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3051901境界关

18
0


最最重要,最最核心的一关,境界关或者是叫妄想这一关。般舟最大的危险在这一关,他的拦路虎是苦痛关,一拦就把人拦外边去了,他的真正的危险在于境界关。苦痛关不过最多回去痛两天,不会死人,不会有精神病,昏沉关最多回家睡觉,都没有危险信号,没关系。境界关要出现问题了,这人就精神分裂,然后就神经病了,这是最危险的。

很多人不敢带般舟尤其是不敢般舟共修的根源在于这一关,咱们国家不乏寺庙传过这个般舟三昧,但是最终都是因为出了这方面的事关了门。比如我知道,这不能讲寺院的名字啊,有某个寺院,我过去打电话问,我说“师父,你们这儿行般舟吗

他说“行啊

我说“我想来打七天七夜,行不行啊

“你以为你是谁呀,打七天七夜!你知不知道我们这儿最近有个人疯掉了

我说“怎么疯掉的

他说“我们这有个居士不让他打般舟,他自己回家打般舟,结果走七天七夜把人走丢了,家里边找我们来要人,找不着人啦”这危险呐,这个事情真的很危险。

我们这儿不是没出过事,出过好几次事,但是这几次事都化解了,就都没有事了。第一件事,是什么事儿呢?当时有一个菩萨,有精神病倾向,他在家就精神病。后来我们坐在车上,拉了他办事,他就听到有一个声音,你跟着你师父跑,我让你撞死,我让你车子撞死,出车祸。把你师父撞死,把你也撞死。他听了就害怕,他也有良心啊,他说,我不能让师父撞死呀。这个家伙也很聪明,他说,我要上厕所。我们就让他上来上厕所,上厕所呢,我就在后边儿跟着。结果,他不上厕所就跑,我就在后边追。这好人能不能追得上精神病人啊?追不上。那跑得溜快,你知道吧。这家伙情绪非常激动,撒脚丫子就跑,追不上。而且,他又没带身份证,我们当时开车子,开长途,在那个高速上,跑下去,就是那个山谷里边啊,就全在山沟沟里跑了。一个没有身份证的精神病人在山中间乱跑,后果非常危险呐。这个时候,没有办法,只有念佛,我跑的时候也一直念佛。好在念了几声佛以后,他跑不动了,让我给追上了,这才避免一场危险。把他追回来,没事了。后来他说,奇怪,我跑的溜快,飞快,怎么一下就跑不动了哩。这是一件事儿,后来种种危险情况都化解了。

还有一件事,也不妨公开,这件事是最大的,影响也最大。当时,有一位菩萨不公布名字了啊,境界相出现以后呢,她就认为我们这个地方强迫她卖淫。她说这个地方强迫她卖淫,然后她就跑了,我就在后边追。从明心禅寺的走廊到马路上大概一百米,我估计最多三四秒钟,那象飞一样,飕飕飕就到马路上去了。我就追在后边追过去,追也追不上啊。好不容易追上,结果这时候,真有魔王相助她呀。我一个和尚追一个女人,追出去以后呢,这个地方一个流氓就把我抓住了,和尚追女人劈头盖脸就给我两下。我说“对不起,菩萨,现在人命关天”我说“得把她追回来”他说“追回来,我先把你打死,再说”他最后来一句“我最看不起男人追女人”然后,就给我修理一通。因为我也不反抗啊,我只是讲道理啊,最后打了几下,他也解恨了。然后我就又追上去,她已经早跑没了。后来,110打电话过来说,在某一个厂房碰到一个女人如何如何。然后,我们就追过去。到那儿一看,她站在那个厂房里边。不知道从那儿弄来一个大铁片子,两个铁片子,一个象刀,一个象棍。她刀棍都有了,往那儿一站,她说,我是……说那个动画片里边的啥东西,我都忘记了,时间长了。她好像金刚卫士一样,站在那儿“过来,过来,放马过来”我们到了以后呢,我们就对她念阿弥陀佛,念着念着,她就讲“魔音又起”。她说,魔音又起来了,说我们魔音又起,我们念也不管用。警察来了,警察说“她也不听你们的怎么办”。警察就派了俩人儿,我们在这儿念,他在后边儿包抄,上去一扑,把她扑倒了,把她那个刀和棍都全部下了。她挺镇静的,她说警察,喊警察嘛。那些人说,你不要怕我们是警察。她就说“你是警察,谁相信你呀,你把证件给我看看”她挺理智的其实。你把证件给我看看,警察都有证件呢。他们,嘣儿,把警官证件亮出来了“你们证件全是假的”,她说全是假的“警察有警车,你们警车呢”“好,给你看警车”,扶着跑出来“看见警车了吗?两辆警车”“警车假的,警车有警灯,你们怎么没有警灯啊”他说“那好,那给你亮警灯”,警灯亮了。亮警灯了吗“警灯也是假的,你们全是假的”这不是警察扶了她吗,她就“噔”就坐地下了,赖着不起来。后来警察就把她扔地下,警察就要把她带走送精神病院去。我说“可别,她是我的徒弟呀,在境界相当中,你得给我们留下机会,劝劝她,不能送精神病院”好了,我们就留下来劝她。我们在这一唱“阿弥陀佛…”,她就又说“魔音又起,魔头正向我走来”后来她自己在那念,她说“你们冤亲债主啊,你们赶紧跑啊。我是般舟行人,大梵天王拥护我,忉利天王拥护我,天龙八部保护我,你们再不走,我踢死你们,然后她就开始踢了。在那“噔”踢一下,就开始念“阿弥陀佛,观世音菩萨”在地上躺着,手一边捶着地,脚一边踢着地,那个家伙手脚并用,又转圈,一边转圈一边踢“阿弥陀佛、观世音菩萨、大梵天王,踢死你们,踢死你们”,然后我们往前一靠,魔头又来了,魔王又来了。后来我没办法,你看他的眼。告诉你们一个诀窍,你看到人着魔之后,不能看他的眼睛,看他的眼睛呢,就会有能量,你会很害怕,而且你会受感染,而且有可能对你特别不利。但是我们看她的眼睛,对于消除她的魔性呢,非常有帮助。我只能就是把这个魔性收服一下,我就盯着她的眼睛,看她眼睛露出绿色的那个阴森森的、冷电般的那种光芒。看的你整个头皮都发热,都发涨啊,那种感觉。我就看,就消融她这种魔力,看了好几个小时盯着她看了好几个小时,越看越柔软,越看越柔软。最后,逐渐消停了。就这样她连踢带打,踢了三个半小时,可能快四点钟了。这里有个保卫,就是工厂里有个保安。保安就怕天亮了呢,领导来了一看,这里来了个精神病人。那个保安怕她影响他的饭碗,天亮了,这有个精神病人闹得不可开交,怕领导炒他的鱿鱼。就把110又叫来,110就把她抓起来。我说抓起来没关系,你给我送到我们寺院我们来处理,就把她送到我们寺院了。上来以后,那警察一边一个把她掐住。她是个女众嘛,她说,你们温柔点,行不行?怎么能这样对女生呢?他说,温柔点你就跑了。把她一掐,一掐住她这个魔性,就是说一控制以后,马上就哭了。这一哭以后正常了,掐到那以后第一件事就喊,师父,我要见师父。见了师父第一句话就是,师父,对不起你!我刚才在那不知道,干了啥事不知道。是不是对师父不利?是不是对师父不恭敬了?又磕头,又礼拜的。后来我给她讲这个过程,消融的这个过程。明白了,缓过劲了。一看,腿肿了一半高。鞋子都穿不上了,脚也一样,手也一样,全变成圆鼓轮墩的。后来就好了,好了以后,过了一阵子,又回来再到明心禅寺打七,带了很多特产回来,也带了很多供养回来。明心禅寺的这个传来法师挺高兴,然后就算化解了一场风波。我就告诉你,如果处理不好,确实会有这种精神分裂症产生,非常严重!刚才那位精神病患者,就是闹得最大的这位,事后才知道,她和一个精神病人关系特别好,而且还特别鸣不平,认为她没有精神病。这个中间过程还发生过其他类似的事情,不过最后都化解了。

