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死回生 重燃生命——从万念俱灰走向幸福光明

18
0

演念

1967年,我出生在四川的边远山区,父母是机关干部,本来条件在当地还算不错,但先天性的白内障(视力只有0.1和0.2还逐年下降)。因这种眼疾怕光阳光下,别人和我擦肩而过,我也看不清楚别人是谁,弟弟曾笑我是鼠目寸光。这在我幼小的心灵投下了深深的阴影,总觉得自己不如别人,别人看不起我,严重的自卑影响了我身心健康,所以一向体弱多病,心量极小,过分敏感,别人不经意的谈话也会刺伤我。那时的我将心里的压抑转化为学习的动力,刻苦努力,学习成绩优异。学校毕业后,被分配到本地县城一所中学教书。

当时以我各方面的条件,如果不是心理问题,在县城找个家境好的人家,过上平常的生活,是完全可以的。但深深的自卑,让我选择了文化不高、没地位、很老实的一个企业工人做老公,这事在我们那小小县城曾轰动一时。

结婚前就有不少人提醒我:说我婆婆很恶!不讲道理。但单纯的我当时以为自己是跟丈夫生活,只要他对有眼疾的我好,就行了。

但我完全想错了,对我来说,婚姻将我推向更深的痛苦。结婚前虽然自卑,但却是父母的掌上明珠,父母总是依着我,哄着我,顾着我的感受,不让我做家务事。要是我在他们面前流泪,他们马上要问清楚原因,想办法让我高兴起来。20岁时,我还会拉着父亲衣角上街。有人告诉我说:我们这里,知道我名字的人也许不多,但一说起一个外号叫洋娃娃的人,大半个县城的人都知道是我。同事也叫我娇娇。

结婚后,婆婆是勤苦人出身,喜欢会做事肯吃苦能下力的人,自然看不惯娇生惯养、笨手笨脚的我。为搞好家庭关系,我这小媳妇,虽然内心对婆婆并无好感,但表面上还是尽量迎合婆婆,看到婆婆做什么,无论重的轻的,我都赶快帮忙。节假日,家里人客多,经常要烧大锅做一二十个人的饭菜。吃完饭后,一个人还得收拾那么多的碗筷。那时没有全自动洗衣机,全家6口人的衣物,都是我一人先用洗衣机洗后,再用手漂洗。我还学会了喂猪喂鸡之类的,反正家里事多,我都要做。但无论我怎样做,就是难如婆婆的意,婆婆毫无顾忌地表示对我的轻蔑:喊她常常不理,有时想接近一下她,主动和她摆几句闲话,她鼻子里哼两声就算了。可能是我太笨太娇气在娘家时做事太少,虽然我觉得够勤快够尽力了,但婆婆看我还是极不顺眼,加之脾气又燥,对我说话粗声粗气,之后更无所顾忌,动辄破口大骂。我每天下班后,走到离家不远时,因为怕婆婆,脚都要发抖。

那时我没学佛法,不明事理,面对强势的婆婆又无可奈何,丈夫是职业驾驶员,在家的时间不多,又年轻不懂得关心人,工资一直都只有几百元,结婚后没多久,他们单位就处于亏损状况。因为供孩子和还房款,我们的经济非常紧张,压力很大。我内心的悲愤仇恨无助无奈一天天地累积,越积越多,只有对老公和儿子发泄。无人时我常常对老公叫骂和哭诉,为钱争吵更是家常便饭。我的枕头下面会放好多纸巾,因为晚上常常会哭。

可能是我们硝烟弥漫的家庭氛围,加之我将埋藏的怨气发泄在儿子头上的缘故,儿子从小叛逆、逃学,成绩不好,我们母子常常会被老师叫到大办公室,当着在场办公的众多老师的面,大骂一通。回家后,儿子会被失尽颜面的父母痛打。儿子的身心也受到极大的伤害。到后来,儿子都不想搭理我,我上楼,他就下楼,他看电视时,我想亲近一下他,和他一起看,他会马上走开……

