般舟三昧——妙莲老和尚

20
0

【妙莲老和尚】台湾灵岩山寺开山住持上妙下莲老和尚,安徽巢县人,生于民国十一年,自小器宇非凡、具足佛缘,九岁时即剃度出家。老和尚二十岁时即于南京宝华山受具足戒,此后参学于苏州灵岩山寺,以净土宗为依归。民国三十八年,老和尚二十八岁时,因弘法而到达香港,因感慨人生之无常、生命之苦难,前后于大屿山及青山两地,闭关修行达二十年之久;其中除广阅经律论三藏经典、并精进持戒念佛,并虔修“般舟三昧”十次之多;每次的“般舟三昧”修行长达九十天之久,日夜修行中整天不坐、不卧、不睡、日中一食,誓愿证入念佛三昧。因为这样出类拔萃之难行苦行,广受赞扬与钦佩;感众信弟子依止修行,并拥护建设道场。(附注:其实老和尚是虔修“般舟三昧”二十次,因为老和尚谦虚,山上师父透露的......。)
  到南投山乡间灵源寺去拜见妙莲老和尚,已经干旱了数月的中部,在这一天突然大雨滂沱,许多人家都把家里的塑胶桶子搬到庭院外面来承接雨水,这样的惜福画面已经许久没有看见了。
  车子在泥泞的山路间转半天,司机说再也上不去了,我们于是下车在雨中步行,雄浑的寺院在山的顶端,沿路可以俯望雾气山风中的梯田,春耕后的稻子正欢欣的抬头看满天的绵绵之雨。
  我想到今天天未亮就被朋友唤醒,他说:"我们一起去看一位非常伟大的法师。"
  他讲的法师正是妙莲老和尚,妙老从前住在香港,曾经闭关长达二十几年,因此往往只闻其名,未能新仰他的风采,一个有二十余年的时间闭住在关里,未能亲仰他的风采,一个人有二十余年的时间闭住在关里,而竟然盛名满天下,得到中外人士的景仰,这也算是一个神奇的事吧!
  妙莲老和尚最神奇的还不在此,他曾修习净土法门的"般舟三昧"多达十几次。"般舟三昧"是很难的修行方法,每修一次要九十天,在这九十天中要二十中小时保持在念佛奔行的状态,不能有一丝昏沉。在关房中横挂着一条绳子,行香念佛累到不能支持时,只能在绳上稍微靠,像这样想象中只有古人在修行的法门,没想到今日仍有人修,而且连修十几次。
  我曾访问过台北十访禅林的住持从智法师,从智师父曾修过四次"般舟三昧",他说到修"般舟三昧"时的经过,九十天不眠不休,到最后连绳子也不敢靠,因为一靠便倒,只好用绳子把自己的双手绑着挂在墙上,即使是如此,身体犹一直往下坠去。听得我心弦震动,久久难已。
  从智师父说:“很可惜一直没有修成功,应该一天二十中小时都保持清明,可是我最多只能保持二十二小时的清明,另外有两小时总是破不了。”
  "师父,什么叫般舟三昧的成功?"我说。
  他说:“成功就是破了一切执著,达到无人相、我相、寿者相、众生相。”
  从智法师经常说的一句话是:"修行是骗不了人的。即使不开口,也知道有没有。"
  这两位修行"般舟三昧"的师父都是我所崇敬的,他们使我们在茫茫的人世中闻到了修行者的消息,好像在山林间的危壁上看见一株纯净的百合花开放,香气在四周流荡。
  南投的灵源山寺风景秀丽、规模宏伟,是妙莲老和尚回国四年多以来的道场,他在香港潜心苦修后选择台湾做为弘法常住之地,这里面除了深刻的悲心,也可以见到台湾的因缘殊胜,福报广大。
  妙莲老和尚很亲切的与我们晤面,做了一些关于修行的开示,他说:
  "要时常维持心、口、意的清净,尤其要守口戒,不要对人出恶言。"
  "愿力与业力就像翘翘板的两边,业重并不可怕,愿力加重、福德加厚,业就浮起来了。当然要仰仗佛力,多念佛拜佛。"
  "皈依与学佛并不是在找一个新的家,而是像久别家乡的浪子回家一样。"
  "不要去压制心念,而是要放下心念。"
  "所有世间的一切相都是虚妄的,能放下就是最好的修行。"
  "老实念佛呀!"
