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佛顶首楞严经

24
0

大佛顶首楞严经备忘录 1

1. 顿悟之说 41

1.1. 理则顿悟 (理上则为顿悟,因为悟实无次第;亦即,要悟,即是一时顿悟,并非慢慢地悟), 乘悟并销 (若一念心开,则乘此开悟之力,五阴的五重妄想即一并消除;此即是见道位)。 事非顿除,因次第尽 [然而事相上则非可一时顿除,必须以次第修断而尽。 譬如脱衣入浴,一次只能脱一件,不可能一时内外褪尽。 《楞严经正脉》云:“如暗夜惊杌(wù树木无枝)为鬼 (以为无枝之树为鬼,因而惊慌)奔驰(到)荒越(荒郊野外), 一旦被人说破,鬼想全消。”这就是理可顿悟,乘悟并销亿劫颠倒想的例子。“ 事非顿除,因次第尽”者,《正脉》又云:“如鬼想虽以(已)全消, 驰途岂能遽返?(惊迷中所跑过的路,怎能一下就回得来?) 要须历返前途,方归旧处矣。”] 42

1.2. 则汝心中演若达多狂性自歇,歇即菩提。 胜净明心,本周法界。不从人得。 何藉劬劳肯綮修证。 譬如有人于自衣中系如意珠,不自觉知。 穷露他方,乞食驰走。 虽实贫穷,珠不曾失。忽有智者指示其珠。 所愿从心,致大饶富。方悟神珠非从外得。 42

1.3. 非汝历劫辛勤修证。虽复忆持十方如来十二部经, 清净妙理如恒河沙,只益戏论。 汝虽谈说因缘自然决定明了。人间称汝多闻第一。 以此积劫多闻熏习,不能免离摩登伽难。 何须待我佛顶神咒,摩登伽心淫火顿歇, 得阿那含,于我法中,成精进林。爱河干枯,令汝解脱。 是故阿难。汝虽历劫忆持如来秘密妙严,不如一日修无漏业, 远离世间憎爱二苦。如摩登伽宿为淫女,由神咒力销其爱欲, 法中今名性比丘尼。与罗侯母耶输陀罗同悟宿因。 知历世因贪爱为苦。一念熏修无漏善故, 或得出缠,或蒙授记。如何自欺,尚留观听。 43

1.4. 深入次第: 虽则开悟,习漏未除; 虽则无漏,尚纡疑悔; 汝虽除疑,余惑未尽。 43

1.5. 虽有多闻,若不修行,与不闻等。如人说食,终不能饱。 43

何藉劬劳肯綮修证 狂性自歇,歇即菩提; 自歇还是需要自己完成,非别人完成,非不劳完成. 这里的歇即是修,非不是修; 并不是讲不修,而是讲以歇来修; 不是不歇辛劳种种,没有用场. 珠不从外得,从外不为修,从内为修,非是不修.(则汝心中演若达多狂性自歇,歇即菩提。 43

胜净明心,本周法界。不从人得。 44

何藉劬劳肯綮修证。 44

譬如有人于自衣中系如意珠,不自觉知。 44

穷露他方,乞食驰走。 44

虽实贫穷,珠不曾失。忽有智者指示其珠。 44

所愿从心,致大饶富。方悟神珠非从外得。) 44

若不真干,只是戏论:  说阿难虽复忆持十方如来十二部经, 清净妙理如恒河沙,只益戏论. 摩登伽女,由神咒力销其爱欲; 重点是破阿难的多闻相,不真干: "如何自欺,尚留观听". 强调必须无条件真干实干: 汝虽历劫忆持如来秘密妙严, 不如一日修无漏业.(非汝历劫辛勤修证。虽复忆持十方如来十二部经, 44

清净妙理如恒河沙,只益戏论。 44

汝虽谈说因缘自然决定明了。人间称汝多闻第一。 44

以此积劫多闻熏习,不能免离摩登伽难。 44

何须待我佛顶神咒,摩登伽心淫火顿歇, 44

得阿那含,于我法中,成精进林。爱河干枯,令汝解脱。 44

是故阿难。汝虽历劫忆持如来秘密妙严,不如一日修无漏业, 44

远离世间憎爱二苦。如摩登伽宿为淫女,由神咒力销其爱欲, 44

法中今名性比丘尼。与罗侯母耶输陀罗同悟宿因。 45

知历世因贪爱为苦。一念熏修无漏善故, 45

或得出缠,或蒙授记。如何自欺,尚留观听。) 45

习漏,疑悔,余惑,修证是个实在事,精细事,非可顿成.(深入次第: 45

虽则开悟,习漏未除; 45

虽则无漏,尚纡疑悔; 45

汝虽除疑,余惑未尽。) 45

强调 事非顿除,因次第尽 顿悟需要渐修来圆满其德,离渐无修(理则顿悟 45

(理上则为顿悟,因为悟实无次第;亦即,要悟,即是一时顿悟,并非慢慢地悟), 45

乘悟并销 45

(若一念心开,则乘此开悟之力,五阴的五重妄想即一并消除;此即是见道位)。 45

事非顿除,因次第尽 45

[然而事相上则非可一时顿除,必须以次第修断而尽。 45

譬如脱衣入浴,一次只能脱一件,不可能一时内外褪尽。 45

《楞严经正脉》云:“如暗夜惊杌(wù树木无枝)为鬼 45

(以为无枝之树为鬼,因而惊慌)奔驰(到)荒越(荒郊野外), 45

一旦被人说破,鬼想全消。”这就是理可顿悟,乘悟并销亿劫颠倒想的例子。“ 45

事非顿除,因次第尽”者,《正脉》又云:“如鬼想虽以(已)全消, 46

驰途岂能遽返?(惊迷中所跑过的路,怎能一下就回得来?) 46

要须历返前途,方归旧处矣。”]) 46

2. 三渐次 46

2.1. 立三渐次,方得除灭。 如净器中除去毒蜜, 以诸汤水并杂灰香, 洗涤其器,后贮甘露。 云何名为三种渐次。 一者修习,除其助因。 二者真修,刳其正性。 三者增进,违其现业。 46

2.1.1. 云何名为三种渐次? 除其助因----修习 刳其正性----真修 违其现业----增进 46

2.1.2. 如何除其助因? 是故佛说一切众生皆依食住,当断其食,除其助因。 断其食者,一断五辛,二断四食(段食、触食、思食、识食)。 47

2.1.3. 何为刳其正性?“永断淫心,不餐酒肉,以火净食,无啖生气” “偷劫不行,无相负累”若能如此则:“父母肉身,不须天眼, 自然观见十方世界,睹佛闻法,亲奉圣旨, 得大神通,游十方界。宿命清净,得无艰险”。 47

2.1.4. 何为“违其现业”?“心无贪淫(贪淫是其现业), 于外六尘不多流逸(趣外奔逸是其现业)因不流逸,旋元自归。 尘既不缘,根无所偶,反流全一,六用不行,十方国土,皎然清净。 譬如琉璃,内悬明月,身心快然,妙圆平等,获大安隐。 一切如来密圆净妙,皆现其中。是人即获无生法忍。 47

2.1.5. 从是渐修,随所发行,安立圣位。 47

非反复修习,不足以除; 非刳不足以正其性; 非增进不足以转其势;(云何名为三种渐次? 47

除其助因----修习 47

刳其正性----真修 47

违其现业----增进) 47

非断食不足以定,不足以清净(如何除其助因? 47

是故佛说一切众生皆依食住,当断其食,除其助因。 47

断其食者,一断五辛,二断四食(段食、触食、思食、识食)。) 48

因不流逸,旋元自归(何为“违其现业”?“心无贪淫(贪淫是其现业), 48

于外六尘不多流逸(趣外奔逸是其现业)因不流逸,旋元自归。 48

尘既不缘,根无所偶,反流全一,六用不行,十方国土,皎然清净。 48

譬如琉璃,内悬明月,身心快然,妙圆平等,获大安隐。 48

一切如来密圆净妙,皆现其中。是人即获无生法忍。) 48

修要实、渐、真,要安立(从是渐修,随所发行,安立圣位。) 48

2.2. 修菩提者永断五辛。是则名为第一增进修行渐次。 48

2.3. 断淫及杀生,第二增进修行渐次 48

2.3.1. 执身不动,执心不起 48

2.3.2. 禁戒成就:则于世间永无相生相杀之业, 偷劫不行,无相负累,亦于世间不还宿债。 48

2.3.3. 不须天眼,自观十方;亲奉圣旨,得大神通,游十方界。 48

2.3.4. 子主题 4 48

2.4. 断淫及盗,第三增进修行渐次 48

2.4.1. 子主题 1 49

2.4.2. 心无贪淫,于外六尘不多流逸。因不流逸,旋元自归。尘既不缘,根无所偶。 反流全一,六用不行。十方国土,皎然清净。譬如琉璃,内悬明月。 身心快然,妙圆平等,获大安隐。 (断淫身安,断盗心安,故获大安隐。 发菩提心,心端,一切正能量自流,自与如来对接。 不随此界。心亦飞升。只是在此界历练而已) 一切如来密圆净妙,皆现其中。是人即获无生法忍。 49

2.4.3. 子主题 2 49

2.4.4. 子主题 3 49

2.5. 子主题 5 49

2.6. 子主题 6 49

3. 干慧地 49

3.1. 欲爱干枯 (欲爱完全干枯,不复使用,欲爱无生), 执心虚明 (欲爱干枯,心唯虚明,心独虚明,虚而独明), 纯是智慧,慧性明圆 (虚明为慧,慧而明圆,明已圆满,是谓明圆, 明圆至蓥十方界的程度,则自然“干有其慧”), 蓥十方界,干有其慧,名干慧地。 50

4. 十心 50

4.1. 信心住 50

4.1.1. 欲习初干,未与如来法流水接。即以此心,中中流入,圆妙开敷。 从真妙圆,重发真妙。妙信常住。一切妄想灭尽无余。中道纯真。名信心住。 51

4.1.2. 特别强调:灭尽一切妄想,中道纯真。 51

4.2. 念心住 51

4.2.1. 真信明了,一切圆通。阴处界三不能为碍。 如是乃至过去未来,无数劫中, 舍身受身一切习气,皆现在前。 是善男子,皆能忆念,得无遗忘。名念心住。 52

4.2.2. 子主题 2 52

4.3. 慧心住 52

4.3.1. 妙圆纯真。真精发化。无始习气通一精明。唯以精明进趣真净。 名精进心。心精现前。纯以智慧。名慧心住。 53

4.3.2. 子主题 2 53

4.4. 定心住 53

4.4.1. 执持智明。周遍寂湛。寂妙常凝[执持智明。名定心住。 54

4.4.2. 子主题 2 54

4.5. 不退心 54

4.5.1. 定光发明。明性深入。唯进无退。名不退心。 54

4.5.2. 子主题 2 55

4.6. 护法心 55

4.6.1. 心进安然保持不失。十方如来气分交接。十方如来气分交接。是名护法心。 55

4.6.2. 子主题 2 56

4.7. 回向心 56

4.7.1. 觉明保持。能以妙力,回佛慈光,向佛安住。 犹如双镜,光明相对。其中妙影重重相入。名回向心。 56

4.7.2. 子主题 2 56

4.8. 戒心住 56

4.8.1. 心光密回,获佛常凝无上妙净。安住无为,得无遗失 57

4.8.2. 子主题 2 57

4.9. 愿心住 57

4.9.1. 住戒自在。能游十方,所去随愿[(在回向上得戒光,并且回向成为自然,成为内在,成为自在。此时)能游十方,所去随愿]。名愿心住。 58

4.9.2. 特别强调,能住在愿心这个层次上, 而不是仅仅虚情假意发个愿而已,连自己都怀疑自己 58

4.10. 子主题 10 58

真精发生时,无始习气才能通一精明, 无始习气通一精明之后,才能真正进入精进心的层次 精进心即是心精,心精现前,才有智慧,慧心才可安住(慧心住) 58

5. 十住 58

5.1. 发心住 59

5.1.1. 阿难。是善男子,以真方便发此十心。心精发晖,十用涉入,圆成一心。名发心住。 59

5.1.2. (真正证得以上十心:信心住、念心住、精进心、慧心住、定心住、 不退心、护法心、回向心、戒心住、愿心住; 则是心精所真正发晖,光明万丈。十用互融,圆成一心,名发心住。 59

5.1.3. 子主题 3 59

5.2. 治地住 59

5.2.1. 心中发明,如净琉璃内现精金。以前妙心,履以成地。名治地住。 60

5.2.2. (十用涉入圆成一心,心发光明,光明增长,如净琉璃,内外透彻,内现精金,琉璃茁壮,履以成地,名治地住) 60

5.2.3. 特别强调,心中发明之后的成长过程,要“履以成地” 60

5.3. 修行住 60

5.3.1. 心地涉知,俱得明了(纵)。游履十方,得无留碍(横)。名修行住。 60

5.3.2. 子主题 2 60

5.3.3. 子主题 3 60

5.4. 生贵住 60

5.4.1. 行与佛同。受佛气分。如中阴身自求父母。阴信冥通,入如来种。名生贵住。 60

5.4.2. 真正受佛气分,达到了阴信冥通的程度 61

5.4.3. (种种修行,无粘无留,往来通达,心心佛心,行与佛同,同频共振,得佛法分受佛气分,入如来种) 61

5.5. 方便具足住 61

5.5.1. 既游道胎,亲奉觉胤。如胎已成,人相不缺。(入如来种故, 依如来法行,法行到“人相不缺”的程度)名方便具足住。 61

5.5.2. (胤胤 yìn【动词】从肉,从八,从幺。肉表示血统关系,幺表示重迭, 八表示延长。合起来表示后代。本义:子孙相承) 61

5.5.3. 子主题 3 61

5.6. 十住说明学佛要把心意收拾起来,安住于十方面, 就有正见,具足般若,就在菩萨道上走,故称为十住。 61

5.7. 正心住 61

5.7.1. 容貌如佛。心相亦同。名正心住。 61

5.7.2. (心发、心成地、心修行、心入如来种, 心相一如,此心不得不佛,全没有再没有自己) 62

5.7.3. 子主题 3 62

5.8. 不退住 62

5.8.1. 身心合成日益增长。名不退住。 62

5.8.2. 日益增长,以一个阶级来论,我辈对日积月累看得太轻太轻 62

5.8.3. (身心一如,如法而行,心心佛心,行行佛行,身心合成日益增长,再无退转) 62

5.9. 童真住 62

5.9.1. 十身灵相,一时具足名童真住。 62

5.9.2. (身心合成日益增长至十身灵相的程度) 62

5.9.3. “十身灵相”:指卢舍那佛之十身:声闻身、缘觉身、菩萨身、如来身、法身、智身、虚空身、业报身、众生身、国土身。(见《华严经》卷二十六,及《十地经论》卷十。)“名童真住”:此菩萨虽得如来十身,然却具体而微,犹如童子,故称童真住。又,按《华严经》中,八地菩萨方得十身,本经以是圆顿大法,故八住即得。 62

5.10. 法王子住。 63

5.10.1. 形成出胎,亲为佛子。(身心融合,完全究竟圆满,形成出胎,成亲佛子)名法王子住。 63

5.10.2. 子主题 2 63

5.10.3. 子主题 3 63

5.11. 灌顶住 63

5.11.1. 表以成人。如国大王以诸国事分委太子。彼刹利王世子长成。陈列灌顶。名灌顶住。 63

5.11.2. (是法王子,如来分委,陈列灌顶,得灌顶位) 63

6. 十行 63

6.1. 欢喜行 64

6.1.1. 阿难。是善男子成佛子已。具足无量如来妙德。十方随顺。名欢喜行。 64

6.1.2. (佛子长成,具足无量妙德,十方随顺,人皆欢喜。) 64

6.1.3. 子主题 3 64

6.2. 饶益行 64

6.2.1. 善能利益一切众生。名饶益行。 65

6.2.2. (众生不仅见之欢喜,自身欢喜,而且能够饶益一切众生。) 65

6.2.3. 子主题 3 65

6.3. 无嗔恨行 65

6.3.1. 自觉觉他,得无违拒。名无嗔恨行。 65

6.3.2. (不仅能饶益一切众生,而且能够自觉觉他, 真正圆满无嗔恨行,一切众生都无违拒) 65

6.3.3. 子主题 3 65

6.4. 无尽行 65

6.4.1. 子主题 1 66

6.4.2. 种类出生,穷未来际,三世平等,十方通达。名无尽行。 66

6.4.3. (以欢喜心,行饶益行,得无嗔恨,穷未来际, 三世平等,十方通达,行于无边,无穷无尽。) 66

6.5. 离痴乱行 66

6.5.1. 一切合同,种种法门,得无差误。(一门深入,皆得法要,一切法门,皆悉透得,种种法门,得无差误。是真名离痴乱行)名离痴乱行。 66

6.5.2. 子主题 2 66

6.5.3. 子主题 3 66

6.6. 善现行 66

6.6.1. 则于同中,显现群异。一一异相,各各见同。(善住现前,安住当下,种种差异,得无疑惑;一一异相,各各见同,归于一道,同现真实,名善现行)名善现行。 66

6.6.2. 子主题 2 66

6.6.3. 子主题 3 67

6.7. 无著行 67

6.7.1. 如是乃至十方虚空满足微尘,一一尘中现十方界。现尘现界,不相留碍。(善现种种,遍十方界,现尘现界,不相留碍。种种现行,无粘无留,一切无著,没有障碍)名无著行。 67

6.7.2. 子主题 2 67

6.7.3. 子主题 3 67

6.8. 尊重行 67

6.8.1. 种种现前,咸是第一波罗密多。(一切所做,一切当下,一切善现,咸是第一波罗密多,真名尊重,是名尊重行。)名尊重行。 67

6.8.2. 子主题 2 67

6.8.3. 子主题 3 67

6.9. 善法行 67

6.9.1. 如是圆融,能成十方诸佛轨则。(尊重一切当下,一切事一切时一切处,皆能圆融,皆能成就诸佛轨则。真正证得逐事逐时逐处当下种种善法,名善法行。)名善法行。 68

6.9.2. 子主题 2 68

6.9.3. 子主题 3 68

6.10. 真实行 68

6.10.1. 一一皆是清净无漏,一真无为,性本然故。名真实行。 68

6.10.2. (种种善法,皆出自清净自性,皆是自性之本然之法,清净明妙没有诸漏,逐一善法皆系真实,自然真实,无为真实。名真实行。) 68

6.10.3. 子主题 3 68

7. 分支主题 15 68

8. 十回向 68

8.1. 救护一切众生离众生相回向 69

8.1.1. 是善男子,满足神通,成佛事已。纯洁精真,远诸留患。 当度众生,灭除度相。回无为心,向涅槃路。 69

8.1.2. 以上种种清净无漏,无为真实之善法行,是其精真纯之又纯, 洁之又洁,炉火纯青,真正远离种种过患。 能够广度一切众生,又永远灭除度众生之相, 以此无相之度回向一切众生,早得寂静,早归涅槃真净。 名救护一切众生离众生相回向。 69

8.1.3. 子主题 3 69

8.1.4. 子主题 4 69

8.2. 不坏回向 70

8.2.1. 坏其可坏。远离诸离。 70

8.2.2. 将对众生的回向由无相,发展到无坏,无可毁坏, 远离种种不利众生的回向,名不坏回向。 70

8.3. 等一切佛回向 70

8.3.1. 本觉湛然。觉齐佛觉。 (如一切诸佛,以本性之清净自然, 以本觉之湛然常净,自然回向众生,名等一切佛回向。 70

8.4. 至一切处回向 70

8.4.1. 精真发明,地如佛地。 (将此等一切佛回向之精之真,应用娴熟,自然发光,大现光明, 这种精真发明绝非一时心血来潮,而是处于一种“地如佛地”的境地, 广能利益回向一切众生,并在一切处都能如是回向如是普利有情,名至一切处回向。 71

8.5. 无尽功德藏回向 71

8.5.1. 世界如来。互相涉入,得无挂碍。 (将上述离相回向,不坏不退回向,等一切佛回向,至一切处回向,觉齐佛觉, 则以“如来心”融入世界,以如来心遍入世界,一切无碍。广做功德,大做功德, 全做功德,时时处处事事遍极回向,名无尽功德藏回向。) 71

8.6. 随顺平等善根回向。 71

8.6.1. 于同佛地,地中各各生清净因。依因发挥,取涅槃道。 (以无尽功德藏回向,至一切处,等一切佛,离一切相,不坏不退,于一切时处事境皆能随顺皆能平等回向,亦回向一切众生皆具如此随顺平等善根回向。) 71

8.7. 随顺等观一切众生回向 72

8.7.1. 真根既成。十方众生皆我本性。性圆成就,不失众生。 72

8.7.2. (随顺平等回向善根已成,并回向十方众生, 逐渐与一切众生同一悲仰,同体已成,性圆成就。不失一切众生, 随顺一切众生。名随顺等观一切众生回向。) 72

8.8. 真如相回向 72

8.8.1. 即一切法,离一切相。唯即与离,二无所著。 (证得众生同体,是以随顺平等一体自然不在话下,即而成一切法,离一切相, 无粘无留,无生无灭,无来无去,无住无往,无即无离,得真如相。名真如相回向。) 72

8.9. 无缚解脱回向 72

8.9.1. 真得所如,十方无碍。 (得此真如之相,回向众生一切无缚一切解脱, 于十方世界一无所碍,于一切众生一无所碍,名无缚解脱回向。) 73

8.10. 法界无量回向 73

8.10.1. 性德圆成,法界量灭。 (得真如相,得无缚解脱相,自性自然如是, 无不如是,于虚空法界一切世界无不如是, 于一切刹海无不如是,名法界无量回向。) 73

9. 四种妙圆加行 73

9.1. 阿难。是善男子,尽是清净四十一心。次成四种妙圆加行。即以佛觉用为己心,若出未出。犹如,欲然其木。名为暖地。 73

9.1.1. 特别提出四加行的意义 74

9.1.2. [“四种妙圆加行”:“加行”,加功用行。菩萨“住、行、向”三十位称为“三贤位”, 以上十地称为“十圣”, 于由“贤位”入“圣位”之前,须再加功用行,“拼命一冲”(有若最后冲刺), 方得入于圣位,而成“入地大菩萨” (一般所说“菩萨摩诃萨”当是指入地菩萨, 或“地上菩萨”——“地上”为初地以上之意)。 故此“四加行位”为由贤入圣之转折点。 故此四加行位为本经所特有,以本经注重实际修证, 故立此四加行门,以利实际上之修证。]。 74

9.1.3. 特别强调暖位的意义: 74

9.1.4. 【义贯】 “阿难,是” 十回向位满心之“善男子”,已“尽”修“是清净”无垢之“四十一心” (干慧地、十信、十住、十行、十回向), 其“次”当“成四种妙圆” 之“加”功用“行。” 此菩萨“即以”如来密因的如“佛”之“觉, 用”之而作“为”自“己”加行之因“心”。 当此之时,其本觉大智火正处于“若”欲“出”而“未出”之际; 这境界“犹如”有人“钻”木取“火”,而“欲然”烧“其”薪“木”, 木未起火前,先有暖相现前,此“名为”菩萨加行之“暖地”。 75

9.2. 又以己心成佛所履,若依非依。 如登高山,身入虚空,下有微碍。 名为顶地。 75

9.2.1. 特别强调顶地之意: 76

9.2.2. (以佛觉用为己真心,成佛一切所行,一切所为。 然若依非依,象登山一样,身已经在虚空当中, 而脚下还是踏在山地,非是虚空,此谓若依非依之意。 处于顶地而默然, 立于顶地而谦卑, 杰于功德而自隐。名为顶地。) 76

9.2.3. [成观法师:“名为顶地”:谓顶地也是一样, 如人登高山(指修行无上法),“身入虚空” (指已修到此法之极高点, 身心已体入真如无上之法, 身心皆浸淫于真如法中), 但脚下仍有微碍(指仍有习气尚未除灭) 76

9.2.4. 【义贯】此菩萨“又以”自“己”加行之因地本“心”继续向圆“成佛”道“所”必“履”之初地升进; 然此时菩萨对于本觉之心仿“若”全部“依”循, 又仿若并“非”全部“依”循(以仍有习气未除灭故。) 此境界即犹“如”人“登”上“高山”之顶时, 其“身”虽已全“入”于“虚空”之中, 但其脚“下”仍旧觉“有微碍”存在(以脚仍着地故), 此境界“名为”四加行位菩萨之“顶地”。] 76

处于顶地而默然, 立于顶地而谦卑, 杰于功德而自隐。名为顶地。 菩萨不看“身入虚空”, 关心的是“下有微碍”。((以佛觉用为己真心,成佛一切所行,一切所为。 77

然若依非依,象登山一样,身已经在虚空当中, 77

而脚下还是踏在山地,非是虚空,此谓若依非依之意。 77

处于顶地而默然, 77

立于顶地而谦卑, 77

杰于功德而自隐。名为顶地。)) 77

9.3. 心佛二同,善得中道。如忍事人,非怀非出。名为忍地。 77

9.3.1. [“非怀非出”:“怀”,怀之于心而不说。 “出”,出之于口。 谓此忍事之人,并非想将事情怀之于心, 亦无法出之于口。以尚未成就本觉大智, 故“口不能言”,无法将所知所觉,诉诸言语。 78

9.3.2. 【义贯】此菩萨已达“心”与“佛二”者皆“同”不异,即心即佛, 已“善得中道”妙义。犹“如忍事”于心而不言之“人, 非”故欲“怀”之于心,亦“非”可“出”之于口, 是“名为”四加行位菩萨所修证之“忍地”。] 78

9.3.3. 子主题 3 78

9.4. 数量销灭。迷觉中道,二无所目。名世第一地。 78

9.4.1. [“数量销灭”:“数量”,修证之多寡与增减。 谓此位中之菩萨, 对于已心所修证的数量之多寡、或增减, 已完全泯灭,离一切量,过一切量,心佛双泯。 “迷觉中道”:于迷于觉,皆达中道,“中道”者,离有无二边也。 “二无所目”:“目”,对,即对待。 即迷与觉已不成对待,二法销泯, 本自不迷,今亦不觉,入一真界,悟不二法门。 “名世第一地”:“世”,世间。一切世间法中, 以此为第一,故称世第一;再往上就是出世圣法了。 78