家庭如此,在单位的情况也同样糟糕,好象领导同事都与我过不去,都想整我,感到日子很难过……

屋漏偏逢连夜雨,过于灰暗、无望、忧郁、痛苦的情绪,极大的损伤了我的身体,多种病魔向我张牙舞爪:

视力急剧下降,在几近失明时,我做了手术,视力达到0.4和0.5。

膀胱炎20多年了,一直没治好,严重时会便血。

哮喘性支气管炎每年发作,一发就是大半年。一次出差在外,因我通宵的哮喘,吓得同住的同事睡不着觉。

鼻咽炎也非常严重,发作时,会从鼻子一直痛到头顶。

腰椎间盘突出,有时痛得我伸不直腰。

神精衰弱长达七年,常常是整晚不能入眠,严重时,看到床就像看到刑具,备受煎熬。

这几种病还时常一起发,一天得吃9道药……

天气稍微冷一点,我就手脚冰凉,晚上睡觉盖得很多,也久久不能暖和了。

那时,脸上是化妆也掩盖不了的死色灰,到后来,原本粉白的脸上长了好多深色的黑斑。

这些苦呀,真是没法说!苦海无边,生不如死,我常常是以泪洗面,想来想去,就觉得也没什么,自己还有一条路可走,就想早点上路,曾上百次地想要自杀(幸好始终缺那么点勇气)……虽然身体极差,却根本没想到保养身体,聚会时,拼命喝酒,一喝就要喝个大醉,几天都恢复不过来,管它伤不伤身,死了还好些。一般女的都怕走夜路,我一点都不怕,有时还专走黑巷子,因为心里想的是有人能杀我,我也正好解脱。

08年的一天,一位会看相的人到我家来,看到我死灰色的脸,对我婆婆说:你媳妇活不了几年。我一点也不恐惧,也没什么好留恋的,只是担心我的儿子,以后可怎么办呢?因为很爱儿子,我一直到处寻找能改变儿子的方法,都没找到,想到自己活不了多久,救儿子的心更急迫了。

当时,我弟弟已信佛十多年了,看我太苦了,一直劝我学佛。但他是那种喜欢看佛书,但没有真正按书上所讲去做的人,我看他信佛这么多年,也没什么改变,所以他也影响不了我。弟弟知道我救儿子的心切,劝我念南无地藏菩萨,他说,这样我儿子会好起来。抱着试一试的心理,我每天晚上,手里拿着佛珠计数,边看电视,边念南无地藏王菩萨,每晚念一千多声。念了一年后,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在别人的旧碟子堆里,找到了一片介绍赏识教育的光碟,看完后,我记下了上面留下的电话号码。

也许是地藏菩萨显灵,这个电话号码让我的命运从此改变:当我哭着打电话去咨询时,第一个接电话的是之后接引我入佛门、行般舟的广州的演定。在一次次QQ聊天中,演定善巧方便地教我做人的道理,让我学了一些心理学的知识,我觉得很管用,如只有自己改变了,孩子才会好,因为母子心灵是相通的;家庭生活中,应将父母放在第一位,因为父母是根,根深才能叶茂;将丈夫放在孩子前面,因为丈夫是天,妻子是地,天清地宁了,孩子自然好……他也给我讲佛法,后来发现,我在心理学上学的,佛法上都有,且更全面更透彻,象我以前心里只想着孩子,心理学要求将丈夫放在第一位,我只感到管用,但不明白为什么,学了佛法后就明白了。慢慢的我发现,好多心理咨询师,也会学习佛法,他们说因为咨询师这个工作,会接受到来自被咨询人的太多负面的东西,为了强大自己的内心,而学佛。看到这么多优秀的人都在学佛,我也因此对佛法生起了兴趣。

我先听了半年的南怀瑾先生讲法,那时每天都要听5、6个小时(时间确实是挤出来的,我从此不再看电视,不再看闲杂书,不再应酬闲聊了,一做完家务事,就见缝插针听讲法,所以能听5、6个小时),就觉得自己的思维和眼光都在改变,感到这是神奇、美妙、不可思议的世界。既然如此美妙,也正是我渴望的,那我就要尽力按这世界的要求去做。于是,我在听讲法的三个月后,开始素食,因为素食是我自己的事,不关联其他人,所以我能做到。素食一段时间后,精神、病痛有所好转,这增强了我学佛的信心。