  他浓重的苏州口音并不难懂,他说的话也都平常简易,但由于慈悲的关系,使我感到在最平常的话里有极深刻的力量。
  离开灵源山寺已近黄昏了,雨势全停,笼罩在四野山上的山风,正一丝丝的在晴空中飞扬到更高的地方,久旱得到雨水的农人纷纷走到梯田的田埂。站在山上,我看不见农人的表情,却能感觉到他们的欣喜之情。
  半路上,我下车在路旁小店买了两串南投特有的红香蕉,还有一串刚从树上采来的新鲜枇杷。香蕉是内敛的枣红色,枇杷则是阳光一样的金黄,用绳子挂在店门口,看了就令人感动。
  今天晨起,把两根红香蕉和十个枇杷摆在白色瓷盘上,剥了当早餐,芳香浓郁,想到昨天去见妙莲老和尚一日的奔波,觉得吃香蕉与枇杷也是非常幸福,宛如在净土无异,吃完枇杷时就决定把这段因缘,这样笔记下来。
  末学第一次接触心理学是在大学时期,当时的入门是看了弗洛伊德著作《梦的解析》——其中“化解梦境”是自己唯一的实践经验——几次做了恶梦就是用这种方法在将醒未醒时化解:被人追赶时在极端恐惧中当下便想到弗洛伊德的方法,于是狠下心转身与对方握手或者拥抱,随后梦境消失,自己又沉睡了一段时间才平静的醒来;
  在睡梦中有声音冲我大叫并感觉险境越发临近自己,这时候会让自己在未醒之际静下心来让此种恐怖的无形冲击自己的身体,即是在梦中逆来顺受。。。
  类似这些体验成功率还蛮高的!
  后来,末学在佛法入门的那段时间和自己的潜意识交流更是频繁:在梦中见观世音菩萨而生出欢喜心;梦中听着梵音念着咒语;梦中见到令人战栗的三恶道(地狱、饿鬼、畜生)众生时,能定心念佛号,有时一并看见自己全身发光化解冤仇。。。
  类似这样的体验已经是家常便饭!
  末学在同安梵天寺认识的一位负责图书馆事务的出家师父2008年年底自述:睡觉时梦见母亲向他招手,梦中的师父跟着母亲翻过一座山走向一个寺庙,走到围墙的时候母亲突然翻墙而入并示意他一起进去。此时此刻,师父意识到:为什么不走正门而要翻墙?他母亲见他不动就着急的催促甚至还拉扯他!师父似乎明白什么便开始念咒语——师父说他在梦中念得清清楚楚!这时他的所谓的“母亲”便露出狰狞的面目,变成另一个样子,面貌十分恐怖——梦中的亲人往往是与自己有缘但未脱离三恶道的众生变幻成各种善恶美丑的形象拖人下水!经过这次梦境,师父对修行有了更深刻的体会——现在的师父已经能在意识模糊的状态下脱口念佛:睡梦中、刚睡醒时、受惊吓时、受意外强烈刺激时。。。
  末学在对佛法较深入的修行过程中,发大菩提心的考验似乎越来越多,而且在每次事件过后都发觉自己的体悟有电梯式的上升感!末学在工作期间:倒开水时烫到手、上香时香灰掉在手上的灼痛、在家走路时骨头撞到桌椅钻心的神经痛。。。每次“意外”发生时,疼痛使身体六根似乎都被熄灭,失去知觉,但却能感受到“将醒未醒”的情境;
  由于今年的膝盖手术无法进行下身运动,有空我就会在下午三点半左右到体育中心使用露天运动器械进行上身锻炼。几次在高温难耐的日子里流汗过多,回到家楼下蹲着系鞋带时猛地站起来发觉头晕目眩直至全身失去知觉:在意识到已经“失去身体”的严重性时,自己还“想”到了念佛!但已经没有“口舌”知觉所以在心中不断默念咒语、佛号,类似在梦中张嘴念咒语但就是发不出声的体验!念了一小会儿恢复知觉后张开眼才看见自己还站在楼梯口一脚着地一脚踩着台阶。。。
  外国生理学家结合东方佛学研究表明:人在深睡眠时期,前七种意识沉入第八意识;深睡眠过渡到浅睡眠时期,第七意识开始活动;浅睡眠时期,第六意识被唤醒,与第七、第八意识构成梦境,但前五识(眼耳鼻舌身)还未被唤醒。。。
  修持般舟三昧法门即是与潜意识沟通交流的一个方法,据记载:妙莲法师曾为台湾多位政坛人士讲经说法演说妙音!平时自己不用嘴巴念佛就能听到梵音演唱的佛号,美妙无比!而且法师以阿弥陀佛的四十八誓愿为基础,立下了四十九大愿:“凡见过我面,听过我法,乃至闻我名号者,我皆度令同往西方极乐世界;若其此生未能生西方者,我必再来化度,直至生西为止”
  
  问:老和尚曾修过十次般舟三昧,这在佛门是相当不容易的道行。想请教老和尚,般舟三昧是什么情形?我们如何来修呢?