9.4.2. 【义贯】此菩萨于已心修证之“数量”之多寡、或增减已完全“销灭”其念, 能所双泯,过一切量,于凡“迷”与智“觉”皆达于“中道”, 离于有无两边,觉与迷“二”者皆“无所目”。(不成对待), 无迷无觉,契入一真,入不二门,是“名”为四加行位菩萨之“世第一地”。 79

9.4.3. 子主题 4 79

10. 十地 79

10.1. 欢喜地 80

10.1.1. 阿难。是善男子, 于大菩提善得通达, 觉通如来, 尽佛境界。 80

10.1.2. (经四十一位修行之路,圆具41心, 得真如相,圆具十行, 所有善得通达,所有觉通如来, 再经四种妙圆加行,得大欢喜,处欢喜地)名欢喜地。 81

10.2. 离垢地 81

10.2.1. 异性入同,同性亦灭。 81

10.2.2. (完全没有分别是谓真实离垢,离一切染垢,居离垢地。)名离垢地。 81

10.3. 发光地 81

10.3.1. 净极明生。 81

10.3.2. (一切染垢远离故,真正清净现前, 所谓净极光通达,寂照含虚空, 净明发生,居发光地)名发光地。 82

10.4. 焰慧地 82

10.4.1. 明极觉满。 82

10.4.2. (此净明积累至极至,则明极觉满, 如智慧之大焰,永不熄灭。名焰慧地。)名焰慧地。 82

10.5. 难胜地 82

10.5.1. 一切同异所不能至。 82

10.5.2. (一切分别不至,一切同亦不至, 完全彻底消灭一切同异, 进入完全一体的状态,大悲同体, 一切难胜,一切无坏,名难胜地)名难胜地。 83

10.6. 现前地 83

10.6.1. 无为真如性净明露。 83

10.6.2. (已经完全脱离作为的痕迹,无作无为, 真如性净,自然明露, 应万物而不乱, 处刹海而本性自然, 一切只是现前应化而已。名现前地)名现前地。 83

10.7. 远行地 83

10.7.1. 尽真如际。 84

10.7.2. (此真如性净,尽一切处,尽未来际, 遍满刹海而恒不动,名远行地)名远行地。 84

10.8. 不动地 84

10.8.1. 一真如心。 84

10.8.2. (尽虚空遍法界一真如心,如如不动, 名不动地)名不动地。 84

10.9. 善慧地 84

10.9.1. 发真如用。 85

10.9.2. (尽虚空遍法界证得一真如心, 此真如心自然发应,应化刹海而不失本性, 唯真如用,具免疫力,远离诸垢, 独真如用,名善慧地)名善慧地。 85

10.10. 法云地 85

10.10.1. 阿难。是诸菩萨,从此已往, 修习毕功,功德圆满。 亦自此地名修习位。 慈阴妙云,覆涅槃海。名法云地 85

10.10.2. [【义贯】此菩萨以大“慈”心“阴”覆“妙”智大“云, 覆”盖于众生本自“涅槃”之性“海”之上,令得普润, “名”为第十地之“法云地”菩萨]。 86

自此地才修习位!(阿难。是诸菩萨,从此已往, 86

修习毕功,功德圆满。 86

亦自此地名修习位。 86

慈阴妙云,覆涅槃海。名法云地) 86

10.11. 等觉 86

10.11.1. 如来逆流,如是菩萨顺行而至,觉际入交。名为等觉 86

10.11.2. [【义贯】一切“如来”皆是“逆”涅槃“流”而出,倒驾慈航,入生死海; 而“如是”十地满足之大“菩萨”则“顺”法性流而“行而至”于无上菩提, 佛与菩萨因而得于“觉际”互相涉“入交”接,“名为等觉”菩萨境界。]。 86

10.12. 妙觉 86

10.12.1. 阿难。从干慧心至等觉已,是觉始获金刚心中初干慧地, 如是重重单复十二,方尽妙觉。 成无上道。是种种地,皆以金刚观察如幻十种深喻 (如幻、如化、如焰、如影、如响、如梦、如虚空、 如犍闼婆城、如镜中像、如水中月)。 奢摩他中,用诸如来毗婆舍那,清净修证,渐次深入。 87

11. 色阴尽 89

11.1. 阿难当知。汝坐道场,销落诸念。其念若尽,则诸离念一切精明。动静不移。忆忘如一。当住此处入三摩提。如明目人,处大幽暗,精性妙净,心未发光。此则名为色阴区宇 89

11.1.1. (我们正处于“其念不尽”的状态,离“销落诸念”很远很远, 故修楞严三昧难中之难。 若不“销落诸念”,根本不会入道,“精明”不现,皆为戏论。) 89

11.1.2. “如明目人处大幽暗”:“明目人”,因得明觉,心眼已开,不像前之盲目昏迷。 “大幽暗”,十分幽暗之室中。此谓,此时行者之心眼虽开, 但仍与五蕴、五要缠结,为其所困,不得自由,故如明目之人处于大幽暗之室中。 90

11.1.3. 子主题 3 90

11.2. 【义贯】“阿难当知,汝坐道场”,依大佛顶法修习大定,当你已能“销落诸”妄“念”时,“其”妄“念若”已销“尽,则诸离念” 之真性,便得于“一切”时、一切处皆得“精”而不杂、“明”而不昧,朗朗澄莹,外境之一切“动静”之相皆“不”能“移”转其精明,于“忆”于“忘”之间,亦皆明觉“如一。当”你“住此”明觉之“处”,而依此明觉之性“入”于“三摩提”,即“如明目”之“人处”于“大幽暗”之室中,此时虽然已得见六“精”之“性”本“妙”明“净”,然以“心未发”出本有之“光”,犹为色阴所覆故,“此则名为” 本心被“色阴区”拘于其狭“宇”(小屋)中之相。 90

11.3. 若目明朗,(不囿此世界,不囿念世界,自然“十方洞开”) 十方洞开,无复幽黯,名色阴尽。 是人则能超越劫浊。观其所由,坚固妄想以为其本。 90

12. 色阴十魔 90

12.1. 身能出碍 91

12.1.1. 阿难。当在此中精研妙明,(出色、出念,现本来之妙明,然其初不现。故而“动静不移、忆忘如一,当住此处入三摩提”,当在此中精研妙明。此中精研能到“四大不织、根尘脱黏”的程度,进而“少选之间,身能出碍。”此为“精明流溢在现前根尘离不离的境界”。)四大不织(便达于内外之四大不再互相交织的境界,因此根尘得以脱黏),少选之间,身能出碍。此名精明流溢前境(“精明”,心精妙明。“前”,现前。“境”,根尘之境。这是心精的妙明之光,流溢于现前的根尘之境)。斯但功用暂得如是,非为圣证。不作圣心,名善境界(“阿难,当” 你“在此”三摩地“中”,色阴将破未破之际,你继续“精”细“研”修“妙明”之本性,而达内外“四大不”再互相交“织”,因而根尘脱黏,“少选之间”便觉你的“身能”超“出”质“碍,此名” 心“精”的妙“明”之光“流溢”于现“前”根尘之“境”,故不相碍。“斯但”定中闻性所显之“功”能作“用”系灵光乍现,而“暂得”显现“如是”现象,“非为”已达“圣”人所“证”之圣境,一证永证,时时自在能作。若“不作”已得“圣”证之“心”,不取不著仍得“名”为修行之“善境界”)。若作圣解,即受群邪。 91

12.1.2. 用功用到根尘脱粘之处 94

12.1.3. 子主题 3 94

12.2. 内彻拾蛔 94

12.2.1. 阿难。复以此心精研妙明,其身内彻。是人忽然于其身内,拾出蛲蛔。 身相宛然,亦无伤毁。此名精明流溢形体。 (前面是精明流溢根尘离不离的境界,此处“其身内彻,身内拾蛔”) 斯但精行暂得如是,非为圣证。不作圣心,名善境界。若作圣解,即受群邪。 94

12.2.2. 用功用到体内,其身内彻 94

12.2.3. 子主题 3 94

12.3. 精魄离合 94

12.3.1. 又以此心内外精研。其时魂魄意志精神,除执受身,余皆涉入,互为宾主。 (前文“其身内彻,身内拾蛔”,此处入魂魄意志精神之“界”,得未曾有。 其实只是中间的风景)忽于空中闻说法声。或闻十方同敷密义。此名精魄递相离合,(精魄可以“递相离合”,成就“未曾有”)成就善种。暂得如是,非为圣证。 不作圣心,名善境界。若作圣解,即受群邪。 95

12.3.2. 用功用到魂魄意志精神的层面,空中闻说法志, 或闻十方同敷密义 实证精魄递相离合的境界 95

12.3.3. 子主题 3 95

12.4. 境变佛现 95

12.4.1. 又以此心澄露皎彻,(澄、露、皎、彻四个层次之后,内光发明,见“十方遍作阎浮檀色”) 内光发明。 十方遍作阎浮檀色。一切种类化为如来。于时忽见毗卢遮那,踞天光台,千佛围绕, 百亿国土及与莲华,俱时出现。 此名心魂灵悟所染[这是由于心魂中,依宿昔闻熏经教,今由定力所引灵悟之所染],(灵魂深处种种染境,在心光研明之后,显现)心光研明,照诸世界。 (一切色破之后,心光研明,能够“照诸世界”)暂得如是,非为圣证。 不作圣心,名善境界。若作圣解,即受群邪。 95

12.4.2. 灵悟所染境界现前 96

12.4.3. 子主题 3 96

12.5. 空成宝色 96

12.5.1. 又以此心精研妙明,(经前面澄、露、皎、彻后,心光发明,成长至心 精研、妙明的阶段。 前面是深心所染而成境界。阎浮檀色是“灵悟所染”, 此处是所见境界染着。此处见“百宝色”而染着,若作圣解,即受群邪。) 观察不停,抑按降伏,制止超越。于时忽然十方虚空,成七宝色 [《楞严经宝镜疏》云:“前见金界及如来者,乃为色变;此见空成宝色者,乃为空变。然此色空俱属色法,皆眼对之境,今既云变,则知色阴逮亦不久,而将破矣。”],或百宝色。同时遍满,不相留碍。青黄赤白,各各纯现。此名抑按功力逾分。暂得如是,非为圣证。不作圣心,名善境界。若作圣解,即受群邪。 96

12.5.2. 子主题 2 96

12.5.3. 子主题 3 97

12.6. 暗中见物 97

12.6.1. 又以此心研究澄彻,精光不乱。 (心光至根尘界、入身内、入魂魄、入深境、见百宝色, 此处“黑白一如”、下文“尘并、四大一如”) 忽于夜半,在暗室内,见种种物,不殊白昼。 而暗室物,亦不除灭。此名心细, (心细是个修行过程,不过首先是心实的过程, 其次是心不见的过程。第三才会进入心细的过程, 第四心细之后,会或左或右,或抑或杨,或前或后, 种种非中道行就会出现。) 密澄其见,所视洞幽。暂得如是,非为圣证。 不作圣心,名善境界。若作圣解,即受群邪。 97

12.6.2. 子主题 2 97

12.6.3. 子主题 3 97

12.7. 身同草木 97

12.7.1. 又以此心圆入虚融, (其心在向虚空、就近拓展之后, 进入“圆入虚融”的层次,发生尘并现象。) 四体忽然同于草木,火烧刀斫,曾无所觉。 又则火光不能烧爇。纵割其肉,犹如削木。此名尘并, (突破色相,四大分别相就破,分别破,即能“一向入纯”。) 排四大性,一向入纯。暂得如是,非为圣证。 不作圣心,名善境界。若作圣解,即受群邪。 98

12.7.2. 子主题 2 98

12.7.3. 子主题 3 98

12.8. 遍见无碍 98

12.8.1. 又以此心成就清净,净心功极, (于虚空法界、百宝色、阎浮檀色、就近空间等不生染着, “圆入虚融”“一向入纯”也不生染着之后,) 忽见大地十方山河皆成佛国,具足七宝,光明遍满。 又见恒沙诸佛如来遍满空界,楼殿华丽。下见地狱, 上观天宫,得无障碍。此名欣厌,凝想日深,想久化成。 (妄想想久了,凝想日深,就是业, 想久化成即是这种业的体现形式。 就象预留任务、预留作业一样,它以后会起现行的。) 非为圣证。不作圣心,名善境界。若作圣解,即受群邪。 99

12.8.2. 子主题 2 99

12.9. 遥见遥闻 100

12.9.1. 又以此心研究深远。忽于中夜,遥见远方市井街巷, 亲族眷属,或闻其语。此名迫心逼极飞出,故多隔见。 (实证至“故多隔见”的程度,其受不断突破,进入新的层次) 非为圣证。不作圣心,名善境界。若作圣解,即受群邪。 100

12.9.2. 子主题 2 100

12.9.3. 子主题 3 100

12.10. 妄见妄说 100

12.10.1. 又以此心研究精极。见善知识,形体变移 [“见善知识”,指见自己成为善知识。“形体变移”, 且见自己的形相改变,变成佛身,或成菩萨身, 或化为天龙鬼神、诸天男女等身。]。 少选无端种种迁改。此名邪心含受魑魅。 (邪心是开关,打通魑魅魍魉的频道, 自会遭受魑魅魍魉的攻击。是名“邪心含受魑魅”, 或遭天魔入其心腹。) 或遭天魔入其心腹。无端说法,通达妙义。 非为圣证。不作圣心,魔事销歇。 (只要不作圣心,即可“魔事销歇”, 不是就事论事,在其中找答案;而是从心上下功夫, 不作圣心,则“魔事销歇”。)若作圣解,即受群邪。 101

12.10.2. 不仅仅是境界,能见形体变移 101

12.10.3. 子主题 3 101

13. 受阴尽 101

13.1. 阿难。彼善男子,修三摩提奢摩他中色阴尽 [以色阴尽,故不再能覆盖本心]者,见诸佛心 [唯色阴是色法,其他四阴皆是心法或心所有法, 故色阴尽时,才能真正、正式亲见“自心”, 以无“色”覆盖故。], 如明镜中显现其像。若有所得而未能用[“相似证”]。 犹如魇人,手足宛然,见闻不惑,心触客邪而不能动。 此则名为受阴区宇[受阴区域相(定中初相)]。 若魇咎歇,其心离身,返观其面,去住自由, 无复留碍,名受阴尽。是人则能超越见浊 [“汝身现搏四大为体,四性壅(yōng阻塞)令留碍, 四大旋令觉知,相织妄成,名为见浊。”]。 观其所由,虚明妄想以为其本[受阴尽相]。 102

13.2. 子主题 2 102

13.3. 子主题 3 102

14. 受阴十魔 103

14.1. 悲魔入心 103

14.1.1. 阿难。彼善男子,当在此中得大光耀[以在色阴尽时,十方洞开,故得大光耀。]。其心发明,内抑过分。(悲受:责已悲生—悲魔入心)忽于其处发无穷悲。如是乃至观见蚊虫,犹如赤子,心生怜愍,不觉流泪。此名功用抑摧过越。悟则无咎,非为圣证。觉了不迷,久自销歇。(觉了不迷是心性,心性改,则“久自销歇”,身改是“久自销歇”,不需穷劳恶作)若作圣解,则有悲魔入其心腑[受阴区宇相: 1、初见受阴之相(色阴破而显大光明,责已悲生),而导致悲魔入心;见人则悲,啼泣无限。失于正受[自以为是大悲增上,而惜爱此受,故成邪受],当从沦坠。 103

14.1.2. 子主题 2 104

14.1.3. 子主题 3 104

14.2. 狂魔入心 104

14.2.1. 2、 “见色阴销,受阴明白,(初见)胜相现前,感激过分,忽于其中生无限勇,其心猛利,志齐诸佛”“狂魔入心”(扬己齐佛) 104

14.2.2. 子主题 2 104

14.2.3. 子主题 3 104

14.3. 忆魔入心 104

14.3.1. 3、沼泽地现前“慧少定多”“入中隳地”“旦夕撮心,悬在一处”“失于正受”,忆魔入心(定偏多忆,忆的是“入中隳地”) 105

14.3.2. 子主题 2 105

14.3.3. 子主题 3 105

14.4. 下劣易知足魔入心 105

14.4.1. 4、越过沼泽地后“慧力过定”“以诸胜性怀于心中”“得少为足”“自心已疑是卢舍那”,“则有下劣易知足魔,入其心腑”(慧偏多狂) 105

14.4.2. 子主题 2 105

14.4.3. 子主题 3 105

14.5. 常忧愁魔入心 105

14.5.1. 5、慧力过定调整过来之后,又患慧力不足的毛病。这时候处于“上下不适”阶段,向前看不到希望,向后不想回去。漫漫长夜,看不到头。真所谓:“新证未获,故心已亡,历览二际,自生艰险,于心忽然生无尽忧,如坐铁床,如饮毒药,心不欲活,常求于人令害其命,早取解脱”,此乃对“后沼泽地”缺乏心理准备,故而生无限忧,致令“常忧愁魔”“入其心腑”(历险生忧,忧魔入心) 105

14.5.2. 子主题 2 106

14.5.3. 子主题 3 106

14.6. 喜魔入心 106

14.6.1. 6、后沼泽地经历,“心安隐后,忽然自有无限喜生,心中欢悦,不能自止,此名轻安无慧自禁”真所谓“觉安生喜”,喜魔入心。“见人则笑,于衢路傍自歌自舞,自谓已得无碍解脱,失于正受” 106

14.6.2. 子主题 2 106

14.6.3. 子主题 3 106

14.7. 大我慢魔 106

14.7.1. 7、突破后沼泽地,觉安生喜之后,喜之极也,则“自谓已足,忽有无端大我慢起,如是乃至慢与过慢,或增上慢,或卑劣慢,一时俱发。心中尚轻十方如来,何况下位声闻缘觉,此名见胜无慧自救”真所谓“见胜成慢,大我慢魔入心”其表现为“不礼塔庙,摧毁经像,谓檀越言,此是金铜,或是土木,经是树叶,或是氎华,肉身真常,不自恭敬,却崇土木,实为颠倒。其深信者,从其毁碎,埋弃地中。疑误众生入无间狱。”“失于正受”。 107

14.7.2. 子主题 2 107

14.7.3. 子主题 3 107

14.8. 好轻清魔入心 107

14.8.1. 8、经过前面由“忧”--“喜”--“慢”的调整过程,“圆悟精理,得大随顺。其心忽生无量轻安,已言成圣,得大自在。此名因慧获诸轻清”真所谓“慧安自足”“好轻清魔入心”其表现为“自谓满足,更不求进” 107

14.8.2. 子主题 2 107

14.8.3. 子主题 3 107

14.9. 空魔入心 107

14.9.1. 9、经过前面“忧”--“喜”--“慢”--“轻”的过程,“于明悟中得虚明性,其中忽然归向永灭,拨无因果,一向入空,空心现前,乃至心生长断灭解”因得“虚明”,前所未有,以为究竟,归于断灭。因此“著空毁戒,空魔入心”,其表现为“乃谤持戒名为小乘;菩萨悟空,有何持犯?其人常于信心檀越饮酒啖肉,广行淫秽,因魔力故,摄其前人不生疑谤,鬼心久入,或食屎尿与酒肉等,一种俱空,破佛律仪,误入人罪,失于正受” 108

14.9.2. 子主题 2 108

14.9.3. 子主题 3 108

14.10. 淫魔入心 108

14.10.1. 10、悟得“虚明”性之后,经历前面否定之否定过程之后,忽然“见色阴销,受阴明白,味其虚明,深入心骨,其心忽有无限爱生,爱极发狂,便为贪欲。此名定境安顺入心,无慧自持,误入诸欲”真所谓“安顺入心,爱极发狂,淫魔入心”其表现为“一向说欲为菩提道,化诸白衣平等行欲,其行淫者名持法子,鬼神力故,于末世中摄其凡愚,其数至百,如是乃至一百二百,或五六百,多满千万,魔心生厌,离其身体,威德既无,陷于王难,疑误众生入无间狱,失于正受” 108

14.10.2. 子主题 2 109

14.10.3. 子主题 3 109

15. 想阴尽 109

15.1. 阿难。彼善男子修三摩提受阴尽者,虽未漏尽(以为想覆,烦恼漏尚未尽也), 心离其形,如鸟出笼,已能成就,从是凡身上历菩萨六十圣位。得意生身,随往无碍。譬如有人,熟寐寱言(“寐”,睡。“寱(音艺)”,同“呓”;梦中言,俗言梦话)。是人虽则无别所知。其言已成音韵伦次。令不寐者,咸悟其语。此则名为想阴区宇。 若动念尽(动念,即六识根本种子微细动相), 浮想销除(浮想,即六识枝末现行虚浮妄想)。 于觉明心,如去尘垢。(今本末想阴销尽。(则真心之垢去矣) 于本觉明心(即八识带妄之体)如镜去垢——垢即六识浮想也。) 一伦生死,首尾圆照 [“一伦生死首尾圆照”:“伦”,类。“一伦生死”, 指一切伦类之生死,即十二类生。“首”,指生相。 “尾”,指灭相。此谓,一切十二类生的生灭之相,皆得圆满照了,即生从何来,死至何去,亦即是由于想阴已尽,行阴显现,故得明见此一切。以行阴即是生、住、异、灭,迁流变动之相;今行阴既现,即能照见了知其四相。][“一伦生死首尾圆照”:“伦”,类。“一伦生死”,指一切伦类之生死,即十二类生。“首”,指生相。“尾”,指灭相。此谓,一切十二类生的生灭之相,皆得圆满照了,即生从何来,死至何去,亦即是由于想阴已尽,行阴显现,故得明见此一切。以行阴即是生、住、异、灭,迁流变动之相;今行阴既现,即能照见了知其四相。], 名想阴尽 [三界内十二类生,一类一类之生死,首从卵生,尾至非无想生,又首即生从何来,尾即死向何去,一一皆能圆明照察,所谓生死根元,从此披露。(即行阴之境也)]。 是人则能超烦恼浊 [前面经文释烦恼浊云:“又汝心中忆识诵习,离尘无相,离觉无性,相织妄成,名烦恼浊。”今以六识之根本及枝末(种子与现行)皆已销泯,动荡之根、漂浮之末皆已除尽,故不再浮动;心若不浮动,即离烦恼,因此能超越烦恼浊。今动念既尽,浮想销除,想除识空,故能超越矣][前面经文释烦恼浊云:“又汝心中忆识诵习,离尘无相,离觉无性,相织妄成,名烦恼浊。”今以六识之根本及枝末(种子与现行)皆已销泯,动荡之根、漂浮之末皆已除尽,故不再浮动;心若不浮动,即离烦恼,因此能超越烦恼浊。今动念既尽,浮想销除,想除识空,故能超越矣]。观其所由,融通妄想以为其本(回观想阴之所由生,元从融通妄想,交织妄成,以想阴能融通质碍,如心想醋梅,口中水出是也。)。 110

16. 自由主题 112

17. 想阴十魔 112

17.1. 贪求善巧 112

17.1.1. 想阴综述:受阴尽后,意生身出来,不受色受的限制,这个意生身才真能够出来。心离其形,如鸟出笼;但出来之后,其想入非非,象“熟寐寱言”一样,因此要遭受想魔的困扰才能成就:其困扰来自十个方面:首先受阴尽,光明初现,“心爱圆明,锐其精思”因而---- 1、贪求善巧(贪求变化,更进善巧,冀其悚动人心,以行教化,广作佛事)。这是最初的最粗的“善巧”,这关过了之后,忽然一念爱着“游戏神通,放荡自在”,能“经历尘刹,大做佛事”多好,从而---- 2、“心爱游荡,飞其精思,贪求经历”,想经历尘刹,大做佛事。前面是粗的“善巧”,这里是粗的“精思”,想经历尘刹。因此着魔。心过急的表现。总结心不能太急,要往细处,妙处用功----这时候忽然 3、“心爱绵吻,澄其精思,贪求契合”喜欢“密契至理,吻合妙用”的感觉,因此贪求契合,以致遭魔。总结心还是太粗,所以不能契合,粗粗的契合没有用,忽然发现微细动相,正是六识种子,根本想阴,行人谬谓因动有生,而为万物根本,忽起一念爱著之心。由是穷览万物之变化,生性之终始,豁然一旦贯通焉,由此而----“心爱根本,穷览物化性之终始,精爽其心,” 4、“贪求辨析”,以致遭魔。辨析入魔,着急辨析导致魔事。辨析非急心躁心可成。这时候由信己变成信“冥感”,这个时候“心爱悬远有缘诸圣,致一其心,周遍流历,精细研究”,结果------ 5、“贪求冥相契合,以期感格圣应”以致遭魔。这种契合非求而来,如果没有自己静谧功夫,没有“克己心勤”的努力,是永远达不到的。因而------ 6、“心爱深入,克己心勤,乐处阴寂,贪求静谧”,以致遭魔。这个时候发现,有求之心,急躁之心还是不行,有作任止灭的心通能不行,不过静谧当中,看到能见所见能知所知之细相,看到部分宿命之相。因此---- 7、“心爱知见,勤苦研寻,贪求宿命”,以致遭魔。这个时候懂得了,宿命也不是贪来的,不是急来的,不是求来的;由宿命,想起神通,忽然一念对神通之力引起了爱恋。因此------ 8、“心爱神通,研究化元,贪取神力”,以致遭魔。研究神力的结果,发现一种“身境俱空”的妙空,对此微细动相,精研穷究,发现心爱入灭,故而“研究化性”,企图弄清“万化(成、住、坏、空)之性”---- 9、“贪求深空”,以致遭魔。到此破了深空的相,神力的相,宿命的相,静谧的相,冥感的相,辨析的相,契合的相,经历的相,善巧的相,于甚深空境当中感受蔚藉,进而---- 10、“心爱长寿,辛苦研几,贪求永岁”,当将这个时间相也破除的时候,再无可想,再无可求,种种微细之想皆已经破除,意生身经历十重考验,“想阴尽者:是人平常梦想销灭,寤寐恒一,觉明虚静,犹如晴空,无复粗重前尘影事。观诸世间大地山河,如镜鉴明,来无所粘,过无踪迹,虚受照应,了罔陈习,唯一精真。” 求善巧、求经历、求契合、求辨析、求冥感、求静谥、求宿命、求神力、求深空、求永寿;其本质是求善巧,不老实、不安住。若能安住于阿弥陀佛大愿海,自然一切无惧无求。求来的是什么呢?魑魅魍魉,妖魔鬼怪,天魔淫魔,此等有求,成精成怪,你愿与其同频共振乎?求善巧,最大莫过于淫欲之受,淫欲之受本质上是从对方找满足,以对方为自己。将自己拴到对方的裤腰带上。淫心之害可谓大矣。对方的色相、仪容、声音、步态、柔滑感受、何处不诱人?何处不舒服的不行,必欲得之而后快,不得就挫折的不行,连乞丐都不如;甚至愿意与之同归于尽,毁之后快;得了就高兴的不行,比皇帝还过瘾;必须比翼双飞、白头偕老、如胶似膝、永不分离。心完全被一种感受所擒,没有半点自由,反到沾沾自喜“幸福的不行”。真是自欺欺人,可怜悯者。若能观淫本空,是身感受,是魔加持,为魔所用。自可“觉了不迷,久自销歇”。在淫欲中,这十求具足、微细具足、深入具足、贪心具足、一切具足。 113

