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师如佛是一种修行(合集)

42
0
弟子:师父我有一个问题,就是《佛说般舟三昧经》当中讲视师如佛,还讲不谀谄,这两点都讲过在三处之上,请问师父该如何做?
师父:视师如佛和什么?
弟子:视师如,在《佛说般舟三昧经》当中讲要“视师如佛”,弟子要视师如佛,还讲到要“不谄谀”。
师父:不什么?
弟子:不谄谀,谄媚的谄。
师父:,不谄谀啊。
弟子:不谄谀,都讲,我看就是短短的《般舟三昧经》,《佛说般舟三昧经》当中就有三处之上在讲两个意思。那我想请问师父如何如理如法做到视师如佛又不谄谀?感恩师父。
师父:好,阿弥陀佛视师如佛啊,是敏感的一个话题,对师父很敏感,师父讲这个题不好讲因为讲视师如佛就要你们把我当佛看,这个很难为情,也不敢这样讲。因为自己的修行、德学也很浅薄,也很肤浅,不能这样讲所以迟迟我就一直没讲这个主题。当然这个主题对修行非常关键、非常重要。这个师父怎样是一回事,视师如佛是另外一回事。
那么作为我来讲,做师父的要非常惭愧,看众生是佛,看自己是凡夫,是罪业凡夫,要有惭愧心,要有不断精进的心,不断圆满的心,这是做师父的应该是这样。
做徒弟的,视师如佛是一种修行,不是怎么看师父这样一个问题,不是一个态度问题,它是一个修行问题。那么视师如佛是修你和师父的关系,是你和师父之间关系怎样相处。然后呢,你对师父的教言如何来对待,是修这个东西。那么视师如佛,不欺师长、不视师长短、不测度师父和视师如佛是不同的表达方式。
我今天在想我们每一个剃度的人应该宣一个誓,永远不背叛自己的师父,永远不背叛般舟僧团,非常重要。因为实践表明真正坑害般舟僧团、坑害师父的,恰恰是师父剃度的弟子。因为这些人哪,修行的时候,我就说,说可怜也很可怜,冲过去是艳阳天,留下来是沼泽地。有些弟子冲不过去就留在沼泽地里,留在沼泽地里确实非常痛苦,非常非常痛苦。那么这些留在沼泽地里的徒弟,要冲过去是很难的,往往冲不过去就掉下来。掉下来之后,他就充满了怨恨,充满了怨恨哪。然后以此怨恨之心,去看修行当中一的问题,去看师父,然后怨恨师父。那么这样会造无量无边的恶业,这因果非常重而且这些东西恰恰是坑害般舟的最大炸弹。这些人哪,因为说句老实话,外边人并不了解般舟多少内情,恰恰是这些,也可以方便说内鬼,说鬼也有点太过分,因为本来他不是鬼,只是说他修行上不了路,不经意当中转成了鬼,那未来就更加可怜,是这样啊。
所以说宣这个很重要,因为宣这个可以让你少造业你不明白的事、你不冲过的事、冲不过去的事,不表明这个法是有问题的,不明别人不能冲过。如果你以一个失败者的心态和胸怀,来测度般舟的事情,就全乱了套了。因为一切般舟的素材他都具足,可是他演绎的一切的故事怎么样?全是颠倒的。所以趁你清醒的时候应该发一个愿永远不背叛师父,永远不背叛僧团,这样让你将来少造业。因为不能表明你肯定可以过关,但是你要发愿你过不了关的时候,不能说般舟的坏话不能讲师父的坏话,尤其不能讲般舟师父的坏话。
你要知道啊,般舟师父传无上法,说不好听的,哪怕他是骗子,你都不能讲。般舟经上讲在百由旬之内,有般舟三昧法会,必须参加,做般舟弟子的不参加有过失。般舟经上也讲,百由旬之内,百由旬就是两千公里内,两千公里以内有般舟法会必须参加,如果不参加视为有过失。如果参加了发现是一个骗局,你同样具有无量功德何以故?因为你对般舟的随喜心是诚的,随喜就能得无量无边的功德,事实上确实也如此
