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历亲证 不可思议——记重大国学班2012年国庆般舟法会体悟

16
0

今年国庆长假,重大国学12名学员携家属(共20多人)参加了在悦来福音寺举办的7天7夜般舟念佛法会,亲身体悟到佛法不可思议,佛言真实不虚。

般舟念佛是佛法所有修行法门里最简单、最直接、最勇猛、最精进的法门,要求过午不食,白天黑夜都不睡觉,不坐,不卧,不跪,不拜,不扶,不靠,不蹲,不爬,除了站就是走着念佛。功德利益也非常殊胜。最开始也是最明显的好处是:病痛减轻甚至完全好转,特别是医院治不好的怪病和癌症(这样的事例太多了)……其次是:皮肤变好,脸色变红,中气变足,人变年轻……再进一步是:心情愉快,精力旺盛,法喜充满,事情渐顺,烦恼渐消,体悟到人生真谛,散发出人性之光辉……之后清净心、平等心、慈悲心渐渐升起,妄想心、分别心、执著心渐渐消散,得大自在大快乐大智慧……功夫到达一定程度,能脱胎换骨,可见“十方诸佛,悉在前立”, “欲见佛即见,见即问,问即报”(《佛说般舟三昧经》)。

若无善根福德因缘,连“般舟三昧”四个字都听不到,很多学佛法的人都不知般舟,有些听说后也不相信。而重大国学学员2月份在听何老师讲课时,就听说了般舟,并有12名学员准备去山西宝峰寺行般舟(最后去了2位),这次一听说上常下善师父来重庆传般舟,就积极参加,大部分还携带了家属,这说明重大国学学员的善根福德深厚。

行法时,赤脚效果最好。但山上气温要低一些,特别是晚上,一般人穿两双袜子都觉得冰脚,但有人竟真的是赤脚……绝大部分人都坚持到了最后,只是中途休息的较多,只有少部分人一直没休息,还有些人断食。亲眼见到后,也就能相信师父一年累计要行200多天般舟,几年夜不倒单(没有床,只打坐休息)。能相信很多人行90天、相信有人断食39天(重庆演闻亲眼见到)。

大部分人身体有明显的好转,有些医院治不好的顽症,不知不觉地好了:

有一位说话发出金属又有点像蛤蟆声音的弱智少年,法会期间,大部分时间在睡觉,法会结束时吐出一口血水,病情有非常明显的好转。他的母亲,行法中特别精进,法会结束时各种多年不治的病基本上全部好了,曾经脸部肌肉长期不停的抽动不止,面部都被抽拉变形,这次出关后脸部全面恢复正常,眼也不再眨巴了。她欣喜地调侃:原来我还是个美女……她想母子俩长住道场,问一个月多少钱?负责人说:“有钱就交300元的生活费,没钱就不用交,只要专心行法就好”。

住沙坪坝的邓惠,身高157cm,体重却有200斤,以前想尽各种办法都没减下来,这次减了8斤,身体轻松,信心倍增,法喜充满,回家后,每天坚持行法5小时,并发心要到师父的道场再精进地行7天7夜——她觉得这次行法,开始信心不足,认定自己坚持不下来,为避免中途溜回家,特地将门钥匙留在家里,以断自己的退路。中途没完全按要求行法,休息较多,几次都想溜走,幸亏郭坚经常象哄小孩一样,开导鼓励。溜,有充足的理由;留,也有充足的理由;心里反复地较量,是溜?还是留?取决于自己的念头,最关键的还是信,若真信佛,信师父,信般舟,抱定誓死不退的决心,哪有过不了的关。

法会开始前,她劝说不少人一起去参加,但大部分人不相信,没去,之后见到她的变化,都非常后悔,异口同声:“再办这样的法会,一定要通知我哟”。她老公也是180度的改变:以前怎么劝他学佛他都不信,现在却对她说:“哪天我跟你一起去宝峰寺走7天7夜”。

邓惠11月30日在歌乐山共修,她说已减了20斤,脸上的黑斑都消失了,她有信心将体重减到140斤。非常喜剧的一幕:有位熟悉的师兄看到她并没打招呼,却对身旁的同伴惊讶地说:“这人好象邓惠哟!”

