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410-微信-师父谈抄写的体会

21
0

好,那么《这句佛号就是你的圆满》,它就是一个思惟的压缩饼干。你去抄,你抄满一百遍,就能把你的思惟清理一遍、清醒一遍、洗涤一遍。好不好啊?而且呢,就像咱们那个,你们女人的东西我不熟悉,男人的那个剃须刀,有五个刀片,有七个方向,八种转速,你看看管不管用啊?它是一样的。明白了没?最近人家给我搞了一个新的剃头刀,往那儿一弄,“嗞”光光的,所以这次很亮。这是剃头刀片的功德,这不是自力,是他力,明白了没有?

所以是这样子啊!所以这个思惟的一个洗涤,它是全面的、立体的,潜移默化的,如春雨般润物细无声,不知不觉把你的心态就给改变了,好不好啊?这就是真正的“熏”,明白了没有?彻底地熏,一步到位地来熏,一真来熏,所以抄这个法啊,非常重要。

这次呢,我们就动员大家,都来抄这篇开示,听这篇开示的录音。好不好啊?(大众:好)首先,学习贵在深入,深入贵在这一篇深入。明白了没有?这一篇深入贵在抄写深入。我发现,这次我发现,他们抄写有个特点,什么特点呢?哇,个个抄的字儿,真的,那字儿都不飘啊,都像般若之船一样,稳稳的在那,那是船队,你知道吧,不是一艘船,一个字一个字,一行一行,一列一列,摆得整整齐齐。别看有的字不是太好看,但是特别沉稳,特别定。好不好啊?(大众:好)规规矩矩的。随喜!

这次呢,说句实在话,我们都是师徒同心啊。我在里边抄,你想想看啊,我也是个急性子,唉哟,抄,这个一笔一划抄得多累啊,我有点小聪明,我打字打得特别快,我打字打得飞快,我给你讲,严重的时候,我一分钟能打三百字。这要词组打,打词组的时候是这样。这是吹吹,也不是吹,是为了说明问题。为什么呢?我特别有小聪明,我把那个所有常用的字都是词组,明白了吧?你那个大悲咒、楞严咒,我都有词组,是不是啊?我四笔一个咒,四笔一句,四笔一句,我四笔一个咒出来,你念吧,念死你。它搞自定义词组,知道吧?所以,我就懒得抄,抄多费劲儿,是不是啊?所以,我开始我就在电脑上,一句话我打五遍,我想总比抄一遍厉害吧,是不是啊?后来我发现,没有用,还是抄的好。明白了没有?因为,打的时候有没有印象啊?啊?南无喝囉怛那哆囉夜耶,噔噔噔,出来了,你还没来得及反应呢,它结束了,还没有反应就结束了,能有印象嘛?没有印象。

所以后来我就抄。一抄,开始的时候呢,我急性子抄,明白了吗?我的字写的是够小,成伟说:“师父,你的字太小了,我看不见。”我给他留言,我们那时候止语嘛,我每次留言,他说:“师父,我看不到!”哇,我还得赶紧一笔一划的给他重新抄一遍,我就这么个意思啊。所以我那时候在里边抄,抄到最后怎么?开始抄,抄草书,后来抄正楷,再后来正楷里边啥楷呀?比正楷还正楷的叫啥,我也不知道。哇,后来我就抄,就一笔一划抄,不急不躁抄,安住当下抄,明白了吧!原来抄,总想抄得很快,多抄一点,现在,就当下抄,够了,明白了没有?啊?当下圆满,当下抄。

哇,后来我发现,我还能写这么好看的字儿。因为原来说句老实话,我原来的字写得还是不错的,但是别人不认得。因为写得太小了,知道吧!还有点潦草,还有点那个草书,我还会写简体字儿,我还会发明简体字,你们不认得我认得。所以说以前都是一个急躁心、潦草心在抄。现在可不搞了,绝对正楷,正楷当中的正楷,一笔一划写。哇,左边对齐、右边对齐、上边对齐、下边对齐、中间对齐,哎呀,都对得齐齐整整的。

以前你们还记得吧,北京的圆臻菩萨,写那个《佛说般舟三昧经》,我发到微信圈上,你们都看到了吧?字儿写得好看吧?我说这人啥修为啊,能写成这样?但是我暗暗说,我说她打尺子打的,打格儿,打格儿一格一格嘛,是不是啊?打格,打那个格啊,格格,比如说这一竖写七个字,横排五列,五列,比如说七行,她就把这个,用尺子把这个格打好,是不是啊?她写字。后来我发现,不用,我们现在也不可能神经病,去打个格去写字。是不是啊?欸,后来我就发现,抄、抄、抄,惭惭不用思考,自然养成习惯,横着是平的,竖着是直的,行行相列,列列平行。哇,这个人心,你看这个时候定不定、平不平啊?哇,这个时候写字真都写到心里边去了。好不好啊?阿弥陀佛!

摘自《圆常分享 恩师点评 简单念佛 义工功德 福德营护》

 

菁华语-师父谈抄写的体会

 首先,学习贵在深入,深入贵在这一篇深入,这一篇深入贵在抄写深入。

 一笔一划抄,不急不躁抄,安住当下抄,就当下抄,够了,当下圆满,当下抄。

 抄、抄、抄,惭惭不用思考,自然养成习惯,横着是平的,竖着是直的,行行相列,列列平行。这个人心,你看这个时候定不定、平不平啊?哇,这个时候写字真都写到心里边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