是吃苦啊?苦中之苦。你把苦躲了,最后承担什么?冤亲债主无休无止地来找你,来给你增加苦,是你这一天两天把这苦吃完了,冤亲债主从此不找你麻烦好呢?还是这两天你不吃苦,你把冤亲债主招过来了,超拔冤亲债主,然后你自己偷偷当逃兵啦,然后现在你不陪冤亲债主玩,没玩够嘛,回家他慢慢陪你玩,玩你十年二十年,那好玩吗?那就太不好玩了,是不是啊?那是不是吃苦啊?那才叫真正的吃苦。这个叫吃苦了苦,那个叫吃苦吃苦还是吃苦,是不是啊?苦中有苦无穷尽,是不是啊?所以要能上演这一场苦肉计,坚决救拔你们的冤亲债主,好不好?

刚才讲了这个苦行妙行的一个方面,我讲了啊。那么,你吃了这个苦,有没有你把这个苦吃完啦?有没有超越身见呐?所有的五阴魔的突破口都被你撕开了,撕开之后你就破我相,破身相,好不好啊?我相一除,他人相、众生相、寿者相有没有除掉啊?你就都有深切的体验。直接破我相、破四相,进入佛法的光明大道好不好啊?妙不妙啊?这是苦行之妙啊!然后你这苦不吃,你天天弄,天天照顾自己身体,天天是个业障鬼,是个业障鬼子缠身,那你说可怜不可怜呐?太可怜啦!那你老绕过苦,最后你把这么大好的机缘、大好的机会错过了,亏死你、冤死你,真是冤大头,对不对?那太不值啦。这也是苦中之妙,妙无穷。所以我说苦行妙行,真的你已经不怕苦了,甚至怕不苦了,你的心智就这个了(师父竖大拇指),是不是啊?当你产生不怕苦的心,怕不苦的心,是不是消除一切业障啊?是不是业障尽消啊?业障来了等于没有,对不对?因为你可以承受啊。

你为什么有业障呢?为什么你受不了呢?因为你的心被打倒了,因为你的心被击垮了。所以呢,你的心被业障所主宰,是名业障。如果你的业障主宰不了你的心,你的心坚强,你的业障就成为你的增上缘,成为你最好的对手盘。越修越来劲,越修成就越大,好不好啊?这就是心和业的关系啊!心强业就弱,心弱业就强啊。所以我们永远要心强,永远心坚韧,心定,不做业障俘虏,不做业障鬼子,好不好?所以说啊,当你碰到任何障碍的时候,要提升自己的心力,提升自己的心量。你的心只要提起来,任何业障都不在话下。当你把这颗坚强的金刚般的心地树起来的时候,所有的业障怎么样?都能消除。

所谓“心亡罪灭两俱空”,就是说那个怕苦的心,那个有受不了的那个心,那个被业障主宰的心亡了之后,当你的金刚心确立的时候,那个心才亡了。“心亡罪灭两俱空”,那些业障是不是都除掉啦?你身体还受业报,但怎么受是它的事,你就能主宰自己念佛的心。当你的心地完全转成你的念佛心地的时候,能不能灭八十亿劫生死重罪啊?所有的重罪通通消除,所以障消愿满必定成佛!所以根本上消业的办法,不是一项一项的。有的讲师父我堕了一个,师父我堕两个,师父我堕了九个,我堕了十二个。多少个都一样,当你的心地坚韧的时候,十二个也是亡,一个也是亡。不要被业障的分别相所束缚,所谓“心亡罪灭两俱空”,这是真正消业障的办法。

我希望大家不要抱着一个带业往生的心。带业往生是个偷心,是一个侥幸心,是一个不老实心,是一个对付心。我们不要这种心,好不好?般舟一定能让我们提前消化所有业障,能让我们障消愿满,随所愿欲,如意即成。所以我们不赞叹、不鼓励、不主张带业往生。因为我们不想偷心,我们不想赖账,我们一定还账,而且全面还,不仅还,而且加倍加多少倍去还,不仅还帐还要把冤亲债主通通救拔,好不好?这个心才是金刚之心,你有这个金刚之心的时候,一切业障都会成为你的增上缘,一切业障就已经消了,再来都是强弩之末,没有关系。那么你和冤亲债主较量过程当中,我刚刚讲一个是苦肉计,你要坚守要坚持下去。这是核心的一点。

还有非常核心的一点是什么?冤亲债主和你之间这场战争,这场较量,最最重要的是四个字。哪四个字啊?你要“至心接受”,不要有斗争心,知道吧?一有斗争心,他来给你找麻烦你不接受,不生忏悔心。你有斗争心你就不会忏悔,你有斗争心就会被业障牵住,你有斗争心你就不能精进,你有斗争心你就不会至心回向,所以一定要把斗争心泯灭掉。把你斗争心泯灭掉之后,你和冤亲债主之间就很好,较量就很快就结束。打你一拳,你说对不起,打得好,再来一拳。打你一拳,你说打得好,再来踢一脚。他连踢带打,你说打得太好,打死我都毫无怨言。最后怎么样?还打不打啦?不打。表面你不跟他打,你这一个至心接受,把对方的报复心,嗔恨心,一切怨仇债恨全部怎么样?消融掉了,包容掉了,消化掉了,就是化为乌有了,好不好啊?不就是痛点吗?不就是买账认账吗?不就是还账吗?我现在把般舟三昧的功德利益还给你,把初果须陀洹还给你,把往生极乐世界还给你,好不好啊?要有这份大心量,知道吧,不要给他搞斗争。既然他跟你是冤亲债主,他跟你有缘,你就要度他,就要救他。要发首先救拔他们往生极乐世界之心,好不好?你这个心生出来以后,这一念心量的光明一点亮,就能够消融任何怨仇债恨。有没有怨仇债恨不能消融的啦?有没有冤亲债主不被感动的啊?只要你能证明这一点,只要你真正做到这一点,就不会有什么事。所以至心接受是化解冤亲债主最好的一个相,这就叫无为而治,不战而屈人之兵,好不好?如果你很聪明,又是找医生又是看大夫,又是吃进口药,又是哀声又是叹气,又是找这个诉苦,又是找那个诉说,都是斗争心,是不是啊?都是只有一个果报,什么果报啊?让业障来得更猛烈些吧。是不是啊?你一天到晚都说你为什么打我一拳啊?我打你两拳。他说你本来欠我的,你打我两拳,我踢你五脚。然后就相互升级了,对不对?斗争的结果越来越升级,没意思。所以一切业障都是你斗争之心的结果。如果你没有斗争之心,只有至诚接受之心,就能将这个业障重罪轻报,就能消除到最小的程度。而且你一定要发大心救拔你的冤亲债主,把须陀洹的果报,把这个往生极乐世界的果报,把般舟三昧功德利益通通还给他。他一下子得够了,一下子就把那个怨仇债恨,全部的任何冤亲债主消融掉。所以这个般舟消业障啊确实非常有效,为什么你一念般舟以后,那些业障马上顿消,就在这里了,这个至诚接受的心呐,非常的高妙、非常的微妙、非常的高深。