春节前再报喜讯:减了30斤,腰围小了8寸,皮肤和身体感觉都明显变好……邓惠初一、十五、佛菩萨生日,一般都在磁器口宝轮寺食堂做义工,有兴趣的人可前去请教。如果有缘,还能看到有位六七十岁的住歌乐山的师兄(没问姓名,有时到宝轮寺念佛),以前腰直不起,很弯,行般舟后基本能直起来了。

黄花园的王礼慧,断食6天,行法第3天突然发现自己严重的关节炎好了(以前蹲下去、或坐久了就痛),出关后感觉到身体非常轻松、舒服,而且不知怎么不想吃肉也不想吃晚饭了,于是就干脆发愿吃素、不吃晚饭了。老公也不知不觉改变了:以前味吃得很重,炒菜必放鸡精,现在炒菜竟然很清淡,之后连鸡精也不放了。

长安集团汽车研究院青年张卫东,以科技人员的思维习惯,从体验到鬼神的存在,推导出神佛的存在,然后了解佛法,从理论上觉得佛法与科学并不矛盾,而且比科学究竟圆满得多,曾经遇到无法解释的一些事情,都能在佛法中得到圆满的解释,让他豁然开朗。

他只行了两天两夜,第三天早上因一直走不出昏沉关,睡了半小时,到下午时,生起退心,默默总结了好几条强有力的理由,就回去了。如果想退出,一万条理由都找得到!

因张卫东身体较好,行法过程没感觉到身体上有什么改变,但结束后在路上打电话时,就觉得说话气很足,真正是从丹田发出的;上楼梯时,也感到非常轻松,像有人向上推一样;并且从头到脚散发着一种特别的味道,说不清是什么味道(不是香味也不是臭味),但是比较好闻,洗完澡后还没散去,行法结束一两天才自然消失;脸上的青春痘也减少了;说话处事,觉得头脑也比以前清晰多了;睡眠减少近一小时,精神反而更好;回来后第三天去踢球,发现体能充足,感觉比大学时候都要好(两年的伏案工作,让他体质越来越差)。去唱歌时,不仅气足了,而且呼吸配合自如,在以前他无论说话唱歌,最大的问题就是气不足,也不会换气。

这些改变让张卫东对般舟升起了坚定的信心,不久便发心吃长素。现在他无论工作多繁忙,每天至少行法半小时,每月至少连续行一日一夜般舟。

张卫东很遗憾参加法会之前没做好准备(如了解师父、学习般舟),去得太匆忙。如果对师父有信心,或学习过般舟,或看过师兄的行法报告,就应该能坚持下来,如果那样的话效果肯定不一样。

三期学员杨旭丽,正式学佛法已两年,学佛法后观念、性情、行为都发生了很大的改变,身体也有所好转,但病情仍很严重:气血严重不足,象现在这种天气(约20度),就感到脚冷。脑血栓,经常头昏。颈椎和尾椎都压迫神经,睡觉不能侧卧,只能仰卧,并且脚不能弯曲,必须伸直(象死人一样)。右手和右脚不灵便,右脚僵硬,可能是肌肉萎缩,感觉好象要短一点。杨旭丽因已得佛法的真实利益,深信佛法,所以这次行般舟非常勇猛精进,7天7夜中,只第四天在凳子上坐着睡了约2小时。行法后的改变,连她自己都奇怪:全身血管、经络通了;能侧卧,能曲腿了;脚不冷,也不僵硬了,而且双腿一样长了……现在杨旭丽神清气爽,法喜充满,说话中气很足,谈起般舟,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反复地说:“真是太好了!太妙了!”,后悔当时睡了2小时,表示再也不能错过机缘,后半辈子一定要好好行法弘法。

12月23日在重大国学听李里教授讲《论语》时,杨旭丽一有空就向同学讲般舟,仍那样激情满怀,滔滔不绝,看来她不是五分钟的热情。从兴奋程度看,这热情应该比上次还涨了一点点。她说她每天行法3小时,感觉越来越好……好处一时说不完。还特地带儿子到歌乐山般舟道场共修。

四期学员李宜梦,以前只听说过佛法,一直没学,这次也坚持到最后,还算精进,前几天都是坐着打盹,第五天因妈妈过于担心她受不了,睡了约7个小时。她的改变也比较大:大椎上很大的一个包,原来想尽各种办法,都没变小,回家后发现变小了(春节前来电话说已经消失了,她说也可能是因为按刘善人的方法,给母亲洗脚洗消的)。感觉乳腺增生好了。原来饿了易胃痛,现在不痛了。李宜梦出关后即发心吃素,不吃晚饭,每天上午抛开事务,专心行法。每天比以前少睡2小时,精神反而还好得多。她感慨地说:“学佛前以为自己是个好人,现在才发现自己罪孽深重”,非常后悔当时没有完全如法行般舟,特别是睡了7个小时,发心“要到师父那里再行一个如法的7天般舟!”

