拨云见日 我心光明——一位高材生的心路历程

13
0

张卫东

我是1988年出生于江苏沭阳农村的大学毕业生,现在就职于重庆长安汽车研究总院。我的家庭很普通,从小都是接受很一般的教育,生活学习条件也比较差。还好我的学习不太吃力,小学初中高中都是以班级第一名的成绩毕业,并且考进了南京的一个重点大学,在村里也算是少有的重点大学生。

我对自然科学有着浓厚的兴趣,小学时靠着新华字典和电视上少有的科技节目。我总结着太阳系九大行星的大小、构成、环境,知道哪个上面最可能有生命。我也记得国土面积、人口排名前十几的国家名字。连县城都没去过的我,却喜欢一遍又一遍地画着世界地图……这些老师都不要求学习,但我记得清清楚楚。“宇宙”、“ 科学”、“ 地球”这些词对我有着天生的吸引力,我渴望去了解它们。

初中、高中我的成绩一如既往,甚至越来越好。但是我渐渐忘记国土面积前二十的国家,不再画世界地图,也很少去仰望星空了。取而代之的是:我知道了一边抄单词一边读更容易记住,知道了做错的题要记下来经常复习,知道了学什么专业好找工作。就这样,我考上了南京一个重点大学的材料科学工程专业。

其实我喜欢天文学,我喜欢生物学,我喜欢医学。我不了解也不喜欢材料学,我“理智”地选择材料专业只是因为它看起来更容易就业。如同选结婚对象:首先看的是房子、车子、票子、位子,感情却变成次要的了——这种本末倒置的功利选择,已经为日后埋下了隐患!

2006年,我走进了向往已久的大学,但很快就失望了:看不到青春的朝气,见不到激扬的文字,听不到人生的智慧,感受不到学术的氛围,体验不到科学的精神,寻觅不到真理的光芒……逃课、作弊、同居、上网、打游戏……四处弥漫着浓浓的功利、享乐、迷茫、颓废的气息。整个大学期间的目标被简化成了“找好工作、考研、出国”——这就是时代精英的志向么?这就是宝贵生命的意义么?这就是高等学府的教育么?重点大学尚且如此,其它学校就更不用说了。

由于对大学生活的失望,以及对教育制度的怀疑。我进入了另一个极端:厌学。因为厌学我基本不听课了。一次数学考试,我竟只得了7分。多门课程考试不及格,补考仍然不及格。只能重新学习一学期,再通过作弊勉强通过,也因为作弊被抓到过。那时候我开始崇尚所谓的能力,也为了锻炼自己的能力误入了传销组织。那个传销组织借助大学目前的现状,灌输“学习无用”的思想,令我们产生强烈的共鸣。再以锻炼商业头脑和训练个人能力为理由,吸走会员的钱财。

好在我后期能及时脱身,但“学习无用”的思想更深地左右着我。大三拥有笔记本电脑后,我每天都玩到半夜两三点,再睡到第二天中午才起床。长期熬夜让我胃出现了问题,也出现了干眼症,直到工作后才好一些。

相比学业,精神的沦落则更为可悲,我早已忘掉了曾经仰望的星空,也不去关心那些星球、河流和国土面积了。我最关心的是能不能毕业,找什么工作待遇好,以及怎样享受爱情,怎样玩乐……偶尔也回想起小时候,那个仰望星空、幻想无穷的我,那个思维活跃、充满理想的我,那个名列前茅、前途无量的我……现在怎么如此沉沦堕落、一片灰暗呢?想起这些就令我心痛,但又深陷其中,不能自拔!

曾经的 “高材生”,都这样沦落了,那些成绩不好的孩子就可想而知了!