17.1.2. 阿难。彼善男子受阴虚妙(受阴之境,虚明销落,心离其妙,见闻周遍,如鸟出笼,得意生身随往无碍故为之妙), 不遭邪虑,圆定发明。三摩地中,心爱圆明,锐其精思(勇锐其志,精进思维)贪求善巧(贪求变化,更进善巧. 冀其悚动人心,以行教化,广作佛事也)。 115

17.1.3. 尔时天魔候得其便,飞精附人,口说经法。其人亦不觉知魔著,亦言自得无上涅槃。 来彼求游善男子处,敷座说法。自形无变。其听法者,忽自见身坐宝莲华,全体化成紫金光聚。一众听人,各各如是,得未曾有 [现宝莲,现紫金光聚,言自得无上涅槃,这是“贪求经历”者最大的向往, 可真够吸引之味,此名年老成魔的魅鬼,恼乱是人。 “是人愚迷,惑为菩萨”,开始乱心乱志。]。 是人愚迷,惑为菩萨。淫逸其心, (淫最能逸其心,淫能害心,淫能诱其心,淫能吸其心,淫能散其能,淫能衍其情, 淫能主其情,淫能夺其志,淫能乱其身,令其身心不能自主,只能淫做主; 淫能生一切心,淫能一其邪心。淫能主其心,淫能主其性,淫能主其情, 淫能主其习,淫能断一切善种。淫能潜行一切贪欲,淫能破一切戒、一切律、 一切仪。淫能骗一切心。淫能抽人之骨髓、脑髓、心髓,喝人之血,取人之精, 竭人之气,衰人之神;淫能生无空祸患。 淫是身体产生的一个最大骗局,是人最大的一个毒品、毒瘾、毒瘤。) 破佛律仪,潜行贪欲。口中好言诸佛应世。某处某人,当是某佛化身来此。 某人即是某菩萨等,来化人间。其人见故,心生倾渴,邪见密兴, (求攀佛菩萨之缘,求诸佛刹土经历, 求虚空法界种种虚实、新奇,由此邪见密兴、种智销灭。着魔不回。) 种智销灭 [口现“口中好言诸佛应世,某处某人,当是某佛化身来此, 某人即是某菩萨等,来化人间”这真是太合贪求经历者的口味了, 令其“心生倾渴,邪见密兴,种智销灭”,何其悲哉?]。 此名魅鬼年老成魔,恼乱是人。厌足心生,去彼人体。 弟子与师。俱陷王难。汝当先觉,不入轮回。迷惑不知,堕无间狱。 115

17.2. 贪求经历,心爱游荡 118

17.2.1. 2、“心爱游荡,飞其精思,贪求经历”,想经历尘刹,大做佛事。 前面是粗的“善巧”,这里是粗的“精思”,想经历尘刹。因此着魔。 心过急的表现。总结心不能太急,要往细处,妙处用功----这时候忽然 118

17.2.2. 又善男子,受阴虚妙,不遭邪虑,圆定发明。三摩地中,心爱绵合 (在三摩地中,自觉定心绵密,吻合妙用,忽起爱慕之心), 澄其精思(澄寂精神,竭尽思虑), 贪求契合(贪其密契至理,吻合妙用,以致遭魔也)。 118

17.2.3. 尔时天魔候得其便,飞精附人,口说经法。其人不觉是其魔著,自言谓得无上涅槃。 来彼求巧善男子处,敷座说法。其形斯须,或作比丘,令彼人见。或为帝释。 或为妇女。或比丘尼。或寝暗室身有光明 [大显其巧,而夺其心:“是人愚迷,惑为菩萨”然后开始破其定,坏其戒身。]。 是人愚迷,惑为菩萨。信其教化,摇荡其心。破佛律仪,潜行贪欲。 口中好言灾祥变异。或言如来某处出世。或言劫火。或说刀兵。恐怖于人 [更加奇巧,巧说如簧。惑其心志]。 令其家资,无故耗散。此名怪鬼年老成魔 [对付“贪求善巧”之心,年老成魔之怪鬼足亦。可悲可叹。 禅定之人,被怪鬼所害,岂不悲哉!], 恼乱是人。厌足心生,去彼人体。弟子与师,俱陷王难。 汝当先觉,不入轮回。迷惑不知,堕无间狱。 118

17.3. 贪求契合 119

17.3.1. 3、“心爱绵吻,澄其精思,贪求契合”喜欢“密契至理,吻合妙用”的感觉, 因此贪求契合,以致遭魔。总结心还是太粗,所以不能契合, 粗粗的契合没有用,忽然发现微细动相,正是六识种子,根本想阴, 行人谬谓因动有生,而为万物根本,忽起一念爱著之心。由是穷览万物之变化, 生性之终始,豁然一旦贯通焉,由此而---- “心爱根本,穷览物化性之终始,精爽其心,” 120

17.3.2. 又善男子,受阴虚妙,不遭邪虑,圆定发明。三摩地中,心爱绵合 (在三摩地中,自觉定心绵密,吻合妙用,忽起爱慕之心), 澄其精思(澄寂精神,竭尽思虑), 贪求契合(贪其密契至理,吻合妙用,以致遭魔也)。 120

17.3.3. 尔时天魔候得其便,飞精附人,口说经法。其人实不觉知魔著,亦言自得无上涅槃。 来彼求合善男子处,敷座说法。其形及彼听法之人,外无迁变。令其听者, (看看年老成魔的魅鬼的能令你契合的程度,你还贪求契合否?) 未闻法前,心自开悟。念念移易。或得宿命。或有他心。或见地狱。 或知人间好恶诸事。或口说偈。或自诵经。各各欢娱,得未曾有。 [以相似法“令其听者,心自开悟,念念移易,或得宿命,或有他心,或见地狱, 或知人间好恶诸事,或口说偈,或自诵经,各各欢娱,得未曾有”如是“契合”, 真合“贪求契合”之心,此名年老成魔的魅鬼,恼乱是人。“是人愚迷,惑为菩萨”“绵爱其心,破佛律仪,潜行贪欲” “口中好言佛有大小,某佛先佛,某佛后佛,其中亦有真佛假佛,男佛女佛, 菩萨亦然”可够“贪求契合”之心的味口;“是人愚迷,惑为菩萨”“洗涤本心,易入邪悟”,破律破身,岂不悲哉!!阿弥陀佛。] 是人愚迷,惑为菩萨。绵爱其心, (爱契合故而“绵爱其心”,着实中毒不轻而不知。) 破佛律仪,潜行贪欲。口中好言佛有大小。某佛先佛。某佛后佛。 其中亦有真佛假佛。男佛女佛。菩萨亦然。其人见故,洗涤本心, (因贪求契合,得未曾有;故“洗涤本心,直堕邪悟”, 给一位魅鬼打成一体,可怜悯哉!) 易入邪悟。此名魅鬼年老成魔,恼乱是人。厌足心生,去彼人体。 弟子与师,俱陷王难。汝当先觉,不入轮回。迷惑不知,堕无间狱。 120

17.4. 贪求辨析 123

17.4.1. 4、“贪求辨析”,以致遭魔。辨析入魔,着急辨析导致魔事。辨析非急心躁心可成。 这时候由信己变成信“冥感”,这个时候“心爱悬远有缘诸圣,致一其心,周遍流历,精细研究”,结果------ 123

17.4.2. 又善男子,受阴虚妙,不遭邪虑,圆定发明。三摩地中,心爱根本,穷览物化性之终始 [因受阴既尽,露出微细动相,正是六识种子,根本想阴,行人谬谓因动有生, 而为万物根本,忽起一念爱著之心。由是穷览万物之变化,生性之终始, 豁然一旦贯通焉。即前云:世出世法,知其本因也。], 精爽其心,贪求辨析 (因此奋其精神,竭其心力,贪求辨别物理,分析化性,有此一念,即为致魔之端)。 123

17.4.3. 尔时天魔候得其便,飞精附人,口说经法。其人先不觉知魔著,亦言自得无上涅槃。 来彼求元善男子处,敷座说法。身有威神,摧伏求者。令其座下,虽未闻法, 自然心伏。 (魔有能力让你“自然心伏”,其“身有威神”, 能令汝“虽未闻法、自然心伏”,你爱根本,贪求辨析, 皈依“威神”,“得未曾有”;当佛来敬,着佛之相,着佛之威神。为魔所用。 何魔所用?原来只不过是“年老成魔”之“蛊毒魇胜恶鬼”骗了你,岂不悲哉!) 是诸人等,将佛涅槃菩提法身,即是现前我肉身上。父父子子,递代相生,即是法身常住不绝。都指现在即为佛国。无别净居及金色相。 [魔来显现“身有威神,(能)摧伏求者,自然心伏,(自言)佛涅槃菩提法身, 即是现前我肉身上,都指现在即为佛国,无别净居及金色相”亦现佛身说法, 令“贪求辨析”者心伏,结果“其人信受,亡失先心,身命归依,得未曾有 (其实是自己归依心所造,真心归依,以师为缘,必然能得未曾有)。 ”“是等愚迷,惑为菩萨” 继言“口中好言眼耳鼻舌,皆为净土;男女二根,即是菩提涅槃真处。” 如此言说,可够新鲜,可够大胆,可真够“辨析”,闻所未闻,暗合愚痴者“道妙”,自然“信是秽言”,此名年老成魔的蛊毒魇胜恶鬼,恼乱是人。岂不悲哉?] 其人信受,亡失先心。身命归依,得未曾有。是等愚迷,惑为菩萨。 推究其心,破佛律仪,潜行贪欲。口中好言眼耳鼻舌,皆为净土。 男女二根,即是菩提涅槃真处。彼无知者,信是秽言。 此名蛊毒魇胜恶鬼年老成魔,恼乱是人。厌足心生,去彼人体。 弟子与师,俱陷王难。汝当先觉,不入轮回。迷惑不知,堕无间狱。 124

17.5. 贪求冥合 126

17.5.1. 5、“贪求冥相契合,以期感格圣应”以致遭魔。这种契合非求而来, 如果没有自己静谧功夫,没有“克己心勤”的努力,是永远达不到的。因而------ 126

17.5.2. 又善男子,受阴虚妙,不遭邪虑,圆定发明。三摩地中,心爱悬应 [指心爱悬远有缘诸圣,应其所求也。魔王现“百千岁”身,真合“心爱悬应”之心, 令其“心生爱染,不能舍离;身为奴仆,四事供养,不觉疲劳。” 并且“各各令其座下人心,知是先师本善知识,别生法爱,黏如胶漆,得未曾有”, 其实“百千岁身”,合了“心爱悬应”之心,此合心,即能产生如是“得未曾有”的效果。非是魔王本事。可叹是人,“是人愚迷,惑为菩萨,亲近其心”。 更有甚者:(假托先世之名)“口中好言,我于前世于某生中,先度某人, 当时是我妻妾兄弟,今来相度,与汝相随归某世界,供养某佛。或言别有大光明天, 佛于中住,一切如来所休居地”这是对“心爱悬应,贪求冥相契合”之人的最好的“回报”,可叹“是人愚迷,惑为菩萨”“亲近其心”“信是虚诳,遗失本心”。此名年老成魔的疠鬼,恼乱是人。可悲可叹,岂不冤哉!] (汝爱悬应,贪求冥感;魔以“百千岁身”“假名先世因缘”,令汝无当不上, 结果只是“年老成魔之疠鬼”作祟而已。) 周流精研 [周流精研——谓致一其心,周遍流历,精细研究], 贪求冥感[贪求冥感——贪求冥相契合,以期感格圣应而已]。 126

17.5.3. 尔时天魔候得其便,飞精附人,口说经法。其人元不觉知魔著,亦言自得无上涅槃。 来彼求应善男子处,敷座说法。能令听众,暂见其身如百千岁。心生爱染,(现百千岁身,能令你“心生爱染、不能舍离”到“身为奴仆、四事供养、不觉疲劳”的程度。 此类冥感,可为大矣。不过是与“年老成魔”之“疠鬼”的冥感,岂不悲哉! 再以前世“妻妾兄弟”之名来动汝心情,摇汝心志,可真“冥感”到家了) 不能舍离。身为奴仆,四事供养,不觉疲劳。各各令其座下人心, 知是先师本善知识,别生法爱,黏如胶漆,得未曾有。是人愚迷,惑为菩萨。 亲近其心,破佛律仪,潜行贪欲。口中好言,我于前世于某生中,先度某人。 当时是我妻妾兄弟,今来相度。与汝相随归某世界,供养某佛。或言别有大光明天,佛于中住,一切如来所休居地。彼无知者,信是虚诳,(贪求先世之冥合,得未曾有,故信是虚诳,遗失本心。)遗失本心。此名疠鬼年老成魔,恼乱是人。 厌足心生,去彼人体。弟子与师,俱陷王难。汝当先觉,不入轮回。迷惑不知,堕无间狱。 128

17.6. 贪求静谧 129

17.6.1. 6、“心爱深入,克己心勤,乐处阴寂,贪求静谧”,以致遭魔。 这个时候发现,有求之心,急躁之心还是不行, 有作任止灭的心通能不行,不过静谧当中, 看到能见所见能知所知之细相,看到部分宿命之相。因此---- 130

17.6.2. 又善男子,受阴虚妙,不遭邪虑,圆定发明。三摩地中,心爱深入。克己辛勤 [于三摩定境,心爱深穷契入,因此克己工夫,心不计其辛勤,惟望深入圆通也], 乐处阴寂,贪求静谧[贪求安静宁谧之境]。 130

17.6.3. 尔时天魔候得其便,飞精附人,口说经法。其人本不觉知魔著,亦言自得无上涅槃。 来彼求阴善男子处,敷座说法。令其听人,各知本业。 (年老成魔之大力鬼之证量,可令汝:各知本业,有人起心、已知其肇, 口中好言未然祸福、毫发无失。如是深入,汝要贪求,不受其便,为其所乘。 汝贪求故,倾心敛伏。神通真正不足为凭。何其险哉。) 或于其处语一人言,汝今未死,已作畜生。敕使一人于后蹋尾顿令其人起不能得。 于是一众倾心敛伏。有人起心,已知其肇。佛律仪外,重加精苦。诽谛比丘, 骂詈徒众。讦露人事,不避讥嫌。口中好言未然祸福。及至其时,毫发无失 [魔现妙身“令其听人,各知本业,或于其处语一人言,汝今未死,已作畜生, 敕使一人于后蹋尾顿令其人起不能得,于是一众倾心敛伏(魔力手段,令汝倾心敛伏,悲哉惜哉),有人起心,已知其肇。佛律仪外,重加精苦” (够合其克己辛勤,心爱深入之心),另“口中好言未然祸福,及至其时, 毫发无失(这些全是魔力手段,令汝倾心敛伏,悲哉惜哉)” “是人愚迷,惑为菩萨”亲近其心,破其戒心。 更有甚者:多言“诽谛比丘,骂詈徒众,讦露人事,不避讥嫌,口中好言未然祸福, 及至其时,毫发无失”乱其心志,坏其戒善, 此年老成魔的大力鬼,恼乱是人。岂不悲哉] 此大力鬼年老成魔,恼乱是人。厌足心生,去彼人体。弟子与师,俱陷王难。 汝当先觉,不入轮回。迷惑不知,堕无间狱。 130

17.7. 贪求宿命 133

17.7.1. 7、“心爱知见,勤苦研寻,贪求宿命”,以致遭魔。 这个时候懂得了,宿命也不是贪来的,不是急来的, 不是求来的;由宿命,想起神通,忽然一念对神通之力引起了爱恋。因此------ 133

17.7.2. 又善男子,受阴虚妙,不遭邪虑,圆定发明。三摩地中,心爱知见,勤苦研寻,贪求宿命 [于此心爱能知能见者,意谓世人不知者能知,世人不见者以见,所以不辞勤苦研究寻思,贪求宿命也]。 133

17.7.3. 尔时天魔候得其便,飞精附人,口说经法。其人殊不觉知魔著,亦言自得无上涅槃。 来彼求知善男子处,敷座说法。是人无端于说法处,得大宝珠,其魔或时化为畜生, 口衔其珠,及杂珍宝简册符牍诸奇异物,先授彼人,后著其体。或诱听人藏于地下, 有明月珠照耀其处。是诸听者,得未曾有。多食药草,不餐嘉馔。或时日餐一麻一麦,其形肥充,魔力持故。诽谛比丘,骂詈徒众,不避讥嫌。 口中好言他方宝藏,十方圣贤潜匿之处。随其后者,往往见有奇异之人。 [魔王献“大宝珠”于彼人(宝珠作证), 另“有明月珠照耀其处”(明月珠作证),现不可思议“多食药草,不餐嘉馔, 或时日餐一麻一麦”(旁证),另人证“口中好言他方宝藏,十方圣贤潜匿之处, 随其后者,往往见有奇异之人”, 以此四证,迷惑是人,暗合其人“心爱知见,勤苦研寻,贪求宿命”之心,“ 是人愚迷,惑为菩萨”亲近其心,乱其心志,此名山林土地城隍川岳鬼神,年老成魔,恼乱是人。岂不悲哉。] 此名山林土地城隍川岳鬼神,年老成魔。或有宣淫破佛戒律,与承事者潜行五欲。 或有精进纯食草木。无定行事 [如数嗔数喜、喜怒无常,时勤时惰,没有一定。 令修定人抓不到头绪,以让人觉得莫测高深。], 恼乱是人。厌足心生,去彼人体。弟子与师, 俱陷王难。汝当先觉,不入轮回。迷惑不知,堕无间狱。 133

17.8. 贪求神力 136

17.8.1. 8、“心爱神通,研究化元,贪取神力”,以致遭魔。研究神力的结果,发现一种“身境俱空”的妙空,对此微细动相,精研穷究,发现心爱入灭,故而“研究化性”,企图弄清“万化(成、住、坏、空)之性”---- 136

17.8.2. 又善男子,受阴虚妙,不遭邪虑,圆定发明。三摩地中,心爱神通, 种种变化,研究化元,贪取神力。 136

17.8.3. 尔时天魔候得其便,飞精附人,口说经法。其人诚不觉知魔著, 亦言自得无上涅槃。来彼求通善男子处,敷座说法。 是人或复手执火光,手撮其光,分于所听四众头上。 是诸听人顶上火光,皆长数尺,亦无热性,曾不焚烧。或水上行,如履平地。 或于空中安坐不动。或入瓶内。或处囊中。越牖透垣,曾无障碍。 唯于刀兵不得自在。自言是佛。 [魔王现相:“火光”“分于所听四众头上,皆长数尺,亦无热性, 曾不焚烧,或水上行,如履平地。或于空中安坐不动,或入瓶内, 或处囊中,越牖透垣,曾无障碍。”“或复令人傍见佛土”, 可谓“神通自在,得未曾有”,是人愚迷,惑为菩萨,亲近其心,乱其心志,“此名天地大力山精,海精风精河精土精,一切草木积劫精魅,或复龙魅,或寿终仙,再活为魅,或仙期终,计年应死,其形不化,他怪所附,年老成魔,恼乱是人”,岂不悲哉。] 身著白衣,受比丘礼。诽谛禅律,骂詈徒众。 讦露人事,不避讥嫌。口中常说神通自在。 (如果“心爱神通”,感应积劫天地大力精魅前来示现, 鬼力惑人,汝不上当才奇怪。你看其于火、水、空、墙自在, 还能傍见佛土。你如何不上当受骗。) 或复令人傍见佛土。鬼力惑人,非有真实。赞叹行淫,不毁粗行。 将诸猥媟 [“媟(xiè)”,通亵。“猥媟”,淫猥而亵渎神圣之事。“ 传法”,传递法种。谓以淫秽交媾之事为传递“法种”, 而妄称可令“佛种不断”。], 以为传法。此名天地大力山精,海精风精河精土精,一切草木积劫精魅。 (积劫之精魅,其神力之大,可惜没有觉悟) 或复龙魅。或寿终仙,再活为魅,或仙期终,计年应死,其形不化,他怪所附。 年老成魔,恼乱是人。厌足心生,去彼人体。 弟子与师,多陷王难。汝当先觉,不入轮回。迷惑不知,堕无间狱。 136

17.9. 贪求深空 139

17.9.1. 9、“贪求深空”,以致遭魔。 到此破了深空的相,神力的相,宿命的相,静谧的相, 冥感的相,辨析的相,契合的相,经历的相, 善巧的相,于甚深空境当中感受蔚藉,进而---- 139

17.9.2. 又善男子,受阴虚妙,不遭邪虑,圆定发明。三摩地中,心爱入灭 [此人不知诸法本自寂灭之理,无故要将有相之法,而入于无相之空。], (金玉芝草、麟凤龟鹤,千万年不死为灵,年老成魔:没空空出、 琉璃身、旃檀气,以此诱惑,请君入瓮。) 研究化性,贪求深空 [研究万化之体性,即是根本想阴,微细动相,精研穷究, 深欲入于空也——不但贪求身境俱空,并且要其存没自在也]。 139

17.9.3. 尔时天魔候得其便,飞精附人,口说经法。其人终不觉知魔著, 亦言自得无上涅槃。来彼求空善男子处,敷座说法。于大众内,其形忽空, 众无所见。还从虚空突然而出,存没自在。 或现其身洞如琉璃。或垂手足作旃檀气。或大小便如厚石蜜 [魔王化现“于大众内,其形忽空,众无所见,还从虚空突然而出, 存没自在,或现其身洞如琉璃(身),或垂手足作旃檀气, 或大小便如厚石蜜”,以满足“心爱入灭,贪求深空”之心, 是人愚迷,惑为菩萨,亲近其心,乱其心志。 此名日月薄蚀精气,金玉芝草,麟凤龟鹤,经千万年不死为灵, 出生国土,年老成魔,恼乱是人,岂不悲哉。]。 诽毁戒律,轻贱出家。口中常说无因无果。一死永灭,无复后身,及诸凡圣。 虽得空寂,潜行贪欲。受其欲者,亦得空心,拨无因果。此名日月薄蚀精气, 金玉芝草,麟凤龟鹤,经千万年不死为灵,出生国土。年老成魔,恼乱是人。 厌足心生,去彼人体。弟子与师,多陷王难。 汝当先觉,不入轮回。迷惑不知,堕无间狱。 139

17.10. 贪求永岁 141

17.10.1. 10、“心爱长寿,辛苦研几,贪求永岁”,当将这个时间相也破除的时候, 再无可想,再无可求,种种微细之想皆已经破除,意生身经历十重考验, “想阴尽者:是人平常梦想销灭,寤寐恒一,觉明虚静,犹如晴空, 无复粗重前尘影事。观诸世间大地山河,如镜鉴明,来无所粘,过无踪迹, 虚受照应,了罔陈习,唯一精真。” 11、求善巧、求经历、求契合、求辨析、求冥感、求静谥、求宿命、求神力、 求深空、求永寿;其本质是求善巧,不老实、不安住。 若能安住于阿弥陀佛大愿海,自然一切无惧无求。求来的是什么呢? 魑魅魍魉,妖魔鬼怪,天魔淫魔,此等有求,成精成怪,你愿与其同频共振乎? 求善巧,最大莫过于淫欲之受,淫欲之受本质上是从对方找满足, 以对方为自己。将自己拴到对方的裤腰带上。淫心之害可谓大矣。 对方的色相、仪容、声音、步态、柔滑感受、何处不诱人? 何处不舒服的不行,必欲得之而后快,不得就挫折的不行,连乞丐都不如; 甚至愿意与之同归于尽,毁之后快;得了就高兴的不行,比皇帝还过瘾; 必须比翼双飞、白头偕老、如胶似膝、永不分离。心完全被一种感受所擒, 没有半点自由,反到沾沾自喜“幸福的不行”。真是自欺欺人,可怜悯者。 若能观淫本空,是身感受,是魔加持,为魔所用。自可“觉了不迷,久自销歇”。 在淫欲中,这十求具足、微细具足、深入具足、贪心具足、一切具足。 141

17.10.2. 又善男子,受阴虚妙,不遭邪虑,圆定发明。三摩地中,心爱长寿, 辛苦研几,贪求永岁,弃分段生,顿希变易细相常住 [“顿”,立即。“希”,希望。“变易”,变易生死, 为三乘贤圣断见思二惑,了分段生死之后, 所入微细的变易生死境界,于其中,无有粗的生灭, 唯有八识中的微细生灭之变异,故称变易生死。 盖小乘圣者入于涅槃,及大乘之菩萨摩诃萨,皆是处于如是境界中 谓此行者希望此微细之生灭相,得以常住不坏; 以贪爱此八识之微细动相为我,是我寿命之徵, 故欲其长远如此不变,即是保我寿命永世不绝]。 142