七期学员郭坚,曾愤世嫉俗,迷茫困惑,诸事不顺,四处碰壁……2008年时基本靠老婆的工资生活……在山穷水尽、走投无路的情况下,只有求佛菩萨,经常到松江村嘉陵江边至诚念“南无阿弥陀佛”(可能念得比现在还要诚),真的非常有效,郭坚的命运渐渐改变:一是经济状况完全改变——不差钱了!二是十几年的慢性鼻炎和慢性肠炎竟不知不觉地好了:原来夏天鼻孔都难通气,口袋里一直要带手纸,随时准备挤鼻涕;经常腹泻,吃点辣的或冷的,马上就要跑到厕所。三是心情变好,比较平和通达了

郭坚比张卫东幸运,准备比较充分:参加法会前,在网上学习般舟(包括步伐视频),并发愿一定要坚持到最后,死也要死在佛堂,入关前将车钥匙交给护法,并嘱咐护法:法会没结束,就不要把钥匙给我,无论采取什么办法都可以,一定不要让我提前出关……但因习性深重,虎头蛇尾,开始还象模象样,吃饭时都站着不坐,陈传渝院长他们来了都不打招呼(止语),尽量如理如法……但渐渐将“誓死不退”的发愿丢到脑后,将“不管它、只管念”的要领抛在一边,老是为自己找偷懒的理由,热了要到外面凉一下;出了汗要到厕所擦一下;经常与人说话,还要专门到外面谈事情;头天下午发愿断食,第三天早上还没开饭就跑到厨房找东西吃;中途还睡了两夜……但他自己还是感觉过了三关,从境界相(即幻相,即一般人所说的着魔,象神经病,自己编故事,并进入故事情节中,而这些故事逻辑严密,别人提醒、劝解都没用)出来时,如梦初醒,觉得太喜剧,太奇妙,到处看哪些人在境界相中,还要去逗逗他们……并拉曾师兄他们看。

郭坚象张卫东一样,因身体比较好,也没感受到身体上的变化,只是感到胆子变大了:以前从歌乐山道场走回家(双碑),夜晚是不敢走三百梯和大河沟隧道的,现在敢走了。别人感觉到郭坚的声音浑厚了,中气足了,气色变好了,脸上有血色了。

陈传渝院长只开始和结束时参加了,共行了约20个小时,也效果明显:原来用电脑一个多小时颈椎就痛,现在连续用三四个小时的电脑都没问题……有人认为:陈院长这么短的时间就有如此明显的效果,主要是因为他功德大,引领很多人学习国学,了解佛法,变化了性情,改变了命运……杨旭丽和李宜梦就非常感恩陈院长。陈院长感到般舟太好了,发心编印这本书,免费向大众赠送,这是法布施,比财布施的功德更大。

诸如此类身体疾病和生活环境的好转的例子很多,(有位住临江门的师兄,以前肩斜得很,行般舟后一点也看不出来肩是斜的了),我们见到了觉得很神奇,若没见到,肯定还不会相信。其实这些都不算什么,因为这些都是初次参加师父般舟法会的人,有些改变了就很兴奋,很新奇,不自觉地想与人分享。而真人不露相,象我们知道的,重庆就有几位行法已达一定功夫的人,遵循常善师父的教诲,深藏不露(即收获很大却不轻易说出),慧而不用(即出了功能也不轻易使用)。

常善师父那里的奇迹更让人吃惊:有些人癌症好了;有些人坐轮椅进去,走着出来;有的人容貌年轻了十多岁……座下弟子更是不同寻常,但都相当低调……那些我们没有亲自见到的,就不讲了。

对这些科学无法解释的奇迹,信佛的人就自然而然地将其归为念佛消了业障,行般舟诸佛菩萨有加持,师父超度了大家的冤亲债主,替大家背了业……不信佛的就想办法从中医的角度解释:这么行法是按摩全身穴位(包括内),打通全身经络……练过气功的也有解释:这与香功和八段锦里的动作很象,八段锦第八式:背后七颠百病消,就这么颠七下就百病消,般舟这种步伐力度还大些,而且要配合声音震动内脏,并一直不停地这么走,肯定效果好哟!对邓惠体重减轻了,有些人也觉得理所当然:吃得少,一直走,又不睡觉,不瘦才怪!