当然校园里也不乏上进的学生,他们努力按照学校的教学模式去学习。他们也会为了前途去把每一个科目中要考的内容背熟悉,然后尽量考高分,拿奖学金。考英语四级六级、计算机二级三级……拿各种证书,甚至考到证书后觉得分数不够高还会再去考一次。也会为了所谓的工作经历,去参加社团,提前为社会工作预演,再拿一些奖项和证明,找工作时贴到简历的后面……

这样的学生看起来似乎很合格,但深入一想,他们这样努力用功,真的值得吗?真的有意义吗?人生如此宝贵,何况是人生的黄金时期。那些东西真的值得花费十几年的时间来学吗?我认为不值得!比如花费大量精力学的英语,有千分之几的人能有使用的机会呢?即使需要用的时候,又有几个人能用得起呢?我看绝大多数还是要请翻译。当年钱学森病重时,问前来看望他的温总理:“为什么我们的学校总是培养不出杰出人才?”这一问题引起了大家的共鸣,也成为了著名的钱学森之问。我想钱老应该是明知故问吧?这种摧残人想象力、创造力、生命力和求知欲,与生活脱节,与社会脱轨的应试教育,怎么可能培养得出杰出人才!

之后看到一则报道说:德国一家跨国公司的负责人对前去参观的一位中国中学校长说,你们学生的书,比我们的厚,考试成绩比我们的好,但你们还要买我们的技术,我们的产品。又了解到让我们仰慕的全国高考状元,竟然没有一位特别杰出的,心情真是复杂,彻底明白了学的那些东西确实并无多大作用,还摧残了我们的天份,我就深受其害!不再为曾经是“高材生”而自豪——“书呆子”而已!有什么好自豪的?

去学的那些东西能让我们人生幸福吗?我认为也不能!甚至连不让他走偏人生方向、不酿成人生悲剧都保证不到,高材生马加爵和被其杀害的四位大学同学、让人羡慕的好学生药家鑫捅被撞者八刀、留学日本的汪佳晶捅母亲九刀、留学瑞典的某某捅同学十刀、有人统计学历越高越没有人味,离婚率就越高……这些典型事例很能说明问题,众多的校园血案也让人警醒。最普遍、随处可见的是:连起码的孝亲尊师、尊老爱幼都不知道,连给老年人让座都做不到。所以有人跟着钱老也问了一句:“为什么我们的学校连合格公民都培养不出?”,这也是明知故问,因为孔子说:“君子不器”、“君子谋道不谋食”,韩愈说:“师者,传道、授业、解惑也”……而现在的教育只谋食不谋道,只授业,不传道解惑,将万物之灵的人当动物培养,当机器训练……心里中有分数,多一分少一分,前一名后一名都牵动神经,如此患得患失,如何能成大器?而人生的根基(如伦理道德、人生观、价值观)却弃之不顾。

困惑沉沦中,我并不甘心。学校老师不教,我就试图从书本和网络中寻求指引,开始大量阅读人文社科类图书:王小波、周国平、路遥、毕淑敏、曹文轩、余杰和众多作家的著作……虽然我感受到了阅读的快乐,对人生也有所启发。但他们无法给我一个全面正确的价值观,也不能指导我的人生航向。

生活就如同迷雾,我在里面不断地摸索着方向。

2009年前后,我在网络上接触到了天涯论坛。带着猎奇的心理进入“莲蓬鬼话”版块后,才发现那里除了虚构的鬼故事外,还有很多网友亲身经历的科学无法解释的灵异事情。开始我还以我所掌握的科学知识去解释,但渐渐发现我知道的太少了,并且现有的科学、医学、心理学里的观点都无法圆满地解释很多发生在他们身上的现象。

这也让我想到了小时候亲历的一些事情:爷爷去世后,父亲经常莫名其妙地生病。奶奶就在只有一点点水的碗里立起了一双筷子,并且可以抓住筷子把碗提起来。家人曾一边喊着我爷爷,一边将五分钱硬币从一尺高的地方丢到平放镜子上,不需要几次,硬币就能直挺挺地立住。他们再对着筷子或镜子沟通,父亲的病很快就能好起来。我还记得十几年前的一个下午,二叔自杀去世。而当天的凌晨,母亲就梦到了二叔向她告别说他要走了。母亲也说过她小时候被去世的人附体,自己会不由自主地哭泣,还会说出死者家人的名字……