2010年开始听净空老法师讲经,因为很希望自己改变,也是每天都给自己规定一定要听够5,6个小时。听经后,知道了一点念佛的好处。有时间时,也念一两个小时的佛号。慢慢觉得自己的心态有些改善,人也阳光了些。

同样带我学佛的网友走遍天涯,教我念佛的方法。也许是心里太苦了,想求佛救度,改变自己现状的心太急切了,从2011年起,我开始认真念佛,那年的1月,数九寒天,一次,老公出门在外,我是白天上班,找空念佛。晚饭后,抱着个热水袋,通宵经行念佛。第二天就只能念几个小时。第三天又几乎是通宵,就这样隔天行个通宵,有半个月时间都是这样。

就这样,阿弥陀佛,阿弥陀佛,一字一步地念,行累了,就坐一会,坐一会又念。那一年,每天念佛大都在8小时左右。说也怪,刚开始念佛的我,居然能这样努力地念佛,比我现在还精进得多。可能是把注意力大部分集中在念佛上,再没多少时间去想那些痛苦的事了,所以身体也渐渐地好了起来。病痛减少了一些。那时我发现,只要我出门,几天没念佛号,马上就会病,回家开始念佛一两天后,不怎么吃药就好了。这样,我隐约觉得自己这一生也许离不开念佛了。

    2012年3月,演定菩萨发给我常善师父的QQ空间,让我学习。当我打开师父的QQ空间,看到师父的法像时,竟泪流满面,慌忙中顾不得去拉身后的拜垫,在硬地上边流泪边叩头拜了起来,当时就感觉到这个师父能救我出六道,并生出了追随师父的心。平生第一次从心底发出——愿常善师父和天下的高僧法体安康,正法久住!我到现在也觉得奇怪,我住在很边远的山区,当时对恩师也不了解,怎么可能一下产生那么强烈的感觉。这是我有生以来,从没有过的事情。这也许是累世就曾与师父和般舟有缘吧。

我在QQ上认识师父后,在师父的鼓励下,有一次,我昼夜共经行了近20个小时,那次,只有吃饭时是坐着的,长时经行,使我的脚肿得老高。还有一天晚上,我告诉师父,我想通宵行法,但脚痛得受不了,当时师父太忙了,没时间和我说。晚上已近一点了,百忙中的师父,居然抽空,给我打了十几分钟的电话,耐心地教我如何渡过苦痛关。是师父的这个电话,让当时脚痛得不行的我,对没有退却,坚持了下来。恩师对山里的一个普通居士都这样关怀,觉得师父真的太慈悲了。

    带着一颗求法的心,我在2012年4月,来到山西宝峰寺,参加了第一次百人般舟念佛闭关修行法会。这次七天七夜的般舟经行念佛,才到第二天,脚就痛得受不了,我是一边走,一边哭,觉得这不是我一个小女人能修的法门,念念都想回家。所幸的是师父和师兄们一直鼓励着我。第二天晚上,演空师和演寿师兄带着我在大殿猛跑20多圈后,再行法时,脚不痛了。真的好感恩他们,否则我退下来了之后,就不会得到后面的功德利益了。

行法时的苦痛,让我对苦痛的忍耐力有了很大的提高。其实般舟行也是在训练我们在任何艰难的情况下都能念佛,这对我们求生净土的人有绝对的好处,因为我们不可能保证自己临终时没有病痛。

这次宝峰寺行法,让我感触很深的是常善恩师,当时已深深进入境界像中的我,还是清楚地知道,师父在不眠不休地带我们念佛,我两次跪在师父面前,带着哭声对他说,别念了,您太辛苦了。

师父就是这样,在寺里带着我们,平时还在电话里,QQ上陪伴着,引导着我们认真念佛。像我这种福轻业重障深慧浅的弟子,有时还不听话,师父是既不能很重地责骂,说轻了又不听。师父真的太不容易了。