我们这次在惠州这个地方搞了一场法会,(由于)居士种种原因吧,我们不讲了,这场法会取消了。州的居士包了三辆客车来修般舟结果呢,没有收到消息,就跑过来扑了一个空。在回去的路上,这车上至少有一多半的人病都好了,这是真实的故事。你想,没参加成法会,得了无量的功德。
以前我也碰到一个血癌的病人,走路都不能走,不能正常走路,一定要有人扶在东林寺念了多少时间的佛都不行。身上的血,血癌的病人身上没有一块好皮肤,都是那种淤血、烂血这种东西,身上肉转眼就要烂掉了非常严重。结果听闻般舟之后,两眼发光发亮就发愿说:“我一定要去般舟道场行般舟。”她就打电话给我说,师父我这样情况能行般舟吗?我说你能喘气吗?她说当然能喘气,我说你能喘气就能行般舟。她说,好,我一定要来行般舟。那么她就发了一定要来行般舟的心,就去买票。在此之前,她跟我要《般舟三昧经》,一定要诵这部经。我就想尽办法,没有办法给她邮啊,我就通过发彩信,把电子文档发给她,让她读这部经典。
然后她就到了火车站买票,在买票的时候,票员就告诉她说,现在只有九天、十天以后的票。最是卖几天九天吗以前十天。她说十天的票还有,十天以前的票全部没有。她说我着急找师父啊,我想行般舟啊,你帮我再看看,我一定要买到这张票。她在第二次看的时候,突然就跳出第二天有一张下铺,卧铺车有一张下铺,给她订着了。那么她讲她要行般舟,这时候旁边就有位年轻女子,说我这儿有部《佛说般舟三昧经》,我送给你。因为她对这部经充满了渴望,当她拿到这部经典的时候,她的病就好了一半,就随喜功德故,真这样。
所以我就讲啊,不要轻易,尤其不要说般舟行人的坏话我有一个徒弟,我到现在都没有公布,没公告。(他)特别能求神通,特别不对路但是他发愿弘扬般舟,他一直也在弘扬般舟,虽然非常不对路,但是我终了还是没有公告。因为说句实在话,这会误人子弟,但是我终了还是没有公告这件事,知道吧没有公告这件事因为确实弘扬般舟不容易,不能随便说一个人的坏话,给他制造难题。虽然他很多地方对不起我,但是我还是没做这件事他的很多徒弟来找我反映情况,要依止我要来这儿出家,我没有明确表态要收他们,要收他们出家,或要怎样怎样。可惜的是,因为我不愿意拆他的台,知道吧虽然这样啊,但是,他们到后来也没有来。
有的人说,他把所有的钱都供养了师父,师父又逼着他卖房子后来他就来找我依止,问来这里行不行?我没有吭声,我就默然,没有说行也没有说不行后来他也没有来,等等吧我觉得确实不容易,确实不容易。虽然有过很多攻击我们的行为,更有众多抄拟我们的行为,比如说我们的通告走三天四夜,他一定照猫画虎画下来,他要走四天五夜;我们走七天八夜,他一定照猫画虎,他走八天九夜,就这样等等啊我们不去说他,弘法不容易不去讲人家,不给人家设置障碍。
那么我就讲啊,师父是怎样是一回事,你怎样对待师父、期待师父,这是个修行。第一,修你和师父的关系。第二,修你和师父教言的关系。只有你能修出这个依教奉行、视师如佛,你才可能圆满。如果你修不出视师如佛和依教奉行,你永远不能圆满,永远没有定。你想想看啊,如果你把师父的教言当佛看,你还有没有负担啊?有没有挂碍啊?(弟子:没有)除此之外,你还有没有负担,有没有挂碍啊?一定有挂碍,一定有负担。因为你如果不视师如佛,你对师父的教言没有信心,那你又跟师父学,你又没有信心,信心又缺失。你以一个缺失信心的心来参学,能没有疑惑吗?能有决心吗?能圆满功德吗?绝对不能。是这样啊。
如果你视师长短,测度师父,你就是一个有漏之心,就是一个疑惑之心,你就不可能有圆满的功德,你就没有决心也没有定心。你测度师父长短,看是非、见长短,测度师父的对错,那么都损伤你的信心,破坏你的定,让你绝对不可能安住当下。所以你测度师父的行为,视师长短,测度师父,往往是害自己信心的贼,是让自己的功德漏失。