更不可思议的是:走到一天时,苦痛、昏沉、饥饿(断食的人)就开始出现,大部分是脚痛,走不动,想休息、睡觉,按常理必须休息、吃东西。这个时候只要一动“要”的念头,马上就痛得不能走,困得不能站、饿得不能忍——很多人就是这样败下阵来的。但若是“不管它,只管念”,更使劲地踩踏,更大声地念佛,苦痛昏沉饥饿就不知不觉地消失掉……出关时,一般都头脑清晰,精神很好,并不需要补瞌睡。

行得好的,一身轻松,精力充沛,法喜充满。如果还痛还昏沉还想睡觉,那说明没过关——也就是说:不睡觉并不是强忍着,将睡眠向后移,而是根本就不需要睡。苦痛也一样,并不是身体上的问题,问题在心念上。心里放不下苦痛昏沉,不老实念佛,就不能过关。越是想着,就越恼火,最好的办法就是:“不管它,只管念”,师父非常强调“傻人傻念”,什么都不想,就一心念佛,效果最好,受益最大。

对这种神奇,信佛的人还是一样的解释,并还可补充佛法“境由心生”的理论,即念头变了,外境就跟着变化……不信佛的人用中医、心理学、和道家的“精满不思淫、气满不思食、神满不思睡”解释,说“痛则不通”,使劲踩、大声念,一方面可转移注意力,另一方面利于打通经络,经络一通,自然就“通则不痛”了,而且经络通则气血足,“精化气,气化神”, 精气神都充足了,自然可以不睡不吃,没什么神奇的。

最奇妙的是,很多人进入境界相,非常喜剧——这属密护范围,不能随便说出。

外行看热闹,觉得神奇,内行看门道,觉得自然而然,如果明白了其中的原理,确实没什么惊讶的。就象冬泳,一般人将门窗关得严严的,怕冷风吹进来,还要烤火,保养得那么科学,却还是容易伤风感冒呼吸道感染。而不管寒风冷雨,照常到江河里畅游的人,不仅不感冒不关节炎不拉肚子,还将很多病游跑了,这奇怪吗?

这些在般舟法会上时时刻刻都能遇到的事,若非亲历亲证,肯定难以相信。一般人喜欢谈论身体的变化,境界的奇妙,想魔夺念的喜剧,实际上对人最大的好处应该是——改变世人偏见,增加学佛信心。

一说起学佛,很多人就与迷信联系起来,好象是老太婆没事才学,或是消极不得志的人才学。参加了法会就会明白,完全不是一般人想象的那么回事,实际情况恰恰相反:释迦牟尼佛出家前是印度一个国家的王子,19岁就主动放弃王位继承,出家求道。

常善师父是河北武安人,中国人民大学研究生毕业;曾做过大学教师,企业CEO,后自己创业获得巨大成功,出家前上海两个投资公司的董事长,资产数亿,在当地小有名气,家庭也很幸福。为出生死海、离烦恼渊,毅然放弃尘世浮华,出家修道(听说是净身出户的)。

师父带到重庆的弟子都非常年轻,出家前家庭境况也不差。参加法会的中年人居多,不少是老板,文化人也不少,甚至还有两位俄罗斯人。他们已超越一般人只注重的身体、物质层面,而寻求更高的精神、心灵境界,要过更健康、更积极、更充实、更快乐、更自在、更圆满、更究竟的人生,用佛学的话说,就是要努力修正自己错误的言行,上求佛道,下化众生。如果决心出家,那必定是已亲身印证了佛法的真实不虚,得到了真实的利益,达到了一定的境界,所以非常难得,非常让人赞叹。

重庆某建筑集团的曾老板,自从看了《和谐拯救危机》后,如梦初醒,明白了人生的真谛,找到了人生的方向,从此一头扎进佛法里,并带领妈妈、哥哥妹妹,依教奉行,真修实干,整个大家庭因此而改变。今年年初,行了一天一夜的般舟后,他对般舟升起了极大的信心,出钱出力建起了重庆般舟道场。为办好这次法会,全家人忙前忙后。这么大的老板,擦屋、拖地、弄饭、做杂务,欢欢喜喜地为大家服务……当大家担心人多容纳不下时,曾老板说:先保证来的人行法,我们在外面听一下就是;为将大家照顾好,行法时,他们全家人都放弃这难得的机会,全力保障道场的正常运转,只是有空时才进去行法……像曾老板这样发菩提心,行菩萨道的人还不少,正因为他们的无私奉献,这么大的法会,在全免费的情况下,才得以顺利举行,并圆满结束。