17.10.3. 尔时天魔候得其便,飞精附人,口说经法。其人竟不觉知魔著, 亦言自得无上涅槃。来彼求生善男子处,敷座说法。 好言他方往还无滞。或经万里,瞬息再来。 (现:往还无滞、瞬息再来、远方取物、急行能“累年不倒”; 称“十方众生皆是吾子,我生诸佛、我出世界。我是元佛, 出世自然。  此住世自在天魔,使摩女、啖精气鬼来食汝精气。) 皆于彼方取得其物。或于一处,在一宅中,数步之间, 令其从东诣至西壁;是人急行,累年不到。因此心信,疑佛现前。 [因何入迷?魔王化相“好言他方往还无滞,或经万里,瞬息再来, 皆于彼方取得其物,或于一处,在一宅中,数步之间, 令其从东诣至西壁是人急行,累年不到”是人愚迷,疑佛现前。 因而上当,其曰:“十方众生皆是吾子,我生诸佛,我出世界, 我是元佛,出世自然,不因修得。”惑乱其人,乱其心志。 此名住世自在天魔,使其眷属,如遮文茶,及四天王毗舍童子, 利其虚明,食彼精气(想阴将尽之时,其精气最盛), “称执金刚与汝长命,现美女身,盛行贪欲” 恼乱彼人,以至殂殒,岂不悲哉!] 口中常说,十方众生皆是吾子。我生诸佛。我出世界 (“出”,出生。外道之神若说他出生世界及一切众生, 则有两种分别:一种是“一体说”,即“出生说”, 如印度教的梵天计世间之有情无情,都是他身体的一部分, 如婆罗门系他的头、首陀罗是他的脚等。 另一种是“创造说”,如希伯莱的犹太教、耶教, 希腊的“丢石头说”皆是,此种则与彼神身体无干, 其“出生”即如艺术家或工匠之创造、制作)。 我是元佛,出世自然,不因修得。此名住世自在天魔 [“住”,住持或住着。“世”,尘世,指欲界。 以欲界第六天之上,另有魔王居处,属他化自在天所摄, 但此天魔与天王有别,居处亦别。以此魔王自以为欲界众生 皆属于他统领,为他所有,故自称他为“住持世间”; 以其贪着世间,故实是“住着世间”。 且因他自以为统领一切,在欲界中,威德自在, 为所欲为,犹如人间国王,故称之为“自在天魔”。] 使其眷属,如遮文茶 (役使鬼此云“嫉女”,又云“奴神”。(魔女)), 及四天王毗舍童子 (“四天王”,指属于四天王统辖之下者。 “毗舍童子”,啖精气鬼。), 未发心者,利其虚明,食彼精气 (“利”,利用。“其”,指修定者。“虚明”, 指此行者的定心之虚通明彻。以虚通明彻, 故魔亦出入无碍,因此反得以啖其精气。)。 或不因师,其修行人亲自观见,称执金刚与汝长命。 现美女身,盛行贪欲。未逾年岁,肝脑枯竭。 (不过年岁时间,精气耗尽,肝脑枯竭,以至殂殒。) 口兼独言,听若妖魅。前人未详,多陷王难。未及遇刑, 先已干死。恼乱彼人,以至殂殒 [“殂”同“徂”,住也,去也,死之代称, 以古时为人臣者,不忍言其君死,而言殂(去了,走了), 是一种中国特有的避讳之说法。 “殒”,没也,落也,也是死亡的另一种避讳语]。 汝当先觉,不入轮回。迷惑不知,堕无间狱。 142

自在天魔使其眷属 魔女 啖精气鬼 食彼精气 现神足,远方取物;往还无滞,或经万里,瞬息再来. 是人急行,累年不倒 声称:十方众生皆是吾子,我生诸佛,我出世界, 我是元佛,出世自然,不因修得. 果报:未逾年岁,肝脑枯竭,先已干死.(尔时天魔候得其便,飞精附人,口说经法。其人竟不觉知魔著, 144

亦言自得无上涅槃。来彼求生善男子处,敷座说法。 144

好言他方往还无滞。或经万里,瞬息再来。 144

(现:往还无滞、瞬息再来、远方取物、急行能“累年不倒”; 145

“十方众生皆是吾子,我生诸佛、我出世界。我是元佛, 145

出世自然。  此住世自在天魔,使摩女、啖精气鬼来食汝精气。) 145

皆于彼方取得其物。或于一处,在一宅中,数步之间, 145

令其从东诣至西壁;是人急行,累年不到。因此心信,疑佛现前。 145

[因何入迷?魔王化相“好言他方往还无滞,或经万里,瞬息再来, 145

皆于彼方取得其物,或于一处,在一宅中,数步之间, 145

令其从东诣至西壁是人急行,累年不到”是人愚迷,疑佛现前。 145

因而上当,其曰:“十方众生皆是吾子,我生诸佛,我出世界, 145

我是元佛,出世自然,不因修得。”惑乱其人,乱其心志。 145

此名住世自在天魔,使其眷属,如遮文茶,及四天王毗舍童子, 145

利其虚明,食彼精气(想阴将尽之时,其精气最盛), 145

“称执金刚与汝长命,现美女身,盛行贪欲” 145

恼乱彼人,以至殂殒,岂不悲哉!] 145

口中常说,十方众生皆是吾子。我生诸佛。我出世界 145

“出”,出生。外道之神若说他出生世界及一切众生, 145

则有两种分别:一种是“一体说”,即“出生说”, 145

如印度教的梵天计世间之有情无情,都是他身体的一部分, 145

如婆罗门系他的头、首陀罗是他的脚等。 145

另一种是“创造说”,如希伯莱的犹太教、耶教, 146

希腊的“丢石头说”皆是,此种则与彼神身体无干, 146

“出生”即如艺术家或工匠之创造、制作)。 146

我是元佛,出世自然,不因修得。此名住世自在天魔 146

[“住”,住持或住着。“世”,尘世,指欲界。 146

以欲界第六天之上,另有魔王居处,属他化自在天所摄, 146

但此天魔与天王有别,居处亦别。以此魔王自以为欲界众生 146

皆属于他统领,为他所有,故自称他为“住持世间”; 146

以其贪着世间,故实是“住着世间”。 146

且因他自以为统领一切,在欲界中,威德自在, 146

为所欲为,犹如人间国王,故称之为“自在天魔”。] 146

使其眷属,如遮文茶 146

(役使鬼此云“嫉女”,又云“奴神”。(魔女)), 146

及四天王毗舍童子 146

“四天王”,指属于四天王统辖之下者。 146

“毗舍童子”,啖精气鬼。), 146

未发心者,利其虚明,食彼精气 146

“利”,利用。“其”,指修定者。“虚明”, 146

指此行者的定心之虚通明彻。以虚通明彻, 146

故魔亦出入无碍,因此反得以啖其精气。)。 147

或不因师,其修行人亲自观见,称执金刚与汝长命。 147

现美女身,盛行贪欲。未逾年岁,肝脑枯竭。 147

(不过年岁时间,精气耗尽,肝脑枯竭,以至殂殒。) 147

口兼独言,听若妖魅。前人未详,多陷王难。未及遇刑, 147

先已干死。恼乱彼人,以至殂殒 147

[“殂”同“徂”,住也,去也,死之代称, 147

以古时为人臣者,不忍言其君死,而言殂(去了,走了), 147

是一种中国特有的避讳之说法。 147

“殒”,没也,落也,也是死亡的另一种避讳语]。 147

汝当先觉,不入轮回。迷惑不知,堕无间狱。) 147

18. 行阴尽的任务 147

18.1. 行阴尽者的证量:行阴的任务是灭除内层潜流的种种意识, 然后恢复内层的平静,如波澜灭,化为澄水。 行阴尽者破众生浊,不再属于众生之中,永脱生死轮转。 147

18.1.1. 子主题 1 148

18.1.2. 子主题 2 148

18.1.3. 子主题 3 148

18.2. 化为澄水(以行阴灭,一切识浪皆灭;由于想阴如洪波,行阴如细浪, 识阴如无浪之潜流,真觉体性如湛然止水。谓以行阴灭, 行阴归入于识阴,故行阴之细浪尽化为识阴无浪之澄水) 148

19. 行阴十魔 148

19.1. 子主题 1 149

19.1.1. 行阴第一证量:洪浪巨波微波皆灭,突然现一片安静天地, 真可谓是“大地无声,万籁俱寂”,行者沉绵于此,好不自在。 忽然发现平静的水面下并不平静,而是暗流涌动, 虽然不象以前洪浪巨波微彼那么猛烈多变明显,尽管幽隐微细, 但还潜流暗动,大也是“风起云涌”之势,内动与外动, 于云动之势无二无别,行者一下子发现了新的天地。 原来这才是真正的“生灭之根元”----生元。 行者对此亦开始“精研”“穷生”。 乘眼根八百功德见八万劫所有众生, 业流湾环,死此生彼。见八万劫无复改移之事。 149

19.1.2. 子主题 2 149

19.1.3. 子主题 3 149

19.2. 子主题 2 149

19.2.1. 行阴第二证量:穷尽心境二处,过心不染境关,见二万劫生死轮转; 穷尽地水火风,过四大关口,见四万劫生死轮转; 穷尽八识,过八识关,见八万劫生死轮转; 在第一证量基础上,从“心境”、“四大”、“八识” 三个层面进一步证得,各二、四、八万劫生死轮转之理。 150

19.2.2. 子主题 2 150

19.2.3. 子主题 3 150

19.3. 子主题 3 150

19.3.1. 行阴第三种证量: 一是观妙明心,遍十方界; 二是见劫坏处不坏处; 三是观心流转十方; 四见行阴常流; 151

19.3.2. 破想阴故,得以“幽清”;以幽清故见“十二类生,八万劫动”元; 于此“常扰动元”生种种计度,是各类行阴之魔。 3.于自他中计度,立常与无常(1.观妙明心,遍十方界,由此立心之常, 以为究竟神我;2.观劫坏处不坏处,立常与非常; 3.观心流转十方,立常与非常;4.立行阴常流为常), 是谓行阴三魔; 4.于分位中计度,立有边无边,是谓行阴四魔; 5.于知见中计度,于八处知见计度入“不死矫乱、遍计虚论”行阴五魔; 6. 想阴尽者,见行阴流,亦即十二类生,在虚空法界中之川流不息之相, 对此川流不息之相穷研不休,以有无心观生死,观我彼,观无尽流生, 立死后有相、无相;立死后俱非、观七处生灭,立死后断灭; 观五处胜净,立五处涅槃,进入行阴之六种“心颠倒”中不能自拔。 151

19.3.3. 子主题 3 151

19.4. 子主题 4 151

19.4.1. 子主题 1 152

19.4.2. 子主题 2 152

19.4.3. 子主题 3 152

19.5. 子主题 5 152

19.5.1. 子主题 1 152

19.5.2. 子主题 2 152

19.5.3. 子主题 3 152

19.6. 子主题 6 152

19.6.1. 想阴尽者,见行阴流,亦即十二类生,在虚空法界中之川流不息之相, 对此川流不息之相穷研不休,以有无心观生死,观我彼,观无尽流生, 立死后有相、无相;立死后俱非、观七处生灭,立死后断灭; 观五处胜净,立五处涅槃,进入行阴之六种“心颠倒”中不能自拔。 152

19.6.2. 子主题 2 153

19.6.3. 子主题 3 153

19.7. 子主题 7 153

19.7.1. 又三摩中诸善男子,坚凝正心,魔不得便,穷生类本,观彼幽清常扰动元。 于先除灭色受想中,生计度者(观色受想行灭,以作意心计度人如草木, 由此计度涅槃因果,一切皆空,究竟断灭;立五阴死后无相,心颠倒论), 153

19.7.2. 子主题 2 153

19.7.3. 子主题 3 153

19.8. 子主题 8 153

19.8.1. 又三摩中诸善男子,坚凝正心,魔不得便,穷生类本, 观彼幽清常扰动元。于行存中,兼受想灭,双计有无 [于存计有,于灭计无],自体相破[以行阴之有, 破前三之无,以前三之无,破行阴之有], 是人坠入死后俱非[以破无则成非无,破有则成非有], 起颠倒论。色受想中,见有非有。行迁流内,观无不无。 如是循环,穷尽阴界,八俱非相。 随得一缘,皆言死后有相无相。 又计诸行性迁讹故,心发通悟。有无俱非,虚实失措。 由此计度死后俱非,后际昏瞢无可道故,堕落外道, 惑菩提性。是则名为第八外道,立五阴中死后俱非,心颠倒论。 154

19.8.2. 子主题 2 154

19.8.3. 子主题 3 154

19.9. 子主题 9 154

19.9.1. 又三摩中诸善男子,坚凝正心,魔不得便,穷生类本, 观彼幽清常扰动元。于后后无生计度者,是人坠入七断灭论。 或计身灭(有二:四洲灭、六欲天灭)。 或欲尽灭(初禅:离欲生喜乐,离生喜乐地)。 或苦尽灭(二禅:生喜乐于定中,定生喜乐地)。 或极乐灭(三禅:双离苦乐得妙乐,离喜妙乐地)。 或极舍灭(有二:四禅:舍妙乐舍念,舍念清净地; 四空:舍色质之碍故)。 如是循环,穷尽七际, (即⑴四大洲;⑵六欲天;⑶初禅;⑷二禅; ⑸三禅;⑹四禅;⑺四空天) 现前销灭,灭已无复。 由此计度死后断灭,堕落外道,惑菩提性。 是则名为第九外道,立五阴中死后断灭 (观七处生灭,立死后断灭),心颠倒论。 155

19.9.2. 子主题 2 155

19.9.3. 子主题 3 156

19.10. 子主题 10 156

19.10.1. 又三摩中诸善男子,坚凝正心,魔不得便,穷生类本, 观彼幽清常扰动元。 于后后有生计度者,是人坠入五涅槃论。 或以欲界为正转依,观见圆明 [观见欲界诸天(六欲天)之天光圆明。 以此行者刚破想阴,圆定发明, 初得天眼,故得观见六欲天] 生爱慕故。 或以初禅,性无忧故 (“初禅”,色界初禅天。因为初禅是离生喜乐地, 系初离于欲界烦恼,欲界之苦恼不再逼迫 (两种表达方式:一是离欲生喜, 或称离生喜乐地,二是苦恼不逼),故他称之为“无忧”。 此谓,此行者或以离于欲界忧恼的初禅境界,计为究竟涅槃)。 或以二禅,心无苦故 [谓为此人或将二禅的定生喜乐(准确讲, 这里的喜乐是因定喜而生的乐意,偏于乐的成份; 三禅是妙乐,四禅舍妙乐舍念清净地)、 心中无苦的境界(这里的心中无苦指证得的无丝毫苦的境界), 计为究竟涅槃], 或以三禅,极悦随故 (极悦这里指妙乐,离喜妙乐地; 谓为此人或将三禅的离喜妙乐、 极其喜悦相随不离(极悦不断)的境界,计为究竟涅槃)。  或以四禅,苦乐二亡,不受轮回生灭性故 (“苦乐二亡”,因为四禅系舍念清净,苦乐二念皆不生, 此行者住于此境,便以为已超脱生死轮回,不再受生死苦, 因而计四禅境为究竟涅槃。以上皆是将有为、 有漏的欲界及色界天,计为无漏、究竟之胜果)。  迷有漏天,作无为解 [谓迷于有漏的欲、色界天,计为无漏、无为之涅槃净境]。 五处安隐为胜净依 [谬以此五处为安稳的究竟归宿]。 (观五处安隐,喜五处胜净,立五处涅槃) 如是循环,五处究竟 [谓经由这样的循环论证,而谬称此五处皆是究竟涅槃之处; 此即是以染作净]。 由此计度五现涅槃,堕落外道,惑菩提性。 是则名为第十外道,立五阴中五现涅槃,心颠倒论 [因为此人以染作净、以有漏作无漏,故是心颠倒。盖此心颠倒系自心魔之所成 156

19.10.2. 【义贯】“又”于“三摩”地“中”之“诸善男子,坚”固“凝”定、持“正”其“心”,不起爱求,外“魔不”复能“得”其“便”,乃能增进而破想阴;想阴既破之后,行阴即现前,因此他便能于定中“穷”究十二“生类”之生灭根“本”(行阴);于是此行者于定中“观彼幽”隐轻“清”、恒“常扰动”之根“元”(七识);但是他“于”行阴念念相续无间之相,计其“后后”(最终)必定“有”实体存在,恒常不灭(这是错误的根源)。因而“生”邪妄“计度者,是人” 即“坠入”外道所计执之欲界色界“五”处皆是究竟“涅槃”之邪“论”。][因为此人以染作净、以有漏作无漏,故是心颠倒。盖此心颠倒系自心魔之所成          【义贯】“又”于“三摩”地“中”之“诸善男子,坚”固“凝”定、持“正”其“心”,不起爱求,外“魔不”复能“得”其“便”,乃能增进而破想阴;想阴既破之后,行阴即现前,因此他便能于定中“穷”究十二“生类”之生灭根“本”(行阴);于是此行者于定中“观彼幽”隐轻“清”、恒“常扰动”之根“元”(七识);但是他“于”行阴念念相续无间之相,计其“后后”(最终)必定“有”实体存在,恒常不灭(这是错误的根源)。因而“生”邪妄“计度者,是人” 即“坠入”外道所计执之欲界色界“五”处皆是究竟“涅槃”之邪“论”。]。 158

19.10.3. 子主题 3 158

20. 识阴区域第一个证量:能够令身体之六根,互隔、互合、互开, 六根通用达到一定境界;与十方诸类有情能通觉受, 且这种觉受到了非常吻合的程度。能入圆元, 虽然还不是深入透入细入彻入融入但毕竟也是能入。 158

21. 识阴十魔 158

21.1. 子主题 1 159

21.1.1. 识阴区域第一个证量:能够令身体之六根,互隔、互合、互开, 六根通用达到一定境界;与十方诸类有情能通觉受, 且这种觉受到了非常吻合的程度。能入圆元, 虽然还不是深入透入细入彻入融入但毕竟也是能入。 159

21.1.2. 子主题 3 160

21.2. 子主题 2 160

21.2.1. 子主题 1 160

21.2.2. 第二个证量:证得心无边无际,一切众生都在此心中生灭, 就象从自己的心里流出来一样;真是心包太虚, 世界在心里,犹如虚空点出一缕云彩 160

21.2.3. 子主题 2 161

21.2.4. 子主题 3 161

21.3. 子主题 3 161

21.3.1. 第三个证量:是人观心感受到一种不可思议的实有力量,非常圆明, 有光明流相非常强大,好象它能产生十方之虚空, 好象我就是从他当中流出来的,一切法都好象从哪里流出似的。 161

21.3.2. 子主题 2 162

21.3.3. 子主题 3 162

21.4. 子主题 4 162

21.4.1. 第四个证量:在行阴尽、生灭灭的基础上, 发现隐约存在一种不可思议的光明力量,它遍一切处。 它甚至能清晰地体证到草木的觉知深处, 甚至有草木之觉与人之觉无二无别的认识。 162

21.4.2. 子主题 2 163

21.4.3. 子主题 3 163

21.5. 子主题 5 163

21.5.1. 第五个证量:其人六根通用中,已经得到随顺的程度, 对火之光明、水之清净、风之周流、尘之成就 都有异常特殊的受用,这种受用抛弃色受想行阴的限制, 识阴的一半限制也将解除。 故对地水火风之内在觉受已经完全不同。 163

21.5.2. 子主题 2 164

21.5.3. 子主题 3 164

21.6. 子主题 6 164

21.6.1. 第六个证量:识阴当中的一半灰尘已经擦掉了, 哪种不可思议光明力量之光明就要显现了,虚明现前, 虚中生出无量之光明,虽说虚你可体会到其光明之无量、 之内在、之强大,甚至它可以照透十方虚空世界身心内外, 照透之后甚至当下就已经放下十方虚空世界身心内外,但。 164

21.6.2. 子主题 2 164

21.6.3. 子主题 3 165

21.7. 子主题 7 165

21.7.1. 第七个证量:进一步体证,这种不可思议虚明之力, 能够有非常好的巩固其身的作用, 甚至一定程度上能够持身不坏。 165

21.7.2. 子主题 2 165

21.7.3. 子主题 3 165

21.8. 子主题 8 165

21.8.1. 第八个证量:六根开合互通, 观自己受命之元与诸众生类是互联互通的。 一切众生生死轮转真实不虚。 故见一切身命都是以识心为本, 因识心不同而轮转不同。 这个时候七成的识阴染浊已经去除, 故而可以自坐莲花宫, 可以广化七珍,可以多增宝媛。 165

21.8.2. 子主题 2 166

21.8.3. 子主题 3 166

21.9. 子主题 9 166

21.9.1. 第九个证量:去除八成识阴染污之后,虚明已经近乎唯明了, 证得所有生命之流当中的“分别精粗”, 一切真伪一切因果相酬都已经非常清楚明晰: 世间一切皆为因果相酬 166

21.9.2. 子主题 2 167

21.9.3. 子主题 3 167

21.10. 子主题 10 167

21.10.1. 第十个证量:证得辟支佛的层次,九成识阴染污已经去除, 此时大光明相现前,真可谓是廊然晴空,唯余晴色。 167

21.10.2. 子主题 2 167

21.10.3. 子主题 3 167

22. 分支主题 17 167

23. 分支主题 18 167

24. 分支主题 7 168

24.1. 子主题 1 168

24.2. 子主题 2 168

24.3. 子主题 3 168

25. 六即佛 168

25.1. 六即佛,天台智者大师,立六即佛义,以示由凡夫修行,乃至佛果的位次,即 168

25.1.1. 若无信高推圣境非己智分。若无智起增上慢。谓己均佛。 169

25.1.2. 为初心是后心是。 到底初发心的时候“是”呢 还是后心才是 还是后心的果位证到的时候才“是”呢  那么文中答:如论焦炷。非初不离初。非后不离后。 如论焦炷,就是这个灯蕊烧焦的,烧焦的过程中,他一点点烧下来, 初步的和后面的,其实是离不开的,没有开始就没有以后,没有以后也就没有前面。 不能执着于初,也不能执着于后,不是初不是,也不是后才是 。初“是”但是不是后“是”,后“是”不是初“是”,“是”的程度不同。 意思说开始的“是”呢是理悟,是开解起行, 后面的“是”呢是证到起用,起果地上的大用。 169

25.1.3. 若智信具足。闻一念即是。信故不谤。智故不惧。初后皆是。 169

25.1.4. 始凡故除疑怯。终圣故除慢大云云。 169

25.2. 一、理即佛,一切众生,虽轮回六道,日处尘劳烦恼中,与觉体相背,然而佛性功德,仍然具足,故名理即佛。 169

25.3. 二、名字即佛,或从知识处,或由经典中,得闻即心本具不生不灭的佛性,于名字中,通达了解,知一切法,皆为佛法,一切众生,皆可成佛,点头会意,豁尔有悟,故名名字即佛。 169

25.4. 三、观行即佛,这是圆教五品外凡位,不但解知名字,更进一步依教修观,知一切法皆是佛法,心观明了,理慧相应,故名观行即佛。 印光大师文钞 与泰顺林枝芬居士书二选摘:而智者大师.实是释迦化身。至临终时.有问所证位次者。答曰.我不领众.必净六根。损已利人.但登五品。是仍以凡夫自居也。五品者.即圆教观行位。所悟与佛同俦.圆伏五住烦恼.而见惑尚未能断。智者临终.尚不显本。意欲后学励志精修.不致得少为足.及以凡滥圣耳。 169

25.5. 四、相似即佛,这是圆教十信内凡位,初信断见惑,七信断思惑,八九十信断尘沙惑,在此位上的行者,于观行即中,愈观愈明,愈止愈寂,虽未真悟实证,而于理仿佛,有如真证,故名相似即佛。 170

25.6. 五、分证即佛,这是于十信后心,破一分无明,证一分三德,即入初住, 而证法身,从此成法身大士,其间从初住起,各各破无明,证三德, 至等觉共历四十一位,破四十一分,故名分证即佛。 170

25.7. 六、究竟即佛,这是从等觉,再破最后一分无明,则惑尽真纯, 彻证即身本具的真如佛性,入妙觉位而成佛,故名究竟即佛。请参见附表说明十种位阶,及六种即佛。 170


 

1. 顿悟之说

 

1.1. 理则顿悟
(理上则为顿悟,因为悟实无次第;亦即,要悟,即是一时顿悟,并非慢慢地悟),
乘悟并销
(若一念心开,则乘此开悟之力,五阴的五重妄想即一并消除;此即是见道位)。
事非顿除,因次第尽
[然而事相上则非可一时顿除,必须以次第修断而尽。
譬如脱衣入浴,一次只能脱一件,不可能一时内外褪尽。
《楞严经正脉》云:“如暗夜惊杌(wù树木无枝)为鬼
(以为无枝之树为鬼,因而惊慌)奔驰(到)荒越(荒郊野外),
一旦被人说破,鬼想全消。”这就是理可顿悟,乘悟并销亿劫颠倒想的例子。“
事非顿除,因次第尽”者,《正脉》又云:“如鬼想虽以(已)全消,
驰途岂能遽返?(惊迷中所跑过的路,怎能一下就回得来?)
要须历返前途,方归旧处矣。”]

1.2. 则汝心中演若达多狂性自歇,歇即菩提。
胜净明心,本周法界。不从人得。
何藉劬劳肯綮修证。
譬如有人于自衣中系如意珠,不自觉知。
穷露他方,乞食驰走。
虽实贫穷,珠不曾失。忽有智者指示其珠。
所愿从心,致大饶富。方悟神珠非从外得。

1.3. 非汝历劫辛勤修证。虽复忆持十方如来十二部经,
清净妙理如恒河沙,只益戏论。
汝虽谈说因缘自然决定明了。人间称汝多闻第一。
以此积劫多闻熏习,不能免离摩登伽难。
何须待我佛顶神咒,摩登伽心淫火顿歇,
得阿那含,于我法中,成精进林。爱河干枯,令汝解脱。
是故阿难。汝虽历劫忆持如来秘密妙严,不如一日修无漏业,
远离世间憎爱二苦。如摩登伽宿为淫女,由神咒力销其爱欲,
法中今名性比丘尼。与罗侯母耶输陀罗同悟宿因。
知历世因贪爱为苦。一念熏修无漏善故,
或得出缠,或蒙授记。如何自欺,尚留观听。

1.4. 深入次第:
虽则开悟,习漏未除;
虽则无漏,尚纡疑悔;
汝虽除疑,余惑未尽。

1.5. 虽有多闻,若不修行,与不闻等。如人说食,终不能饱。

何藉劬劳肯綮修证
狂性自歇,歇即菩提;
自歇还是需要自己完成,非别人完成,非不劳完成.
这里的歇即是修,非不是修;
并不是讲不修,而是讲以歇来修;
不是不歇辛劳种种,没有用场.
珠不从外得,从外不为修,从内为修,非是不修.(则汝心中演若达多狂性自歇,歇即菩提。

胜净明心,本周法界。不从人得。

何藉劬劳肯綮修证。

譬如有人于自衣中系如意珠,不自觉知。

穷露他方,乞食驰走。

虽实贫穷,珠不曾失。忽有智者指示其珠。

所愿从心,致大饶富。方悟神珠非从外得。)

若不真干,只是戏论: 
说阿难虽复忆持十方如来十二部经,
清净妙理如恒河沙,只益戏论.
摩登伽女,由神咒力销其爱欲;
重点是破阿难的多闻相,不真干:
"如何自欺,尚留观听".
强调必须无条件真干实干:
汝虽历劫忆持如来秘密妙严,
不如一日修无漏业.(非汝历劫辛勤修证。虽复忆持十方如来十二部经,

清净妙理如恒河沙,只益戏论。

汝虽谈说因缘自然决定明了。人间称汝多闻第一。

以此积劫多闻熏习,不能免离摩登伽难。

何须待我佛顶神咒,摩登伽心淫火顿歇,

得阿那含,于我法中,成精进林。爱河干枯,令汝解脱。

是故阿难。汝虽历劫忆持如来秘密妙严,不如一日修无漏业,

远离世间憎爱二苦。如摩登伽宿为淫女,由神咒力销其爱欲,

法中今名性比丘尼。与罗侯母耶输陀罗同悟宿因。

知历世因贪爱为苦。一念熏修无漏善故,

或得出缠,或蒙授记。如何自欺,尚留观听。)

习漏,疑悔,余惑,修证是个实在事,精细事,非可顿成.(深入次第:

虽则开悟,习漏未除;

虽则无漏,尚纡疑悔;

汝虽除疑,余惑未尽。)

强调 事非顿除,因次第尽
顿悟需要渐修来圆满其德,离渐无修(理则顿悟

(理上则为顿悟,因为悟实无次第;亦即,要悟,即是一时顿悟,并非慢慢地悟),

乘悟并销

(若一念心开,则乘此开悟之力,五阴的五重妄想即一并消除;此即是见道位)。

事非顿除,因次第尽

[然而事相上则非可一时顿除,必须以次第修断而尽。

譬如脱衣入浴,一次只能脱一件,不可能一时内外褪尽。

《楞严经正脉》云:“如暗夜惊杌(wù树木无枝)为鬼

(以为无枝之树为鬼,因而惊慌)奔驰(到)荒越(荒郊野外),

一旦被人说破,鬼想全消。”这就是理可顿悟,乘悟并销亿劫颠倒想的例子。“

事非顿除,因次第尽”者,《正脉》又云:“如鬼想虽以(已)全消,

驰途岂能遽返?(惊迷中所跑过的路,怎能一下就回得来?)