我再给大家讲一个案例。上海有两位菩萨,姐妹俩,她母亲瘫痪在床十八年了。这两姐妹呢,你说伺候一个老太太十八年,你说不烦也烦。哎,虽然说孝顺,孝顺归孝顺,还是有怨言在里边。看到这个情况我就跟她讲,你们要做到四个字:至心接受。这两个人都理解了,接受到什么程度我告诉你,这个妹妹有一天晚上做了个梦,梦见一辆公交车,一个司机的模样很清晰,看到公交车来撞她,撞翻在地。早晨起来骑着电动车上班,这一幕就正好发生了,一辆公交车,就是那个司机开着车,蹦蹦撞了一下,伏在那不能动了,腰撞了,不能动了。不能动了,然后司机赶紧下来,“大姐,大姐,我送你上医院吧”“别,这是我的业障,跟你没关系。快走,快走!”然后司机一看,这好事啊,开车子就跑掉了。起不来怎么办啊?打电话,“老公啊,你快来,来帮帮我。”老公把她扶起来送医院,躺了一个礼拜,我觉得很滑稽可笑。

她的姐姐也不得了,她姐姐叫大刘。有一天人家喊啦“大刘,大刘,不得了啦!”

“怎么啦?”

“你儿媳妇被人打了。”

儿媳妇被人打啦,谁打的?噔噔噔噔,大脚板子跑过来,跑到门口,“谁打我媳妇了?谁打我儿媳妇啦?”

那个说,“我打的!”

“哦,你打的啊,你解恨了没有?要没解恨就再打我,你要解恨了你走吧,跟你没有关系了。”至心接受到这个程度啊!你们觉得很好笑,过了几天,她妈妈跟她讲,“她要往生。”她这个老太太可能病糊涂啦,瘫痪在床十八年。十八年前是念佛的,一瘫痪就疯掉了一样,吃肉,还专门吃这个那个的。一句佛都没念过,突然要往生,这一定是病糊涂了。但她过了几天,真往生走了。走了以后,我那时给她助念,火化烧出来的舍利花很漂亮。这个妈妈瘫痪在床,就是她的冤亲债主,知道吧?因为她们发心至心接受,尽未来际一定把妈妈伺候好,这个债就了了,了了就走了,知道吧?所以我们不要对自己身上的业障抱有怨恨心,抱有嗔恨的心,要有一个至诚接受的心,要有一个不管他只管念佛给他修功德、给他回向救拔他的心,好不好?

说到这以后,我接下来再来讲一个例子啊。我们有位大德,就是我们的演离师。演离师是铁汉,行法之前专门请假,换了一个工作当保安。站着在那守超市,不能坐嘛,就练站功。般舟要站着走嘛,站着练了三个月跑过来行法了。一听师父讲法挺高兴,苦痛关要不管它只管念,大力踏用力喊。他来劲了,噔噔噔,痛吗?痛了。他大力踏用力喊,阿弥陀佛…,过去了挺高兴。又来啦,他阿弥陀佛…,又踩过去了,一连踩了三次都踩过去了挺高兴,挺得意。嗯,不错。苦痛关才过瘾,踩着就过去了,挺好。过了一会儿,苦痛关没有了,打摆子,感冒发烧打摆子,夏天,冷啊,把所有衣服穿上,嘴唇冻得发青。师父,我不行啦,我走路都打摆子,受不了啦!那你跟我来,我到了那个大殿,大家都听,我说呀演离演离你了不起,你不得了啊!你以为你有般舟三昧你能跑能踮,你就可以欺负冤亲债主是不是啊?你就是一个斗争心,你不是一个至诚接受的心,你要跟他斗,你了不起!你苦没了,痛没了,你踩得过去了,你打摆子怎么办?那也是冤亲债主闹的啊!你还不至诚接受?还不至心忏悔?对不对?打摆子,打摆子就一边摆一边念,我念,阿弥陀佛…,挺好,他还念快板。我一边说,他一边脱衣服,我说完了把衣服也脱完了。里边剩着衣服噢,把那个棉大衣都脱完了。好,我斗争心,我至诚接受,结果就过了关了。所以不要有斗争心,好不好?