我们这个法门呢,经过这上万人次,尤其是这个高峰的时候八九百人,这样共修的检验。确实到今天为止,这个风波都过去了,没有出现什么出格的事情,而且所有的信众都得到了法上的受用,包括间接学这个法的人都能得到很多受用,都没见过人。

境界相确实很危险,但是经历各种各样的境界,你才能有大长进,才能有大进步。经历各种各样的境界之后,你就会有极大的提升,极大的提升。如果你有般若智慧的话,那个进步是特别特别快,特别迅速,特别得巨大利益。

我们有位大德,就是我刚才讲的那位组织中国传统文化广州论坛的坛主,这次在韶关行三天四夜,现地狱境界相。后来从这个境界相里出来,最后受到深深的触动,得甚深法要。后来决定皈依,学习般舟三昧。

这个话题说的太沉重了,别把你们吓着了。这个境界相有特别的好处,一个是能增进你的智慧的开显。最主要一个,它能够消除你心灵的压力、消除隐患。教般舟的人最怕境界相,最怕这块。我开始带着这么多人行般舟的时候,你说怕不怕呢?也怕。但是我就想了,这个人疯和不疯是因果决定的还是般舟决定的?它由因果决定的,疯不疯是他的业。与其让他在社会上疯掉,还不如让他在般舟道场疯掉。那你就想,那他疯掉了,你怎么办?我说他疯掉了,那我就来调呗。调不了你怎么办?调不了我就完成任务了呗。我调不了嘛,说明我这法不对,不应该传呢。说明我应该老实修行,那我就不折腾了呗。那如果我有使命,他就不会歇,他就不会有这种障碍。如果我的法不对,那他就有这个障碍。当然,经过数万次的实践活动,经历各种各样的案例之后,心里还是有点谱解决这些问题,积累了一系列的解决这些问题的方法,所以才来传播这个法门,传播这种共修的方法。

这是讲这一关让大家特别重视起来,特别重视起来呢,就有好处。这个境界关,什么时候会出现危险呢?我告诉你们,最怕的一件事是什么?就是你们行法的人员有恐惧心,恐惧心没有度掉,有恐惧心的人才会精神分裂。当然恐惧心的对面特别的欢喜心,有的时候也会精神分裂,但这个是极少数,关键是恐惧心。所以我特别提出来一个,不怕,不管恐惧,不要害怕。你说,有这么多般舟圣众来关爱你,来关心你,有这么多现实的护法来保护你,来护持你,有没有真正的危险呢?没有,真的没有!那么换一句话讲,如果你有精神分裂的因果,你怕它显现还是怕它不显现呢?怕它不显现,是不是啊?他在这儿显现了,就现业了业了。在这疯过一场,你将来就不疯了。现在疯好还是将来疯好啊?当然你不要现在来疯!(掌声)这个是这样子啊。我们会密切关注动态,会有很多处理的办法。都是有恐惧心的人,因为逃避恐惧,他就会出现各种状态。