那么你视师如佛、依教奉行,这样你永远得的是佛的受用,如佛一样的受用。然后呢,永远修的是,你越视师如佛,师父越欠你佛的受用。你视师如佛、依教奉行,就是对师父最大的投入,师父对你就负最大的债务、最多的债务。然后呢,就算师父不是佛,你视师如了佛,你这个视师如佛、依教奉行的心,它所对应的果报,来世一定能找到更好的师父,感应道交啊。
现在说句实在话,视师如佛,依教奉行,有一个求佛求师的心非常重要,非常重要。(你们)不求法啊,有求法的心才能得法,没有求法的心得不到法。说句实在话,我们这一脉公布的般舟修行的资料是最全面的、最广泛的、最具体的、最生动的,我们所公布的案例交流不少于两百个案例。那怎样修行?这两百个案例当中你可以学习、吸纳,你把所有的长处吸收下来不得了啊。任何人不可能没有短处,他的短处对你没有任何用处,对你有用处的是什么?是他的长处,是他的长处给你的启示。
所以视师如佛是一种修行。而且我告诉你,当你面对难题的时候,你最大的助缘是什么?是师父。你对师父有如佛的信心,在你遇到难题的时候,师父能不能帮到你啊?一定能帮到你。如果你对师父是个猜忌的心、疑惑的心、迟疑的心,能不能帮到你啊?你首先就没有信心。其实在最困难的时候,也就是在你最瞌睡的时候,需要的是一个枕头,只要有人能塞你个枕头就管用,知道吧?瞌睡的时候送个枕头是最管用的。那么在你最困难的时候,只有你视师如佛,才能得到师父的如佛般的受用,才有人能救你。
培养这个视师如佛的心,是一个甚大的修行。你像尤其是我们现在,般舟可以说是,说好听点叫横空出世,必遭各种议论。你看现在有人就说我们呢,说这个般舟三昧出自《佛说般舟三昧经》,是净土宗古老的教典之一,是正法。般舟啊,其实般舟直取要害,我们讲难行能行、苦行妙行,一切修行在苦中见真章,不吃苦是万万不能的,仅仅吃苦肯定是不行,不吃苦是万万不能的。
但是世间人,都想离苦得乐。其实离苦得乐好是好啊,可是离了苦哪有乐呢?你离了苦中修行,怎么去积累你那个乐的果报呢?没有因哪有果呀?我们从来不干这种坏事,告诉人家,你可以不吃苦,你可以休息休息,你可以偷偷懒,然后还可以修行。我们不干这种事,不会去这样教言。但是别人就讲了,他就会这样教导你。你比如说,很多人认为般舟三昧是高僧大德才能修的行,才能修行的,说怎么能搞共修呢?怎么能这么多人去修般舟呢?他们无视这样一个现实,确实般舟让这么多人得利益了,对不对?其实呢,所有对般舟的看法都属正常。一个演员出了名,还会被媒体关注,说三道四,对吧?何况三昧之王、般若之父、如来之父的般舟三昧呢,不被人议论才怪呢。
那么般舟三昧,尤其是共修的般舟三昧,怎么能不被人议论呢?你又怎么能看得清楚呢?你所看的长短是非的标准是什么?是你自己的传统的知见。这个知见对不对啊?绝大多数是不对的。所以这个视师如佛就告诉你,只把师父当佛看,不看别的东西,任何东西都不看,任何东西都不分析、不判别、不判断、不执著、不染著,这你才能够叫修行,才叫得受用。如果你去看看是非、看看长短、找找疑惑,再听听别人的看法,你就彻底完蛋了,你就彻底完蛋了。