你是一个完全的供养的心,至心接受的心,至心回向的心,一个至心,首先救拔冤亲债主的心,这个心非常重要。你想想看啊,对你来讲,今天你可以闻法,下次般舟法会任何地方你还有机会闻法,对冤亲债主来讲怎么样啊?他可能只有一次,他因为找你啊,才有机会闻到般舟,是不是啊?所以他的机会非常难得,知道吧。他如果闻到般舟以后,他只要产生信,你说般舟给他利益没有啊?肯定给他啦!但是他要来买帐来认帐。就好比我给你存了一笔钱,你第一不知道,第二你也不来领,第三你也没有花,这钱是不是你的啊?这钱是你的但是又不是你的。是你的是你的名,不是你的存了对你没有用,是不是这个道理啊?那么冤亲债主闻到般舟他有没有利益?有利益是看他要不要来领呐。他来领了就起妙用了对不对?一领,领了一张一百万一千万的支票,管用不管用啊?肯定买房子买地全好用,办法会都好用,对不对?但是你要不拿这张支票有用吗?拿张白条告诉他这是一千万,看好了没有?这是白条,不是支票,是不是啊?所以要解决一个,他只要信,来领他就得受用。你这一个至诚接受,你这一个没有斗争心,你这一个至心救拔,能不能救拔冤亲债主啊?能!一定能!对不对?所以,对他来讲的话,他就一次,百千万亿劫以来他就这一次机会能得到解脱,所以要首先把功德回向给他让他先解脱。因为你还可以再修啊,是不是啊?他的机会很少很少,很难得很难得,很难得很稀有很珍贵,所以要首先救你的冤亲债主。能不能发出这个心啊?当你这个心地产生这种光明的时候,你冤亲债主不感动是不可能的。为什么我们这有好多人看到师父的相片,他就流泪就感动啊。是因为这个心地的光明,不需要语言来交流,知道不?那么同样,那个鬼不听你怎么说话,那个魔不听你怎么说话,他完全读得懂你的心。有的人问我,回向怎么回向,我们这念这么一大摞,说师父我是不是要念这么一大摞?念这么一大摞是个方便,是培养你的心地。当你的心地充满光明的时候,一句话都不要念。当你的心地就是这个回向心的时候,那就是一回向一切回向。只要你心地光明,那鬼啊读的是你的心光,心光,不是你的语言,不是你的文字,不是你的意识,是你的心地。

我们和冤亲债主之间的这场较量。最重要的是落实你应该至诚接受的心,至诚忏悔的心,你用忏悔心来忏悔这个业障,是你欠别人的不是别人欠你的。至诚精进,永远精进,坚固不退,至心回向,至心救拔,首先救拔冤亲债主的心地。当你用这个四个至心至诚这个心法的时候,就能度一切冤亲债主,就能消融一切冤仇债恨。如果你心量广大,有回向心的话,就能度一切冤亲债主,只要有缘求度的冤亲债主,来有缘求度的人,都能解脱。好不好?这个心法讲好了以后,那么,我们和冤亲债主之间就成了一个整体。你把他救拔了,一个可能他往生极乐世界,走了咱不说了啊。第二个可能,因为他一般不会选择,有的他不懂,因为他的习性使然,他想到天上受乐。我记得第一次我超拔,黑白双蛇,双蛇就说话了,不行,你得给我写个牌位。你写什么牌位啊?它说我要做天龙八部,它是蛇啊,蛇就想做天龙八部,它说我要做天龙八部。好啦!我就写一个,黑白双蛇要做天龙八部。写了个牌子,它喜欢往上边去,这是它的心地使然。那么也就是说他受用之后,他这个业报身消除掉,它到哪去啊?上天做天人,是不是啊?到了天人以后,它就反过来问,我怎么当了天人呢?受尽福报,哪来的呢?哦,我那个对头般舟救拔,把我给救上来的。天人会不会回来护你的法啊?作为天神?那你的冤亲债主转成你的护法好不好啊?

我们之所以在极短的时间内,也就是一年半的时间,要组建一个团队,中间的磨合,很多的问题,运行过程当中也不十分得力。而且我们面临最严竣的考验,在全国,东西南北搞了这么多次般舟的法会,而且一上来就搞三天四夜,境界相那些,各种各样的异常状态非常之多。可是所到之处几乎没有出一件事情,所有的事情都化解了。而且是来者通收,来者不拒。就到后期我们拒绝过两个精神病患者,本来就精神病,跑进来精神病哪能行呢?影响大众。就到后来拒绝过两个精神病患者,结果呢,人人法喜充满!那这个是怎么来的呢?就是我们救拔很多冤亲债主,也有相当多的冤亲债主转成护法。这个转换成护法太多了,所以我们这个所到之处,可以说真是应了八个字:随所愿欲,如意即成。

我们人民大学一个教授算了个账,一天一夜,按照步幅来测量,能走七十公里。当然我们步伐比较小。正常步伐的话呢,因为他开始的步伐比较大,他算了一下,他算了一下这个一步大概是几公分啊,他当时算的是六十公分,那这样算来是,一昼夜是七十公里,就算能打一半折,一昼夜也走三十五公里,就是三万五千米,你们何时有过这种运动量?没有,你满打满算一天能跑个一万米就不错啦。那么你还要吃一顿饭,还要不让睡觉,不让坐,不让歇,只能走,要念佛,这个劳动的强度非常之大,只有一种情况你可以安然度过,一切不管它只管念。阿-弥-陀-佛-,声音震不震呐?你心量广大,你定力高深,你不管一切。环境的一切不能影响你,他人的一切不能影响你,情绪的一切不能影响你,苦痛的一切不能影响你,感受的一切不能影响你,业障的一切不能影响你,昏沉的一切不能影响你。你是一个金刚之心,始终是端心正念,阿-弥-陀-佛-,这身体会不会有事啊?绝对没有事!就是再苦再痛都是小事,都在可控范围之内,是不是啊?反过来,你就这样,阿-弥-陀-佛-阿-弥-(畏畏缩缩)你这是不是自虐自残啊?你表面照顾你身体,你觉得这样舒服一点,那你想一想啊,你一个人要歪着屁股走上三万五千米累不累啊?会不会有事啊?会有事,你自己找的事啊!本来这样断断续续就能走,每走一次都是一种加持,每走一次都是一种调理,每走一次都是经络疏通,都是一个能量的交替,都是一种能量的循环,都和法界连在一起融在一体多好啊!你老是这样,那你不是自虐不是自残不是自杀,是什么?所以不要照顾自己身体就对了。你越照顾啊,怎么样?反受其害。可怕不可怕?一切的毛病都是你自己走出来的!都是你照顾自己啊!