回家后的三个多月,我抽空坚持行法,每天大都在9个小时左右,可能是在每天的经行踩踏中,人体的经络打通了一些,且口中佛号不断,得到般舟圣众的加持。所以自行般舟后,很短的时间里,在我身上也发生了好多不可思议的改变。说来也许有人不会相信,但这确是我身上发生的真实事情。

第一次行般舟回来后,就觉得眼睛看东西格外清晰,一天,在园子里摘菜时,居然平生第一次,看到了菜花里细小的虫子,当时激动得我大叫着告诉老公这个信息。后来一查,视力提高到0.6和1.0,这真是一个奇迹。老公和儿子都不相信,老公亲自陪着我去重查视力。医生说,我的这种情况,视力一般不会增长,随着时间的推移,视力下降的可能性更大。我知道这都是佛菩萨的加持,让我先天不足的视力增长。

行法后,人也显得比以前年轻,脸色红润,脸上细小的皱纹也开始消失了,脸上的黑斑慢慢地在脱落。记得今年4月我去宝峰寺前,去了趟法院,在师父那行完法回来,再去法院时,几个相熟的女的,吃惊地问我,最近做了什么,怎么一个月不见,人就变年轻了。

自行般舟后,就感觉自己体力有了很大的改变,力气比年轻时还大,45岁的我,现在觉得自己精神状况比我20岁时还要好很多。

严重的神经衰弱在学佛后,得到很大改善。现在更好,只要头一挨枕,要不了两分钟就睡着了,且没什么梦,晚上再大的狂风暴雨也吵不醒我。

一个常常想到要自杀的人,烦恼自然好多,学佛后,常常打电话给佛友们诉苦。自4月份从宝峰寺回来后,就觉得自己烦恼减轻了好多。在我行般舟的两三个月后,我打电话给予我帮助很大的善秋菩萨,我问她有没有发现,这两个月,我居然没打过电话给她,她也想知道原因,我开心地告诉她,是因我行般舟故,烦恼少了。她好惊奇。  

 2012年的8月, 受益很大的我,带着不信佛的老公和成都的善秋师兄来到山西,老公是因颈椎病发得厉害(不能向右转),被我硬拉着来到宝峰寺行般舟的。

在这次行法中,有天早上,天下着大雨,念佛的居士,吃完饭后都站在斋堂门口,不能进念佛堂。当时,衣着单薄的演诚师,完全没有考虑自己,打着赤脚在大雨中跑前跑后,为大家找雨伞,雨鞋,指挥大家离开,雨具全给了我们,而他的身上早已湿透。师父无我的形象深深的感动着我。对照自己,平时的小心眼,心里只有自己,很少为别人着想——这就是以前那么痛苦的根源!

这次在宝峰寺,演空师也带着我行堂,教我要先满足大众,最后剩什么,我们就吃什么。行完堂后,我常常看到演空师吃大家剩在桌上、碗里的东西。甚至连别人啃过、扔在桌上的西瓜也带皮吃掉。心疼演空师的我,常常劝她不要捡桌上的东西吃,我说不卫生,会生病的,演空师笑笑说不会的。

恩师门下的弟子尚且如此,恩师就更不用说了,师父为了众生真的太辛苦了,白天有处理不完的日常事务。还不断的有弟子单独找师父请法,甚至有的是找恩师说自己的家务事和烦恼的,而慈悲的师父为了众生,总是不厌其烦地开导大家。忙完白天,晚上还得通宵带领我们念佛,完全不考虑自己也应该休息一下,师父也是血肉之之躯呀。

在宝峰寺,每天吃完饭,师父都会征对大家行法的情况,做一个开示,在这里,我发现,只要自己有什么疑问,不久,就可以在师父的讲法中得到解答。所以觉得在师父身边修行,会比自己在家里念佛,进步大得多,因为师父的讲法针对性强,可以让您心开意解。

有这么好的师父在,但由于自己业障很重,这次在宝峰寺的行法状态还是不好,就是不想念佛,老有偷心。在这种情况下,我还是在那坚持念佛15天。恩师告诉我说,这也是我的一个关口,过去后,念佛会有所提高,当时只以为师父在安慰我。没想到,回家后,念佛妄念真的少好多。也比去之前想要念佛。