要须历返前途,方归旧处矣。”])

2. 三渐次

 

2.1. 立三渐次,方得除灭。
如净器中除去毒蜜,
以诸汤水并杂灰香,
洗涤其器,后贮甘露。
云何名为三种渐次。
一者修习,除其助因。
二者真修,刳其正性。
三者增进,违其现业。

 

2.1.1. 云何名为三种渐次?
除其助因----修习
刳其正性----真修
违其现业----增进

2.1.2. 如何除其助因?
是故佛说一切众生皆依食住,当断其食,除其助因。
断其食者,一断五辛,二断四食(段食、触食、思食、识食)。

2.1.3. 何为刳其正性?“永断淫心,不餐酒肉,以火净食,无啖生气”
“偷劫不行,无相负累”若能如此则:“父母肉身,不须天眼,
自然观见十方世界,睹佛闻法,亲奉圣旨,
得大神通,游十方界。宿命清净,得无艰险”。

2.1.4. 何为“违其现业”?“心无贪淫(贪淫是其现业),
于外六尘不多流逸(趣外奔逸是其现业)因不流逸,旋元自归。
尘既不缘,根无所偶,反流全一,六用不行,十方国土,皎然清净。
譬如琉璃,内悬明月,身心快然,妙圆平等,获大安隐。
一切如来密圆净妙,皆现其中。是人即获无生法忍。

2.1.5. 从是渐修,随所发行,安立圣位。

非反复修习,不足以除;
非刳不足以正其性;
非增进不足以转其势;(云何名为三种渐次?

除其助因----修习

刳其正性----真修

违其现业----增进)

非断食不足以定,不足以清净(如何除其助因?

是故佛说一切众生皆依食住,当断其食,除其助因。

断其食者,一断五辛,二断四食(段食、触食、思食、识食)。)

因不流逸,旋元自归(何为“违其现业”?“心无贪淫(贪淫是其现业),

于外六尘不多流逸(趣外奔逸是其现业)因不流逸,旋元自归。

尘既不缘,根无所偶,反流全一,六用不行,十方国土,皎然清净。

譬如琉璃,内悬明月,身心快然,妙圆平等,获大安隐。

一切如来密圆净妙,皆现其中。是人即获无生法忍。)

修要实、渐、真,要安立(从是渐修,随所发行,安立圣位。)

2.2. 修菩提者永断五辛。是则名为第一增进修行渐次。

2.3. 断淫及杀生,第二增进修行渐次

 

2.3.1. 执身不动,执心不起

2.3.2. 禁戒成就:则于世间永无相生相杀之业,
偷劫不行,无相负累,亦于世间不还宿债。

2.3.3. 不须天眼,自观十方;亲奉圣旨,得大神通,游十方界。

2.3.4. 子主题 4

2.4. 断淫及盗,第三增进修行渐次

 

2.4.1. 子主题 1

2.4.2. 心无贪淫,于外六尘不多流逸。因不流逸,旋元自归。尘既不缘,根无所偶。
反流全一,六用不行。十方国土,皎然清净。譬如琉璃,内悬明月。
身心快然,妙圆平等,获大安隐。
(断淫身安,断盗心安,故获大安隐。
发菩提心,心端,一切正能量自流,自与如来对接。
不随此界。心亦飞升。只是在此界历练而已)
一切如来密圆净妙,皆现其中。是人即获无生法忍。

2.4.3. 子主题 2

2.4.4. 子主题 3

2.5. 子主题 5

2.6. 子主题 6

3. 干慧地

 

3.1. 欲爱干枯
(欲爱完全干枯,不复使用,欲爱无生),
执心虚明
(欲爱干枯,心唯虚明,心独虚明,虚而独明),
纯是智慧,慧性明圆
(虚明为慧,慧而明圆,明已圆满,是谓明圆,
明圆至蓥十方界的程度,则自然“干有其慧”),
蓥十方界,干有其慧,名干慧地。

4. 十心

 

4.1. 信心住

 

4.1.1. 欲习初干,未与如来法流水接。即以此心,中中流入,圆妙开敷。
从真妙圆,重发真妙。妙信常住。一切妄想灭尽无余。中道纯真。名信心住。

 

[欲习初干,未能产生真正法水,能与如来法水对接,
但还是足以圆发真妙,圆妙开敷,而且是“从真(的)妙圆”,
故能“重发真妙”,真妙显现,故能“妙信常住”。
因生妙信故,因发真妙故,“一切妄想灭尽无余”,
一切妄想灭尽无余故“妙信常住”,是谓“信心住”。]

4.1.2. 特别强调:灭尽一切妄想,中道纯真。

4.2. 念心住

 

4.2.1. 真信明了,一切圆通。阴处界三不能为碍。
如是乃至过去未来,无数劫中,
舍身受身一切习气,皆现在前。
是善男子,皆能忆念,得无遗忘。名念心住。

 

4.2.2. 子主题 2

4.3. 慧心住

 

4.3.1. 妙圆纯真。真精发化。无始习气通一精明。唯以精明进趣真净。
名精进心。心精现前。纯以智慧。名慧心住。

 

[欲息妙生,
妙圆演化到纯真的程度,
“真精”(区别于世间之欲)发化,
当真精产生发化的时候,“无始习气通一精明”,
以此“精明”进趣真净,
则进入“精进心”的层次。
有此真精产生,精进心自然有根,正气旺盛,
正气上升,能量具足。自然精进无碍。]

[真精发化并通一精明之后,自然“心精”发生,
“心精现前,(达到)纯以智慧”的程度,
这个心精是真正的智慧之心,是以名慧心住。]

4.3.2. 子主题 2

4.4. 定心住

 

4.4.1. 执持智明。周遍寂湛。寂妙常凝[执持智明。名定心住。

 

(心精现前,智慧妙生,安住其中,甚深妙用),
周遍寂湛(甚深妙用到身心周遍,于寂灭处见湛净如如),
寂妙常凝(如此寂湛妙净常常如是安住,如是保润,如是常凝常定),是谓定心住。]

4.4.2. 子主题 2

4.5. 不退心

 

4.5.1. 定光发明。明性深入。唯进无退。名不退心。

 

[定光发明(如是常凝常定,定光现前,现大明相,明性深入,
专深妙定,唯进无退,不想再退,再无退意)。
明性深入。唯进无退。是谓不退心。]

子主题 2

4.5.2. 子主题 2

4.6. 护法心

 

4.6.1. 心进安然保持不失。十方如来气分交接。十方如来气分交接。是名护法心。

 

[心进安然,保持不失
(唯进无退,永不再退,心精现前,慧性发生,
周遍寂湛,寂妙常凝,保持不失,深入精进,
以至与十方如来气分交接,真入如来法水之流,
真正证得如来的珍贵,发心护法)。

懂得精进,识得慧心,获得定心,得至不退,
才可护法,才是真正护法。]名护法心。

4.6.2. 子主题 2

4.7. 回向心

 

4.7.1. 觉明保持。能以妙力,回佛慈光,向佛安住。
犹如双镜,光明相对。其中妙影重重相入。名回向心。

 

4.7.2. 子主题 2

4.8. 戒心住

 

4.8.1. 心光密回,获佛常凝无上妙净。安住无为,得无遗失

 

[心光密回,(如此心光无不回向如来,得获如来“常凝无上妙净”,安住在再无所为的状态当中,一切自得,得无遗失。于此常怀感恩,常怀期待,常常戒持,始终与如来同一慈力,与诸众生同一悲仰,名戒心住。)

 

4.8.2. 子主题 2

4.9. 愿心住

 

4.9.1. 住戒自在。能游十方,所去随愿[(在回向上得戒光,并且回向成为自然,成为内在,成为自在。此时)能游十方,所去随愿]。名愿心住。

4.9.2. 特别强调,能住在愿心这个层次上,
而不是仅仅虚情假意发个愿而已,连自己都怀疑自己

4.10. 子主题 10

真精发生时,无始习气才能通一精明,
无始习气通一精明之后,才能真正进入精进心的层次
精进心即是心精,心精现前,才有智慧,慧心才可安住(慧心住)

5. 十住

 

5.1. 发心住

 

5.1.1. 阿难。是善男子,以真方便发此十心。心精发晖,十用涉入,圆成一心。名发心住。

5.1.2. (真正证得以上十心:信心住、念心住、精进心、慧心住、定心住、
不退心、护法心、回向心、戒心住、愿心住;
则是心精所真正发晖,光明万丈。十用互融,圆成一心,名发心住。

5.1.3. 子主题 3

5.2. 治地住

 

5.2.1. 心中发明,如净琉璃内现精金。以前妙心,履以成地。名治地住。

5.2.2. (十用涉入圆成一心,心发光明,光明增长,如净琉璃,内外透彻,内现精金,琉璃茁壮,履以成地,名治地住)

5.2.3. 特别强调,心中发明之后的成长过程,要“履以成地”

5.3. 修行住

 

5.3.1. 心地涉知,俱得明了(纵)。游履十方,得无留碍(横)。名修行住。

5.3.2. 子主题 2

5.3.3. 子主题 3

5.4. 生贵住

 

5.4.1. 行与佛同。受佛气分。如中阴身自求父母。阴信冥通,入如来种。名生贵住。

5.4.2. 真正受佛气分,达到了阴信冥通的程度

5.4.3. (种种修行,无粘无留,往来通达,心心佛心,行与佛同,同频共振,得佛法分受佛气分,入如来种)

5.5. 方便具足住

 

5.5.1. 既游道胎,亲奉觉胤。如胎已成,人相不缺。(入如来种故,
依如来法行,法行到“人相不缺”的程度)名方便具足住。

5.5.2. (胤胤 yìn【动词】从肉,从八,从幺。肉表示血统关系,幺表示重迭,
八表示延长。合起来表示后代。本义:子孙相承)

5.5.3. 子主题 3

5.6. 十住说明学佛要把心意收拾起来,安住于十方面,
就有正见,具足般若,就在菩萨道上走,故称为十住。

5.7. 正心住

 

5.7.1. 容貌如佛。心相亦同。名正心住。

5.7.2. (心发、心成地、心修行、心入如来种,
心相一如,此心不得不佛,全没有再没有自己)

5.7.3. 子主题 3

5.8. 不退住

 

5.8.1. 身心合成日益增长。名不退住。

5.8.2. 日益增长,以一个阶级来论,我辈对日积月累看得太轻太轻

5.8.3. (身心一如,如法而行,心心佛心,行行佛行,身心合成日益增长,再无退转)

5.9. 童真住

 

5.9.1. 十身灵相,一时具足名童真住。

5.9.2. (身心合成日益增长至十身灵相的程度)

5.9.3. “十身灵相”:指卢舍那佛之十身:声闻身、缘觉身、菩萨身、如来身、法身、智身、虚空身、业报身、众生身、国土身。(见《华严经》卷二十六,及《十地经论》卷十。)“名童真住”:此菩萨虽得如来十身,然却具体而微,犹如童子,故称童真住。又,按《华严经》中,八地菩萨方得十身,本经以是圆顿大法,故八住即得。

5.10. 法王子住。

 

5.10.1. 形成出胎,亲为佛子。(身心融合,完全究竟圆满,形成出胎,成亲佛子)名法王子住。

5.10.2. 子主题 2

5.10.3. 子主题 3

5.11. 灌顶住

 

5.11.1. 表以成人。如国大王以诸国事分委太子。彼刹利王世子长成。陈列灌顶。名灌顶住。

5.11.2. (是法王子,如来分委,陈列灌顶,得灌顶位)

6. 十行

 

6.1. 欢喜行

 

6.1.1. 阿难。是善男子成佛子已。具足无量如来妙德。十方随顺。名欢喜行。

6.1.2. (佛子长成,具足无量妙德,十方随顺,人皆欢喜。)

6.1.3. 子主题 3

6.2. 饶益行

 

6.2.1. 善能利益一切众生。名饶益行。

6.2.2. (众生不仅见之欢喜,自身欢喜,而且能够饶益一切众生。)

6.2.3. 子主题 3

6.3. 无嗔恨行

 

6.3.1. 自觉觉他,得无违拒。名无嗔恨行。

6.3.2. (不仅能饶益一切众生,而且能够自觉觉他,
真正圆满无嗔恨行,一切众生都无违拒)

6.3.3. 子主题 3

6.4. 无尽行

 

6.4.1. 子主题 1

6.4.2. 种类出生,穷未来际,三世平等,十方通达。名无尽行。

6.4.3. (以欢喜心,行饶益行,得无嗔恨,穷未来际,
三世平等,十方通达,行于无边,无穷无尽。)

6.5. 离痴乱行

 

6.5.1. 一切合同,种种法门,得无差误。(一门深入,皆得法要,一切法门,皆悉透得,种种法门,得无差误。是真名离痴乱行)名离痴乱行。

6.5.2. 子主题 2

6.5.3. 子主题 3

6.6. 善现行

 

6.6.1. 则于同中,显现群异。一一异相,各各见同。(善住现前,安住当下,种种差异,得无疑惑;一一异相,各各见同,归于一道,同现真实,名善现行)名善现行。

6.6.2. 子主题 2

6.6.3. 子主题 3

6.7. 无著行

 

6.7.1. 如是乃至十方虚空满足微尘,一一尘中现十方界。现尘现界,不相留碍。(善现种种,遍十方界,现尘现界,不相留碍。种种现行,无粘无留,一切无著,没有障碍)名无著行。

6.7.2. 子主题 2

6.7.3. 子主题 3

6.8. 尊重行

 

6.8.1. 种种现前,咸是第一波罗密多。(一切所做,一切当下,一切善现,咸是第一波罗密多,真名尊重,是名尊重行。)名尊重行。

6.8.2. 子主题 2

6.8.3. 子主题 3

6.9. 善法行

 

6.9.1. 如是圆融,能成十方诸佛轨则。(尊重一切当下,一切事一切时一切处,皆能圆融,皆能成就诸佛轨则。真正证得逐事逐时逐处当下种种善法,名善法行。)名善法行。

6.9.2. 子主题 2

6.9.3. 子主题 3

6.10. 真实行

 

6.10.1. 一一皆是清净无漏,一真无为,性本然故。名真实行。

6.10.2. (种种善法,皆出自清净自性,皆是自性之本然之法,清净明妙没有诸漏,逐一善法皆系真实,自然真实,无为真实。名真实行。)

6.10.3. 子主题 3

7. 分支主题 15

8. 十回向

 

8.1. 救护一切众生离众生相回向

 

8.1.1. 是善男子,满足神通,成佛事已。纯洁精真,远诸留患。
当度众生,灭除度相。回无为心,向涅槃路。

8.1.2. 以上种种清净无漏,无为真实之善法行,是其精真纯之又纯,
洁之又洁,炉火纯青,真正远离种种过患。
能够广度一切众生,又永远灭除度众生之相,
以此无相之度回向一切众生,早得寂静,早归涅槃真净。
名救护一切众生离众生相回向。

8.1.3. 子主题 3

8.1.4. 子主题 4

8.2. 不坏回向

 

8.2.1. 坏其可坏。远离诸离。

8.2.2. 将对众生的回向由无相,发展到无坏,无可毁坏,
远离种种不利众生的回向,名不坏回向。

8.3. 等一切佛回向

 

8.3.1. 本觉湛然。觉齐佛觉。
(如一切诸佛,以本性之清净自然,
以本觉之湛然常净,自然回向众生,名等一切佛回向。

8.4. 至一切处回向

 

8.4.1. 精真发明,地如佛地。
(将此等一切佛回向之精之真,应用娴熟,自然发光,大现光明,
这种精真发明绝非一时心血来潮,而是处于一种“地如佛地”的境地,
广能利益回向一切众生,并在一切处都能如是回向如是普利有情,名至一切处回向。

8.5. 无尽功德藏回向

 

8.5.1. 世界如来。互相涉入,得无挂碍。
(将上述离相回向,不坏不退回向,等一切佛回向,至一切处回向,觉齐佛觉,
则以“如来心”融入世界,以如来心遍入世界,一切无碍。广做功德,大做功德,
全做功德,时时处处事事遍极回向,名无尽功德藏回向。)

8.6. 随顺平等善根回向。

 

8.6.1. 于同佛地,地中各各生清净因。依因发挥,取涅槃道。
(以无尽功德藏回向,至一切处,等一切佛,离一切相,不坏不退,于一切时处事境皆能随顺皆能平等回向,亦回向一切众生皆具如此随顺平等善根回向。)

8.7. 随顺等观一切众生回向

 

8.7.1. 真根既成。十方众生皆我本性。性圆成就,不失众生。

8.7.2. (随顺平等回向善根已成,并回向十方众生,
逐渐与一切众生同一悲仰,同体已成,性圆成就。不失一切众生,
随顺一切众生。名随顺等观一切众生回向。)

8.8. 真如相回向

 

8.8.1. 即一切法,离一切相。唯即与离,二无所著。
(证得众生同体,是以随顺平等一体自然不在话下,即而成一切法,离一切相,
无粘无留,无生无灭,无来无去,无住无往,无即无离,得真如相。名真如相回向。)

8.9. 无缚解脱回向

 

8.9.1. 真得所如,十方无碍。
(得此真如之相,回向众生一切无缚一切解脱,
于十方世界一无所碍,于一切众生一无所碍,名无缚解脱回向。)

8.10. 法界无量回向

 

8.10.1. 性德圆成,法界量灭。
(得真如相,得无缚解脱相,自性自然如是,
无不如是,于虚空法界一切世界无不如是,
于一切刹海无不如是,名法界无量回向。)

9. 四种妙圆加行

 

9.1. 阿难。是善男子,尽是清净四十一心。次成四种妙圆加行。即以佛觉用为己心,若出未出。犹如,欲然其木。名为暖地。

 

9.1.1. 特别提出四加行的意义

9.1.2. [“四种妙圆加行”:“加行”,加功用行。菩萨“住、行、向”三十位称为“三贤位”,
以上十地称为“十圣”,
于由“贤位”入“圣位”之前,须再加功用行,“拼命一冲”(有若最后冲刺),
方得入于圣位,而成“入地大菩萨”
(一般所说“菩萨摩诃萨”当是指入地菩萨,
“地上菩萨”——“地上”为初地以上之意)。
故此“四加行位”为由贤入圣之转折点。
故此四加行位为本经所特有,以本经注重实际修证,
故立此四加行门,以利实际上之修证。]。

9.1.3. 特别强调暖位的意义:

 

(能清净上述四十一心,还需要四种钻火妙圆加行,增加功德。
第一,能以佛觉用为自己真实之心,没有作任止灭,若出未出,
犹如钻火钻到中间还没有燃烧的状态,但已经非常温暖的程度,是谓暖地)

9.1.4. 【义贯】
“阿难,是” 十回向位满心之“善男子”,已“尽”修“是清净”无垢之“四十一心”
(干慧地、十信、十住、十行、十回向),
“次”当“成四种妙圆” 之“加”功用“行。”
此菩萨“即以”如来密因的如“佛”之“觉,
”之而作“为”自“己”加行之因“心”。
当此之时,其本觉大智火正处于“若”欲“出”而“未出”之际;
这境界“犹如”有人“钻”木取“火”,而“欲然”烧“其”薪“木”,
木未起火前,先有暖相现前,此“名为”菩萨加行之“暖地”。

9.2. 又以己心成佛所履,若依非依。
如登高山,身入虚空,下有微碍。
名为顶地。

 

9.2.1. 特别强调顶地之意:

9.2.2. (以佛觉用为己真心,成佛一切所行,一切所为。
然若依非依,象登山一样,身已经在虚空当中,
而脚下还是踏在山地,非是虚空,此谓若依非依之意。
处于顶地而默然,
立于顶地而谦卑,
杰于功德而自隐。名为顶地。)

9.2.3. [成观法师:“名为顶地”:谓顶地也是一样,
如人登高山(指修行无上法),“身入虚空”
(指已修到此法之极高点,
身心已体入真如无上之法,
身心皆浸淫于真如法中),
但脚下仍有微碍(指仍有习气尚未除灭)

9.2.4. 【义贯】此菩萨“又以”自“己”加行之因地本“心”继续向圆“成佛”道“所”必“履”之初地升进;
然此时菩萨对于本觉之心仿“若”全部“依”循,
又仿若并“非”全部“依”循(以仍有习气未除灭故。)
此境界即犹“如”人“登”上“高山”之顶时,
“身”虽已全“入”于“虚空”之中,
但其脚“下”仍旧觉“有微碍”存在(以脚仍着地故),
此境界“名为”四加行位菩萨之“顶地”。]

处于顶地而默然,
立于顶地而谦卑,
杰于功德而自隐。名为顶地。
菩萨不看“身入虚空”,
关心的是“下有微碍”。((以佛觉用为己真心,成佛一切所行,一切所为。

然若依非依,象登山一样,身已经在虚空当中,

而脚下还是踏在山地,非是虚空,此谓若依非依之意。

处于顶地而默然,

立于顶地而谦卑,

杰于功德而自隐。名为顶地。))

9.3. 心佛二同,善得中道。如忍事人,非怀非出。名为忍地。

 

9.3.1. [“非怀非出”:“怀”,怀之于心而不说。
“出”,出之于口。
谓此忍事之人,并非想将事情怀之于心,
亦无法出之于口。以尚未成就本觉大智,
“口不能言”,无法将所知所觉,诉诸言语。

9.3.2. 【义贯】此菩萨已达“心”与“佛二”者皆“同”不异,即心即佛,
“善得中道”妙义。犹“如忍事”于心而不言之“人,
”故欲“怀”之于心,亦“非”可“出”之于口,
“名为”四加行位菩萨所修证之“忍地”。]

9.3.3. 子主题 3

9.4. 数量销灭。迷觉中道,二无所目。名世第一地。

 

9.4.1. [“数量销灭”:“数量”,修证之多寡与增减。
谓此位中之菩萨,
对于已心所修证的数量之多寡、或增减,
已完全泯灭,离一切量,过一切量,心佛双泯。
“迷觉中道”:于迷于觉,皆达中道,“中道”者,离有无二边也。
“二无所目”:“目”,对,即对待。
即迷与觉已不成对待,二法销泯,
本自不迷,今亦不觉,入一真界,悟不二法门。
“名世第一地”:“世”,世间。一切世间法中,
以此为第一,故称世第一;再往上就是出世圣法了。

9.4.2. 【义贯】此菩萨于已心修证之“数量”之多寡、或增减已完全“销灭”其念,
能所双泯,过一切量,于凡“迷”与智“觉”皆达于“中道”,
离于有无两边,觉与迷“二”者皆“无所目”。(不成对待),
无迷无觉,契入一真,入不二门,是“名”为四加行位菩萨之“世第一地”。

9.4.3. 子主题 4

10. 十地

 

10.1. 欢喜地

 