当时有个案例,加拿大有一位老菩萨,六十多岁,法名叫善果。她写了一篇体会,把它放在网上影响非常大,《人间净土——宝峰寺》。她这老人家一来以后,就是腰间盘突出。老人家道德比较高啊,然后大家就来扶她,人缘比较好啊,仨人扶。两边各一个人,然后后边一个人揪着腰。撅着屁股,架着,糟了,这样走好可怜!我过去给她说,我说善果啊,你要想走七天七夜,这样走不灵,你这是自虐,这是自杀,这是自残。是不是自虐自杀自残啊?虽然表面上人家架着你,其实你这个身体怎么样啊?是不是被割裂得不是一个整体啊?这边往这边靠,那边往那边靠,那跟大卸八块也没什么两样呐!那你身体能对劲吗?你一直牵强,一直这样停,一直这样厮杀,一直这样自残,一直这样自虐,会不会有毛病啊?所以毛病都是自己找的啊。然后呢,我跟你说,我说你这样自杀自虐自残,你应该豁出去,不管它,自己走。她也真的很坚强啊,侧着走,开始这样走。站起来,慢慢走,哎,就正啦。就这样完整了七天七夜,好不好?一定不要这样,所以说不要照顾身体,不照顾身体也不要照顾别人身体。女同志两个人之间,喜欢帮别人捶捶背,捶捶腰,千万别这样。

还有一点,我们中间有一个节目打香板,打香板的时候师父有愿力,打香板代你们受业代你们受报,消你的业障。但是一般打香板呢,只打这个位置,不要打其他的。千万不要有人说,师父,帮我打打腰。还有的说,师父帮我打打脚。哎呀,还有打屁股的打腿的,啥都有!简直是无语,不要照顾身体,请香板打两次就行了,不要去打头啊,打这打那。哎,都是个方便,而且你越想这个东西,越是照顾自己身体的感受,不照顾自己身体的感受才是最好的。我问你上山一鼓作气上得容易啊,还是一边歇一边上容易啊?所以行般舟也一样,一股作气,不管受,不管痛,不管怕,不管喜等任何情绪。不管想,不管辨,不去分辨,只管念,就是个念。

那么苦痛关,就是我所讲的这个例子,非常鲜明的告诉你们,一定要端心正念,行好般舟步,踏下去喊出来。不管有多苦多累,坚持踏下去喊出来。因为你受了这个苦受了这个累,就不受别的苦不受别的累。如果你不受这个苦不受这个累,你就会自杀自虐自残,然后呢,你出来找个地方坐一坐就是自杀。为什么般舟要不坐啊,为什么要不蹲啊,为什么要不跪啊,为什么要不拜啊?都是保护你的有效措施。你想想看,这个,你走十几个小时,身上的血都是热的,经络都是高速运转的,血脉是快速流通的。你坐在这就睡着了,这个经络中断了,不通。还有的打坐,你经络又没有通,你在那打坐,把那个经络全部塞住,得不得利益啊?那么你来行般舟,你坐那一会儿,能不能解决问题啊?越坐怎么样?越困啊!越坐越累,越坐越不自在。因为你产生想坐的念头,那这个念头永远不能满足,成为永远的牵挂,永远的遗憾。你老想坐的时候,能不能走得了啊?走一会就想去坐,是不是啊?真受不了。

我们过去有一位老法师,出家二十多年。打坐打得非常好,冬天都在水泥地上打坐,都不垫垫子,非常的勇猛。这次行法的时候,行了一天一夜,腿就肿啦。跟他来的徒弟找我算账呐,我师父腿怎么肿啦?啥时候能好?哪天能好?哎呀,真的爱师父啊!我说,走下去就会好,绝对能好。还不错,相信了我,本来要跑,没跑。结果行了四十天。一个六十多岁的老法师,一个打坐了几十年的老人,能够行四十多天,好不好啊?但是,四十天之后,就跟我说,我特别想坐。确实也特别,了不起啦!第一次行般舟行四十多天,而且打了一辈子坐啦,打坐的人行般舟是最难的,世人静坐一须弥,胜造七级佛宝塔。那打坐的人就有一念,这坐太宝贝太好啦!他这一念绝对转化不过来,要坐的人就立不住。所以要坐的人能行法就是克服的困难确实很多很多,赞叹呐。但是四十天之后,他就说师父啊,这样吧,我偶尔坐坐行不行?那你说,我说行不行?那我们只能说偶尔坐坐可以,但是要以行法为主不要老坐,坐要知足,少欲知足才能坚持下去,不要一坐起不来。好,第一天,少欲知足。第二天,较少欲知足。第三天,较较少欲知足。第四天,就开始以坐为主了。再以后,行不了法了。行不了法,然后就要回家啦。好说歹说留下来,留下来也是最多一半时间念佛,一半时间在哪不知道,最后就走了,就离开道场。

你看,这个坐啊,一旦坐起来就没头!没满足啊!我们人有一个习惯,满足满足,要满了才足啊!那你想想这个行般舟本来是走,你这一坐,坐能满足不满足啊?这满足就变成永远的遗憾,永远的诱惑力,永远的吸引力,就变成永远的漏洞!你这一边走一边想啊,坐坐多好啊!坐一会多好啊!哪怕一分钟啊!那你看你的心就不坚,就成了有漏之心,所以不坐不卧是对你最顽强的保护。

有的人不自觉,过去有个徒弟,惭愧,我说给你起个法名叫演苦。不,怎么给我起个这么难听的名字,人家叫演西,演空,多好听啊!演西到西方极乐世界。演空,演空性。演深,演甚深智慧。演般,演般舟。这多好听啊!怎么给我来个演苦?难听!我说就给你起个演苦。不过这名真起对了!他呢,喜欢坐,他喜欢偷着坐。师父一不见呢,找个地方坐一会儿,一不见呢,找个地方坐一会儿,他也很顽强。那是不是一边自杀一边自残一边行般舟?坚持了三十多天,还要行。我说你老坐行什么般舟啊!基本功都没解决好,我说你赶紧解决基本功。后来出现境界相,我就不让他行。结果不让他行之后呢,对我有意见。他是把苦演到极致,本来你不坐呢,你还能坚持时间长一点。那你行法老坐,他还喜欢打坐,坐在那儿气血不通,让它憋一会儿断一会儿血,断一会儿氧,再接着走。再断会儿血再断会儿氧,再接着走,这脚能好吗?是不是永远都不能好啊?把这个苦演到了极致,是名演苦。我的本意是让他什么呢?苦行妙行,不要以苦为苦,要以苦为妙,要破这个苦的相,是名演苦。结果呢,他不演这苦,演的是世间的苦。一去就坐,一坐那儿就揉脚,偷心十足啊。

