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陀的经行—— 佛本行集经卷第二十六向菩提树品中

19
0
   尔时菩萨于河澡浴。食乳糜休身体光仪。平复如本。威力自在。安祥面向菩提树。
   时作是行步。犹如往昔诸菩萨行。
   所谓渐渐调柔。行步意喜。来者随施。
   行步安住。犹如须弥山王。
   巍巍而行。无恐畏行。   不浊乱行。心知足行。
   不急疾行。不迟缓行。   不蹶失行。两足周正。
   不相揩行。不相逼行。   不星速行。不摇身行。
   安隐而行。清净而行。   精妙而行。无患害行。
   师子王行。大龙王行。   大牛王行。如雁王行。
   如象王行。不恇怯行。   无疑滞行。无怪误行。
   广宽博行。那罗延行。   不触地行。千辐相轮。
   下地而行。以脚足指网缦所罗。甲如赤铜色泽而行。
   行步振遍大地而行。行步犹如大山谷响。出声而行。
   行步之时。有坑坎处皆悉平正。自然而行。
   地上所有土沙砾石。皆除而行。
   以足网缦放光明。触罪类众生。
   安住不动。善行而行。
   行步清净。生妙莲花。
   蹋彼莲花台上而行。
   以往昔行净善行故。而得此行。
   往昔诸佛。坐于师子高座之上。承行而行。
   心意牢固。如金刚行。
   闭塞一切诸趣稠林。堂堂而行。
   能为一切诸趣众生。生安乐行。
   摧折一切魔幢而行。
   破坏一切魔力而行。
   堆压一切魔气而行。
   打碎一切魔威而行。
   减削一切魔业而行。
   消散一切魔众而行。
   堕落一切魔势而行。
   捐舍一切魔行而行。
   杀害一切魔军而行。
   割断一切魔网而行。
   伏诸非法一切邪众。
   如法摄受外道而行。
   照朗烦恼翳暗而行。
   散助烦恼朋友而行。
   威力覆蔽释天梵天大自在天护世诸天无畏而行。
   于此三千大千世界。唯自一人。独尊而行。
   不从他学。而自证道。分明而行。
   欲证一切种智而行。
   正念正意。知足正行。行行而行。
   欲灭生老病死而行。
   欲趣向彼常乐我净微妙最胜无畏之处。欲入涅槃城门而行。
   有如是行。菩萨而行。
   面正向彼菩提之树。直视而行
                 佛世时的经行
   [安步当车]
   佛陀与弟子们游历恒河两岸传法,皆以双足步行
   在那个时代,人们以象、马、驴、骡、骆驼及牛做为骑乘
   而佛陀为了培养弟子们的慈悲心
   规定他们不得为了快心恣意而畜养六畜车舆
   并告诉他们步行的五种好处:
   能走路、有力气、除睡意、饭食容易消化而不生病、易得定
   但是对于老病比丘,佛陀慈悲地准许他们骑乘
   只是不能骑坐雌畜,而应坐雄畜
   若一定要乘车的话,则必须由净人驾车才可乘坐
   在行走时,则要注意行步威仪
   不能跳著走、叉腰走、摇身走,更不能左顾右盼、边走戏笑
   托钵时,脸色必须和悦,眼、耳、鼻、舌、身、意诸根均应静定
   还要注意衣服的整齐及脚步的次序,这样才不失威仪
  
   [经行修定]
   在佛陀教导比丘步行的五种好处中,提到步行易得定
   那就是一种以步行为主的修行方法──经行
   于树下或露地选一个静僻处,在一定的距离内来来回回地行走
   这时,不得晃动身体,也不得太低头
   要收摄诸根,心不外缘,直直地行走
   经行通常配合著禅坐来修行,坐久了容易昏昏欲睡
   因此禅坐与经行交替练习,是一种很好的修行方法
   义净法师西行求法,他走访印度鹿野苑及王舍城等圣迹时
   还曾看到佛陀经行的步道
   在斯里兰卡和泰国,亦有寺院在经行步道尽头筑一小屋
   置放直立的人骨,以帮助比丘观想修定
   由于气候与风俗民情不同,中国僧人的禅修多在室内进行
   而室内空间有限,加上共修的僧众人数众多
   所以中国禅堂发展出另一种经行方式──绕佛、行香与跑香
   绕佛是印度的古礼
   右绕佛像三圈、七圈或千百圈以表示对佛陀的尊敬
   在禅堂里,以燃香来计算时间
   一次坐完一炷香,称为「坐香」,随后僧众排班在禅堂内绕佛
   称为「行香」,用以振奋精神,约莫半炷香的时间
   若大众的步伐稍快则称为「跑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