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家行般舟总结 (2013-12-28 02:07:16)

17
0

广州演刚



自11月6日广州般舟法会结束之后,受益匪浅的我,一直坚持在家里行法,在师父的要求和鼓励下,现将这段时间的行法情况简单总结如下:

一、行法时间:师父说每天行法一般来说至少要3小时以上,但如果真是把当生成就、往生西方当成人生头等大事,那么行般舟就不能当成吃零食,想起来就行一会儿,而应该是主食,只要空闲下来就去行般舟,要每天行法8小时以上才算可以。因此这段时间,我按师父要求,充分利用空闲时间,大部分时间做到了每天8小时行法。一般是早上两点半行法至早上七点、中午十二点半到下午一点半、晚上八点到十点半共8个小时(十点半之后睡觉),早上七点到七点半一般还要或读或听《佛说般舟三昧经》一遍。而且全天只要有空就听师父的开示。师父的开示,只听一遍其实得不到多少受用,因为此时印象不深,实际行法时就很难提起正念,因此一般开示我都已听了超过三遍。

有人会说,早上两点半前起床太早了点吧,我做不到。实际上我的体会,如果刚开始你做不到,可以把起床时间定的晚点,如果在你定的起床时间之前就能醒来的话,就要赶紧起来,不要贪睡,不要说还没到我定的起床时间呢,再睡一会吧。其实你能提前醒来,就是你的身体告诉你它已休息好了。你再去睡,大脑就拼命做梦,根本得不到精神上的放松,纯粹是浪费时间。这种情况以后完全可以减少睡眠时间,可以把定的起床时间提前。如果在你定的起床时间之前没醒但多梦而且睡的不深,那么你也完全可以把起床时间提前,因为多梦的这段睡眠时间大脑得不到放松,还不如起来行法,行法的时候大脑的清静放松绝对超过在床上睡觉。这样坚持下去会慢慢做到每晚只睡4个小时或更少。也许有人会问,每天只睡4小时人精神吗?其实,按我的体验,无思无虑一心念佛是最好的休息方式,比你在床上为梦中境界所烦扰的休息方式效率要高得多。因此我现在虽然是一生以来睡眠最少的时期,但也是精神、体力状态这辈子以来最好的时期。办公一族经常出现的头晕脑胀、精神不佳的状况在我行般舟之后再也没有出现过。再次至诚感恩师父为我们提供这个无上的微妙法门。

二、行法经验点滴

1. 行法贵在坚持,懈怠始处用真功夫:11月22日早上起来行般舟,刚开始感觉头脑昏沉,接着苦痛现前,坚持了一会,就有些退缩,心想休息一下算了,后来想起师父难行苦行的教导,就咬牙坚持了下来,不想痛、不想昏沉,一声声的佛号相续不断。这样不知道过了多久,大概半个小时左右吧,开始感觉心越来越清静、佛号越念约轻松,这时候佛号的摄受力充分体现出来,感觉越念越欢喜,原来的苦痛、昏沉早已无影无踪,虽不敢说法喜充满,但开始有了品尝法味的感觉,这时候佛号真是舍不得放下,这是我这段时间在家行般舟以来感觉最殊胜的一次。师父说:最好的养料是什么?难行能行!是养料、是砥砺、是成就!这时我才真正体会!

2. 念佛就是念节奏而已,想要达到一合相,必须跟紧节奏。师父经常说念佛时要一合相,那么怎样达到?我的体会就是紧跟节奏而已,不管是集体行法还是跟着录音念佛,大众念佛的音声虽然出自不同的人,但节奏只有一个,你紧跟节奏分毫不差,在此基础上音声与师父始终尽量保持一致,自然就达到一合相了。这时候你的念佛音声与大众的音声融为一体,坚持下去,很快就会得定,念佛就成了一件无比快乐的事情了。我在家行法时,为了达到一合相,试过各种办法,后来发现踩准节奏念佛其实最简单。