从山西回来后,老公颈椎病不那么痛了,活动也自如了。回家后的老公常常感叹恩师的慈悲,他说,有这么好的师父,这次自己没有好好念佛,对不起师父。还一直发愿要再去宝峰寺,跟着恩师认真的打完一个佛七。

这次和我一起去宝峰寺的善秋师兄,因为她父亲已是晚期淋巴癌,医生已叫准备后事,开始不敢离开父亲,我大着胆子建议,让她到宝峰寺后好好念佛,回向给父亲,也许能帮到他。没想到,这次因为善秋师兄的精进念佛,十天后,她母亲居然打电话给她,叫她继续行法,因为她父亲的肿瘤已很神奇地消了一半。

现在婆婆和老公,晚上也开始和我一起按恩师教的步伐开始念佛。老公还说,退休后和我一起修行,我到哪,他到哪。 

儿子也老早就吵着要见师父,2012年的10月1日,我又带着儿子跟随师父来到重庆。现在就感到,佛菩萨,般舟圣众对自己的关爱真的太周到了,连我没想到的,也替我提前考虑到了。这次跟师父在重庆行般舟时,好像是行到第三天早上吧,我出念佛堂洗完手,站那,就感到下面什么东西淌出来了,一看,地上已是一大滩棕色带点红色,米汤样的东西。因为太突然了,我以为自己是拉肚子了,洗完裤子,在回念佛堂的路上,遇到演易大菩萨,我无奈地告诉她,我竟在无知觉的情况下,拉了肚子,她定定地看了我一下,说“你不是拉肚子,这是从子宫里排出来的,你这是排毒呀,你得感谢师父呀”,经她提醒,我才发觉,要是拉肚子,一定会有急的感觉呀,不会像我这样没感觉的。精通周易,会看相的演易菩萨还说,她早就看到我会得子宫癌,慈悲的她,本想在我行完般舟后再提醒我的,没想到,这次排毒后,竟没有了。

在学佛前,我有很重的妇科病,也有人曾劝我好好医治,怕癌变。因为不爱惜自己,所以也没治过,这是远在北京的演易所不知道的。这次从宝峰寺回来后,还不全相信的我到医院去做了一次妇检,检查结果完全正常。

       恩师真的太慈悲了。为弟子们在道业上有所长进,发愿替他所有的弟子背业。这也应该是我行法回家后,自己方方面面都渐渐地好起来的原因之一吧。

通过念佛,自己的心比原来清净了很多,心也比从前细致不少,以前把人得罪了,我还不知是怎么回事,惹人生气了,我还觉得莫明其妙,与人处不好关系,常常将事情搞糟。现在能清晰的感受到别人的心理状态,能很好地与人相处,处理问题时,可以说是得心应手了。

通过念佛,现在知道了回光返照了,遇到矛盾是非,首先反省自己,找自己的不是。真正明白了佛所说的:“境由心生”,外面所有的一切,都是自己内心变现出来的,只要我们自己有所改变,外面的世界自然也会随着转变——只要明白了这个真相,哪还会怨天尤人,哪还会有那么多的烦恼?也自然知道怎么去改变,改变从哪里着手了。

我的婆婆可能是菩萨给我的另一种示现。因我忙于学习佛法,也没时间和婆婆交流,而她对我的态度,自我学佛后,就有所转变,特别是我这三次在恩师那里行般舟后,每次回家,都会明显地感到婆婆的改变,以前粗声大气的她,现在对我很温和,也会笑咪咪地和我拉家常。有我喜欢吃的东西,她会带回来给我。且在外面说我是难得的好媳妇。以前曾怎么看都很恶的婆婆,现在看来也是那么的慈祥。

