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是非 大因果(节选)

19
0

常善法师

    此是非的影响可能并不清楚,但动人道心,使人道退的一定是“是非”;是非对一个道场的影响非常巨大,对一个道心不坚固的人影响是致命的。危人道场是谓大矣,动人道心是谓重矣。既大且重,何不远离?
    讲是非的人,挑拔是非的人,无论他有多少发心,无论他有多少功德;都无能弥补其给道场的带来的过失,都无能弥补坏人道心的过失。这也是许多道场常住修行一直无法得力的真正原因所在。是非的过失无时不在发生,所修的功德多是一次性的,再大的功德也无法弥补这种无时不在发生,连梦中都不放过的“是是非非”所引发的过失。

参与是非的人,不管是主动还是被动,其对道场破坏性的过失,是共业,是共罪,是共犯。或多或少都难逃干系。在“是非”的链条中,无论你是“是”的一方,还是“非”的一方,皆有过失,大小不同而已,主动被动而已,五十步笑百步而已。

是非双方,无有赢家,只有输家。所谓的赢,一定给别人带来更多的痛苦,才叫赢;此赢无非是增加别人对自己或明或暗或早或晚或大或重的纠缠而已,牺牲别人的道业增加对自己的缠缚,这就是赢的本质。似赢实是大输特输。为此赢故,不知耗费自己多少心血,用掉自己多少心思。为求此赢,已经舍了大本故。哪来的真赢呢?

“是非”之祸可谓大矣,可谓危矣,可谓大不得已矣。可谓某种在劫难逃矣。一个人没有逃过是非的心,没有逃避是非的意,修行上路基本不可能;是非之争,劫人心,动己意,相互纠缠惨掠,已经全部占领了修行可能的空间,是非是真,修行一定是假,无论多真多狠的修行最终只能是假。

不管你是主动在是非当中,还是被动的,被搅和在其中,你一定不能安生。轻则心情不好,重则小是非变成大是非,心情不好变成忍无可忍。

不计较“是非”,接受任何“是非”,对“是非”没有分别心,是过“是非”关的最重要的“心法”。

能够“忍辱”,忍任何是非的“辱”,碰到任何情形,不分辨,不推托,不在意,甘愿承受,是对待任何“是非”的“灵丹妙药”、“甘露妙水”。

忍辱是遭遇“是非”的最小的代价。不接受这个代价,一定得接受别的代价。忍辱是遭遇“是非”时心能不乱,心能最快清净所要支付的最小的成本。

舍此,是非的彼方如何不管,己方一定会心先乱,乱糟糟的。心不清净,心不能清净,为是非 所捆裹;这是最惨酷的代价。小不忍乱大谋(乱了心),天底下,最划不来的事莫过于此。忍辱是遭遇是非时,对彼方最好的成就,对彼方最好的回报。忍辱成就的不仅是别人,更重要的是成就了“无我”,成就了“无分别”,成就了平等性智。 

忍“是非”之辱,而且是默默的可能没有任何人知道的忍辱,具有极大的功德:

一是截断“是非”传导的链条,救了整个“是非”,是谓大功德。

二是救了“是非”传导的上家,是其不能形成实质性的危害,是谓救人。

三是忍了“是非”之辱,无动自己“是非”的心地,始终能够如如不动,是谓救己,是谓免灾于未然。

四是忍了“是非”之辱,是在“示法”,是在救人,是谓“表法”,是最好的最及时的“法布施”,功德巍巍。

分类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