我给大家讲几个例子。有一位大德从乌鲁木齐坐飞机飞到太原,然后从太原打的士过来到长治到宝峰寺来参加般舟。你们这些人都没有危险啊,规定好:没有听过法的人,不让他行法。临时进来的人一定要严密监控,不准给他长时间行法。凡是你们听过法,闻过法的人,行法的时候,不会出现什么严重的情况,出现了也好对付,没听法的人很麻烦,这些出现状况的都是没听法的人。那这位呢,就是这样。自己来了就偷进来行了,这一行法突然看到境界相,说师父要强迫给他剃头,他害怕。他看到门开着都没敢走,说那肯定是陷阱,过去就有剃刀把我头剃了。翻了墙头,就跑了。翻墙头跑了不说,伸手挂个110,说宝峰寺在给人强制剃头。这个是这样子。

还有好玩儿的,有一天,来了一位大菩萨特别感恩师父,特别欢喜师父,就一直在师父身边蹭。

我说“你什么事啊

“噔”,掏出来一摞证件,这是我的台湾证,这是我的回乡证,这是我的什么什么什么证。

我说“你给我看那么多证干啥

她说“师父有啥事儿找我,我保护你

一老太太。我说行,挺好。老太太都要保护我,挺好。然后,我就没有想太多,就念佛。我说“念佛念佛,不要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儿,念佛

念念念念佛,念一会儿不对了。下边有人报告师父说,警察来了。我说,警察来了,我去看看。我就问他说“什么事儿啊

他说“有人报警

我说“报什么警啊

他说“你们这儿有人打架

我说“谁打架啦,没人打架,谁报的警呀

他说“这老个老太太报的警

我就问她“你为什么报警啊

她说“我保护师父啊

我说“为什么要保护师父啊

“他们打架,那么多人打架。师父,没有人保护怎么行呢?叫警察叔叔来保护你”,叫警察来保护我。

我就跟她讲,我说“没关系啊,你看师父好好的,没有人害师父,咱们这儿也没人打架

就告诉人家警察回去了。你看,她就恐惧心,就看别人都是贼,就老是把别人当贼。

过了一阵子又来了,来了两天之后又不对了“师父,我看咱们道场怎么这么多坏人呐

我说“你是不是又打算报警啦

她说“不会,不会,不会

我说“你是境界相

她说“不对吧,师父,才两天我就有境界相啦,上次好几天哩

我说“这次加速度”然后我说“你不要再报警了啊

“好好好,绝对不报警

我去道场带着念佛,又跟在我后边儿。

“师父啊,我看这儿怎么这么多贼啊?我看这么多人都心怀叵测要对你不利啊

我说“你控制自己啊!你要是觉得不利,你就回家去歇着,别在道场走,又报警啊

恐惧心啊!好多人是这样。

还有,上海有一位跑到道场来,在宝峰寺,念念念着佛。不对,这里有危险。感到有危险,就要跑。他说跑前门后门肯定不灵,那门都守着。他想了个招跑后山,就往山上跑。好在我们宝峰寺的后山特别陡,爬也爬不上去。他爬了两回“嘣”下来,摔了个屁股墩儿,摔清醒了。好像没事儿,就又回来念佛了。

还有一位,这位更传奇了,行法行的,好的!阿弥陀佛,跟别人讲,我开悟了。他说他开悟了。你们别和我讲话啊,我现在什么事都已明白了,别打扰我。现在只有常善法师有资格给我谈话,你们都不要给我谈话。开悟了,在那儿美着呢!突然,我刚才讲的那位见十方诸佛悉在前立、给阿弥陀佛对话的那位菩萨和她姐姐两个人在道场行法。她姐姐脚步特别快,在中间飞快的跑。这个时候有位老人认为她跑的太快了,就来抓她。这老太太一抓呢,把那位农民菩萨给吓坏啦,“哇”,就嚎叫一声。我在现场一看,那个头啊,变形了,往这边偏,S形。我赶紧上去拍,把她拍正了。她这嗷一叫不要紧啊,把那位开悟的大德吓坏了,噔噔噔就跑出去了。他那个恐惧的力量他受用了,知道吧。这恐惧力量撞击着他的心灵,也不穿鞋,光着脚丫子,噔噔噔就往山下跑。云岩寺离山下有八公里,他噔噔噔跑,一边跑一边丢衣服一边丢钱包。他还挺聪明的,说我丢衣服,别人捡衣服就不会追我了,丢钱包人家捡钱不会追他了。就跑,钱包丢完了,丢手机,稀里糊涂就跑到山下去了。我们那个山下离邯郸还有五十多公里,我也不知道他是咋跑到邯郸车站的。第二天早晨跑到邯郸车站去了,然后给他闺女打了个电话,“爸爸很安全,你们放心啊,我被一帮人追杀,还算我机灵,现在已顺利到达邯郸火车站。马上坐车回家,不要担心我!”哎呀,我们才知道,这个老人家没事儿。你想想看,如果我这个时候有恐惧心,他跑到那个山沟沟里跳来跳去。他还好,沿着山路往下跑。云岩寺的山都很高,好多都是万丈深渊,他掉下去很危险,真是这样。这跑回家了打电话过来,“师父,对不起!境界相,我以为有人追我,我害怕,跑回家了,现在知道没事。”这个还没事。