现在才明白,其实以前我在家里所做的一切,都是一个媳妇应尽的本份。以前所有的痛苦,都是因为自己不知道怎么做女人,也不知道怎么当媳妇,不知道女人要性如棉,要柔顺,更不知道婆婆是根,丈夫是天,不会做家务,不知孝敬婆婆,顺从丈夫,还要怨恨他们,轻视他们,还以为自己受了天大委屈。现在想起来,真是惭愧呀!就说做家务吧,婆婆费了多少心教我。若象当今的许多婆婆对媳妇那样:让着、哄着、供着,那我今生也许完了,不会有机缘接触到这么好的佛法。

现在行法,有时会从心里会涌出对佛菩萨和恩师的感恩之情,眼里满是泪水。有一天行法时,我突然觉得也应该感恩老公,他心地那么好,那么单纯,这么多年来,随我怎么吵闹,怎么骂他看不起他,他总是无限地宽容我,不跟我计较。以世俗的眼光来看,好象是我屈就,实际上是小心眼的我配不上好心的他,对当年的不懂事,我心里深深地愧疚。

以前为儿子烦透了心,感到没办法救儿子了。现在儿子也好了,2011年12月,儿子竟然应聘上了令他好多同伴羡慕不已的事业单位的工作(相当于公务员),这是我以前想也不敢想的。现在的儿子善良,体贴父母,心里有事也会主动和父母商量。他们发工资后,会给我们买穿的用的。参加完重庆的法会,在回家的火车上,儿子跟我有说不完的话,这让我非常欣慰,终于如愿以偿了!回家后,之前爱钓鱼的儿子,不再钓鱼,也不再亲手杀生了。

以前总爱抱怨自己的单位不好,同事们勾心斗角的,和他们处不好。现在就不同了,无论我在单位做什么,同事都那么友善地对我,真的好感恩他们。

春节前参加亲戚家的聚会,回家后老公对我说:我注意看了一下,那些人脸色都难看,心事重重的。只有你心情舒畅,眉开眼笑的……这个我也注意到了,也感觉到他们都在好奇地看我,他们都清楚我以前是怎么样的,现在看到我这么年轻、红润、愉快,怎么会不好奇呢?老公也知道,是佛法救了我,如果不是学佛,不是行般舟,我应该不只是愁眉苦脸,可能已变成一张相片了。

有几位朋友看到我的变化,主动找上门来请教,也跟着我一起行般舟了。也有的朋友想学想行,又说没时间,我就不再多劝他们,我非常清楚,哪里是没时间,是没当回事!是还没受到病痛的折磨!是还没尝到灾难的厉害!看电视有时间,打牌有时间,说闲话有时间,办酒席有时间,就学佛法念佛没时间!要知道病痛、灾难来时,你可能就招架不住了!

现在就觉得这世上没有比念佛更好的事了,付出那么一点,收获却这么多。不用花钱,就身体健康,家庭和谐,命运也好起来,最后还可去个好地方。天下还有比这更好的事吗?

众生有感,佛菩萨就有应。只要发心依教奉行,感应就不可思议。在这两年的修行路上,就觉得冥冥中自有安排,好像每个路口都有不同的老师在等着我,陪伴着,引领着我。在我前进的路上,一直都有他们的心血。他们一定是佛菩萨派来帮助我的,好感恩他们。

我们修行的最终目的还是往生极乐世界。般舟念佛不仅消业很快,而且可训练我们在苦痛、昏沉、境界相时一心念佛,这大大增强了往生极乐的把握。现在我发现,在用普通的念佛方法时,持续时间没那么长。而行般舟能让我们念佛相续,特别是在连续几小时般舟念佛中,有时有种停不下来的感觉,如想喝水或上卫生间,嘴巴和脚步都停不下来。这是我在用普通的念佛法时所没有的现象。这更能很快地提高念佛的功力。

其实我知道,在恩师的众多弟子里面,在念佛上,我是很差的,我所得的利益,全是因为佛菩萨的加持,和恩师对弟子的艰辛付出。是师父的慈悲度化,使我们得闻般舟法门,让我们行走在越来越好的路上。在这里同时感谢宝峰寺其他师父,师兄对我的慈悲护持。



最后再至诚顶礼阿弥陀佛,顶礼诸佛菩萨,顶礼上常下善恩师。

演念

分类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