常善师父学为人师,行为世范,更让人彻底改变原来的偏见,明白国学大师南怀瑾所说的:“学佛是大丈夫的事,非帝王将相之所能为”,有几人能师父这样大慈大悲、大智大勇,为度众生,不辞辛苦,奔波各地,昼夜不休,且不惧艰险,大开方便之门,来者不拒?……真正学佛的人,非常珍爱生命,唯恐虚度光阴,从不将时间精力花在意义不大的事情上(如打牌、吃喝、闲聊),尽可能地抓紧时间,做最有意义的事。守五戒,行十善,忍人所不能忍,行人所不能行。

有位精神不太正常的青年到道场,有人担心影响大家行法,负责人演闻说:佛氏门中,不舍一人,象他这种情况更需要救度,师父有这种能力把控——真是菩萨心肠,与我们社会上只考虑自己利益,深怕给自己惹麻烦截然不同——这是多么崇高而有意义的人生呀!

佛陀是觉悟者,慈悲地将我们凡夫根本无法探知的宇宙人生真相说出来,将这么好的法门告诉世人,可我们现代人业障太重,诱惑太多,被财(色、权、名)迷住了心窍,迷惑颠倒,不信不学,实在可惜!

行般舟能真实体证到佛陀是真语者,实语者,不妄语者,所言真实不虚。只要我们依照佛陀的教诲而行,必会得到不可思议的真实利益,象病痛、苦累不知不觉就好了,几天几夜不睡不停都过来了……因此也就更信脱离六道轮回,往生极乐世界是真实不虚的——比起往生极乐世界来,上面所说的所有利益都不值一提。

念佛的人都想往生极乐世界。过去李炳南老居士常讲,一万个念佛人,真正往生只有两、三个。为什么这么少呢?行了般舟就知道:很多念佛念得很好的人,苦痛一来,佛号丢了;昏沉一来,佛号忘了;境界一来,佛号跑了……有人说行般舟太苦,比起临终时如活牛剥皮、生龟脱壳般的痛苦,那又算得了什么呢?临终前必然遇到更大的苦痛、昏沉、境界,到那时提不起佛号,如何能往生呢?若不往生,肯定到三恶道,那是多么地可怕呀!

所以行般舟,也是临终预演,平时先练习好,临终时就知道怎么应对。我们每个人一生只有一次机会,而这次机会还是在体能最差、心力最衰的时刻进行的,对具体情况不了解的,万分之几的成功率也是合理的。若已做到任何情况下都能“不管它,只管念”,日常念佛受到的干扰就会大大减少,念佛的时间相应地就会大大增加,念佛的质量也会大大提高,这样往生的把握就大得多了。

有人说行般舟好是好,就是太苦,受不了。苦是事实,但“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不经一番寒彻骨,哪来梅花放清香”、“怕苦,苦一辈子;不怕苦,苦一阵子”…… 到医院去看一看,谁更苦?比起临终时如生龟脱壳般的痛苦,行般舟那点苦又算得了什么呢?若不能往生极乐世界,肯定堕三恶道,那可不只是苦,是恐怖呀!很多人觉得自己是好人,没作恶业,不会堕三恶道,他不知杀生就是大恶——动物也是一条命!堕胎就是杀人,而且是杀自己的骨肉——胎儿也是一条命!

而且行般舟一般就是苦那几天,咬着牙熬过了,就苦尽甜来,法喜充满,行起般舟来,快乐自在,成为一种享受,每天都想行一阵子,一生的命运也因此转变——国学班回来之后分享时,坚持到最后的、中途退下来的与没去参加的,从喜悦程度上就明显不一样,没参加的学员更不一样,有的还在那理直气壮、振振有词:“怎么可能几天不睡觉?!”

有些人学佛多年,始终难以明白“境由心生”、“万法唯心造”、“心净则国土净”、“凡所有相,皆是虚妄”,“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常常心随境转、认妄为真、心外求法(习惯向外找而不向内求)……行般舟时能真切体证到佛经奥义:念头一变,境界马上改变,本来苦痛昏沉饥饿,念头一转,不管它,只管念,就不痛不昏沉不饥饿了……进入的那些境界,就象梦一样,并不是真实的。

现代人虽然钱包鼓了起来,但精神空虚,灵魂漂泊,烦恼重重……活得不象个人样,更谈不上幸福快乐,其根源是向外求:执著名利,爱惜身体,注重物质,忽视心灵……这是不是生活在境界相中呢(庄周梦蝶)?如果我们能真正体悟到佛说的真空妙有,真正将名利权势、荣辱贫贱、夫妻儿女看得破放得下,那将是多么美妙洒脱智慧的人生哟!