后来有一个,我们这儿真来个精神病人,行法行得非常好,念佛念得非常好。这一天,念完佛了,我们在总结时候,不是念佛的时候。她就到我们那个云岩寺的山崖边去散步,散着散着步啊,有个声音告诉她,“跳下去啊,跳下去啊。”她就稀里糊涂的跳下去了,那底下起码有30丈高,她就真跳下去了。这个是真事儿。我们找这个人到处找不到啊,派人漫山遍野到处找,找不见啊。第二天早晨才找到,在山沟底下找到的。那个底下是冰天雪地啊,她穿的很薄的衣服。一上来满脸血糊,血不邋遢的,挺吓人的。找到她在那儿念佛,她在地下念佛。她念着佛跳下去的。事后知道了,这山上有荆棘,就那个带刺儿的那个东西。她这一跳,一个荆棘把她挂了,把眼上拉了一道,结果也巧拉了个双眼皮,满脸的血,最后洗完就是个双眼皮儿,别的没事。掉下去以后她就念佛啊,一点儿伤害都没有,就拉了一个双眼皮。她就念“阿弥陀佛,阿弥陀佛”。就看到云岩山上有四个光球,她就给人讲,你下来,你下来啊。然后那光球“呜”就往下,吓得她,赶紧把头埋起来。在冰天雪地里念佛,大概念了有20来个小时。因为她头天下午可能是1点钟12点钟那样子掉下去的,到了第二天早晨好像8、9点钟才给救上来。救上来以后,好奇怪啊,这个小菩萨处变不惊,好像什么事也没发生一样,然后好像开悟了一样。她根本没在乎,都是我不好,我对爸爸妈妈不好,我对家那儿那儿那儿不好,反思了,反省了。当时我们对她有录像。幸亏她是念着佛号跳下去的,虽然精神有点儿问题,但是好在福报比较大,就这样化解了一难呐。后来送到医院里去检查,所有的地方都检查了,没有一点儿损伤,医院绝对不相信这个人从山上掉下来的,不可能。他以为我说笑话给他,事实上真是这样。医生说,你这拉了一个皮,你要做手术把这地方补上,这不补上将来长得疤多难看啊。她寻思一下,她说,没关系,我相信因果。我还要行7天7夜哩,就这样又回来行7天7夜。性格特别稳,这是一个真的跳下去的一个案例,确实很玄呐!

为什么我们现在后来发展要慢慢收起来,不让人跑出去,一旦跑出去就有问题,就会有危险,都是恐惧心惹的祸。但是,这个少之又少,这概率也就是万分之三,万分之五以内,万分之三吧。一个两个三个,我们总共就碰到这三个人出现情况问题,三个,一万多人,万分之三。而且实际上最后也没事儿。你看后边跳下去崖这个人,她就是个精神病人,本身就是个精神病人,精神病人本身不适合行般舟。所以我们在安单的时候,就会问你有没有精神病史啊,是不是精神病人啊。如果是,不能安单啊,不能让你走这个。

我们这儿今天就来了一位有这种特别执着倾向的,特别倾向的这种人不适合行般舟,所以就劝他说,不是说不接纳你。是因为你这种执着的倾向,容易有问题,所以不让他行般舟。不接纳他,并不是不慈悲,是因为他在这儿行般舟影响大众,然后这个过失非常巨大。他有这个过失的话,他修一辈子福报都弥补不了这个过失,是以不让他跟大众一起行法,这是对他一种保护。

这是讲这个境界相、境界相的危险。我现在讲境界相的种种表现,我前边讲过了一些漓漓拉拉的一些东西。你喜欢见极乐世界的就会见到极乐世界的景象、见到莲花、见到七宝池、见到八功德水,真是这样。

我记得印象最深的是大概我第二次行般舟见到西方极乐世界种种圣境,那时候很调皮,两件事儿。第一件事儿,我见到八功德水,我说书上说,说到腰就到腰,说到那儿就到那儿,我说试试看。第一个发现,发现这个七宝池、八功德水。这个水也是七宝,虽然透明,但是这里边儿啥宝贝都有,就感觉那个意思啊。后来我就调皮啊,我说这个水能随心所愿,我试试看,站到那儿我就说,头,水过头。“呗”,水到头。我说来个高难度的,水到脚脖子。我想肯定没那么快吧,是不是。刚想完水到脚脖子,“嘚儿”就到脚脖子了,这个我印象非常深刻。连中间过程你都看不到,比光速还快,它没有一个渐进的过程,说到那儿就到那儿,来无影去无踪,这是一个典型的体会。第二次呢,后来还有个体会,阿弥陀佛在头顶灌顶,挺美的。我就想啊,这观音菩萨千手千眼,我想看看阿弥陀佛到底啥样?我就从上边跑出去看去了,我在上边儿转了一圈儿,好奇怪呀,我在看阿弥陀佛就一个头啊,不过这个头呢,我到哪儿,他到哪儿,我转那个角度,他都是正对我。我说奇怪,这是啥事儿,搞不清楚。后来翻佛经才知道,只有佛有一种圆光,佛和菩萨就区别在这。佛有一个圆光,这个圆光修出来以后啊,那你就搁任何一个角度看他,他都是正对你的。我原来不懂这个,就是说那个时候见到这个境界。就是说,见到了佛,而且见识了佛的圆光,这是第二点。第三点,我见了观音菩萨,好奇怪,我怎么见观音菩萨,他跟我最喜欢的一张一样。那个观音菩萨的像,就是东林寺佛堂里边那个画的那个观音菩萨。当时看完这个佛像以后,我感觉到这个佛像特别的庄严,我就喜欢这个佛像。结果呢,观音菩萨就显的是这种相,和社会上所有的观音菩萨像都不一样,就那个相。然后我看到大势至菩萨,我在行法之前把这个供桌上擦干净了,特意把大势至菩萨手中那朵莲花啊,就当时他们做的那个一个莲花骨朵那种,把它擦干净了,就是当时我也没有特意去记这朵莲花。结果我发现,见到大势至菩萨,我觉得在境界当中,我和大势至菩萨挺近的,我叫他老大。然后,我就走一步,老大就给我递一朵莲花。然后呢,我就这样慢慢走,走一步一个莲花,这挺好玩儿。我说这老大够意思,这是大势至递莲花。我说,我跑快点儿,看看有没有莲花,结果我就跑得飞快,我跑到那儿,这个莲花就跟在脚底下,跟到那儿,挺好玩儿的。然后呢,我最奇怪的是什么,这个莲花怎么看跟我打扫卫生时那朵莲花一样。其实全是你心所想心所造,或者说佛菩萨就用你最欢喜的样子给你示现,让你得到利益。我见到这个境界相以后,我特别欢喜,特别感动,但这也是境界相。