    答:说到‘般舟三昧’,这是印度话,此土叫‘佛立三昧’或;‘常行三昧’,是佛法八万四千法门之一。这一法若能修成,眼见佛立在前,佛身高广、遍满虚空。天台家有四种三昧:常行、常坐、半行半坐、非行非坐。修这一法要九十日,在九十日之中常行;礼佛是可以,但不能坐也不能睡,还是以常行为主,所以叫常行三昧。
    为什么要这样?就是求其精进一行。想精进一行要万缘放下,不万缘放下,一行修不起来。所以此法是专门自修求解脱,一种很特殊的法门,非普通一般人所能修;好像上课一样,这是博士班的课程,不是三根普被之法。
    修这一法绝对耍发大无畏、大勇猛心。什么是大无畏、大勇猛心?把生死置之于度外,这一法才能修,否则不能轻易尝试的。好像常行,大家能不能一口气经行一日呢?常坐:是要九十日常不离蒲团,在上面跏趺坐。你没那个体力、没那个忍耐、没那个恒心、没那个大愿,这个大行是起不来的。这‘常行三昧’,大家还是不要好高骛远;最好行的是‘半行半坐三昧,调和身心好用功。
    其实‘般舟三昧’能否行,首先是观念的问题,就看你能不能吃苦。能吃苦就能行,不能吃苦,怎么修般舟三昧?你日常修行是不是礼佛三千拜、念佛十万声?这基本功行你都未做到,如何修般舟三昧呢?先要立誓:将士要死在战场上,学士要死在文坛上,那我们修行人要怎样呢?念佛的人应该死在佛堂里。将士死在战场,学士死在文坛,他们所得到的是什么?我们念佛人九十日之中,即使你体力不够、愿力不切,但能咬紧牙根:‘我一定要死在佛堂里!’发这个大誓你就能行,而且行得很轻松。
   所谓‘制心一处,无事不办’嘛!置生死于度外,有什么法不能行?不能行,那你不是大丈夫!怎么不能行?若不能行,佛陀还说这法做什么?佛陀是大智慧之人啊!要知道,不行这一法,你无始以来的生死业报怎样了?生死没了,三涂决定有份;生死没了,你应度的众生、父母、师长、冤亲债主,何时才能度脱?
     只要你大心一发、至诚心一起,凡心就合乎了佛心,这功力就是不可思议的。到时不要说九十日,九百日你一样可以做。难就难在什么呢?因缘欠缺。佛法讲:‘诸法因缘生’,没因缘协助确实行不起来,所以要藉助因缘。说到藉助因缘,佛法又讲:‘万法唯心’,因缘是人创造的,大家要好好培养你的因缘。怎样培养呢?自己不能修道,供养人家修道,这就培了修道的好因,将来你就可以修道了;助人家了生死,那你了生死的因已经种下去了。当然因果法、因缘法,这是有时间性,不能超越的,大家好好发心做就是了。
   ‘将相本无种’喔!听到这些话,要想:‘人家能做,我也能做!’要发这个心才可以。‘他能做到,我怎么做不到?无量诸佛都已成佛了,为什么我还没有成佛?’在这地方要生大惭愧,不要老是凡情放不下。佛法讲得那样妙、听得那样多,究竟奉行了几点?有没有做到?怎么一点点都不好好去尝试呢?
     听了般舟三昧,能行不能行呢?‘万丈高楼从地起’,你们要想将来达到,还是先按部就班,做现在所应做的。这就是叫你不要好高骛远,应做的你不做,还想著要怎样,那不是妄想吗?还是要脚踏实地,否则现前你应该做的都没做到,还问这问那的,多费戏论、多费时间而已!
      问:老和尚修了十次般何三昧,经上说修这法门,佛能现前。老和尚见到佛了吗?
      答:我啊!我要讲见到了,那就是打妄语;我要说没见到,你们又会说:‘老和尚!你怎么行了十次都没见到佛?’所以,见与不见,‘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问者:我知道老和尚见到了……
      答:(老和尚中断他的话而说)我见到了-大家都是佛!
      问:见到佛,是佛来让我们见吗?
      答:佛也没有来,你也没有去,佛是无来无去,无来无去才是佛。只要心一静,心佛一相应就能见到佛;佛是遍一切处的,何处没有佛?连我桌上的卫生纸里都有佛。

  不过在这地方我有个交待:见佛也好,不见佛也好,大家深信因果就好了。即使见到佛,也要分辨一下;尤其老婆婆们,不要以为:‘我见到佛了!我见到佛了!’说不定是见到魔!怎样分辨是正境、邪境?能见佛首先心境要入于定。怎样叫做定?拿打佛七来说,家里有电话来了:‘媳妇生了个白白胖胖的孙子,你赶快回来看看!’‘我现在要念佛啊!她生她的,没我的事。’不要一通电话来就要赶回去看看孙子。不论家里有什么事情,听到了心境还是安然,那就有一点点定了。如果听了,身虽然还在这里,‘唉呀!是回去好还是不回去?’这就不是定,那就乱了,乱得不得了。你这心境怎能见佛?决定见不到。如果你善根深厚没有魔障,入于静境,‘净极光通达’嘛!入于静境决定有所显。此时你见佛,身心是安然寂静的,这是好消息;如果见到佛,身心不安然、不寂静,或者在见的时候有恐惧,那就不是好境。把这个照妖镜(正如见)拿在手里;见到也好,不见到也好;见到好境界也不要欢喜,坏的境界也不要怕,这才是静、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