10.1.1. 阿难。是善男子,
于大菩提善得通达,
觉通如来,
尽佛境界。

10.1.2. (经四十一位修行之路,圆具41心,
得真如相,圆具十行,
所有善得通达,所有觉通如来,
再经四种妙圆加行,得大欢喜,处欢喜地)名欢喜地。

10.2. 离垢地

 

10.2.1. 异性入同,同性亦灭。

10.2.2. (完全没有分别是谓真实离垢,离一切染垢,居离垢地。)名离垢地。

10.3. 发光地

 

10.3.1. 净极明生。

10.3.2. (一切染垢远离故,真正清净现前,
所谓净极光通达,寂照含虚空,
净明发生,居发光地)名发光地。

10.4. 焰慧地

 

10.4.1. 明极觉满。

10.4.2. (此净明积累至极至,则明极觉满,
如智慧之大焰,永不熄灭。名焰慧地。)名焰慧地。

10.5. 难胜地

 

10.5.1. 一切同异所不能至。

10.5.2. (一切分别不至,一切同亦不至,
完全彻底消灭一切同异,
进入完全一体的状态,大悲同体,
一切难胜,一切无坏,名难胜地)名难胜地。

10.6. 现前地

 

10.6.1. 无为真如性净明露。

10.6.2. (已经完全脱离作为的痕迹,无作无为,
真如性净,自然明露,
应万物而不乱,
处刹海而本性自然,
一切只是现前应化而已。名现前地)名现前地。

10.7. 远行地

 

10.7.1. 尽真如际。

10.7.2. (此真如性净,尽一切处,尽未来际,
遍满刹海而恒不动,名远行地)名远行地。

10.8. 不动地

 

10.8.1. 一真如心。

10.8.2. (尽虚空遍法界一真如心,如如不动,
名不动地)名不动地。

10.9. 善慧地

 

10.9.1. 发真如用。

10.9.2. (尽虚空遍法界证得一真如心,
此真如心自然发应,应化刹海而不失本性,
唯真如用,具免疫力,远离诸垢,
独真如用,名善慧地)名善慧地。

10.10. 法云地

 

10.10.1. 阿难。是诸菩萨,从此已往,
修习毕功,功德圆满。
亦自此地名修习位。
慈阴妙云,覆涅槃海。名法云地

10.10.2. [【义贯】此菩萨以大“慈”心“阴”覆“妙”智大“云,
”盖于众生本自“涅槃”之性“海”之上,令得普润,
“名”为第十地之“法云地”菩萨]。

自此地才修习位!(阿难。是诸菩萨,从此已往,

修习毕功,功德圆满。

亦自此地名修习位。

慈阴妙云,覆涅槃海。名法云地)

10.11. 等觉

 

10.11.1. 如来逆流,如是菩萨顺行而至,觉际入交。名为等觉

10.11.2. [【义贯】一切“如来”皆是“逆”涅槃“流”而出,倒驾慈航,入生死海;
“如是”十地满足之大“菩萨”则“顺”法性流而“行而至”于无上菩提,
佛与菩萨因而得于“觉际”互相涉“入交”接,“名为等觉”菩萨境界。]。

10.12. 妙觉

 

10.12.1. 阿难。从干慧心至等觉已,是觉始获金刚心中初干慧地,
如是重重单复十二,方尽妙觉。
成无上道。是种种地,皆以金刚观察如幻十种深喻
(如幻、如化、如焰、如影、如响、如梦、如虚空、
如犍闼婆城、如镜中像、如水中月)。
奢摩他中,用诸如来毗婆舍那,清净修证,渐次深入。

 

[【注释】“从干慧心”:“干慧”共有两个:一是初, 信前之干慧,是最初的干慧。
第二个干慧是在等觉后心,未到妙觉之前。
众生共有三种流:欲流、有流、无明流。
“欲流”及“有流”若断,即出分段生死。
若依本经圆顿教,则初信时所证者即是“干”此二流(欲流及有流),
故圆顿教之初信菩萨已断分段生死。
然而欲断“无明流”而出变易生死,
则须更发大心,从初信向上,再历五十九位,
累位分分断证,至等觉后心,
方才以“金刚喻三昧”之力断最后一品“生相无明”(或称“润生无明”),
方才永断无明,二死永亡,成就无上正等正觉,是为妙觉菩萨。
以妙觉如佛,唯俟因缘成熟,次补佛位,称为补处菩萨。

“至等觉已”:指至等觉后心。
“金刚心中”:指金刚喻定所持之心。
“初干慧地”:“初”,初得。“干慧地”,
此指第二个干慧地,以干无明流,永断无明,
二种生死之水永尽,故称干慧地。
又,此时仍未与如来之妙庄严海相接,故名“干慧”,
须到十方如来亲手灌顶、授佛职位之时,方入一切如来萨婆若海。

“如是重重,单复十二”:“重重”,一重又一重的阶位与修证。
“单”,单数者有七:干、暖、顶、忍、世、等、妙,共七。
“复”,复数,即十数者,共有五:信、住、行、向、地。
“十二”,单七与复五相加,共为十二种阶位。

【义贯】“阿难”,大心菩萨“从”初信位前之“干慧心”(干欲流、有流,出分段生死)起,
历信、住、行、向、四加、十地、而“至等觉”后心“已”,
“是”等“觉”位中“始获金刚”喻三昧所持“心中”之“初干慧地”,
(干无明流,永断无明,出变易生死)。此菩萨“如是”经历“重重”阶位与断证,
“单”数有七“复”数有五共“十二”种阶位,“方”得“尽妙觉,”而“成无上道。”

10.12.2. 

11. 色阴尽

 

11.1. 阿难当知。汝坐道场,销落诸念。其念若尽,则诸离念一切精明。动静不移。忆忘如一。当住此处入三摩提。如明目人,处大幽暗,精性妙净,心未发光。此则名为色阴区宇

 

11.1.1. (我们正处于“其念不尽”的状态,离“销落诸念”很远很远,
故修楞严三昧难中之难。
若不“销落诸念”,根本不会入道,“精明”不现,皆为戏论。)

 

11.1.2. “如明目人处大幽暗”:“明目人”,因得明觉,心眼已开,不像前之盲目昏迷。
“大幽暗”,十分幽暗之室中。此谓,此时行者之心眼虽开,
但仍与五蕴、五要缠结,为其所困,不得自由,故如明目之人处于大幽暗之室中。

11.1.3. 子主题 3

11.2. 【义贯】“阿难当知,汝坐道场”,依大佛顶法修习大定,当你已能“销落诸”妄“念”时,“其”妄“念若”已销“尽,则诸离念” 之真性,便得于“一切”时、一切处皆得“精”而不杂、“明”而不昧,朗朗澄莹,外境之一切“动静”之相皆“不”能“移”转其精明,于“忆”于“忘”之间,亦皆明觉“如一。当”你“住此”明觉之“处”,而依此明觉之性“入”于“三摩提”,即“如明目”之“人处”于“大幽暗”之室中,此时虽然已得见六“精”之“性”本“妙”明“净”,然以“心未发”出本有之“光”,犹为色阴所覆故,“此则名为” 本心被“色阴区”拘于其狭“宇”(小屋)中之相。

11.3. 若目明朗,(不囿此世界,不囿念世界,自然“十方洞开”)
十方洞开,无复幽黯,名色阴尽。
是人则能超越劫浊。观其所由,坚固妄想以为其本。

12. 色阴十魔

 

12.1. 身能出碍

 

12.1.1. 阿难。当在此中精研妙明,(出色、出念,现本来之妙明,然其初不现。故而“动静不移、忆忘如一,当住此处入三摩提”,当在此中精研妙明。此中精研能到“四大不织、根尘脱黏”的程度,进而“少选之间,身能出碍。”此为“精明流溢在现前根尘离不离的境界”。)四大不织(便达于内外之四大不再互相交织的境界,因此根尘得以脱黏),少选之间,身能出碍。此名精明流溢前境(“精明”,心精妙明。“前”,现前。“境”,根尘之境。这是心精的妙明之光,流溢于现前的根尘之境)。斯但功用暂得如是,非为圣证。不作圣心,名善境界(“阿难,当” 你“在此”三摩地“中”,色阴将破未破之际,你继续“精”细“研”修“妙明”之本性,而达内外“四大不”再互相交“织”,因而根尘脱黏,“少选之间”便觉你的“身能”超“出”质“碍,此名” 心“精”的妙“明”之光“流溢”于现“前”根尘之“境”,故不相碍。“斯但”定中闻性所显之“功”能作“用”系灵光乍现,而“暂得”显现“如是”现象,“非为”已达“圣”人所“证”之圣境,一证永证,时时自在能作。若“不作”已得“圣”证之“心”,不取不著仍得“名”为修行之“善境界”)。若作圣解,即受群邪。

 

12.1.2. 用功用到根尘脱粘之处

12.1.3. 子主题 3

12.2. 内彻拾蛔

 

12.2.1. 阿难。复以此心精研妙明,其身内彻。是人忽然于其身内,拾出蛲蛔。
身相宛然,亦无伤毁。此名精明流溢形体。
(前面是精明流溢根尘离不离的境界,此处“其身内彻,身内拾蛔”)
斯但精行暂得如是,非为圣证。不作圣心,名善境界。若作圣解,即受群邪。

12.2.2. 用功用到体内,其身内彻

12.2.3. 子主题 3

12.3. 精魄离合

 

12.3.1. 又以此心内外精研。其时魂魄意志精神,除执受身,余皆涉入,互为宾主。
(前文“其身内彻,身内拾蛔”,此处入魂魄意志精神之“界”,得未曾有。
其实只是中间的风景)忽于空中闻说法声。或闻十方同敷密义。此名精魄递相离合,(精魄可以“递相离合”,成就“未曾有”)成就善种。暂得如是,非为圣证。
不作圣心,名善境界。若作圣解,即受群邪。

12.3.2. 用功用到魂魄意志精神的层面,空中闻说法志,
或闻十方同敷密义 实证精魄递相离合的境界

12.3.3. 子主题 3

12.4. 境变佛现

 

12.4.1. 又以此心澄露皎彻,(澄、露、皎、彻四个层次之后,内光发明,见“十方遍作阎浮檀色”)
内光发明。
十方遍作阎浮檀色。一切种类化为如来。于时忽见毗卢遮那,踞天光台,千佛围绕,
百亿国土及与莲华,俱时出现。
此名心魂灵悟所染[这是由于心魂中,依宿昔闻熏经教,今由定力所引灵悟之所染],(灵魂深处种种染境,在心光研明之后,显现)心光研明,照诸世界。
(一切色破之后,心光研明,能够“照诸世界”)暂得如是,非为圣证。
不作圣心,名善境界。若作圣解,即受群邪。

12.4.2. 灵悟所染境界现前

12.4.3. 子主题 3

12.5. 空成宝色

 

12.5.1. 又以此心精研妙明,(经前面澄、露、皎、彻后,心光发明,成长至心 精研、妙明的阶段。
前面是深心所染而成境界。阎浮檀色是“灵悟所染”,
此处是所见境界染着。此处见“百宝色”而染着,若作圣解,即受群邪。)
观察不停,抑按降伏,制止超越。于时忽然十方虚空,成七宝色
[《楞严经宝镜疏》云:“前见金界及如来者,乃为色变;此见空成宝色者,乃为空变。然此色空俱属色法,皆眼对之境,今既云变,则知色阴逮亦不久,而将破矣。”],或百宝色。同时遍满,不相留碍。青黄赤白,各各纯现。此名抑按功力逾分。暂得如是,非为圣证。不作圣心,名善境界。若作圣解,即受群邪。

12.5.2. 子主题 2

12.5.3. 子主题 3

12.6. 暗中见物

 

12.6.1. 又以此心研究澄彻,精光不乱。
(心光至根尘界、入身内、入魂魄、入深境、见百宝色,
此处“黑白一如”、下文“尘并、四大一如”)
忽于夜半,在暗室内,见种种物,不殊白昼。
而暗室物,亦不除灭。此名心细,
(心细是个修行过程,不过首先是心实的过程,
其次是心不见的过程。第三才会进入心细的过程,
第四心细之后,会或左或右,或抑或杨,或前或后,
种种非中道行就会出现。)
密澄其见,所视洞幽。暂得如是,非为圣证。
不作圣心,名善境界。若作圣解,即受群邪。

12.6.2. 子主题 2

12.6.3. 子主题 3

12.7. 身同草木

 

12.7.1. 又以此心圆入虚融,
(其心在向虚空、就近拓展之后,
进入“圆入虚融”的层次,发生尘并现象。)
四体忽然同于草木,火烧刀斫,曾无所觉。
又则火光不能烧爇。纵割其肉,犹如削木。此名尘并,
(突破色相,四大分别相就破,分别破,即能“一向入纯”。)
排四大性,一向入纯。暂得如是,非为圣证。
不作圣心,名善境界。若作圣解,即受群邪。

12.7.2. 子主题 2

12.7.3. 子主题 3

12.8. 遍见无碍

 

12.8.1. 又以此心成就清净,净心功极,
(于虚空法界、百宝色、阎浮檀色、就近空间等不生染着,
“圆入虚融”“一向入纯”也不生染着之后,)
忽见大地十方山河皆成佛国,具足七宝,光明遍满。
又见恒沙诸佛如来遍满空界,楼殿华丽。下见地狱,
上观天宫,得无障碍。此名欣厌,凝想日深,想久化成。
(妄想想久了,凝想日深,就是业,
想久化成即是这种业的体现形式。
就象预留任务、预留作业一样,它以后会起现行的。)
非为圣证。不作圣心,名善境界。若作圣解,即受群邪。

12.8.2. 子主题 2

 

此指昔日闻诸经教,或说净土法门,或说五浊秽土,
生起欣净厌秽之心,想久熏习成种,今于定中,反闻逼极,
现行斯境,既曰化成,当非全实也。

12.9. 遥见遥闻

 

12.9.1. 又以此心研究深远。忽于中夜,遥见远方市井街巷,
亲族眷属,或闻其语。此名迫心逼极飞出,故多隔见。
(实证至“故多隔见”的程度,其受不断突破,进入新的层次)
非为圣证。不作圣心,名善境界。若作圣解,即受群邪。

12.9.2. 子主题 2

12.9.3. 子主题 3

12.10. 妄见妄说

 

12.10.1. 又以此心研究精极。见善知识,形体变移
[“见善知识”,指见自己成为善知识。“形体变移”,
且见自己的形相改变,变成佛身,或成菩萨身,
或化为天龙鬼神、诸天男女等身。]。
少选无端种种迁改。此名邪心含受魑魅。
(邪心是开关,打通魑魅魍魉的频道,
自会遭受魑魅魍魉的攻击。是名“邪心含受魑魅”,
或遭天魔入其心腹。)
或遭天魔入其心腹。无端说法,通达妙义。
非为圣证。不作圣心,魔事销歇。
(只要不作圣心,即可“魔事销歇”,
不是就事论事,在其中找答案;而是从心上下功夫,
不作圣心,则“魔事销歇”。)若作圣解,即受群邪。

12.10.2. 不仅仅是境界,能见形体变移

12.10.3. 子主题 3

13. 受阴尽

 

13.1. 阿难。彼善男子,修三摩提奢摩他中色阴尽
[以色阴尽,故不再能覆盖本心]者,见诸佛心
[唯色阴是色法,其他四阴皆是心法或心所有法,
故色阴尽时,才能真正、正式亲见“自心”,
以无“色”覆盖故。],
如明镜中显现其像。若有所得而未能用[“相似证”]。
犹如魇人,手足宛然,见闻不惑,心触客邪而不能动。
此则名为受阴区宇[受阴区域相(定中初相)]。
若魇咎歇,其心离身,返观其面,去住自由,
无复留碍,名受阴尽。是人则能超越见浊
[“汝身现搏四大为体,四性壅(yōng阻塞)令留碍,
四大旋令觉知,相织妄成,名为见浊。”]。
观其所由,虚明妄想以为其本[受阴尽相]。

13.2. 子主题 2

13.3. 子主题 3

14. 受阴十魔

 

14.1. 悲魔入心

 

14.1.1. 阿难。彼善男子,当在此中得大光耀[以在色阴尽时,十方洞开,故得大光耀。]。其心发明,内抑过分。(悲受:责已悲生—悲魔入心)忽于其处发无穷悲。如是乃至观见蚊虫,犹如赤子,心生怜愍,不觉流泪。此名功用抑摧过越。悟则无咎,非为圣证。觉了不迷,久自销歇。(觉了不迷是心性,心性改,则“久自销歇”,身改是“久自销歇”,不需穷劳恶作)若作圣解,则有悲魔入其心腑[受阴区宇相:
1、初见受阴之相(色阴破而显大光明,责已悲生),而导致悲魔入心;见人则悲,啼泣无限。失于正受[自以为是大悲增上,而惜爱此受,故成邪受],当从沦坠。

14.1.2. 子主题 2

14.1.3. 子主题 3

14.2. 狂魔入心

 

14.2.1. 2、 “见色阴销,受阴明白,(初见)胜相现前,感激过分,忽于其中生无限勇,其心猛利,志齐诸佛”“狂魔入心”(扬己齐佛)

14.2.2. 子主题 2

14.2.3. 子主题 3

14.3. 忆魔入心

 

14.3.1. 3、沼泽地现前“慧少定多”“入中隳地”“旦夕撮心,悬在一处”“失于正受”,忆魔入心(定偏多忆,忆的是“入中隳地”)

14.3.2. 子主题 2

14.3.3. 子主题 3

14.4. 下劣易知足魔入心

 

14.4.1. 4、越过沼泽地后“慧力过定”“以诸胜性怀于心中”“得少为足”“自心已疑是卢舍那”,“则有下劣易知足魔,入其心腑”(慧偏多狂)

14.4.2. 子主题 2

14.4.3. 子主题 3

14.5. 常忧愁魔入心

 

14.5.1. 5、慧力过定调整过来之后,又患慧力不足的毛病。这时候处于“上下不适”阶段,向前看不到希望,向后不想回去。漫漫长夜,看不到头。真所谓:“新证未获,故心已亡,历览二际,自生艰险,于心忽然生无尽忧,如坐铁床,如饮毒药,心不欲活,常求于人令害其命,早取解脱”,此乃对“后沼泽地”缺乏心理准备,故而生无限忧,致令“常忧愁魔”“入其心腑”(历险生忧,忧魔入心)

14.5.2. 子主题 2

14.5.3. 子主题 3

14.6. 喜魔入心

 

14.6.1. 6、后沼泽地经历,“心安隐后,忽然自有无限喜生,心中欢悦,不能自止,此名轻安无慧自禁”真所谓“觉安生喜”,喜魔入心。“见人则笑,于衢路傍自歌自舞,自谓已得无碍解脱,失于正受”

14.6.2. 子主题 2

14.6.3. 子主题 3

14.7. 大我慢魔

 

14.7.1. 7、突破后沼泽地,觉安生喜之后,喜之极也,则“自谓已足,忽有无端大我慢起,如是乃至慢与过慢,或增上慢,或卑劣慢,一时俱发。心中尚轻十方如来,何况下位声闻缘觉,此名见胜无慧自救”真所谓“见胜成慢,大我慢魔入心”其表现为“不礼塔庙,摧毁经像,谓檀越言,此是金铜,或是土木,经是树叶,或是氎华,肉身真常,不自恭敬,却崇土木,实为颠倒。其深信者,从其毁碎,埋弃地中。疑误众生入无间狱。”“失于正受”。

14.7.2. 子主题 2

14.7.3. 子主题 3

14.8. 好轻清魔入心

 

14.8.1. 8、经过前面由“忧”--“喜”--“慢”的调整过程,“圆悟精理,得大随顺。其心忽生无量轻安,已言成圣,得大自在。此名因慧获诸轻清”真所谓“慧安自足”“好轻清魔入心”其表现为“自谓满足,更不求进”

14.8.2. 子主题 2

14.8.3. 子主题 3

14.9. 空魔入心

 

14.9.1. 9、经过前面“忧”--“喜”--“慢”--“轻”的过程,“于明悟中得虚明性,其中忽然归向永灭,拨无因果,一向入空,空心现前,乃至心生长断灭解”因得“虚明”,前所未有,以为究竟,归于断灭。因此“著空毁戒,空魔入心”,其表现为“乃谤持戒名为小乘;菩萨悟空,有何持犯?其人常于信心檀越饮酒啖肉,广行淫秽,因魔力故,摄其前人不生疑谤,鬼心久入,或食屎尿与酒肉等,一种俱空,破佛律仪,误入人罪,失于正受”

14.9.2. 子主题 2

14.9.3. 子主题 3

14.10. 淫魔入心

 

14.10.1. 10、悟得“虚明”性之后,经历前面否定之否定过程之后,忽然“见色阴销,受阴明白,味其虚明,深入心骨,其心忽有无限爱生,爱极发狂,便为贪欲。此名定境安顺入心,无慧自持,误入诸欲”真所谓“安顺入心,爱极发狂,淫魔入心”其表现为“一向说欲为菩提道,化诸白衣平等行欲,其行淫者名持法子,鬼神力故,于末世中摄其凡愚,其数至百,如是乃至一百二百,或五六百,多满千万,魔心生厌,离其身体,威德既无,陷于王难,疑误众生入无间狱,失于正受”

14.10.2. 子主题 2

14.10.3. 子主题 3

15. 想阴尽

 

15.1. 阿难。彼善男子修三摩提受阴尽者,虽未漏尽(以为想覆,烦恼漏尚未尽也),
心离其形,如鸟出笼,已能成就,从是凡身上历菩萨六十圣位。得意生身,随往无碍。譬如有人,熟寐寱言(“寐”,睡。“寱(音艺)”,同“呓”;梦中言,俗言梦话)。是人虽则无别所知。其言已成音韵伦次。令不寐者,咸悟其语。此则名为想阴区宇。
若动念尽(动念,即六识根本种子微细动相),
浮想销除(浮想,即六识枝末现行虚浮妄想)。
于觉明心,如去尘垢。(今本末想阴销尽。(则真心之垢去矣)
于本觉明心(即八识带妄之体)如镜去垢——垢即六识浮想也。)
一伦生死,首尾圆照
[“一伦生死首尾圆照”:“伦”,类。“一伦生死”,
指一切伦类之生死,即十二类生。“首”,指生相。
“尾”,指灭相。此谓,一切十二类生的生灭之相,皆得圆满照了,即生从何来,死至何去,亦即是由于想阴已尽,行阴显现,故得明见此一切。以行阴即是生、住、异、灭,迁流变动之相;今行阴既现,即能照见了知其四相。][“一伦生死首尾圆照”:“伦”,类。“一伦生死”,指一切伦类之生死,即十二类生。“首”,指生相。“尾”,指灭相。此谓,一切十二类生的生灭之相,皆得圆满照了,即生从何来,死至何去,亦即是由于想阴已尽,行阴显现,故得明见此一切。以行阴即是生、住、异、灭,迁流变动之相;今行阴既现,即能照见了知其四相。],
名想阴尽
[三界内十二类生,一类一类之生死,首从卵生,尾至非无想生,又首即生从何来,尾即死向何去,一一皆能圆明照察,所谓生死根元,从此披露。(即行阴之境也)]。
是人则能超烦恼浊
[前面经文释烦恼浊云:“又汝心中忆识诵习,离尘无相,离觉无性,相织妄成,名烦恼浊。”今以六识之根本及枝末(种子与现行)皆已销泯,动荡之根、漂浮之末皆已除尽,故不再浮动;心若不浮动,即离烦恼,因此能超越烦恼浊。今动念既尽,浮想销除,想除识空,故能超越矣][前面经文释烦恼浊云:“又汝心中忆识诵习,离尘无相,离觉无性,相织妄成,名烦恼浊。”今以六识之根本及枝末(种子与现行)皆已销泯,动荡之根、漂浮之末皆已除尽,故不再浮动;心若不浮动,即离烦恼,因此能超越烦恼浊。今动念既尽,浮想销除,想除识空,故能超越矣]。观其所由,融通妄想以为其本(回观想阴之所由生,元从融通妄想,交织妄成,以想阴能融通质碍,如心想醋梅,口中水出是也。)。

16. 自由主题

17. 想阴十魔

 

17.1. 贪求善巧

 