我们很多人很可惜啊。我昨天讲了一个案例,我们前边有一位大德,行般舟出了家。家里是很有钱的一位老板,然后历尽周折把婚离了,把孩子也撇了,出了家了,应该很值得赞叹。是不是呀?她行般舟得利益了,没得利益她能这样吗?得小利益她能这样吗?没有触动她内心深处的那根弦,她能这样吗?不可能。但是,有疑惑,东学学西学学东看看西看看东听听西听听,最后怎么样?决定还俗。给师父打电话,谢谢师父给我剃度,但是我决定舍沙弥尼十戒。我说为什么?“甭管为什么了,我就是要舍戒。”我说你离开师父这么久,离开师父的时候有烦恼,那么你离开师父以后烦恼多了还是少了?我的意思是说,何必不回来呢?烦恼哪儿都有啊,是不是呀?在这儿有烦恼还在修行当中啊,你离开师父又怎么样呢?烦恼增加了,都想还俗了。她说,我没烦恼,我很清净。我说清净得都要还俗了。
你看,原来决定出家是多么了不起的一个举动,那个受用全忘了,竟然能做出还俗的举动。我问你还俗干啥?她说我得挣钱养活自己啊。哎哟,我说奇怪,以前家里那么多钱你都不要,撇了,孩子不要,你出家,现在怎么要回去打工挣钱养活自己?你说荒唐不荒唐?所以你就想想看啊,那个能让你抛掉一切的财富,抛掉可爱的老公和孩子,勇往直前的那份受用,既然有那份受用,虽然有遗憾,为什么不去抓那份受用呢?为什么要去还俗呢?是不是呀?你想想看。
所以我就讲啊,你看般舟三昧怎么修,般舟共修怎么修,不要按照自己的知见来。如果你依教奉行、视师如佛,不怀疑、只管做、只管念,你就只得受用。其实我告诉你们,我们最最吃亏的就是什么?其实为什么我们每天做完功课要三皈依呢?你们检查一下自己皈依佛了没有,皈依法了没有,皈依僧了没有?其实没有皈依。
今天我揭露一个秘密,我最后讲演依这个名字的时候,我讲的这个依止的依,我掉眼泪了。为什么?我说一帮傻孩子啊,师父呕心沥血,舍命、舍肉、舍生啊,来帮助你们、成就你们,生怕你们摔到地上,生怕你们化了,还代你们受苦、受难、受业、受报,师父什么时候有过自己,什么时候不把你们摆在第一位?可是你不依止啊,你还怀疑啊,真是一边吃奶还一边骂娘啊。是不是这样?所以我非常感叹,就掉眼泪了。
如果说没有这个法揭示给你,如果说你没有从中得到利益,不明所以,那还情有可原哪。你已经得到让你震撼的利益,你已经发大心出了家,为什么要看那些次要的东西?为什么要看那些不明白的问题?为什么要关注那些疑惑?对你到底有何关系呢?纯粹是自己给自己找麻烦,自己坏自己的信念,坏自己的长城啊。
所以我就感叹大家,真的缺乏依止的心啊。何为依止啊?依止于法,依教奉行,如法安住。依法而行,如法安住,这叫依止啊,依止于法,对不对?
这个法讲得这么具体,讲得这么详尽,讲得这么明确,讲得这么微细,而且师父亲自示范给你看,亲自带着你行持,亲自讲这么多的案例,有史以来你们看哪个师父有这样呕心沥血过?哪个师父给你们提出这么多鲜活的样板?哪个师父给你们创造这样一个又一个的奇迹?可即便如此,你们恭敬师父了吗?你们依止了吗?当然我没有丝毫责怪的意思啊,我是感到悲哀啊,感到悲哀啊!那种悲悯之心油然而生啊,就像一个父亲看到自己的孩子堕落没有办法,还得让他堕落下去,还得哄着他堕落,多么的可悲呀!是这样啊,所以我特别感叹,特别感叹。
这个法讲得这么直截了当、直白,没有回避任何的问题,没有捣糨糊,黏黏糊糊,怕得罪这个、怕得罪那个,没有。一就是一,二就是二,不讲假话,不给它润色,不怕招致非议,不怕别人攻击。有话直说,才能给你讲得明白啊。如果我心里有种种畏惧,如果我心里要照顾方方面面的利害关系,我能给你第一义谛吗?能给你讲出好法来吗?能揭示第一义谛吗?不可能的。但是师父如果直言不讳,怎么能太平呢?师父不太平,你的信心丧失、依止之心丧失,是多么的可悲啊!是这样啊。
所以说视师如佛,修的就是对师父的这个信心,千锤百炼、百折不回。无论任何情况下,无论别人怎么看你的师父,你对你的师父要有数,要有信心,这叫修行。如果别人说你师父坏话,你就没信心了,那你还能得利益吗?你能成佛吗?不可能,是不是啊?