你想见佛就会见到佛,想菩萨见到菩萨,想吃饭,吃饭的境界,想穿衣服衣服现前。那个时候有个演创,他会炒菜。断食七天,到第七天,他说,师父,好玩儿。我说,怎么啦?到第七天我想吃饭了,我这今天一白天,炒了一天菜,各种各样的炒菜全炒出来了。他的境界相啊。演美也是,演美断食了十几天,最后让她分享断食的体会,给大家一讲,大家都很受用。她一分享一讲吃的,完啦。第二天早晨,早课的时候,她说,师父,我满脑子全是吃的。不行了,我得吃。我说,想吃就吃呗,就吃了。吃饭的境界相。想坐有坐的境界相,想喝水有喝水的境界相。然后想忏悔有忏悔的境界相,反正你怕什么,他来什么。过去,我有个徒弟特别怕蛇。她在大悲殿行法,这个蛇就从观音菩萨耳朵里窜出来,她拿了个木鱼敲,就到这个木鱼上边,敲着木鱼她也不管。我让她不管它只管念,她就记住不管它只管念。我交代完了以后,我觉得还有几句话没交代,我们那时候止语了嘛,我就在这个止语牌上,给她写了几条。结果她真的不管它只管念,其实她看了这几句话就不会恐惧,她就没看这几句话,就念了一个晚上。这个蛇从木鱼上缠到她的手,这个手臂上,缠遍她的全身。“阿弥陀佛…”,这样念了一晚上。你怕什么就来什么,就是怕什么就来什么。这里边显现的境界相很多。

那天一个老太太行七天七夜,我告诉她,一切境界都不管,一切境界都不要当真,凡所有相皆是虚妄,只管念,不要怕。老太太说,只管念。走着走着路,就开始挑了,小心翼翼的挑路走。

我说,“干什么,不要怕。”我说,“没关系,只管念。”

她说,“不对啊,师父。你知道地下是什么呀?”

我说,“啥呀?”

“地下全是光屁股的小男孩,不能把他们踩坏了。”她是不管他,看到小孩子她说不能踩坏了,就是这样。

很多,就会见到很多事儿。为什么会见到各种各样不同的东西呢?是因为第一个原因,你在行到第二个黑夜的时候,24小时或者36小时,快的24小时,慢的36小时之后眼睛累得就变形。眼睛眼球累得变形以后,就好像人带了墨镜看东西都不一样了。

有一天,我两个徒弟。

一个徒弟说,“师父啊,我见佛了。”

我说,“挺好!我说见到什么佛啦?”

他说,“佛还在那儿呢,我给你看。”给我一指,我们那个念佛堂,这个窗台上有根柱子,这个柱子上一块儿漆坏了,油漆脱落了,他看那个油漆象佛。他说,“你看,那个佛在那儿呢。”

我说,“挺好,里面有佛,看到佛了。”有佛的受用也挺好。

另外一个徒弟说,“师父啊,我见魔了。魔一直在这儿不走,好可怕!”

我说,“这个魔在哪儿?”

他说,“魔在那儿。”也指着那块儿脱落的漆,说魔在那儿。

我就知道怎么回事儿了,我过去把这个窗帘往这一拉,那个窗帘往那一拉,把那个坏漆的地方遮住了。

我就问这个徒弟,我说,“佛在哪儿啊?”

他说,“佛没啦。”

我说,“魔在哪儿啊?”

“魔没啦”魔也没啦。

他看的是那个漆的形象,相由心生啊。那眼睛变形看东西都变形,眼睛变形之后,你看地都是不平的,有的看成是超市,有的看成是灵堂,有的看成是山河大地,都有。眼睛变形了会这样子。而且人行到后来以后,都把这个境界相当真的,绝对当真的。

有一天,我们有一位大德肚子饿了,境界相来了,包饺子吃。就包饺子,包饺子还不说,不小心把馅掉地下去了。这不行呀,地毯脏了怎么办?走般舟呢,就下去捡这个馅,到处找,找不见。他说奇怪呀,掉地下怎么不见了呢?肯定掉地毯底下去了,就把地毯翻下来去找饺子馅。都当真呀,那时候人真是一根儿筋。

有一位大德在宝峰寺行法,我在带着大家念佛,他就过来找,“师父啊,我有问题想请教你。”我就指指话筒,阿弥陀佛。告诉他我在念佛,不要找我。他就不吭声,走了一圈,他又过来了。“师父哎,我有问题找你哎。”我又指指,阿弥陀佛。他又不吭声了。我说挺好,这阿弥陀佛管用,阿弥陀佛。转了三圈,他又来了,“师父啊,我有事儿找你,我真有事儿找你。”我说,“我在念佛哎。”,没办法,只好停下来给他讲。他不知道外边有人,边上有人,他也不知道。你是不是在念佛,他也不知道,他就有个问题请教,他就想请教。那人都一根筋,一根儿筋。

我接着再讲,这个境界相太多太多。我不是讲了眼睛变形的事儿嘛,看地下全部变了,看墙上也全部变了。当你境界相出现的时候,白墙都不是墙,都是大海。我们这儿有一位就是这样,一位老人家60多岁,身体非常不好。当时腰痛,后来坚持下来,认为佛菩萨在考验她,腰痛得都已经直不起腰,已经行不了路了。后来就扶着演同妈妈那个轮椅,扶着轮椅在念,念完了又靠着轮椅在念,再念累了坐下来念一会儿,再起来再念,念到后来极乐世界圣境现前。念了十多天,最后弹指间过去,怎么又打板了,怎么又打板儿了。那个时候,看外边全是大海。

