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物也有灵性

23
0

西藏一个村庄干旱,村里的水全靠消防战士用消防车从远处运来。一次消防车快到时,一头牛拦住去路,怎样按喇叭也不让,牛的主人也惊来了,还是牵不走,便气得用皮鞭抽打,边打边说:“人都不够,怎还会给你喝”。但打得皮开肉腚,血都流出来了,牛大概太渴,还是不走。消防官兵看不下去,便用盆接了一盆水端到牛前。奇怪的事发生了,牛竟然不喝。它朝一小山坡叫了一声,从小山坡后出来一头小牛,慢慢走到水盆前喝起水来。在场的人全都感动得哭了。(从《读者》中摘录)

    清朝道光年间,列山集有一个杀牛为生的屠夫,名叫张六子,他因亲睹牛犊救母的情景而感动,从此放下屠刀,不再杀生并成了一名虔诚的佛教徒。

张六子四十六岁那一年,邻村有一户人家发生急难,他趁机以很便宜的价钱买下那户人家的一头母牛和刚生下一个月的牛犊。当天,他就把刀磨好放在屠案上,接着去捆母牛。等他把母牛捆好后,要去拿刀来杀牛时,却怎么也找不到那把刚磨好的刀。

这时,他发现那头母牛惶恐不安地看着坐在它前面的小牛,而小牛犊则是脖子一伸一伸的,簌簌地流着眼泪。他甚感惊异,于是前去驱赶牛犊,牛犊安坐不动,他又气急败坏地用棍子打,牛犊还是不起来。恼怒的张六子抓住牛犊的前腿,提起牛犊往旁边一甩。这当儿,他忽然发现自己怎么也找不到的屠刀原来藏在小牛犊的屁股底下……

  这幕牛犊救母的情景深深地触动了他那颗残忍而麻木的心,他用颤抖的手给母牛解开了绳索。被摔在一旁的小牛犊慢慢地爬起来,走到母牛的身边,用脖子蹭着母牛的脸;母牛用舌头舔着小牛,低沉地叫了几声,小牛犊好象听到了什么吩咐似的,朝着他前腿跪下。残酷的屠夫被震憾了,这个向来杀生不眨眼的冷酷的他居然失声痛哭起来……

自此以后,张六子不再杀牛,后来又皈依了佛门,终生茹素,非常虔诚。那母牛和小牛犊他一直精心养着,到八十六岁,他去世时,它们还活着。在他死后,两头牛因失去主人悲伤过度,寸草未进,滴水未饮,没过多久也死了。这件事被当时的人们刻在宿州的一块石碑上而保存了下来,可惜在文革期间被毁掉了。

九江市贺家山陵园有一尊义犬的雕像,碑文是张宁抗撰写的:“赛虎,三岁余,雌性狼狗,育有十三子。2003年11月28日,林业汽修厂晚餐炖一大锅肉,赛虎一反常态,对锅狂吠。众人遂掷肉于地,赛虎不食,依旧哀嚎不已。众人不解,准备进餐。赛虎回望主人,悲鸣数声,吞下地上之肉,随即七窍流血中毒身亡。此刻,人们终于明白,义犬赛虎以死警示肉中有毒,挽救了三十余人性命……今葬贺家山,立碑铭志以警世人!” 

古今中外记载动物报恩、救主人的事例很多,汶川大地震就有几起狗救主人的事例。这些都充分说明:象人一样,动物也是一条生命,也想吃好点,过舒服些,也有情感,疼爱子女,还知道感恩,也怕痛,在被杀时跟人被杀时是一样的恐惧……狗,牛等灵性稍高一点的甚至会流泪。

但是杀它们的人,为了个人的私利,根本不顾及这些,就象希特勒杀犹太人、日本人杀中国人、恐怖分子杀人质一样。被杀的犹太人、中国人和人质,因无力反抗、无力逃脱,只有被杀,而且是由杀人者以方便习惯的方式屠杀——跟动物被人杀的情形完全一样,若有区别,可能也就只50步与100步而已。

当妖魔鬼怪吃着人肉,喝着人血,啃着人骨头的时候,人类应该知道道义良心上的指责是多么的苍白无力哟,因为人类本来就是这样的无视生命、弱肉强食呀!如果动物会说话,能写文章,可将痛苦愤恨表达出来,那漫天的怒吼,肯定不亚于人类对希特勒、对南京大屠杀、对恐怖分子的声讨!!

如果人能够为了利益残酷剥夺束手被擒的动物的生命,那么,大屠杀的悲剧必然重演——因为道理很简单,在屠杀者眼里,只有利益,没有生命,人和动物并没多大的区别——所以只要时机条件具备,大屠杀就有可能发生。

古人明白此理,而作了很多戒杀的诗歌:

唐.白居易戒杀诗

谁道群生性命微,一般骨肉一般皮,

劝君莫打三春鸟,子在巢中望母归。

宋.陆游戒杀诗

血肉淋漓味足珍,一般痛苦怨难伸,

设身处地扪心想,谁肯将刀割自身。

愿云禅师的戒杀诗:

千百年来碗羹,怨深似海恨难平,

欲知世上刀兵劫,且听屠门夜半声;

夜半声,夜半声,怨深似海恨难平,

欲消世上刀兵劫,莫把苍生作肉羹。

  有人在网上或者到现场看了屠宰场的情景之后感慨的说:“地狱在什么地方?这里就是啊!”,每一个吃肉的人、穿皮制品的人,都是此地狱的建造者啊!只要我们还在吃肉,还在穿皮制品,还在不论屠宰场离餐桌有多远,我们都将无可避免地成为这些屠杀者们的同谋!

推荐:弘一法师《戒杀放生文》

分类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