所以视师如佛要脱掉那个困境,你不要管师父是什么,不要测度、不要测评,不要去评价师父是不是佛,这个没有意义,这个就进入圈套了。你跟师父接触得越久,你越掉入圈套了。因为师父应不同的人,应不同的人群,应不同的处境,表他不同的法。这个法对这种人来讲是对的,对另外人就不对,你把这些东西都粘在一起,你就乱了套了。所以讲啊,视师如佛就是要修把师父当佛来看,当佛来受用的心,当佛来恭敬的心,当佛来供养的心。
那么你刚才讲的不谄谀,这个是这样啊,《般舟经》里面原文是这样讲,视师如佛,怎样视师如佛呢?下边讲得很严肃,要如仆侍主、如臣事君啊,很具体、很生动。其实呢,如仆侍主、如臣君,训练的也是你对师父不变的信心,也就是说,是在不断地强化你这个信心,是通过包括割肉侍师啊,要割自己的身肉来供养师父啊。那么智者大师讲什么呢?修行般舟的人,他就特别强调要供养师父,要视师如佛,甚至要割肉侍师。这是讲表法的,不是让你真的割肉。你割了肉师父能吃肉吗?这是不可能的事。何况现在饭吃得饱饱的,有那么多饭你还割肉,你这是形式上的事。割肉侍君,这是讲的这个啊。
那么通过这些事,来训练你对师父的信心,对师父的决定,就是你骗自己,也要把自己骗得滴溜转,把自己这个心骗出来。你有了这个心以后啊,师父的话就都能转成甘露,你就能受用。如果没有这份心,你受用不了,你一定有迟疑,一定有疑惑,一定有漏,是这样。不是谄谀啊,不是谄谀。你看,如臣君、如仆主,等等等等啊,还有很多一些的,很多的说法。那么就是说,关键在于你那个至诚恳切的、真诚的、恭敬的、谦卑的那个心,这是个修行。如果你真的能做到视师如佛了,你就必然没有疑惑,必然就不受余法。不受余法没有疑惑,必然不打闲岔,必然深具信心,必然是一心——这是佛教我的,保证没错。你对要做的这个东西就充满了佛一样的信心,你对要做的东西充满佛一样的信心,你才有佛一样的受用,才能有圆满的功德。如果你对要做的东西都有迟疑、都有疑惑,你当然就不可能有圆满的功德。这个是一个修行,修的是自个儿,自个儿的心,修的是对师父法的恭敬之心,修的是对师父人的绝对的信心。这是一个情况啊,知道吗?是这样。
那视师如佛呢,非常重要。其实师父是不是佛不重要,视师如佛才重要。视师如佛,你第一有佛的受用,第二你绝对能感应道交,佛来教化你。你们记得千金买骨的故事吗?就讲千里马。有一个国王要买千里马买不到,有个大臣就给他讲,拿一堆烂骨头,说这是千里马的骨头,你拿一千两黄金来买了它。他说你瞎掰,搞几个破马骨头,凭什么说它是千里马?怎么能说明它就是千里马?我连活马都认不出来,死马怎么能说是千里马?他说你想想看啊,这国王能花一千两黄金买这个死马的骨头,你难道还怀疑千里马不来吗?你明白了没有?那么这么烂的师父你都当佛来看,那佛能不管你吗?这一样的道理。视师如佛,修的是自己的受用、自己的心,心地,修的是没有疑惑,修的是决定信心,修的是绝对的依靠,这是个修行的问题啊,这是讲这个。
不谄谀,它不是讲和师父这个关系的问题,不是讲这个。那么,我们人最可怕的是攀缘的心,一攀缘可就麻烦了,就有各种各样的缘起。谄谀的心就是投其所好,就是这样一种心。
我们出家人尤其不能有这种谄谀之心、攀缘之心,必须甘于寂寞、甘于平淡。甘于寂寞、甘于平淡,然后坚持自己的心,不管外界任何东西,你才能有定心,才能有受用。否则的话,绝难成就,绝难成就,主要是指这方面东西啊。
独独《般舟经》,特别特别强调视师如佛。说实在话,不视师如佛者不可能得三昧啊,得不到三昧。你不视师如佛,你依据什么来修行呢?你对你依据的东西有多大的信心呢?你对你依据的东西都没有绝对的、绝顶的、如佛一样的信心,怎么可能成就三昧呢?不可能,是这样啊。所以说视师如佛是甚大修行,一定要大家看清楚。尤其是在目前阶段,当般舟三昧,大家对般舟三昧议论纷纷的时候,就更加的明显。这个也非常难得,大家,尤其是今天这场法会,更加显得难得。
总而言之一句话,要抓住自己的修行,抓主题,而主题当中的一个主题就是视师如佛、依教奉行。真正把这条做到位了,能断一切烦恼,能消一切业障,能够降伏你的心,能够让你的受用几倍几倍地增长。阿弥陀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