最后,你们真的意识到“不坐不卧不扶不靠不跪不拜不蹲不爬”,这所有的行体动作都是对你提供一种无上的保护。因为当你想坐的时候,当你想扶的时候,当你想靠的时候,当你想拜的时候,都是你懒心要起来的时候,都是你的懈怠放逸的开始处。一旦你想坐就表明有一个蚂蚁洞产生了,接下来这蚂蚁洞就可能变成老鼠洞,老鼠洞就可能变成老虎洞,老虎洞就可能变成决堤。蚂蚁洞一堵,后边是全部都没有了。所以要想得无生法忍,不坐不卧,常立,常立三昧,就没有任何懈怠心懒散心放逸的心生出来,就是无生法忍。何谓无生?懈怠懒惰无生。你就很多都生不起来,那就老是精进之心,那就好了。所以这个不坐不卧这些法则是对你最大的一种保护,让你懒散不生懈怠不生放逸不生,你就一鼓作气,你就能行到底就能行到头,虽然你有遗憾,但是你一定能坚持到底。你照顾自己的身体,照顾自己的脚,照顾自己的感受,表面你没有遗憾,但是你会留下终生遗憾。身体啊,你又摸它又揉它,它是美啦,但是般舟让你断啦!所以我们要允许小遗憾,坚决不让自己有大遗憾,好不好?小和大的关系。讲般舟行法的规则,要破除身见。

我刚才讲了,行持般舟过程当中能够让你的身体迅速地脱胎换骨,发生根本的改变,那么这个改变过程必然会有阵痛现象的发生,必然会有种种感受。这种感受你一定不要去管它。你不管它,就能迅速地得到升华。你管它,就要被它管,你不得自由。你管它就要处理它,就为它烦恼,就想尽办法。真是这样。

我给大家讲一讲真实的例子。我们有位菩萨叫善*,她是一个癫痫病抑郁症的患者。行般舟的过程当中,我们说不吃不喝不出念佛堂,最精进的程度是这种。她来劲了,今天也来不吃不喝不出念佛堂二十四小时,结果走到十七八个小时,走得很好。哎呀,师父说了,这个不喝水是个助缘,喝两口也没关系,我就去喝两口。然后就出来喝两口,两口这水一喝下去,哎呀,真舒服!再喝两口。又舒服,再喝两口!咕嘟咕嘟喝了半杯。但是半杯还好,没好意思把一杯水喝了,只喝了半杯,师父说了少欲知足不能太贪。然后一想,喝了水呢,既然出来,上上厕所吧。在徐州的念佛堂,厕所不在这个念佛堂里边,上厕所出去有一段路是露天的,衣服没穿好,透风,风把她刮感冒了,鼻子塞住了。想想鼻子塞住了,也不能行法,唱得也不对劲啊!她说我就煮个姜糖水喝喝。知道她会养生嘛!搞点姜搞点糖,找了半天姜,再找糖,找了半天糖,然后呢,又找水,开水要煮啊!这一煮,咕嘟咕嘟喝了好几杯,再去行法,行不了法了就破关了。你看,十七八个小时,你本来可以选择坚持下去,留点遗憾,渴就渴点,累就累点,留小遗憾,小遗憾你一处理,变成什么?大遗憾呐,大大的遗憾!所以真正的聪明人允许自己有点小遗憾!痛就痛点,苦就苦点,累就累点,困就困点,不管它,只管念!好不好?

说到这儿,苦痛的由来,苦痛的根源以及处理的办法,怎样坚强心力根本心法都跟你们讲了。那你就问呐,何谓过了苦痛关呢?何谓不过关呢?过了苦痛关是不是不苦不痛就叫过关呢?然后就讲师父啊,我现在走般舟没有苦痛啊,是不是过关啦,师父?过什么关?你这个心态就没有过关。洋洋得意,没苦没痛就得意,有苦有痛就悲伤。是不是一对双胞胎啊?有苦有痛就呲牙咧嘴。不知道苦痛是成就你的良方,不知道苦痛是你最好的对手盘,不知道苦痛可以转为你最好的增上缘,你过什么关?何为过关?对任何苦痛再不起分别心,再不做分别想,再不去管它,全盘接受它,认识到一切苦痛都是因果。既然是因果,不能选择,既然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就伸着。既然是因果,那我就甘愿承受。我承受它也是因果,我不承受它还是因果。因果来的,该来的当来,想不来也不行。与其我难过着烦恼着接受这个苦痛,我还不如不管它,心力一坚强,不把它当回事来接受这个苦痛。要对苦痛没有分别心,没有分别想,它痛它的,你念你的,那才叫真实的过关。而不是说,不痛了不苦了叫过关,这个不叫过关。

我们有一位菩萨非常厉害,她行了十天十夜竟然没有苦也没有痛,她挺美的。师父,你看看,我跟别人不一样,我没有苦也没有痛,哎呀我说你挺对的啊!第十一天,都说菩萨不偷懒,怎么找不见人了?到处找找不见了,厕所厨房,会客室,哪里找都找不到,只有宿舍没去找。唉,回宿舍啦?去宿舍找,一到宿舍,躺在床上睡觉。哎呦,我说你好了不起呀!你不是过苦痛关了吗?怎么躺在床上睡觉?师父,痛啊!太痛啊!苦痛一来你就跑回去睡觉去,她那过关?那不叫过关。她走十天不困不饿不痛,那是因为她的善根深厚,不代表她心力坚强呐。苦痛关要过只有心力坚强才视为过关。

还有,实际上何为过关呢?我再讲一个案例给你们听。当时在广州法雨寺,法雨寺背后有一个宝塔,里边全放着骨灰盒,很多很多的野鬼孤魂,很多很多的无情众生在这周围游荡。广州本身杀业比较重。我们发愿到一个地方度一个地方的众生,没有任何条件。你看包括在东莞的金沙寺背后那个塔内好像几万个,然后他也没提到要救拔超拔,做法的时候全部超拔全部把他们救拔。到了这里也一样,尤其是每一个地方第一次法会业力特别重,共业确实非常严重,法师一般难以担当。