那时候我还小,不知道这些现象怎么解释。虽然学生时代受无神论的教导,让我否定了鬼神的存在,但是这些事情一直在我心里埋下了寻求真理的种子。现在我通过网络知道了,小时候的一些经历是属于民间与死者沟通的方法,死者也真的会附体,这些在很多台湾欧美等发达地区的节目中也有体现。因此我也渐渐相信了鬼神的存在。

并且我发现那些与鬼神相关的遭遇和灾祸,最终只有通过佛教的方式才能最圆满的处理。比如一个叫韩永波的农民打蛇吃蛇后浑身长鳞片、脱皮、怕冷,跑遍各大医院都治不好,反而病情加重面临死亡。一些学佛的居士知道后,主动上门为他读经放生,和他一起念佛拜佛忏悔,最终他身体三个月内就完全康复了。网上就有这个纪录片的视频。也许会有所谓专家说是某种皮肤病、感染寄生虫、自己心理暗示等各种原因,但是为什么各大医院都检查不出来原因?也没办法治好?另外类似的事情太多了,都是在科学手段解决不了后,通过佛法解决。这些令我不得不信,也不得不赞叹佛法的精深和伟大。

建立起对佛法的信心后,我开始接触佛教书籍,听净空老法师讲经,从理上慢慢了解佛法。但因为学习生活环境阻碍,一直没机缘实修,所以生活改变也不大。我开始相信佛法,应该是2010年,大学毕业。

大四找工作时,一直没想过离开江苏读书工作的我,为了当时在重庆读书的女朋友,不顾家人反对,放弃了沿海地区,毅然决然地选择了待遇较低的重庆企业。然而世事无常,工作不到一年,和女朋友的矛盾越来越多,最终分手。那时候我认为自己忠诚,却不免狭隘偏激,分手让我对她充满了嗔恨,最后与她断绝了联系。

这种嗔恨和失落,以及对父母的歉疚,一度让我把学到的一点点佛法抛到了九霄云外。我迷了一般的去寻找着所谓的下一个真爱,以弥补内心的空虚不安,但总不能如愿。由于我性格比较内向,再加上生活挫折,情绪灰暗。在工作上也会犯很多错误,领导交办的事情我经常需要很久才能完成,并且做的漏洞百出。比如领导让我去车间拿一个焊接出来的车门做检测,我就昏昏沉沉地去生产线上拿了一个,等到检测人员发现数据总是不对时,我才发现拿的是另一个车型的车门。两个车门区别很大,一眼就看得出,但是我却拿错了。

并不是我不想做好,我比别人还要认真努力,但脑子就像被雾蒙住一样,思考的速度很慢,整天哈气连天,昏昏沉沉。在公共场合甚至和陌生人打电话都很胆怯,声音很小,中气不足。甚至有时候会莫名其妙的紧张颤抖。

我不喜欢任何应酬类的社交和娱乐活动,但生活中几乎每个人都告诉我又必须要学会那些,否则对自己的发展不利。喝酒、唱歌、扑克、麻将、场面话,这些不是我内心所需,却不得不勉强应付的事,常常令我困惑烦恼痛苦(听说这样很容易得忧郁症和精神分裂)。虽然学了一些佛法,但我没学到佛法的精髓,特别是没学到怎样将佛法应用到生活中,所以仍然陷在贪嗔痴的泥潭里,诸事不顺,身心俱疲,烦恼痛苦。

在最迷茫的时候,母亲的付出令我如梦初醒。

2012年8月,放高温假。回家后我得知母亲为了我,退出了信奉十几年的基督教(母亲体质比较阴,以前经常在梦中受到去世的奶奶和二叔的干扰,经常浑身无力,半夜被噩梦吓醒,彻夜不眠。她信奉基督教也是这个原因,可惜效果不好)。因为她听别人说我信佛与她信基督有冲突。虽然我说过佛法是包容的,和任何宗教都不冲突,但一直不能说服她。虽然我知道学佛要比信基督好太多了,但当母亲含着眼泪说自己舍不得时,我还是感到了深深的惭愧和自责。母亲知道了我的不顺,感受到了我的痛苦,不惜牺牲自己,通过自己认为正确的方式来帮助我。声称信佛的我,却早已将佛法抛到九霄云外了。我有怎么对得起母亲的付出?从那以后我开始反思自己,发愿一定精进修行,让母亲放心,报答母恩。