那么一个是眼睛变形看问题的角度不一样,第二个原因是什么呢?你们都听说过盲人摸象的故事。有的盲人摸到了象的肚子,他就说,我知道了,大象是一堵墙。有的人摸到了腿,他说,我知道了,大象就是一个柱子。有的人摸到了大象的耳朵,我知道了,大象是一个大扇子。有的人摸到了象的尾巴,我知道了,大象就象一条大长蛇一样等等等等。那么我来问盲人摸象,摸到象了没有?肯定摸到了,不管是肚子,还是尾巴,还是耳朵,还是腿,他都摸到象了。确实摸到了,但是盲人所加工所理解所受用的相,对不对呀?全错了。你们来行般舟,从来没有两夜一天、三天三夜、四天四夜这样走过,你象刘姥姥进了大观园一样。你所见,你所闻,你所想。有没有所见,有没有所闻,有没有所想?都有。但是你所编辑,你所加工,你所演绎的所见所知所想所闻对不对?不对。是不是?不对。那你既然知道不对,你再编,再演,再想,有意思没意思?没意思啦。问题出在哪儿,你所编所演所想全是假的。好比说杞人忧天疑人偷斧,这个杞人担忧天塌下来,最后他受用是不是真的,这个天要塌下来这个受用是真的。那么他有没有所见呢?有所见。但是他编的天要塌下来这个事儿,是不是真的?不是真的。但是他受用这件事,是不是真的?(是,真的。)就一样的,你们在境界相当中编这个编那个,不管编可怕的事儿,还是可喜的事儿,都是假的,是不是啊。都不是正确的。或者说都是你自己编,自己演的。你自编自演。然后你又怕又喜,全是自个骗自个,知道了没有。全是自个骗自个,所以说这个没有任何意义。你被这个境界相所欢喜,你被这个境界相所吓倒,你被这个境界相弄出神经病来,值不值啊?太不值了!所以境界相就这么来的。在你天眼出现、天耳出现、他心通出现的时候,你会听到看到想到闻到很多东西,但这些东西都没有意义,这些东西都没有意义,就像刘姥姥进了大观园,她所看所思所想全是没有用的,全是给实际是两回事,你们所知所见所想也一样,根本是在这儿。

我再来问,你所见所闻所想,你根据什么来见,根据什么闻,根据什么来想,你的依据是什么?是你的经验,你的知见,对不对?那么你的知见,你的经验,能不能如实的反映般舟行法过程当中的问题呢?好比你以一个蚂蚁的知见,蚂蚁的习性,蚂蚁的习惯来理解人的问题,能理解得了吗?理解不了。为什么呢?你的参照系是错的,这个参照系和事实本身不相符,对不对?那么你现在所依据的参照系是什么?可靠不可靠?不可靠。也就是说,你拿了这面镜子是个哈哈镜啊还是个平面镜啊?哈哈镜。你拿着个哈哈镜去照,照来照去好玩儿,你骗自己,吓自己,值不值?不值啊。这个本质就是这样子呀。你拿了个镜子就是个歪的,因为都是你知见编织成的,这个好,那个不好,这个危险,那个不危险,全是你的哈哈镜,然后你东照西照,照错了,是错的。照对了,也是错的。没有意义,对不对。那你被各种境界所骗,你不念佛了,值不值啊?(不值)那这个时候你去分辨各种境界有意思没意思啊?没有任何意义啊。所以不要被你的知见,不要被你所知所见所想所欺骗,不管他,只管念,好不好?(掌声,好)这就叫破一切境界相。你知道你的依据是错的,你的眼睛、耳朵、嘴巴是不可靠的,你所知所见所闻都不可靠,编任何故事都没有意义,你来这儿是干啥的?行般舟的。行般舟是干啥的?念佛的。你就心做主只管念佛,不受任何影响,不受任何欺骗,不管任何境界,不管任何状态就是死念活念,只管念,好不好?(好)你有了这一念心就没有任何的恐惧心。不怕,碰到任何事情不怕;碰到任何事情不辨;碰到任何事情不想,不去想它;碰到任何事情不喜,不去欢喜它;不忧,也不担心它;不管,一切不管它。那你就破一切境界相,知道吧。但如果你喜欢辨别,这个时候冤亲债主就派上用场了,他来帮你辨别好不好啊,那你就完蛋了。上当受骗了,对不对。那就上当受骗了。所以你要意识到其中的风险,你如果有个辨别的心,你如果有一个取舍的心,如果你有一个在乎境界的心,那冤亲债主就给你演示各种各样的境界。如果你过了境界关,临终的时候有没有把握?那临终的时候,任何冤亲债主能骗得了你吗?骗不了你啦。他是杀鸡给猴看,你是猴不看,那就没关系了,是不是啊。这就是讲境界关。那退一万步讲,那个境界万一是真的呢?那要万一要是真的呢?这个境界你是真的,你不管它,你念佛,那也是最好的选择。就算是真的境界,你没念佛还是错的。所以境界真和假有没有关系啊?也没有关系,也不管它,只管念,明白了没有?

再给大家讲个境界相。当时北京矿大来了一位教授,他特别欢喜舍利子,我们这儿有个佛舍利,佛舍利当然很珍贵啦,他特别感动。我们把舍利子放着给大家顶嘛,他想这舍利子也没人看啊,被人拿跑了怎么办呢,被人抢了怎么办呢?他听着念佛啊,(佛号)他听的是舍利子的光是光中的光。然后他就感觉到危险,然后他就想顶舍利子的人有没有坏人啊,谁要是把师父的舍利子抢走怎么办?他就开始当警卫了,看这个人兜里鼓鼓囊囊的。他在想这鼓鼓囊囊的是刀啊还是枪啊,还是什么凶器啊,越看越像。嗯,这个是个坏人,得留心点儿。再看另外一个人也不对啊,鼓鼓囊囊的,这也是个坏人。怎么这样看下来三分之二的人都是坏人?这不行上去就把舍利子拿在手上,头顶上,香板扛在身上,然后就在那儿看。左手拿舍利子,右手拿着香板儿,看这个人“咚”给一下,看那个人“咚”给一下,看别人都是坏人。我看这不对劲啦,我就把他拉到房间。不跟我走,后来走了。拉过去以后,就问他咋回事儿?