有位农妇问不信佛的学者:“我因为信奉佛,人生有了最大的快乐。请问:假如我死时发现佛根本不存在,我这一辈子信奉佛,损失了什么?”学者想了好一会儿,低声回答:“我想你一点儿损失也没有。”农妇又问:“当你死的时候,假如你发现果真有佛,是千真万确,也有天堂和地狱的存在,你损失了什么?”学者想了许久,竟无言以对。

有人弄不明白:井底下的青蛙认定天只有巴掌那么大,为什么不跳出井外看看?也不听其它朋友说说呢?也许是觉得现在已过得不错了,何必知道天究竟有多大;也许是感到就算知道天比巴掌大,又有什么用呢?其它地方有这井里安逸吗?连万物之灵的人都是好了伤疤忘了疼,没有伤疤不知疼,知道会疼也不管(如抽烟要黑肺喝酒要伤肝)……青蛙还能怎么样,会去考虑日后井要干了、井要填了、天敌蛇要来了、捕蛙人要下手了、水要变臭了?

普贤菩萨警众偈:是日已过,命亦随减,如少水鱼,斯有何乐?大众当勤精进,如救头然,但念无常,慎勿放逸。”,印光大师讲得更直接:“汝将死,快念佛,心不专一,决堕地狱,饿鬼畜生尚难求,勿妄想人天福果。”,不论现在如何健壮,如何富贵,如何幸福,如何逍遥,我们每个人都在一步一步迈向痛苦、死亡——这是哪个都无法回避的事实!再说明白一些:我们都是坐以待毙,却还无动于衷!只是痛、死这一天好久到来,一般人感觉遥遥无期,佛言“人命在呼吸间”,实际确实如此,谁能保证可以见到明天的太阳?

古人感慨:“天不生仲尼(即孔子),万古如长夜”,因为我们凡夫根本不可能知道圣人境界的事理。释迦牟尼佛更是洞悉宇宙人生的真相(如:因果、六道轮回、十二因缘、十法界、极乐世界),讲经说法四十九年,告诉世人离苦得乐,了生脱死,圆成佛道的方法。可很多人却不信,甚至斥之为消极、迷信,佛陀会骗人吗?佛陀需要骗人么?佛陀绝不会骗人的,佛陀根本不需要骗人。

世人沉溺于眼前的名利得失,蝇头小利都认真计较,对《九阴真经》、《葵花宝典》之类的稀世珍宝,更是费尽心机、不顾性命地争夺,却将救我们出苦难,教我们脱离六道轮回,远胜《九阴真经》、《葵花宝典》千万倍的佛法弃置不顾……真象印光大师说的,拿着一颗摩尼宝珠换糖吃。执迷不悟,实在可惜。

真正的般舟,应该是每期90天,绝大多数人做不到,可根据自己的情况,行几天几夜,或1天1夜,时间越长,功效越好,所以适合所有能走得动的人。但严格地讲:若没连续行到24小时,就不能称为般舟。

想行般舟的人,最好先到般舟道场学习几天,然后再回到家里,自己每天坚持行,能行到3小时以上最好。

跳坝坝舞、做健身操、练气功、打太极拳的可以尝试一下般舟,看看感觉如何。

诸事不顺、迷茫困惑、烦恼重重的人,病魔缠身、生不如死、想改变命运的人,学佛没改变、念佛不得力、往生没把握的人,如果认真行般舟,必定转变命运,转变的大小,取决于行的深浅,不知,或知而不行,都是难以真正获益的。如果能像四川凉州的演念那样真修实干,肯定就有起死回生的改变。演念几种病时常一起发,一天要吃9道药,脸色死灰(看相的说她活不了几个月),家庭同事关系糟糕透顶,万念俱灰,上百次想自杀,通过听经念佛行般舟,现在身体健康、皱纹消失、容貌年轻、视力增加、人事和谐、家庭美满、钱财够用,走向了幸福光明,实在是不可思议。

有兴趣者,最好直接读佛经,看常善法师的般舟网站http://www.shangshanren.com/

福音寺的般舟法会结束后,曾师兄把自己公司的大会议室改成了般舟道场,歌乐山佛缘净修院的师兄们也将净修院改为般舟专修道场,李师兄想将自家的住房拿出来作般舟道场,随喜赞叹他们。

感恩本师释迦牟尼佛,感恩善师父,感恩护持般舟道场的师兄们。

分类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