我开始引导母亲学佛。由于她几乎不识字,我只能在网上结缘一些浅显的讲经光盘,供她平时观看,以建立信心;母亲家务很忙没时间念佛,我就想起老法师强调的“十念法”,告诉她只要有空专心念十句佛号,都会有很大的好处;也告诉她在日常做饭做事走路都可以念佛……我也努力通过我的实修给母亲作引导,以便她早日步入学佛正轨。

从家里回到重庆,我带着对母亲的惭愧心开始实修。从九月开始每天睡前念佛半小时,空闲时间也尽量听经闻法。也许是佛号的加持,当我发心国庆寻找一个清静的寺院体验短期出家生活时,恰好就在网上搜到了福音寺的国庆般舟法会。事后我常想,这真是无比殊胜的因缘!上常下善恩师在全国那么多的地方举行法会,偏偏却在国庆假期来到了重庆。如果不是国庆,平时我一定没时间去。也很可能这辈子就与般舟擦肩而过了。感恩佛菩萨加持!

参加法会前,我只看了几个师父讲般舟步伐的视频,其它方面都没有深入接触。而且当时我对般舟还不是深信,只是想能念佛就是好的。想的最多的就是:“七天啊,肯定很苦啊,估计我只能坚持两三天啊!”这些没有信心的想法,也给我的行法埋下了失败的种子。

从头到尾我坚持了不到两天两夜,行法过程还算精进,除了师父让坐下来听开示,其它时间都没有坐。在第二天夜里我开始陷入了六七个小时的昏沉,一直走不出来。由于我没有认识的同伴,又考虑到止语,遇到困难和疑问都没有找师父或师兄请教,再加上业障的原因。使我对般舟和师父的怀疑越来越多,信心不足,最后决定退却。

虽然带着这么多的怀疑结束了般舟行法。但我身上还是发生了很多不可思议的改变。

第一:说话声音变浑厚。两天的不间断念佛让我中气充足,感觉声音都是从丹田发出来的。以前说话声音小,没有底气的问题完全消除了。

第二:从行般舟十几个小时开始我脸上、手上、脚底流的汗变粘稠了。还带着一种从来没闻过的味道,说不上是香味臭味,但很好闻。到两天行完后,我已经浑身都是这种味道了。(我一直以为是灯油的味道,但后来在其它地方行了几次般舟,身上都又出现了这种味道。我在家每天行半小时,这种味道就会一直存在,但比较淡。)如果从科学的角度分析,般舟和跑步都可以当成体育运动,都会流汗。但为什么我行般舟后身上的味道好闻,跑步后身上就是汗臭呢?真的很神奇。

第三:体质变好了。首先是脸上的青春痘减少了,肤色也变白一些。其次是回去上楼梯感觉很轻松,像是有人向上托着我一样,两天两夜高强度体力消耗反而让我腿脚更轻松。而以前爬楼梯到七楼腿都酸。第三天我去踢球,发现自己比以前更能跑了,体力甚至比大学时期还要好。

第四:心地清净,浮躁渐消,思维灵活,随缘自在。行般舟后,我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平静。以前我走路爱东张西望,闲不下来,心中也浮躁。但回家的途中我觉得外界的风景太喧嚣繁杂,只愿意享受低头行走的宁静。并且,这种宁静随着我后来的常行般舟得到了相续,浮躁的感觉几乎完全消失,每天法喜充满。由于内心的清净,我每天的睡眠自然减少了近一个小时,但精神反而更好。对肉食也没有欲望了,很快我断除了荤腥,只在食堂或者聚餐时不得已的情况下吃一些肉边菜。当我工作和同事交流时,心态也慢慢产生了变化,以前胆怯畏惧的方面渐渐不害怕了。处理事情也变得自信,思维清晰、随缘自在。

这些神奇的改变让我对般舟升起了绝对的信心,我开始深入学习了解般舟。由于这次行法比较失败,我带着惭愧心去从自身找原因,总结了以下几点失败原因:

一、没加深的般舟的了解,没建立对般舟的信心。确定参加法会后我没有从多方面深入了解般舟,并且暗示自己般舟很苦,没有勇猛心和信心,只是认为可以念佛就好。因为我学佛后基本只听净空老法师的讲经,但听的又不够多,不够深入。就对老法师没说到的东西,或者说到但我没听到的东西产生怀疑和抵触。般舟法门非常精进勇猛,虽然实际上谁都能行持,但只有很少的人才愿信敢信。而老法师要做的是三根普被,利钝全收。所以肯定很少提到般舟这种精进的修行方式。回去后,我找到的老法师对般舟三昧的开示,他也表达了对般舟的赞叹。这让我很惭愧自己的孤陋寡闻,也进一步打消了我对般舟的疑虑。

二、缺少与师父师兄的交流。因为我只是一个人学佛,没有认识的同修,并且性格内向。有疑问时都是自己蒙在肚子里消化,因此行法过程中出现的种种问题都会被自己的想法放大,如果我在生退心时去寻求师父和师兄的帮助,肯定会打消很多疑虑,从而有信心坚持下去。

三、强烈的我执。行法和师父讲法的过程中,我经常执着于自己的见地。对师父说的难信之境界,师父开示中很多的方便说,经常持不同看法,并且执着地认为自己是对的,没有做到“视师如佛”。殊不知我就如同蝼蚁,只爬到花草枝头就认为这是世界屋脊了。这种我执严重了阻碍了我的继续行法。我想这也是我们凡夫众生的劣根性,深感惭愧!

带着惭愧心和对般舟升起的信心,我参加了重庆地区的师兄们组织的般舟练习,歌乐山也建立起了般舟小道场。我有幸认识了很多师兄,并且得到了演广师的悉心指导,我们正式如理如法地从信愿行上下功夫,听闻讲法,精进行法,回向众生,并且感受到了不断的进步。感恩演广师和诸位师兄!我平时需要上班加班,在家只坚持每天不到一小时的行法,好在能每日不断。只有在某些周末去歌乐山闭关精进行法。但我已经很满足能有福报在这样的道场里修行了。

般舟念佛给我最大的感受就是:唯有实修才能体会到其巨大的功德力。一年多的听经闻法可以给我带来正确的知见,但由于不实修,心态和处境基本没有改善。但自从行了几次般舟后,我发现我的烦恼障碍在无形中渐渐消失了。那不是由于心态上的主动改变导致的,而是等我意识到的时候,才发现烦恼早已淡化,违缘也不常出现了。

经常听到网上很多师兄感叹自己学佛很久但是生活和心境却没什么改变,这时我就很想劝大家来行般舟,通过精进的念佛去突破困境。哪怕是带着好奇、带着怀疑,去行个半天,也定会有所收获。

现在这种持戒修行的生活让我很充实很快乐很自在。学校十几年的教育没有带给我正确的知见和生活方式,反而增添了无穷的烦恼。现在我不再被社会上各种扭曲的价值观人生观左右,因为佛陀给早已我们制定了一套完美的生活规范。生活工作中如果遇到不符合佛陀教导的,我就尽力摒弃,因为事实证明了佛法才是最圆满的。曾经让我痛苦一年的感情挫折,现在也一笑了之,因为般舟教会了我欢喜接受,所有的苦痛障碍都是自己的业力,唯有欢喜接受才能真正化解。我也不会因为自己不会应酬而感到不安,因为我懂得了所谓的前途是需要脚踏实地地努力,以及不断地培植福报,厚德方能载物,无谓的攀缘只会适得其反;曾经那个胆怯的我也渐渐消失了,我不再莫名其妙地紧张,不再莫名其妙地情绪低落……

持戒、吃素、行般舟,给我带来了健康,带来了快乐,带来了清净。一句阿弥陀佛已具足了一切的智慧与功德,只等着我通过一句一句的念,一步一步的行去发掘它,去成就自己,去利益众生。一句佛号,令我曾经灰暗的心灵拨云见日,重见光明!

感恩一切诸佛菩萨!感恩上常下善恩师!感恩一切大善知识!




分类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