我记得我和一位法师,很有名的一位法师。当时我是居士,在一起开启一个般舟道场。开始的时候第一天有七八个人,还没有十个人走般舟,入关仪式一进行,拜下去一拜就不起来了,待了三十多分钟可能有,我就过去喊。因为在我的目光当中,般舟是不跪不拜的。因为你一拜在地上,舒服啊。不让你们拜,你们一拜就老会生偷心。过去我有个徒弟就这样,一念佛念得热泪盈眶,她就要给师父磕头,磕一个头她越磕越想磕,磕到最后瘫在地上没有一个人能拉得起来。累!不累才怪!我问你趴在地上舒服还是怎么舒服啊?肯定趴在地上舒服是不是啊?那样就起不来了,没有起来的心啊!所以不能拜,一拜以后不行的。我们有些大德行般舟,行得困了行得累了就有一个辅助措施去拜佛,当然这拜佛也许有他的深意我不太理解啊。我们只是方便说。一拜佛的时候就会生偷心啊,就立不住。般舟是常立三昧啊!一拜佛,拜佛就拜昏沉了,会有昏沉呐,再顽强他也是昏沉的。不能拜,拜会生偷心。这是讲的这个,不能拜。这个苦痛关就是说你不能生一念偷心,不用管它,有顽强的金刚之心。哪怕这个痛,把你痛死,不要管,然后你闯过去一定是艳阳天。因为这里边共业特别大。那个法师,共业大,趴在地上不起来。我就喊他,喊他喊了好多遍。起来了跟我说一句:共业太重。然后就趴在窗户上,一直待了至少有三个小时才起来,共业特别重啊。你看那个老和尚去修般舟,最后修了多长时间啊,据说修了二十个九十天。但是他自己修了二十个九十天呢,就从来没有教,这老人家很了不起,最后往生得非常好啊。但是这老人家就没有教一个徒弟,听到的消息,没有教一个徒弟行般舟三昧。为啥?这老人家真的很了不起,因为知道自己没有得到究竟,所以没有传这个东西,就是因为有拜的夹杂,有拜的夹杂就不能得到全面的利益。

那么在法雨寺呢,你想想看这地方几十年都没有做过真正的救拔,这一方水土这么多众生都来求度啊,是以在法雨寺这三天四夜真的艰难。老实说我走了这么长时间,我的脚很少有痛的时候,结果在法雨寺从第一分钟到最后一分钟痛就没有结束过。这脚很痛啊,脚痛没有结束过。然后呢,我以往的这个痛,回向完了一定全部结束就没有啦。这次回向完了也没结束,就这么厉害。当时我就不管,我是真的不管这个痛,只管念。我只是告诉你,实际上痛一直在相续,痛了这么长时间。那么为什么这么痛,我告诉你,业力沉重,共业这么重。不管它,只管念。我为什么要不管它只管念,我想这个痛,如果我处理这个痛,我也有很多方便很多办法。但是我在处理痛,就没有念佛,就是有漏之心。所以我就想,这个腿痛最多肿个大象腿,腿肿粗一倍,像个水桶一样。但是我知道,痛过之后二十天之内一定消除,那么二十天之后我的腿痛过没痛过有分别没分别啊?二十天以内是有分别的对不对?我腿肿得像水桶一样粗,天天痛,痛了二十天,二十天以后我这腿变成好腿啦。那么这个腿肿不肿、粗不粗、痛不痛是不是一朵小小的浪花?有它不多没它不少对不对?是不是?那你管他干什么呢?我想通这个道理,不管啦,随便你,爱痛痛,反正以后结果都是不痛,对不对?就算你计较痛,反正以后也是不痛,那你管它干啥?那我干嘛不好好念佛呢?所以就好好念佛。但是呢,人也有私心啊,我说这次痛怎么这么厉害啊?后来我就想回向完了是不是没有呢?回向完了还有。我想想,我不行准备搞二十天了。就搞吧!我讲课给大家分享,分享完了后,什么事也没有了。这叫不得而得。当你没有任何恐惧心任何畏惧心的时候,这苦痛就没有了,真过了,这叫过苦痛关知道吧。并不是你怕痛怕苦,并不是说你不苦不痛叫过苦痛,是这个道理啊。

苦痛关要打开你的心量。我再问几句话,你们也需要记住这几句话,自问这几句话,我们在发愿的时候也发这几个愿。我问你,

是现在苦痛好还是将来苦痛好啊?

是提前苦痛好还是延后好啊?

是重罪轻报,重罪微报好,就微小的报啊,还是将来实报实受好啊?

是诸佛菩萨帮你分担你这个吃苦,还是将来你在病床上遥遥无期无边无际的苦痛好啊?

明白里边的道理了没?那么在般舟里边吃的苦,你脚也没增加也没减少,但是你苦得不得了,是一种虚拟的苦。是吃这种虚拟的苦好啊,还是将来躺在床上实报实受好啊?这几条你问自己,一问自己就心开意解,就不怕痛不怕苦啦。

有一天,我们2011年10月1日的时候,来了一位菩萨,是一个念佛堂的堂主,走了三天三夜,他很能念很能唱。不唱他也不念了,一直走一直走。

我说,“念佛!”

不念。

“念佛!”我问怎么回事?

“师父,痛。”

我就问他,就问他这几句话。现在痛好还是将来痛好?-现在痛好。痛多点好还是痛少点好?-痛多点好。不怕痛好还是怕痛好?虚拟的好还是实体的好啊?现在虚拟吃苦强过将来啊被动吃苦,主动吃苦比被动吃苦好。重罪轻报比将来实报实受好。诸佛菩萨帮你分担比不分担好。我说,怕不怕苦?-不怕。怕不怕痛?-不怕。痛多点好少点好?-多点好。苦痛有没有关系?-没有关系。我说这回好,这次心开意解了。然后就念了几句阿弥陀佛,一看这个人,呵…呵…口水乱掉。这人有意思,刚才痛得不得了,现在突然睡着了,我上去一掌,醒了。痛哪去了?痛哪去了?我没痛啊!都是感受。昏沉哪去了?没有昏沉,昏沉也没了,好了。所以痛和昏沉都是一种感受。当你不计较不管它的时候它就不能主宰你,你就是自由的,你就是解脱的,这是讲苦痛关,刚才讲的是这个苦痛关的心法。