他说,“师父啊,不对呀。”

我说,“怎么啦?”

他说,“这现场全是坏人,太危险了。”

我说,“你真的认为危险吗?”

他说,“是啊。”

我说,“你境界相啊。”

他说,“不可能境界相。”

我说,“怎么不是境界相呢?”

他说,“昨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到今天晚上的情景。今天晚上的情景和昨天晚上的一样一样的。这不可能是境界相,你看我梦到了,它又显现了。这绝对千真万确假不了。舍利子太危险了,这舍利子多珍贵啊。”就在那儿闹。

后来我就跟他说,我说,“你不是说舍利子危险吗,我现在把舍利子收起来,我锁起来了,你看到了吧。”

“看到了。”

“我说没危险了吧。”

“没危险了。”

他说,“不对呀,师父,这个境界真的是真的呀。”

他给我说这个境界相的时候,他说八遍,他说十遍一百遍都不会累的。

“真的,太巧了,这个舍利子太危险了。”

我说,“你念佛去。”

“不念。”

我说,“为什么不念啊?”

“那么多坏人,我去干啥?我不念,太危险了。”

我说,“有危险了,你就不念啦。将来有危险,你往生不往生啊?”

“那往生啊”

我说,“现在交你个任务啊,危险的状态下,不管危险只管念佛,好不好?”

他说,“好吧,好吧。”

我说,“那就去念。”

“不去”,他说,“师父啊,我还有个担心。”

我说,“担心啥?”

他说,“我一直关心我爸爸在那儿?师父,你定中给我看一看,我爸爸在哪一道?我太关心了。”

我说,“你爸爸在哪一道不重要,你关心你爸爸在哪一道的心才重要。”

他说,“为什么呀?”

我说,我告诉你爸爸在天上,你就打妄想啦,爸爸在天上哪个地方呢?他现在怎么样了呢?你会打很多妄想。我告诉你爸爸在地狱,你会想的更多。然后我说了你是不是就真信了呢?也不一定。你这个心要没有死呢,临终的时候冤亲债主变化成你爸爸来找你,你上不上当啊?那肯定上当。所以重要的是把你关心你爸爸这个妄心丢掉,不管你爸爸在哪一道,你修成了功德利益给他,他受不受用啊?受用。你没有功德力,你关心他,你爸爸受不受用啊?不受用。没有任何用那自己搭进去了没有?自己搭进去又不受用,所以我说要把这个心度掉,好不好?

他说,“好吧”。一会儿就是不念佛。

我劝他4个小时都不念佛,后来,我没办法。因为我看他已经有暴力倾向了,所以必须把他拉回来劝。他是另外一个大德介绍过来的,我“噔”给那大德打了个电话,大德就给他说。我看了手机,说了26分钟,那大德就说他,咱们一切不管它只管念,好不好?他一会提一个问题。提这个问题的时候,咱不管他只管念,好不好?那好吧。一会儿又提一个问题,一会儿问你这样,整整劝了26分钟。我们把他所有考虑的情形,全部劝到他了,最后说一切不管,只管念。真的假的不管,只管念。危险不危险,不管它只管念,等等等等。好啦,他去念佛啦。这一念佛进入甚深境界,你一切不管就念进去,进入甚深境界了。我就讲这个例子就说你关心舍利子的关心也演化成境界相,所以说你们所编所导所演的东西都不可靠。是真的也没有用,是假的也不要管,真假不要区分。

还有,当你天眼出现,天耳出现,他心通出现的时候,懵懵懂懂会接到很多信息,这些信息都没有任何价值不要去管它,不要编不要想。总而言之,确定一个心,一切不管,一切不辨不去分辨不去分别。一切不怕,不恐惧。一切不忧,不担心。一切不喜,没有什么喜欢不喜欢。一切不想,只管念,好不好?当你这个心确定的时候,就会破掉一切的境界相。如果你今天把这堂课听懂了,你行般舟没有任何危险,你就是有精神病也能化解掉。因为你有这一念不分别的心、不怕的心、不管的心、不想的心、不喜的心、不忧的心,你把这些心完全确立之后,任何境界相都拿你没有办法。《般舟经》上有一句话,“心有想为痴心。无想是涅槃。”,有想即为愚痴,无想是为涅槃。因为凡所有想皆入境界,凡所境界皆是虚妄。你现在的目标是干什么?念佛。是心是佛,即心即佛,不得不佛,汝当作佛。因为我们来讲呢,就这声佛号,那么任何境界相怎么样?都是你的障碍相。好的境界相是不是你的障碍相?(是)真的境界相是不是你的障碍相?(是)假的境界相是不是你的障碍相?(是)坏的境界相是不是你的障碍相?(是)一切都是你的障碍相。《般舟经》里边有一句话,一切毒兽及鬼神不能害你。不能扰你,不能干扰你。不能坏你的禅定。不能夺你念,不能夺你的念头。不能痛你目,就是不能让你眼睛痛一下。因为你行持般舟,你连眼睛多痛一下的果报都没有。若耳鼻口身体,耳、鼻、口、身体任何一个部位的痛,不会让你多痛一下,这是般舟圣众给你的一个保证书。除你宿命所做,就是宿命所做,你的因果定的这没办法。那么这样一个保证书你们要不要啊?所以行般舟不要有任何的恐惧心,要知道这里边儿任何事情都是合理的,任何事情都是帮你成就的,任何事情都是来造就你成就你都是来度化你的,碰到任何东西都当这个去想,然后你就会得到无量的功德利益,然后你就能过一切境界关。