17.1.1. 想阴综述:受阴尽后,意生身出来,不受色受的限制,这个意生身才真能够出来。心离其形,如鸟出笼;但出来之后,其想入非非,象“熟寐寱言”一样,因此要遭受想魔的困扰才能成就:其困扰来自十个方面:首先受阴尽,光明初现,“心爱圆明,锐其精思”因而----
1、贪求善巧(贪求变化,更进善巧,冀其悚动人心,以行教化,广作佛事)。这是最初的最粗的“善巧”,这关过了之后,忽然一念爱着“游戏神通,放荡自在”,能“经历尘刹,大做佛事”多好,从而----
2、“心爱游荡,飞其精思,贪求经历”,想经历尘刹,大做佛事。前面是粗的“善巧”,这里是粗的“精思”,想经历尘刹。因此着魔。心过急的表现。总结心不能太急,要往细处,妙处用功----这时候忽然
3、“心爱绵吻,澄其精思,贪求契合”喜欢“密契至理,吻合妙用”的感觉,因此贪求契合,以致遭魔。总结心还是太粗,所以不能契合,粗粗的契合没有用,忽然发现微细动相,正是六识种子,根本想阴,行人谬谓因动有生,而为万物根本,忽起一念爱著之心。由是穷览万物之变化,生性之终始,豁然一旦贯通焉,由此而----“心爱根本,穷览物化性之终始,精爽其心,”
4、“贪求辨析”,以致遭魔。辨析入魔,着急辨析导致魔事。辨析非急心躁心可成。这时候由信己变成信“冥感”,这个时候“心爱悬远有缘诸圣,致一其心,周遍流历,精细研究”,结果------
5、“贪求冥相契合,以期感格圣应”以致遭魔。这种契合非求而来,如果没有自己静谧功夫,没有“克己心勤”的努力,是永远达不到的。因而------
6、“心爱深入,克己心勤,乐处阴寂,贪求静谧”,以致遭魔。这个时候发现,有求之心,急躁之心还是不行,有作任止灭的心通能不行,不过静谧当中,看到能见所见能知所知之细相,看到部分宿命之相。因此----
7、“心爱知见,勤苦研寻,贪求宿命”,以致遭魔。这个时候懂得了,宿命也不是贪来的,不是急来的,不是求来的;由宿命,想起神通,忽然一念对神通之力引起了爱恋。因此------
8、“心爱神通,研究化元,贪取神力”,以致遭魔。研究神力的结果,发现一种“身境俱空”的妙空,对此微细动相,精研穷究,发现心爱入灭,故而“研究化性”,企图弄清“万化(成、住、坏、空)之性”----
9、“贪求深空”,以致遭魔。到此破了深空的相,神力的相,宿命的相,静谧的相,冥感的相,辨析的相,契合的相,经历的相,善巧的相,于甚深空境当中感受蔚藉,进而----
10、“心爱长寿,辛苦研几,贪求永岁”,当将这个时间相也破除的时候,再无可想,再无可求,种种微细之想皆已经破除,意生身经历十重考验,“想阴尽者:是人平常梦想销灭,寤寐恒一,觉明虚静,犹如晴空,无复粗重前尘影事。观诸世间大地山河,如镜鉴明,来无所粘,过无踪迹,虚受照应,了罔陈习,唯一精真。”
求善巧、求经历、求契合、求辨析、求冥感、求静谥、求宿命、求神力、求深空、求永寿;其本质是求善巧,不老实、不安住。若能安住于阿弥陀佛大愿海,自然一切无惧无求。求来的是什么呢?魑魅魍魉,妖魔鬼怪,天魔淫魔,此等有求,成精成怪,你愿与其同频共振乎?求善巧,最大莫过于淫欲之受,淫欲之受本质上是从对方找满足,以对方为自己。将自己拴到对方的裤腰带上。淫心之害可谓大矣。对方的色相、仪容、声音、步态、柔滑感受、何处不诱人?何处不舒服的不行,必欲得之而后快,不得就挫折的不行,连乞丐都不如;甚至愿意与之同归于尽,毁之后快;得了就高兴的不行,比皇帝还过瘾;必须比翼双飞、白头偕老、如胶似膝、永不分离。心完全被一种感受所擒,没有半点自由,反到沾沾自喜“幸福的不行”。真是自欺欺人,可怜悯者。若能观淫本空,是身感受,是魔加持,为魔所用。自可“觉了不迷,久自销歇”。在淫欲中,这十求具足、微细具足、深入具足、贪心具足、一切具足。

17.1.2. 阿难。彼善男子受阴虚妙(受阴之境,虚明销落,心离其妙,见闻周遍,如鸟出笼,得意生身随往无碍故为之妙),
不遭邪虑,圆定发明。三摩地中,心爱圆明,锐其精思(勇锐其志,精进思维)贪求善巧(贪求变化,更进善巧. 冀其悚动人心,以行教化,广作佛事也)。

17.1.3. 
尔时天魔候得其便,飞精附人,口说经法。其人亦不觉知魔著,亦言自得无上涅槃。
来彼求游善男子处,敷座说法。自形无变。其听法者,忽自见身坐宝莲华,全体化成紫金光聚。一众听人,各各如是,得未曾有
[现宝莲,现紫金光聚,言自得无上涅槃,这是“贪求经历”者最大的向往,
可真够吸引之味,此名年老成魔的魅鬼,恼乱是人。
“是人愚迷,惑为菩萨”,开始乱心乱志。]。
是人愚迷,惑为菩萨。淫逸其心,
(淫最能逸其心,淫能害心,淫能诱其心,淫能吸其心,淫能散其能,淫能衍其情,
淫能主其情,淫能夺其志,淫能乱其身,令其身心不能自主,只能淫做主;
淫能生一切心,淫能一其邪心。淫能主其心,淫能主其性,淫能主其情,
淫能主其习,淫能断一切善种。淫能潜行一切贪欲,淫能破一切戒、一切律、
一切仪。淫能骗一切心。淫能抽人之骨髓、脑髓、心髓,喝人之血,取人之精,
竭人之气,衰人之神;淫能生无空祸患。
淫是身体产生的一个最大骗局,是人最大的一个毒品、毒瘾、毒瘤。)
破佛律仪,潜行贪欲。口中好言诸佛应世。某处某人,当是某佛化身来此。
某人即是某菩萨等,来化人间。其人见故,心生倾渴,邪见密兴,
(求攀佛菩萨之缘,求诸佛刹土经历,
求虚空法界种种虚实、新奇,由此邪见密兴、种智销灭。着魔不回。)
种智销灭
[口现“口中好言诸佛应世,某处某人,当是某佛化身来此,
某人即是某菩萨等,来化人间”这真是太合贪求经历者的口味了,
令其“心生倾渴,邪见密兴,种智销灭”,何其悲哉?]。
此名魅鬼年老成魔,恼乱是人。厌足心生,去彼人体。
弟子与师。俱陷王难。汝当先觉,不入轮回。迷惑不知,堕无间狱。

 

现坐宝莲华,全体化成紫金光聚

17.2. 贪求经历,心爱游荡

 

17.2.1. 2、“心爱游荡,飞其精思,贪求经历”,想经历尘刹,大做佛事。
前面是粗的“善巧”,这里是粗的“精思”,想经历尘刹。因此着魔。
心过急的表现。总结心不能太急,要往细处,妙处用功----这时候忽然

17.2.2. 又善男子,受阴虚妙,不遭邪虑,圆定发明。三摩地中,心爱绵合
(在三摩地中,自觉定心绵密,吻合妙用,忽起爱慕之心),
澄其精思(澄寂精神,竭尽思虑),
贪求契合(贪其密契至理,吻合妙用,以致遭魔也)。

17.2.3. 尔时天魔候得其便,飞精附人,口说经法。其人不觉是其魔著,自言谓得无上涅槃。
来彼求巧善男子处,敷座说法。其形斯须,或作比丘,令彼人见。或为帝释。
或为妇女。或比丘尼。或寝暗室身有光明
[大显其巧,而夺其心:“是人愚迷,惑为菩萨”然后开始破其定,坏其戒身。]。
是人愚迷,惑为菩萨。信其教化,摇荡其心。破佛律仪,潜行贪欲。
口中好言灾祥变异。或言如来某处出世。或言劫火。或说刀兵。恐怖于人
[更加奇巧,巧说如簧。惑其心志]。
令其家资,无故耗散。此名怪鬼年老成魔
[对付“贪求善巧”之心,年老成魔之怪鬼足亦。可悲可叹。
禅定之人,被怪鬼所害,岂不悲哉!],
恼乱是人。厌足心生,去彼人体。弟子与师,俱陷王难。
汝当先觉,不入轮回。迷惑不知,堕无间狱。

 

或寝暗室身有光明,破其定,坏其戒身
好言灾祥变异

17.3. 贪求契合

 

17.3.1. 3、“心爱绵吻,澄其精思,贪求契合”喜欢“密契至理,吻合妙用”的感觉,
因此贪求契合,以致遭魔。总结心还是太粗,所以不能契合,
粗粗的契合没有用,忽然发现微细动相,正是六识种子,根本想阴,
行人谬谓因动有生,而为万物根本,忽起一念爱著之心。由是穷览万物之变化,
生性之终始,豁然一旦贯通焉,由此而----
“心爱根本,穷览物化性之终始,精爽其心,”

17.3.2. 又善男子,受阴虚妙,不遭邪虑,圆定发明。三摩地中,心爱绵合
(在三摩地中,自觉定心绵密,吻合妙用,忽起爱慕之心),
澄其精思(澄寂精神,竭尽思虑),
贪求契合(贪其密契至理,吻合妙用,以致遭魔也)。

17.3.3. 尔时天魔候得其便,飞精附人,口说经法。其人实不觉知魔著,亦言自得无上涅槃。
来彼求合善男子处,敷座说法。其形及彼听法之人,外无迁变。令其听者,
(看看年老成魔的魅鬼的能令你契合的程度,你还贪求契合否?)
未闻法前,心自开悟。念念移易。或得宿命。或有他心。或见地狱。
或知人间好恶诸事。或口说偈。或自诵经。各各欢娱,得未曾有。
[以相似法“令其听者,心自开悟,念念移易,或得宿命,或有他心,或见地狱,
或知人间好恶诸事,或口说偈,或自诵经,各各欢娱,得未曾有”如是“契合”,
真合“贪求契合”之心,此名年老成魔的魅鬼,恼乱是人。“是人愚迷,惑为菩萨”“绵爱其心,破佛律仪,潜行贪欲”
“口中好言佛有大小,某佛先佛,某佛后佛,其中亦有真佛假佛,男佛女佛,
菩萨亦然”可够“贪求契合”之心的味口;“是人愚迷,惑为菩萨”“洗涤本心,易入邪悟”,破律破身,岂不悲哉!!阿弥陀佛。]
是人愚迷,惑为菩萨。绵爱其心,
(爱契合故而“绵爱其心”,着实中毒不轻而不知。)
破佛律仪,潜行贪欲。口中好言佛有大小。某佛先佛。某佛后佛。
其中亦有真佛假佛。男佛女佛。菩萨亦然。其人见故,洗涤本心,
(因贪求契合,得未曾有;故“洗涤本心,直堕邪悟”,
给一位魅鬼打成一体,可怜悯哉!)
易入邪悟。此名魅鬼年老成魔,恼乱是人。厌足心生,去彼人体。
弟子与师,俱陷王难。汝当先觉,不入轮回。迷惑不知,堕无间狱。

 

这种相信契合非常之可怕,一定要安住简单当下.
令其听者:未闻法前,心自开悟,念念移易,或得宿命,
或有他心,或见地狱,或知人间好恶诸事.或口说偈,
或自诵经,各各欢娱,得未曾有.

17.4. 贪求辨析

 

17.4.1. 4、“贪求辨析”,以致遭魔。辨析入魔,着急辨析导致魔事。辨析非急心躁心可成。
这时候由信己变成信“冥感”,这个时候“心爱悬远有缘诸圣,致一其心,周遍流历,精细研究”,结果------

17.4.2. 又善男子,受阴虚妙,不遭邪虑,圆定发明。三摩地中,心爱根本,穷览物化性之终始
[因受阴既尽,露出微细动相,正是六识种子,根本想阴,行人谬谓因动有生,
而为万物根本,忽起一念爱著之心。由是穷览万物之变化,生性之终始,
豁然一旦贯通焉。即前云:世出世法,知其本因也。],
精爽其心,贪求辨析
(因此奋其精神,竭其心力,贪求辨别物理,分析化性,有此一念,即为致魔之端)。

17.4.3. 尔时天魔候得其便,飞精附人,口说经法。其人先不觉知魔著,亦言自得无上涅槃。
来彼求元善男子处,敷座说法。身有威神,摧伏求者。令其座下,虽未闻法,
自然心伏。
(魔有能力让你“自然心伏”,其“身有威神”,
能令汝“虽未闻法、自然心伏”,你爱根本,贪求辨析,
皈依“威神”,“得未曾有”;当佛来敬,着佛之相,着佛之威神。为魔所用。
何魔所用?原来只不过是“年老成魔”之“蛊毒魇胜恶鬼”骗了你,岂不悲哉!)
是诸人等,将佛涅槃菩提法身,即是现前我肉身上。父父子子,递代相生,即是法身常住不绝。都指现在即为佛国。无别净居及金色相。
[魔来显现“身有威神,(能)摧伏求者,自然心伏,(自言)佛涅槃菩提法身,
即是现前我肉身上,都指现在即为佛国,无别净居及金色相”亦现佛身说法,
“贪求辨析”者心伏,结果“其人信受,亡失先心,身命归依,得未曾有
(其实是自己归依心所造,真心归依,以师为缘,必然能得未曾有)。
”“是等愚迷,惑为菩萨”
继言“口中好言眼耳鼻舌,皆为净土;男女二根,即是菩提涅槃真处。”
如此言说,可够新鲜,可够大胆,可真够“辨析”,闻所未闻,暗合愚痴者“道妙”,自然“信是秽言”,此名年老成魔的蛊毒魇胜恶鬼,恼乱是人。岂不悲哉?]
其人信受,亡失先心。身命归依,得未曾有。是等愚迷,惑为菩萨。
推究其心,破佛律仪,潜行贪欲。口中好言眼耳鼻舌,皆为净土。
男女二根,即是菩提涅槃真处。彼无知者,信是秽言。
此名蛊毒魇胜恶鬼年老成魔,恼乱是人。厌足心生,去彼人体。
弟子与师,俱陷王难。汝当先觉,不入轮回。迷惑不知,堕无间狱。

 

连"年老成魔之蛊毒魇胜恶鬼",
亦能"身有威神",令汝等自然心伏

17.5. 贪求冥合

 

17.5.1. 5、“贪求冥相契合,以期感格圣应”以致遭魔。这种契合非求而来,
如果没有自己静谧功夫,没有“克己心勤”的努力,是永远达不到的。因而------

17.5.2. 又善男子,受阴虚妙,不遭邪虑,圆定发明。三摩地中,心爱悬应
[指心爱悬远有缘诸圣,应其所求也。魔王现“百千岁”身,真合“心爱悬应”之心,
令其“心生爱染,不能舍离;身为奴仆,四事供养,不觉疲劳。”
并且“各各令其座下人心,知是先师本善知识,别生法爱,黏如胶漆,得未曾有”,
其实“百千岁身”,合了“心爱悬应”之心,此合心,即能产生如是“得未曾有”的效果。非是魔王本事。可叹是人,“是人愚迷,惑为菩萨,亲近其心”。
更有甚者:(假托先世之名)“口中好言,我于前世于某生中,先度某人,
当时是我妻妾兄弟,今来相度,与汝相随归某世界,供养某佛。或言别有大光明天,
佛于中住,一切如来所休居地”这是对“心爱悬应,贪求冥相契合”之人的最好的“回报”,可叹“是人愚迷,惑为菩萨”“亲近其心”“信是虚诳,遗失本心”。此名年老成魔的疠鬼,恼乱是人。可悲可叹,岂不冤哉!]
(汝爱悬应,贪求冥感;魔以“百千岁身”“假名先世因缘”,令汝无当不上,
结果只是“年老成魔之疠鬼”作祟而已。)
周流精研
[周流精研——谓致一其心,周遍流历,精细研究],
贪求冥感[贪求冥感——贪求冥相契合,以期感格圣应而已]。

 

现百千岁身,令其座下,心生爱染,
不能舍离;身为奴仆,四事供养,
不觉疲劳.年老成魔之疠鬼
号称累世眷属,前来相度

17.5.3. 尔时天魔候得其便,飞精附人,口说经法。其人元不觉知魔著,亦言自得无上涅槃。
来彼求应善男子处,敷座说法。能令听众,暂见其身如百千岁。心生爱染,(现百千岁身,能令你“心生爱染、不能舍离”到“身为奴仆、四事供养、不觉疲劳”的程度。
此类冥感,可为大矣。不过是与“年老成魔”之“疠鬼”的冥感,岂不悲哉!
再以前世“妻妾兄弟”之名来动汝心情,摇汝心志,可真“冥感”到家了)
不能舍离。身为奴仆,四事供养,不觉疲劳。各各令其座下人心,
知是先师本善知识,别生法爱,黏如胶漆,得未曾有。是人愚迷,惑为菩萨。
亲近其心,破佛律仪,潜行贪欲。口中好言,我于前世于某生中,先度某人。
当时是我妻妾兄弟,今来相度。与汝相随归某世界,供养某佛。或言别有大光明天,佛于中住,一切如来所休居地。彼无知者,信是虚诳,(贪求先世之冥合,得未曾有,故信是虚诳,遗失本心。)遗失本心。此名疠鬼年老成魔,恼乱是人。
厌足心生,去彼人体。弟子与师,俱陷王难。汝当先觉,不入轮回。迷惑不知,堕无间狱。

17.6. 贪求静谧

 

17.6.1. 6、“心爱深入,克己心勤,乐处阴寂,贪求静谧”,以致遭魔。
这个时候发现,有求之心,急躁之心还是不行,
有作任止灭的心通能不行,不过静谧当中,
看到能见所见能知所知之细相,看到部分宿命之相。因此----

17.6.2. 又善男子,受阴虚妙,不遭邪虑,圆定发明。三摩地中,心爱深入。克己辛勤
[于三摩定境,心爱深穷契入,因此克己工夫,心不计其辛勤,惟望深入圆通也],
乐处阴寂,贪求静谧[贪求安静宁谧之境]。

17.6.3. 尔时天魔候得其便,飞精附人,口说经法。其人本不觉知魔著,亦言自得无上涅槃。
来彼求阴善男子处,敷座说法。令其听人,各知本业。
(年老成魔之大力鬼之证量,可令汝:各知本业,有人起心、已知其肇,
口中好言未然祸福、毫发无失。如是深入,汝要贪求,不受其便,为其所乘。
汝贪求故,倾心敛伏。神通真正不足为凭。何其险哉。)
或于其处语一人言,汝今未死,已作畜生。敕使一人于后蹋尾顿令其人起不能得。
于是一众倾心敛伏。有人起心,已知其肇。佛律仪外,重加精苦。诽谛比丘,
骂詈徒众。讦露人事,不避讥嫌。口中好言未然祸福。及至其时,毫发无失
[魔现妙身“令其听人,各知本业,或于其处语一人言,汝今未死,已作畜生,
敕使一人于后蹋尾顿令其人起不能得,于是一众倾心敛伏(魔力手段,令汝倾心敛伏,悲哉惜哉),有人起心,已知其肇。佛律仪外,重加精苦
(够合其克己辛勤,心爱深入之心),另“口中好言未然祸福,及至其时,
毫发无失(这些全是魔力手段,令汝倾心敛伏,悲哉惜哉)
“是人愚迷,惑为菩萨”亲近其心,破其戒心。
更有甚者:多言“诽谛比丘,骂詈徒众,讦露人事,不避讥嫌,口中好言未然祸福,
及至其时,毫发无失”乱其心志,坏其戒善,
此年老成魔的大力鬼,恼乱是人。岂不悲哉]
此大力鬼年老成魔,恼乱是人。厌足心生,去彼人体。弟子与师,俱陷王难。
汝当先觉,不入轮回。迷惑不知,堕无间狱。

 

年老成魔之大力鬼
令汝各知本业,有人起心,已知其肇,
口中好言未然祸福,毫发无失.

17.7. 贪求宿命

 

17.7.1. 7、“心爱知见,勤苦研寻,贪求宿命”,以致遭魔。
这个时候懂得了,宿命也不是贪来的,不是急来的,
不是求来的;由宿命,想起神通,忽然一念对神通之力引起了爱恋。因此------

17.7.2. 又善男子,受阴虚妙,不遭邪虑,圆定发明。三摩地中,心爱知见,勤苦研寻,贪求宿命
[于此心爱能知能见者,意谓世人不知者能知,世人不见者以见,所以不辞勤苦研究寻思,贪求宿命也]。

17.7.3. 尔时天魔候得其便,飞精附人,口说经法。其人殊不觉知魔著,亦言自得无上涅槃。
来彼求知善男子处,敷座说法。是人无端于说法处,得大宝珠,其魔或时化为畜生,
口衔其珠,及杂珍宝简册符牍诸奇异物,先授彼人,后著其体。或诱听人藏于地下,
有明月珠照耀其处。是诸听者,得未曾有。多食药草,不餐嘉馔。或时日餐一麻一麦,其形肥充,魔力持故。诽谛比丘,骂詈徒众,不避讥嫌。
口中好言他方宝藏,十方圣贤潜匿之处。随其后者,往往见有奇异之人。
[魔王献“大宝珠”于彼人(宝珠作证),
“有明月珠照耀其处”(明月珠作证),现不可思议“多食药草,不餐嘉馔,
或时日餐一麻一麦”(旁证),另人证“口中好言他方宝藏,十方圣贤潜匿之处,
随其后者,往往见有奇异之人”,
以此四证,迷惑是人,暗合其人“心爱知见,勤苦研寻,贪求宿命”之心,“
是人愚迷,惑为菩萨”亲近其心,乱其心志,此名山林土地城隍川岳鬼神,年老成魔,恼乱是人。岂不悲哉。]
此名山林土地城隍川岳鬼神,年老成魔。或有宣淫破佛戒律,与承事者潜行五欲。
或有精进纯食草木。无定行事
[如数嗔数喜、喜怒无常,时勤时惰,没有一定。
令修定人抓不到头绪,以让人觉得莫测高深。],
恼乱是人。厌足心生,去彼人体。弟子与师,
俱陷王难。汝当先觉,不入轮回。迷惑不知,堕无间狱。

 

此名山林土地城隍川岳鬼神,年老成魔:
以明月照珠,口衔其珠献汝,为特证;
不餐嘉馔,多食药草,或时日餐一麻一麦,为旁证
口中好言他方宝藏,十方圣贤潜匿之处;为瑞证
随其后者,往往见有奇异之人.
如此证明欺骗手段,汝心不正,如何不上当乎

17.8. 贪求神力

 

17.8.1. 8、“心爱神通,研究化元,贪取神力”,以致遭魔。研究神力的结果,发现一种“身境俱空”的妙空,对此微细动相,精研穷究,发现心爱入灭,故而“研究化性”,企图弄清“万化(成、住、坏、空)之性”----

17.8.2. 又善男子,受阴虚妙,不遭邪虑,圆定发明。三摩地中,心爱神通,
种种变化,研究化元,贪取神力。

17.8.3. 尔时天魔候得其便,飞精附人,口说经法。其人诚不觉知魔著,
亦言自得无上涅槃。来彼求通善男子处,敷座说法。
是人或复手执火光,手撮其光,分于所听四众头上。
是诸听人顶上火光,皆长数尺,亦无热性,曾不焚烧。或水上行,如履平地。
或于空中安坐不动。或入瓶内。或处囊中。越牖透垣,曾无障碍。
唯于刀兵不得自在。自言是佛。
[魔王现相:“火光”“分于所听四众头上,皆长数尺,亦无热性,
曾不焚烧,或水上行,如履平地。或于空中安坐不动,或入瓶内,
或处囊中,越牖透垣,曾无障碍。”“或复令人傍见佛土”,
可谓“神通自在,得未曾有”,是人愚迷,惑为菩萨,亲近其心,乱其心志,“此名天地大力山精,海精风精河精土精,一切草木积劫精魅,或复龙魅,或寿终仙,再活为魅,或仙期终,计年应死,其形不化,他怪所附,年老成魔,恼乱是人”,岂不悲哉。]
身著白衣,受比丘礼。诽谛禅律,骂詈徒众。
讦露人事,不避讥嫌。口中常说神通自在。
(如果“心爱神通”,感应积劫天地大力精魅前来示现,
鬼力惑人,汝不上当才奇怪。你看其于火、水、空、墙自在,
还能傍见佛土。你如何不上当受骗。)
或复令人傍见佛土。鬼力惑人,非有真实。赞叹行淫,不毁粗行。
将诸猥媟
[“媟(xiè)”,通亵。“猥媟”,淫猥而亵渎神圣之事。“
传法”,传递法种。谓以淫秽交媾之事为传递“法种”,
而妄称可令“佛种不断”。],
以为传法。此名天地大力山精,海精风精河精土精,一切草木积劫精魅。
(积劫之精魅,其神力之大,可惜没有觉悟)
或复龙魅。或寿终仙,再活为魅,或仙期终,计年应死,其形不化,他怪所附。
年老成魔,恼乱是人。厌足心生,去彼人体。
弟子与师,多陷王难。汝当先觉,不入轮回。迷惑不知,堕无间狱。

 

如果“心爱神通”,感应积劫天地大力精魅前来示现,
鬼力惑人,汝不上当才奇怪。你看其于火、水、空、墙自在,
还能令人傍见佛土。你如何不上当受骗。
声称二根可以传法

17.9. 贪求深空

 

17.9.1. 9、“贪求深空”,以致遭魔。
到此破了深空的相,神力的相,宿命的相,静谧的相,
冥感的相,辨析的相,契合的相,经历的相,
善巧的相,于甚深空境当中感受蔚藉,进而----

17.9.2. 又善男子,受阴虚妙,不遭邪虑,圆定发明。三摩地中,心爱入灭
[此人不知诸法本自寂灭之理,无故要将有相之法,而入于无相之空。],
(金玉芝草、麟凤龟鹤,千万年不死为灵,年老成魔:没空空出、
琉璃身、旃檀气,以此诱惑,请君入瓮。)
研究化性,贪求深空
[研究万化之体性,即是根本想阴,微细动相,精研穷究,
深欲入于空也——不但贪求身境俱空,并且要其存没自在也]。

17.9.3. 尔时天魔候得其便,飞精附人,口说经法。其人终不觉知魔著,
亦言自得无上涅槃。来彼求空善男子处,敷座说法。于大众内,其形忽空,
众无所见。还从虚空突然而出,存没自在。
或现其身洞如琉璃。或垂手足作旃檀气。或大小便如厚石蜜
[魔王化现“于大众内,其形忽空,众无所见,还从虚空突然而出,
存没自在,或现其身洞如琉璃(身),或垂手足作旃檀气,
或大小便如厚石蜜”,以满足“心爱入灭,贪求深空”之心,
是人愚迷,惑为菩萨,亲近其心,乱其心志。
此名日月薄蚀精气,金玉芝草,麟凤龟鹤,经千万年不死为灵,
出生国土,年老成魔,恼乱是人,岂不悲哉。]。
诽毁戒律,轻贱出家。口中常说无因无果。一死永灭,无复后身,及诸凡圣。
虽得空寂,潜行贪欲。受其欲者,亦得空心,拨无因果。此名日月薄蚀精气,
金玉芝草,麟凤龟鹤,经千万年不死为灵,出生国土。年老成魔,恼乱是人。
厌足心生,去彼人体。弟子与师,多陷王难。
汝当先觉,不入轮回。迷惑不知,堕无间狱。

 

此名日月薄蚀精气,金玉芝草,麟凤龟鹤,经千万年不死为灵;
现空中出没自在,现琉璃身,或垂手足作旃檀气,或大小便如厚石蜜;

17.10. 贪求永岁

 