那么过苦痛关的身法是什么呢?身体的方法是什么?就是大力踏用力喊。为什么苦痛呢?一是冤亲债主加给你的,二是身体变化过程当中的自然现象,三是你身体负面能量的积累。负面能量何以积累呢?身形不正,你这样歪(师父示范),反正你憋屈得憋憋嘟嘟的,你那是偷懒的心,偷懒的行为,身体都是不正的。只有这样,阿-弥-陀-佛-,身体正的,但是你们都这样,变成这样啊,阿-弥-陀-佛-…,你摇摇晃晃摇摇摆摆,都身形不正。身形不正负面能量消除不了,对不对?负面能量不能消除,会不会积聚啊?积聚,你腰酸背痛肩弯什么感觉都来了,你负面能量积累的结果。那么,你端心正念,踏下去,喊出来!好不好?阿-弥-陀-佛-(高亢)喊出去,周遍虚空尽遍法界,响彻云宵,上彻天堂。“佛”!是不是废气都出去啦?负面能量是不是都挥发掉了?然后你如是做,如是负面能量就不能成气候。阿-弥-陀-佛-(畏畏缩缩)那你这负面能量在积聚,此消彼涨,彼涨此消,你的正面能量就不能积聚,然后负面能量一直不能散发,最后你怎么样?就成了苦宝宝了,就是越来越苦越来越痛,而且你越来越难以承受,这是苦痛的根源。而对付这个根源最好的办法就是不顾一切踏下去喊出来!而且呢,一定要喊出来。踏下去是根,喊出来是魂。喊出来是那个牛鼻子。一牵,身体全部引发,阿-弥-陀-佛-,身体全部得到调理,负面能量全部挥发掉。尤其是走快板的时候,你想想看你这个能量是不是会得到真正的交流啊?你身体有多少负面能量就跑多少负面能量,有多少业障就消多少业障,好不好?所以最正确的方法就是踏下来喊出来,大力踏用力喊,声音消融昏沉,而且身体一定要引领它,这样就能把负面能量完全消除。尤其是走快板,这是讲过苦痛关最根本最基本的方法,这个基本方法特别有效。

那么什么叫过了苦痛关呢?刚才讲能接受一切苦痛是为过关,对你行法过程当中有多少苦多少痛,有怎样的苦怎样的痛,持续多久还是很快消失的时间相,都没有分别是为过关,那么具体来说要产生怎么样的心才叫过关呢?要产生不怕苦的心才会过关。要产生怕不苦的心才会过关,那么到此是不是圆满了呢?有没有圆满?不怕苦怕不苦,有没有圆满?应该怎样才算圆满?要能产生代众生吃苦的心才能圆满!因为这时候才是真正消融所有的苦,不把苦放在眼里不把苦放在心上,真真能够体会到苦背后的东西。代众生受苦,说来容易做来也不难,关键在于你的发心。你一个怕苦的心和代众生的心才是检验你佛法是否到家的一个基本所在,你说你学佛学的多好,你还是怕苦你还是很怕苦,那你佛法学的好不好?那你肯定还有身见还有我见呢。你根本连门都没入呢,当然不好了是不是?所以这个不怕苦、怕不苦、代众生受苦的心表的就是佛法,你说你慈悲,你又不愿意代众生受苦,你说你是真慈悲么?那不是。

那么讲到过关最基本的最核心的东西是什么?踏下去喊出来,踏下去喊出来能够激发你的正气,让你的能量合理的分布,并能够将负面能量迅速的从体内排出。这个能量的运动方式非常的重要,这也是所有女众能够迅速得到利益的一个根本所在。因为啊我刚才讲了最最重要的一个是踏下去喊出来。二是相续时间,踏下去喊出来你的心态像金刚一样坚硬,不怕任何苦,怕吃不到苦。所以“我愿意代众生受苦”这是一个完整的、完全的金刚之心。这样一个金刚之心、圆满究竟之心,这表明一个质。这个心体现在哪呢?体现在你如理如法的踏下去喊出来上面去。完全一合相的阿弥陀佛,表明你完全安住在佛号上,表明你已经不惧任何苦痛,表明你已经认真至诚接受一切苦痛,表明你已经能够有足够的心量来容纳、来融解、来化除一切苦痛一切灾难。这个表示的是质,而这个相续性表示的是量。质量,质量,那么你这样坚持24小时相续、48小时相续、72小时相续、96小时相续,这个相续是他的量。刚才讲踏下去喊出来,那个金刚心是他的质,没有质那再多的量都是垃圾或者说都不是优等品,是一等品二等品三等品,不是优等品。首先是质然后是量,质和量缺一不可。那么行持般舟最重要就是要这样,最核心一点就是这样。

那么基本的是这样,还有什么样的方便可以过这个苦痛关呢?你在苦痛特别苦痛的时候可以这样,比如说这是随喜区,你到这个区外面,或者是找一个方便的地方,当你苦痛难忍的时候你怎么办?你就这样原地踏步,“阿!弥!陀!佛!”这样来踏。就象我跟你说的,象那个练拳击的,“阿!弥!陀!佛!”喊得越凶,承担抗击打的能力越强。“阿!弥!陀!佛!”他这个你就是要抱有必死之心,死就死吧!反正也不舒服,也不要找什么舒服,走般舟你也不要找舒服,就这样踏,用力踏,大力喊,你这样就能过关。

还有你就这样“阿!弥!陀!佛!”单腿跳。还有这样双腿跳,“阿!弥!陀!佛!”再告诉你个绝招,僵尸跳,“阿!弥!陀!佛!”最管用,要直的僵尸跳,我跟你讲保证全身贯通,冒汗。因为他要不是僵跳就不是全力。“阿!”人的本性还是会晃一晃,不是直下来,只有僵尸,“阿!”这个动作脑门都震动,又是脚跟着地,他震脑门的,所以一般人自动会缓冲一下这是本性,所以你这样“阿!弥!陀!佛!”你这样跳起来的时候虽然力量大但他还不是最大,但是你要是僵尸跳,“阿!弥!陀!佛!”僵尸跳,跳几下就冒汗,要很痛很痛的时候,你就想我是僵尸我怕谁,跳!