3. 前几天早上起来行法时,发现随着我般舟脚步的下踏,附近的门窗竟然跟随发出很大的震动的声音,我有些害怕,一是担心会把房子震坏,二是在半夜怕吵醒其他熟睡的居民。但也许是心有挂碍的缘故,后来几天的行法再也没有出现如此大的共振的情况(还请师父开示,碰到这种情况如何处理?“师开示:不管它只管念,外动转内动,形动转内动”)

4. 念佛时如果昏沉怎么处理?师父告诉了我们一个秘诀:那就是“端心正念”即可,只要几分钟就可破掉昏沉,我在实践中发现确实如此,只要收摄心神,踏下去、喊出来,昏沉很快就会离我们远去,而且我发现用丹田气(或在深呼吸的呼气时)大声念这句佛号(不是喉咙发音哦),也许只要一两声就能破掉昏沉。但如果昏沉依旧无法破掉怎么办?这个时候我们不要老是想着“哎呀,怎么还是昏沉?怎么还没恢复到清醒状态呢?”这样其实就是念昏沉、念感受,昏沉关就不易过了。应该是记住师父“不管它、只管念”的六字真言,让佛号念念相续,你才会发现,昏沉已不知不觉间早已离去了。“师:不管多大的昏沉,只管念就好”

三、 疑问(请师父开示):

1、念佛时,经常感觉自己不是在念佛,只是在念一种音调或是某种节奏而已,这样能与阿弥陀佛相应吗?师父说念佛要念出感恩的心,念出一个感动的心,念出一个惭愧的心,念出一个忏悔的心,念出一个出离的心,念出一个深切至诚的心,念出一片大悲的心,念出一个迫切欣求极乐的心,这样念能念出这样的心吗?一般碰到这种情况,如果自己感觉念的比较清静,我就不理会,继续念下去(但潜意识中免不了有丝丝疑惑),但好像很难念出感恩心、忏悔心等上述师父说的这些心;如果当时自己感觉杂念比较多,我就会不断告诉自己不管音调如何变化都是在念阿弥陀佛。有时候还观想自己在回应大悲慈父阿弥陀佛的呼唤,但这样做我怀疑是否是意识心起作用,能念到与阿弥陀佛相应吗?这两种念法是否如法呢?(师示:不管它,只管念是因,念出种种心是果;菩萨重因,众生重果)

2、在家行法出状况怎么办?是否会进入境界相由于师父不在而且身边没有护法而不能自拔?(师示:没有恐惧,远离颠倒梦想)

3、 虽念得有滋有味(这也是我每天能念8小时并不感觉如何困难的原因),甚至有时感觉有些上瘾,但似乎远没有达到法喜充满的程度,而且不能做到佛号长时间相续,如中途总是一会儿感觉很热就脱掉衣服,一会儿冷了又加衣服,一会儿又想着要上厕所,一会儿又挂碍是否声音太大吵醒别人(尽管我脚底垫了几块商场买的塑料)。感觉在家行法进步不是很大,不知道如何再往上提升自己的念佛境界。(师示:目标定在傻人傻念上,不用定在多么殊胜及如何殊胜上)感觉自己在家行法进步不是很大,不知道如何再往上提升自己的念佛境界。(师示:常住伽蓝)。

4、 跟着师父的念佛机念佛时,发现念佛的音声好像能够随着自己的心念变化,尤其是尾音,刚开始认为是错觉,仔细听还是如此。我在大众集体行法念佛念得很清静时,经常也有这种现象。但我想这也许是达到一合相的原因吧,因为此时你跟大众的心念是相通的,你想怎么念实际也是大众集体的想法,当然音声也就能够随心念变化了。但念佛机是死的,怎么声音也会跟随人的意念变化呢?(师示:关键在于你的受用,不在于别的方面。)

5、为什么总是晚上念佛容易昏沉而清早起来就比较清醒呢?与吃了晚餐有关吗?(师示:身不清净,尤其是食不清净,心亦不净)

6、念佛机的佛号很多是师父先领众念佛,弟子们随后跟随念佛。那么跟着念佛机念佛时,我们是否也是在师父领众念佛后跟着弟子们一起念?还是两句佛号都跟着念?(包括师父领众念佛时)(答: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