17.10.1. 10、“心爱长寿,辛苦研几,贪求永岁”,当将这个时间相也破除的时候,
再无可想,再无可求,种种微细之想皆已经破除,意生身经历十重考验,
“想阴尽者:是人平常梦想销灭,寤寐恒一,觉明虚静,犹如晴空,
无复粗重前尘影事。观诸世间大地山河,如镜鉴明,来无所粘,过无踪迹,
虚受照应,了罔陈习,唯一精真。
11、求善巧、求经历、求契合、求辨析、求冥感、求静谥、求宿命、求神力、
求深空、求永寿;其本质是求善巧,不老实、不安住。
若能安住于阿弥陀佛大愿海,自然一切无惧无求。求来的是什么呢?
魑魅魍魉,妖魔鬼怪,天魔淫魔,此等有求,成精成怪,你愿与其同频共振乎?
求善巧,最大莫过于淫欲之受,淫欲之受本质上是从对方找满足,
以对方为自己。将自己拴到对方的裤腰带上。淫心之害可谓大矣。
对方的色相、仪容、声音、步态、柔滑感受、何处不诱人?
何处不舒服的不行,必欲得之而后快,不得就挫折的不行,连乞丐都不如;
甚至愿意与之同归于尽,毁之后快;得了就高兴的不行,比皇帝还过瘾;
必须比翼双飞、白头偕老、如胶似膝、永不分离。心完全被一种感受所擒,
没有半点自由,反到沾沾自喜“幸福的不行”。真是自欺欺人,可怜悯者。
若能观淫本空,是身感受,是魔加持,为魔所用。自可“觉了不迷,久自销歇”。
在淫欲中,这十求具足、微细具足、深入具足、贪心具足、一切具足。

17.10.2. 又善男子,受阴虚妙,不遭邪虑,圆定发明。三摩地中,心爱长寿,
辛苦研几,贪求永岁,弃分段生,顿希变易细相常住
[“顿”,立即。“希”,希望。“变易”,变易生死,
为三乘贤圣断见思二惑,了分段生死之后,
所入微细的变易生死境界,于其中,无有粗的生灭,
唯有八识中的微细生灭之变异,故称变易生死。
盖小乘圣者入于涅槃,及大乘之菩萨摩诃萨,皆是处于如是境界中
谓此行者希望此微细之生灭相,得以常住不坏;
以贪爱此八识之微细动相为我,是我寿命之徵,
故欲其长远如此不变,即是保我寿命永世不绝]。

17.10.3. 尔时天魔候得其便,飞精附人,口说经法。其人竟不觉知魔著,
亦言自得无上涅槃。来彼求生善男子处,敷座说法。
好言他方往还无滞。或经万里,瞬息再来。
(现:往还无滞、瞬息再来、远方取物、急行能“累年不倒”;
“十方众生皆是吾子,我生诸佛、我出世界。我是元佛,
出世自然。  此住世自在天魔,使摩女、啖精气鬼来食汝精气。)
皆于彼方取得其物。或于一处,在一宅中,数步之间,
令其从东诣至西壁;是人急行,累年不到。因此心信,疑佛现前。
[因何入迷?魔王化相“好言他方往还无滞,或经万里,瞬息再来,
皆于彼方取得其物,或于一处,在一宅中,数步之间,
令其从东诣至西壁是人急行,累年不到”是人愚迷,疑佛现前。
因而上当,其曰:“十方众生皆是吾子,我生诸佛,我出世界,
我是元佛,出世自然,不因修得。”惑乱其人,乱其心志。
此名住世自在天魔,使其眷属,如遮文茶,及四天王毗舍童子,
利其虚明,食彼精气(想阴将尽之时,其精气最盛),
“称执金刚与汝长命,现美女身,盛行贪欲”
恼乱彼人,以至殂殒,岂不悲哉!]
口中常说,十方众生皆是吾子。我生诸佛。我出世界
“出”,出生。外道之神若说他出生世界及一切众生,
则有两种分别:一种是“一体说”,即“出生说”,
如印度教的梵天计世间之有情无情,都是他身体的一部分,
如婆罗门系他的头、首陀罗是他的脚等。
另一种是“创造说”,如希伯莱的犹太教、耶教,
希腊的“丢石头说”皆是,此种则与彼神身体无干,
“出生”即如艺术家或工匠之创造、制作)。
我是元佛,出世自然,不因修得。此名住世自在天魔
[“住”,住持或住着。“世”,尘世,指欲界。
以欲界第六天之上,另有魔王居处,属他化自在天所摄,
但此天魔与天王有别,居处亦别。以此魔王自以为欲界众生
皆属于他统领,为他所有,故自称他为“住持世间”;
以其贪着世间,故实是“住着世间”。
且因他自以为统领一切,在欲界中,威德自在,
为所欲为,犹如人间国王,故称之为“自在天魔”。]
使其眷属,如遮文茶
(役使鬼此云“嫉女”,又云“奴神”。(魔女)),
及四天王毗舍童子
“四天王”,指属于四天王统辖之下者。
“毗舍童子”,啖精气鬼。),
未发心者,利其虚明,食彼精气
“利”,利用。“其”,指修定者。“虚明”,
指此行者的定心之虚通明彻。以虚通明彻,
故魔亦出入无碍,因此反得以啖其精气。)。
或不因师,其修行人亲自观见,称执金刚与汝长命。
现美女身,盛行贪欲。未逾年岁,肝脑枯竭。
(不过年岁时间,精气耗尽,肝脑枯竭,以至殂殒。)
口兼独言,听若妖魅。前人未详,多陷王难。未及遇刑,
先已干死。恼乱彼人,以至殂殒
[“殂”同“徂”,住也,去也,死之代称,
以古时为人臣者,不忍言其君死,而言殂(去了,走了),
是一种中国特有的避讳之说法。
“殒”,没也,落也,也是死亡的另一种避讳语]。
汝当先觉,不入轮回。迷惑不知,堕无间狱。

自在天魔使其眷属 魔女 啖精气鬼 食彼精气
现神足,远方取物;往还无滞,或经万里,瞬息再来.
是人急行,累年不倒
声称:十方众生皆是吾子,我生诸佛,我出世界,
我是元佛,出世自然,不因修得.
果报:未逾年岁,肝脑枯竭,先已干死.(尔时天魔候得其便,飞精附人,口说经法。其人竟不觉知魔著,

亦言自得无上涅槃。来彼求生善男子处,敷座说法。

好言他方往还无滞。或经万里,瞬息再来。

(现:往还无滞、瞬息再来、远方取物、急行能“累年不倒”;

“十方众生皆是吾子,我生诸佛、我出世界。我是元佛,

出世自然。  此住世自在天魔,使摩女、啖精气鬼来食汝精气。)

皆于彼方取得其物。或于一处,在一宅中,数步之间,

令其从东诣至西壁;是人急行,累年不到。因此心信,疑佛现前。

[因何入迷?魔王化相“好言他方往还无滞,或经万里,瞬息再来,

皆于彼方取得其物,或于一处,在一宅中,数步之间,

令其从东诣至西壁是人急行,累年不到”是人愚迷,疑佛现前。

因而上当,其曰:“十方众生皆是吾子,我生诸佛,我出世界,

我是元佛,出世自然,不因修得。”惑乱其人,乱其心志。

此名住世自在天魔,使其眷属,如遮文茶,及四天王毗舍童子,

利其虚明,食彼精气(想阴将尽之时,其精气最盛),

“称执金刚与汝长命,现美女身,盛行贪欲”

恼乱彼人,以至殂殒,岂不悲哉!]

口中常说,十方众生皆是吾子。我生诸佛。我出世界

“出”,出生。外道之神若说他出生世界及一切众生,

则有两种分别:一种是“一体说”,即“出生说”,

如印度教的梵天计世间之有情无情,都是他身体的一部分,

如婆罗门系他的头、首陀罗是他的脚等。

另一种是“创造说”,如希伯莱的犹太教、耶教,

希腊的“丢石头说”皆是,此种则与彼神身体无干,

“出生”即如艺术家或工匠之创造、制作)。

我是元佛,出世自然,不因修得。此名住世自在天魔

[“住”,住持或住着。“世”,尘世,指欲界。

以欲界第六天之上,另有魔王居处,属他化自在天所摄,

但此天魔与天王有别,居处亦别。以此魔王自以为欲界众生

皆属于他统领,为他所有,故自称他为“住持世间”;

以其贪着世间,故实是“住着世间”。

且因他自以为统领一切,在欲界中,威德自在,

为所欲为,犹如人间国王,故称之为“自在天魔”。]

使其眷属,如遮文茶

(役使鬼此云“嫉女”,又云“奴神”。(魔女)),

及四天王毗舍童子

“四天王”,指属于四天王统辖之下者。

“毗舍童子”,啖精气鬼。),

未发心者,利其虚明,食彼精气

“利”,利用。“其”,指修定者。“虚明”,

指此行者的定心之虚通明彻。以虚通明彻,

故魔亦出入无碍,因此反得以啖其精气。)。

或不因师,其修行人亲自观见,称执金刚与汝长命。

现美女身,盛行贪欲。未逾年岁,肝脑枯竭。

(不过年岁时间,精气耗尽,肝脑枯竭,以至殂殒。)

口兼独言,听若妖魅。前人未详,多陷王难。未及遇刑,

先已干死。恼乱彼人,以至殂殒

[“殂”同“徂”,住也,去也,死之代称,

以古时为人臣者,不忍言其君死,而言殂(去了,走了),

是一种中国特有的避讳之说法。

“殒”,没也,落也,也是死亡的另一种避讳语]。

汝当先觉,不入轮回。迷惑不知,堕无间狱。)

18. 行阴尽的任务

 

18.1. 行阴尽者的证量:行阴的任务是灭除内层潜流的种种意识,
然后恢复内层的平静,如波澜灭,化为澄水。
行阴尽者破众生浊,不再属于众生之中,永脱生死轮转。

灭除内层潜流的种种意识,恢复内层平静,如波澜灭,化为澄水

 

18.1.1. 子主题 1

18.1.2. 子主题 2

18.1.3. 子主题 3

18.2. 化为澄水(以行阴灭,一切识浪皆灭;由于想阴如洪波,行阴如细浪,
识阴如无浪之潜流,真觉体性如湛然止水。谓以行阴灭,
行阴归入于识阴,故行阴之细浪尽化为识阴无浪之澄水)

19. 行阴十魔

 

19.1. 子主题 1

 

19.1.1. 行阴第一证量:洪浪巨波微波皆灭,突然现一片安静天地,
真可谓是“大地无声,万籁俱寂”,行者沉绵于此,好不自在。
忽然发现平静的水面下并不平静,而是暗流涌动,
虽然不象以前洪浪巨波微彼那么猛烈多变明显,尽管幽隐微细,
但还潜流暗动,大也是“风起云涌”之势,内动与外动,
于云动之势无二无别,行者一下子发现了新的天地。
原来这才是真正的“生灭之根元”----生元。
行者对此亦开始“精研”“穷生”。
乘眼根八百功德见八万劫所有众生,
业流湾环,死此生彼。见八万劫无复改移之事。

19.1.2. 子主题 2

19.1.3. 子主题 3

19.2. 子主题 2

 

19.2.1. 行阴第二证量:穷尽心境二处,过心不染境关,见二万劫生死轮转;
穷尽地水火风,过四大关口,见四万劫生死轮转;
穷尽八识,过八识关,见八万劫生死轮转;
在第一证量基础上,从“心境”、“四大”、“八识”
三个层面进一步证得,各二、四、八万劫生死轮转之理。

19.2.2. 子主题 2

19.2.3. 子主题 3

19.3. 子主题 3

 

19.3.1. 行阴第三种证量:
一是观妙明心,遍十方界;
二是见劫坏处不坏处;
三是观心流转十方;
四见行阴常流;

19.3.2. 破想阴故,得以“幽清”;以幽清故见“十二类生,八万劫动”元;
于此“常扰动元”生种种计度,是各类行阴之魔。
3.于自他中计度,立常与无常(1.观妙明心,遍十方界,由此立心之常,
以为究竟神我;2.观劫坏处不坏处,立常与非常;
3.观心流转十方,立常与非常;4.立行阴常流为常),
是谓行阴三魔;
4.于分位中计度,立有边无边,是谓行阴四魔;
5.于知见中计度,于八处知见计度入“不死矫乱、遍计虚论”行阴五魔;
6. 想阴尽者,见行阴流,亦即十二类生,在虚空法界中之川流不息之相,
对此川流不息之相穷研不休,以有无心观生死,观我彼,观无尽流生,
立死后有相、无相;立死后俱非、观七处生灭,立死后断灭;
观五处胜净,立五处涅槃,进入行阴之六种“心颠倒”中不能自拔。

19.3.3. 子主题 3

19.4. 子主题 4

 

19.4.1. 子主题 1

19.4.2. 子主题 2

19.4.3. 子主题 3

19.5. 子主题 5

 

19.5.1. 子主题 1

19.5.2. 子主题 2

19.5.3. 子主题 3

19.6. 子主题 6

 

19.6.1. 想阴尽者,见行阴流,亦即十二类生,在虚空法界中之川流不息之相,
对此川流不息之相穷研不休,以有无心观生死,观我彼,观无尽流生,
立死后有相、无相;立死后俱非、观七处生灭,立死后断灭;
观五处胜净,立五处涅槃,进入行阴之六种“心颠倒”中不能自拔。

19.6.2. 子主题 2

19.6.3. 子主题 3

19.7. 子主题 7

 

19.7.1. 又三摩中诸善男子,坚凝正心,魔不得便,穷生类本,观彼幽清常扰动元。
于先除灭色受想中,生计度者(观色受想行灭,以作意心计度人如草木,
由此计度涅槃因果,一切皆空,究竟断灭;立五阴死后无相,心颠倒论),

19.7.2. 子主题 2

19.7.3. 子主题 3

19.8. 子主题 8

 

19.8.1. 又三摩中诸善男子,坚凝正心,魔不得便,穷生类本,
观彼幽清常扰动元。于行存中,兼受想灭,双计有无
[于存计有,于灭计无],自体相破[以行阴之有,
破前三之无,以前三之无,破行阴之有],
是人坠入死后俱非[以破无则成非无,破有则成非有],
起颠倒论。色受想中,见有非有。行迁流内,观无不无。
如是循环,穷尽阴界,八俱非相。
随得一缘,皆言死后有相无相。
又计诸行性迁讹故,心发通悟。有无俱非,虚实失措。
由此计度死后俱非,后际昏瞢无可道故,堕落外道,
惑菩提性。是则名为第八外道,立五阴中死后俱非,心颠倒论。

19.8.2. 子主题 2

19.8.3. 子主题 3

19.9. 子主题 9

 

19.9.1. 又三摩中诸善男子,坚凝正心,魔不得便,穷生类本,
观彼幽清常扰动元。于后后无生计度者,是人坠入七断灭论。
或计身灭(有二:四洲灭、六欲天灭)。
或欲尽灭(初禅:离欲生喜乐,离生喜乐地)。
或苦尽灭(二禅:生喜乐于定中,定生喜乐地)。
或极乐灭(三禅:双离苦乐得妙乐,离喜妙乐地)。
或极舍灭(有二:四禅:舍妙乐舍念,舍念清净地;
四空:舍色质之碍故)。
如是循环,穷尽七际,
(即⑴四大洲;⑵六欲天;⑶初禅;⑷二禅;
⑸三禅;⑹四禅;⑺四空天)
现前销灭,灭已无复。
由此计度死后断灭,堕落外道,惑菩提性。
是则名为第九外道,立五阴中死后断灭
(观七处生灭,立死后断灭),心颠倒论。

19.9.2. 子主题 2

19.9.3. 子主题 3

19.10. 子主题 10

 

19.10.1. 又三摩中诸善男子,坚凝正心,魔不得便,穷生类本,
观彼幽清常扰动元。
于后后有生计度者,是人坠入五涅槃论。
或以欲界为正转依,观见圆明
[观见欲界诸天(六欲天)之天光圆明。
以此行者刚破想阴,圆定发明,
初得天眼,故得观见六欲天]
生爱慕故。
或以初禅,性无忧故
“初禅”,色界初禅天。因为初禅是离生喜乐地,
系初离于欲界烦恼,欲界之苦恼不再逼迫
(两种表达方式:一是离欲生喜,
或称离生喜乐地,二是苦恼不逼),故他称之为“无忧”。
此谓,此行者或以离于欲界忧恼的初禅境界,计为究竟涅槃)。
或以二禅,心无苦故
[谓为此人或将二禅的定生喜乐(准确讲,
这里的喜乐是因定喜而生的乐意,偏于乐的成份;
三禅是妙乐,四禅舍妙乐舍念清净地)、
心中无苦的境界(这里的心中无苦指证得的无丝毫苦的境界),
计为究竟涅槃],
或以三禅,极悦随故
(极悦这里指妙乐,离喜妙乐地;
谓为此人或将三禅的离喜妙乐、
极其喜悦相随不离(极悦不断)的境界,计为究竟涅槃)。

或以四禅,苦乐二亡,不受轮回生灭性故
“苦乐二亡”,因为四禅系舍念清净,苦乐二念皆不生,
此行者住于此境,便以为已超脱生死轮回,不再受生死苦,
因而计四禅境为究竟涅槃。以上皆是将有为、
有漏的欲界及色界天,计为无漏、究竟之胜果)。

迷有漏天,作无为解
[谓迷于有漏的欲、色界天,计为无漏、无为之涅槃净境]。
五处安隐为胜净依
[谬以此五处为安稳的究竟归宿]。
(观五处安隐,喜五处胜净,立五处涅槃)
如是循环,五处究竟
[谓经由这样的循环论证,而谬称此五处皆是究竟涅槃之处;
此即是以染作净]。
由此计度五现涅槃,堕落外道,惑菩提性。
是则名为第十外道,立五阴中五现涅槃,心颠倒论
[因为此人以染作净、以有漏作无漏,故是心颠倒。盖此心颠倒系自心魔之所成         

19.10.2. 【义贯】“又”于“三摩”地“中”之“诸善男子,坚”固“凝”定、持“正”其“心”,不起爱求,外“魔不”复能“得”其“便”,乃能增进而破想阴;想阴既破之后,行阴即现前,因此他便能于定中“穷”究十二“生类”之生灭根“本”(行阴);于是此行者于定中“观彼幽”隐轻“清”、恒“常扰动”之根“元”(七识);但是他“于”行阴念念相续无间之相,计其“后后”(最终)必定“有”实体存在,恒常不灭(这是错误的根源)。因而“生”邪妄“计度者,是人” 即“坠入”外道所计执之欲界色界“五”处皆是究竟“涅槃”之邪“论”。][因为此人以染作净、以有漏作无漏,故是心颠倒。盖此心颠倒系自心魔之所成         
【义贯】“又”于“三摩”地“中”之“诸善男子,坚”固“凝”定、持“正”其“心”,不起爱求,外“魔不”复能“得”其“便”,乃能增进而破想阴;想阴既破之后,行阴即现前,因此他便能于定中“穷”究十二“生类”之生灭根“本”(行阴);于是此行者于定中“观彼幽”隐轻“清”、恒“常扰动”之根“元”(七识);但是他“于”行阴念念相续无间之相,计其“后后”(最终)必定“有”实体存在,恒常不灭(这是错误的根源)。因而“生”邪妄“计度者,是人” 即“坠入”外道所计执之欲界色界“五”处皆是究竟“涅槃”之邪“论”。]。

19.10.3. 子主题 3

20. 识阴区域第一个证量:能够令身体之六根,互隔、互合、互开,
六根通用达到一定境界;与十方诸类有情能通觉受,
且这种觉受到了非常吻合的程度。能入圆元,
虽然还不是深入透入细入彻入融入但毕竟也是能入。

21. 识阴十魔

 

21.1. 子主题 1

 

21.1.1. 识阴区域第一个证量:能够令身体之六根,互隔、互合、互开,
六根通用达到一定境界;与十方诸类有情能通觉受,
且这种觉受到了非常吻合的程度。能入圆元,
虽然还不是深入透入细入彻入融入但毕竟也是能入。

 

21.1.2. 子主题 3

21.2. 子主题 2

 

21.2.1. 子主题 1

21.2.2. 第二个证量:证得心无边无际,一切众生都在此心中生灭,
就象从自己的心里流出来一样;真是心包太虚,
世界在心里,犹如虚空点出一缕云彩

 

21.2.3. 子主题 2

21.2.4. 子主题 3

21.3. 子主题 3

 

21.3.1. 第三个证量:是人观心感受到一种不可思议的实有力量,非常圆明,
有光明流相非常强大,好象它能产生十方之虚空,
好象我就是从他当中流出来的,一切法都好象从哪里流出似的。

 

21.3.2. 子主题 2

21.3.3. 子主题 3

21.4. 子主题 4

 

21.4.1. 第四个证量:在行阴尽、生灭灭的基础上,
发现隐约存在一种不可思议的光明力量,它遍一切处。
它甚至能清晰地体证到草木的觉知深处,
甚至有草木之觉与人之觉无二无别的认识。

 

21.4.2. 子主题 2

21.4.3. 子主题 3

21.5. 子主题 5

 

21.5.1. 第五个证量:其人六根通用中,已经得到随顺的程度,
对火之光明、水之清净、风之周流、尘之成就
都有异常特殊的受用,这种受用抛弃色受想行阴的限制,
识阴的一半限制也将解除。
故对地水火风之内在觉受已经完全不同。

 

21.5.2. 子主题 2

21.5.3. 子主题 3

21.6. 子主题 6

 

21.6.1. 第六个证量:识阴当中的一半灰尘已经擦掉了,
哪种不可思议光明力量之光明就要显现了,虚明现前,
虚中生出无量之光明,虽说虚你可体会到其光明之无量、
之内在、之强大,甚至它可以照透十方虚空世界身心内外,
照透之后甚至当下就已经放下十方虚空世界身心内外,但。

21.6.2. 子主题 2

21.6.3. 子主题 3

21.7. 子主题 7

 

21.7.1. 第七个证量:进一步体证,这种不可思议虚明之力,
能够有非常好的巩固其身的作用,
甚至一定程度上能够持身不坏。

21.7.2. 子主题 2

21.7.3. 子主题 3

21.8. 子主题 8

 

21.8.1. 第八个证量:六根开合互通,
观自己受命之元与诸众生类是互联互通的。
一切众生生死轮转真实不虚。
故见一切身命都是以识心为本,
因识心不同而轮转不同。
这个时候七成的识阴染浊已经去除,
故而可以自坐莲花宫,
可以广化七珍,可以多增宝媛。

 

21.8.2. 子主题 2

21.8.3. 子主题 3

21.9. 子主题 9

 

21.9.1. 第九个证量:去除八成识阴染污之后,虚明已经近乎唯明了,
证得所有生命之流当中的“分别精粗”,
一切真伪一切因果相酬都已经非常清楚明晰:
世间一切皆为因果相酬

 

21.9.2. 子主题 2

21.9.3. 子主题 3

21.10. 子主题 10

 

21.10.1. 第十个证量:证得辟支佛的层次,九成识阴染污已经去除,
此时大光明相现前,真可谓是廊然晴空,唯余晴色。

21.10.2. 子主题 2

21.10.3. 子主题 3

22. 分支主题 17

23. 分支主题 18

24. 分支主题 7

 

24.1. 子主题 1

24.2. 子主题 2

24.3. 子主题 3

25. 六即佛

 

25.1. 六即佛,天台智者大师,立六即佛义,以示由凡夫修行,乃至佛果的位次,即

 

25.1.1. 若无信高推圣境非己智分。若无智起增上慢。谓己均佛。

25.1.2. 为初心是后心是。
到底初发心的时候“是”呢 还是后心才是 还是后心的果位证到的时候才“是”呢 
那么文中答:如论焦炷。非初不离初。非后不离后。
如论焦炷,就是这个灯蕊烧焦的,烧焦的过程中,他一点点烧下来,
初步的和后面的,其实是离不开的,没有开始就没有以后,没有以后也就没有前面。
不能执着于初,也不能执着于后,不是初不是,也不是后才是
。初“是”但是不是后“是”,后“是”不是初“是”,“是”的程度不同。
意思说开始的“是”呢是理悟,是开解起行,
后面的“是”呢是证到起用,起果地上的大用。

25.1.3. 若智信具足。闻一念即是。信故不谤。智故不惧。初后皆是。

25.1.4. 始凡故除疑怯。终圣故除慢大云云。

25.2. 一、理即佛,一切众生,虽轮回六道,日处尘劳烦恼中,与觉体相背,然而佛性功德,仍然具足,故名理即佛。

25.3. 二、名字即佛,或从知识处,或由经典中,得闻即心本具不生不灭的佛性,于名字中,通达了解,知一切法,皆为佛法,一切众生,皆可成佛,点头会意,豁尔有悟,故名名字即佛。

25.4. 三、观行即佛,这是圆教五品外凡位,不但解知名字,更进一步依教修观,知一切法皆是佛法,心观明了,理慧相应,故名观行即佛。
印光大师文钞 与泰顺林枝芬居士书二选摘:而智者大师.实是释迦化身。至临终时.有问所证位次者。答曰.我不领众.必净六根。损已利人.但登五品。是仍以凡夫自居也。五品者.即圆教观行位。所悟与佛同俦.圆伏五住烦恼.而见惑尚未能断。智者临终.尚不显本。意欲后学励志精修.不致得少为足.及以凡滥圣耳。

25.5. 四、相似即佛,这是圆教十信内凡位,初信断见惑,七信断思惑,八九十信断尘沙惑,在此位上的行者,于观行即中,愈观愈明,愈止愈寂,虽未真悟实证,而于理仿佛,有如真证,故名相似即佛。

25.6. 五、分证即佛,这是于十信后心,破一分无明,证一分三德,即入初住,
而证法身,从此成法身大士,其间从初住起,各各破无明,证三德,
至等觉共历四十一位,破四十一分,故名分证即佛。

25.7. 六、究竟即佛,这是从等觉,再破最后一分无明,则惑尽真纯,
彻证即身本具的真如佛性,入妙觉位而成佛,故名究竟即佛。请参见附表说明十种位阶,及六种即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