这个方法是很有来历的,当时我一个人在行般舟脚痛,很聪明的想个办法,脚痛鞋子不好呗,换了个鞋子果然好了两天,又疼了,又换了双,好了两天又疼。他们说北京布鞋好,我就跑到九江北京布鞋专卖店,我就一样布鞋买一双,这不用挑了总有一双合适的,买了十几双布鞋放在那。然后呢,这个不行试这个,那个不行试那个,最后哪双也不行,我说这咋办,这哪双不行,肯定没有行的了。鞋不行就脱了鞋看看,一脱鞋地不平。这地塑料泡沫,塑料泡沫软,这个不得劲,得铺地毯,为了把痛的问题解决我铺地毯,专门去买了地毯回来,把念佛堂全铺上了地毯。地毯铺好了果不其然好了,没过两天又不行了。当时我就火了,我说你这脚也太难伺候了,给你弄了十几双鞋了,又给你弄了专业地毯了还不行,这不弄得跟般舟绝缘了么。急眼了,我说你真不识好歹,我豁出去了,我就跑啊,逼得没招了我就满地乱跑,跑啊,跑过去,跑过来,咚咚咚咚,跑完了脚就不疼了。后来才知道你越伺候他,他就越难伺候,你不伺候他,他伺候你了。这两口子也是这样是不?你越当回事啊,他就越来劲,你不当回事,他就没趣了。真是这样,这是讲的这个苦痛关。

你要有一个不怕痛的心,什么叫不怕痛的心?使劲踩上去,这个心力就强,然后血液快速流通,它就起到一个通的效果,通则不痛,它就不痛了。反过来我问一下,你造了多少地狱之业,将来地狱果报要不要受?现在受了以后地狱不下好不好?所以你要有这个心,把未来的地狱之业,全部都在脚底下踩掉好不好?那你就是吃苦了苦,管你趴不趴下,你要是不趴下它就趴下了。

当然还有一种办法,是什么办法?就是跳,跳起来那就好办了,这样一跳就豁出去了。一个小女孩14岁,我们这枣庄来的一位,她就是跳这个。在不在,小朋友,来过来,来,掌声,就是这个孩子可好了,来来加持一下,来来来跳一跳。(示范金刚跳)嘿嘿不错。你们也可以这样跳,金刚跳,这个也可以达到破除苦痛关的效果。但是最重要的方法是唱,如果你要害羞啊,你就跑出去,反正李总地方大,你找个没人的地方你就喊,你喊痛快了你脚就痛快了,当然了这都是方便法啊,不是究竟法,究竟法是不管痛只管念,痛自然就慢慢的消退了,而且最主要的是你痛的时候正好是需要你加油的时候,痛说明你在过关,不通则痛。好比是刮骨疗毒,你是逃避刮骨的痛,还是受用疗毒的果啊?受用疗毒的果报,是不是?刮骨的时候是不是就是疗毒啊?是不是?刮骨就抓住这个因,就一定有疗毒的这种果报。你老想着疗毒老想逃避,最后你把刮骨的因丢了,果有没有?有因才有果是不是,没有因就没有果。所以你要转念,你说我这是在了苦,不是在吃苦,我这是在了业,那么你用了苦了业的心你就能承受,你就心生欢喜。你要是用受苦受业的心,你就越来越觉得沉重。这是讲苦痛关它的方便,怎么观想怎么去做怎么去方便。

还有一点告诉你,我之前说过苦痛关的时候,千万别想办法去缓解苦痛。然后一些老修都会有体会,哪一次缓解苦痛成功了,有没有过?真的没有过,留下的都是遗憾,都是悔恨。所以千万不要去缓解它,去处理它去逃避它,你一去处理它,心力就降到低点,它的魔力就升到了高点,道消魔涨,你就很难受。当你心力提高的时候,你就端心正念,你就是大象它就是蚂蚁啊,你一提高了心力你就叫什么,道长魔消,所以关键要提高自己的心力。我告诉你们一定要发愿,无论多苦多痛你们一定要坚持到底,好不好?你坚持到底的都会过关,不坚持到底都很麻烦。

我就刚才给你讲的那个办公室主任,最后是这样子的。虽然行了一天一夜,他没有听法,也没有心开意解,心力不强。回家后在云岩寺行了24小时,后来回到安徽之后,老想行般舟,一次比一次行的短,最后只能行两三小时,再到后来一听般舟腿都疼脚就疼,谈虎色变。一定要豁出去把注意力放在佛号上,放在踏下去喊出来上,不要去勉强的应付,死坚持苦痛上,那样会带来很多麻烦,很多毛病,很多硬伤。这个问题谈虎色变,后来到了徐州听课后痛就消除了,但是还是很麻烦。他说我听完课后腿不抽筋了,好像恐惧心也没有了,这回我准备做一个样板,要给大家再讲,结果呢?般舟走完了,再找人又找不见了,估计又当逃兵逃跑了,这个很麻烦。

再给大家讲一个上海的一位,这是一个教授级高级工程师,2011年十一在我那行般舟行了七天七夜。教授职称比较高,然后就会投机啊,说你这护法太少了,我给你当护法去,就借机歇一歇偷懒。然后苦痛关就没过,结果就稀里糊涂出了关,出了关后就回上海了。脚痛就找个地方按摩按摩泡泡脚,按摩了两个多月,泡脚泡了两个多个月,没解决问题,刚刚有所缓解,他又来了云岩寺。两个多月之后就是春节,这一来以后可是麻烦了。师父说越痛越念,他先是越痛其次再是越念,他不是把重点放在后面他是念痛,走了7天零6小时,痛了7天6小时还是没过关。最后剩下六小时了,师父说不管痛只管念,越痛越念,我这照顾他7天6夜零7个小时,差6小时就照顾7天7夜了,还这么痛,给他搞急了,师父讲不管痛只管念,反正最多还剩下6小时了,痛就痛吧,不管了。念“阿-弥-陀-佛-…”哎,结果踏过去脚不痛了,人飘起来了,就像清虚之身无极之体一样,无上微妙啊,才知道不管痛只管念多好,真是这样。

分类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