这些境界过去之后,你反思一下,为什么会现各种各样的境界呢?这个境界相就像一面镜子一样,照出你内心的不清净。就象我们的照智师做了一个梦,梦中所现境界,他说这睡觉是个偷盗,它偷东西。他说这晚上睡觉是偷东西,这是犯戒啊,这不得了,不去睡了。好不好?掌声鼓励一下。(掌声)所以这个境界相啊,其实都是你的障碍相,本质上都是你的障碍相。而且你要真正的悟到、体证到你的参照系都是哈哈镜,是不是哈哈镜?(是)所以你真正认识道你的参照系是哈哈镜,你就不用去管境界相了。我打比方说那个蛆啊,人看蛆怎么样?蛆在厕所里,拱来拱去,拱过来拱过去,拱过去拱过来,都是一个茅坑里边儿,可怜不可怜啊?可怜。那天人看人呢?人可怜不可怜?(可怜)不要说天人看人,你们看那些吃肉的人,看那些争夺名利的人,看那些嫉妒的人,怎么看?很可怜是不是?(是)你比如说,我们有些人在这儿法喜充满,可是家里边儿人认为你什么?神经病。因为用他的语言用他的知见永远理解不了你的事情,那么你们现在人的语言,这个所有的知见、对错、长短、善恶、是非,全部是你娑婆世界经验的积累,知见的积累,全依你五欲六尘而立,全依你的身见我见而立。这立的东西可靠不可靠?太不可靠了。末法众生修行最大的障碍就在于什么障啊?疑惑障,所知障啊。你以为你了不起,知道很多,学了很多,其实怎么样?都是垃圾,都是垃圾,是不是垃圾啊?(是垃圾)因为都是依你这个娑婆世界的经验而立,你以这个世界而立的标准尺度去测量另外一个世界的事情一无是处啊。这样你的知见空掉没有啊?空掉了。你所想空掉没有啊?空掉了。你所辨空掉没有啊?空掉了。你无思、无想、无辨、无分别、无执着、无取舍,给法相应不相应啊?(相应)你看,这个境界相过了关以后。释迦牟尼佛证道的时候啊,一盘腿就想走。天人就来劝说,你发过五百大愿,要救娑婆世界众生啊。你怎么能走呢?他说,吾法妙难闻呐,众生不能理解啊。不理解我没关系啊,他说我的法是假的。他谤佛谤法呀,那个罪过可不得了,他要下地狱的。我不能让众生因为我说法的缘故让他犯地狱业呀,这太不合适了。我法妙难闻,其实也不难闻啊。大地众生皆具什么?如来智慧德相。皆因分别、妄想、执着不能证得呀。那现在你没妄想、没分别、没执着了怎么样?现没现如来智慧德相啊?现如来智慧德相了。这个修行就扎扎实实、老老实实,所以你必定是自得心开、自制成佛、汝当作佛、定当成佛,好不好?(掌声)

那么境界相当中,如果你透过境界相来看自己、反省自己,你就会找到自己的错误,找到自己内心不清净的地方。比方说吧,我在行法的时候,老担心碰着、撞着。因为我那个念佛堂中间俩柱子,它不在边儿上,它在中间。你说行法哪儿能保证不往中间走呢,是不是。然后我念佛喜欢闭眼睛,只要闭眼睛就撞柱子,怎么办?担心啊。后来我就反思,这老也心不安,为什么心不安呢?哦,我有一个担心怕撞柱子,那我就想撞柱子是不是我的业障呢?按道理来讲,也是我的业。那我不想撞柱子会不会不撞柱子呢?好像也不会。如果没有这个业障会不会撞柱子呢?好像也不会。看样子啊,不用担心撞柱子。撞柱子既然是我的业,撞就撞吧,总比将来撞汽车强。我于是就把眼睛闭上了,管它呢,爱撞就撞。结果好奇怪,每到这个柱子前边儿,自动会停下来,自动会转弯,他撞不着柱子。开始的时候呢,我就担心这个脚踢到凳子。后来我就想,管它呢,爱踢哪儿,踢着了也是我的业,然后不管它,结果也不踢。

当时,我带了个沙弥在行法。这个房子地毯铺的是不规则的,这个地毯正好长了一溜。然后呢,他敲了个木鱼念佛,那就象真的是个机械脑袋一样,他会沿着个地毯边儿,地毯拐多少弯儿,他拐多少弯儿,不带差的。念到后来这个人都,真的,机械得象个木偶一样,就知道念佛,啥也不知道。不知道时间,不知道空间,也不知道害怕,啥都不知道,就是傻念,傻人傻念,“阿弥陀佛…”这样念。那个时候念得特别快,没有时间相,真是这样。如果有境界相分享的话那会更加精彩,那就可以讲得比较具体一点。

总而言之,我们般舟定的规则,不坐、不卧、不睡、不扶、不靠、不跪、不拜、不蹲,不蹲下来。不爬,不在地下爬。不怕,任何境界相出现了不怕。不辨,任何境界相出现不分辨真假,真的也不管,假的也不管。不想,不在这个里边编辑演绎去想很多的事儿。不喜,任何境界相不生欢喜心。不忧,不会生担心。不管,一切都不管。这是般舟行法我们这一派的规则。你能按照这个规则来行法肯定可以过关,这个规则给你提供最严密的、最周密的、最全面的一个保护并不是难为你。你按照规则来行法就一定能过关,你不按规则来行法就一定有种种障缘种种逆缘。

分类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