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独闭关训练要点

29
0

20120526 常善法师
常善师父:你再概述一下你自己认为修行、体解的重点?你现在要解决哪些问题?

演捷:最难解决的,就是到了最难忍受的时候,没有那种誓死不退、死也不退的(精神和干劲),最后就……

 

常善师父:注意啊,勇猛精进,就是精进的够勇、够猛,精进是相续态,勇猛是它的性态、细致状态。要有勇、有猛,才能突破万重关。勇猛精进到什么程度呢?誓死不退!誓死不退、死也不退、永远不退。三个,三重意思,誓死不退、死也不退、永远不退。誓死就是在死之前不退,任何状态下都不退转;死也不退,在死的过程当中,还是不退;死了、不死、怎么死、怎么痛苦,都不退;永远不退就是誓愿永不退转。只有这个心地才是个最圆满的心地。

 

你要这个心地,你训练般舟训练什么呢?就是训练这个心地。难行能行干啥呢?难行能行就是最好的训练方法。不要怕遇到任何难题,欢喜遇到各种难题。像苦痛一样的,不怕苦、怕不苦;不怕难行、怕不难行。为什么呢?每难行一次,就是你淬炼一次,就是你涅磐一次,就是你再生一次,就是你再造一次,就是你受提炼一次。

 

要作如是观,作如是想,做如是受用,那么任何逆缘,都能转成你成长的增上缘。然后通过这越来越多的增上缘的考验,究竟是百炼成钢…,千炼成精,万炼成虚,亿炼入道,成道了。这几个啊,百炼成钢是世间的,千炼成精,精钢,就是百炼之上还有一个千炼的概念,知道吧?百炼成钢、千炼成精,万炼成虚,虚啊;亿炼入道,这几个方便表达方式。你要在成钢之上还有很高的层次,这些层次中有不同的境界,很多、很多的妙境。不要认为一成钢就完了,何况现在还没成钢。

 

这个心量无限的深邃、无限的广大、无限的微妙、无限的博大。这才能和三千大千世界,和尽虚空、遍法界相应,不要被一个地球所束缚,不要被一个三千大千世界所束缚,不要被那种210亿也好、多少亿也好(所束缚),无量佛刹、尽虚空、遍法界,这个世界观要对应上,这百炼成钢、千炼成精、万炼成虚、亿炼入道,还虚入道。那么这样对应的训练层次,要对自己有严格的要求,不要百炼成钢就好了,何况现在还没百炼成钢。

 

最好的养料是什么?难行能行!是养料、是砥砺、是成就,其他都没有这种感受。找那种,被那种舒服的感受、神圣的感受和微妙的感受,所欺骗。这个感受是什么?这个感受是我越难行、越要行;越难行、越能行;越难行、越去行;怕不难行,不怕难行、怕不难行。然后,认为每一次难行都是自己最好的一份浇灌,自己最好的一次成长,从心里当中一直达到无限。你要训练自己,不管碰到什么难题,这个难题是随机的,然后在每个难题中是这样成就自己的,成就自己难行能行的心、心地啊,成就自己不退转的心地。这个是一个训练的重点。

 

在这个训练具足的时候,就可以面对任何难题,就可以面对任何困难,就可以面对任何逆缘,这是真正的不动转地、不动心地、如如不动地。如来如来,如如而来、如如而去,这个是可以训练出来的,而且,不要绕捷径、不要有侥幸心,你就准备百炼、千炼、万炼、亿炼,重重励炼、不尽励炼,越励炼、越高兴,一点儿投机的心都没有,我练好了如何等。我练的再好,我还想练;练的再好,我还要练;不练而练,练而无练,本来就如是,无所谓练和不练,对不对?就这样子啊。这是讲的核心区,就是这个心地。

 

具体过程来讲,就是碰到一个难题,你现在出现的就是,比如心力化难题,是个心力不够,过不了关,身体难受、或其他种种感受,被这个受所左右,被心里的动力不足所左右,被心里的种种感受所欺骗、所左右,被那种痛苦的感受所左右。折磨的感受、痛苦的感受是很粗的一个东西,无聊的、寂寞的、没什么意义的那种感受,就是若有若无的、空无所有的那一种感受,也会是一种欺骗,这是更微妙层次上的感受。什么第三感受,觉得非常微妙、非常神圣,大光明相,种种奥妙显圣,那个时候,还要突破它,还要不被这种圣境所限制。

 

苦境对应的什么呢?是恐惧心,是侥幸心,是逃离心,是那个偷懒的心。圣境对应的是什么呢?对应的是不懈的心、永无休止的心,是一个真正不染着的心。从根本上训练自己,这样从心底上,最终是心底上的突破。这个心底如果突破了,像不坐不卧是小事情。

 

你说你怎么样算心地完整了?对应90天如弹指间,没有世间思想如毛发许,没有疑惑如毛发许。对吧?然后不坐不卧,这个经行状态,入定,90天入定,无所谓90天、不90 天,这就是定啊。就是这个心地的完整,一定要通过事项的检验,这个事项紧接的是你的心地,那么所有的训练都是心地法门,就是这个心地的法门,就是训练这个心地。

 

那么具体到你现在来讲的话,除了这个心地之外呢,要去探讨一些方便啊。什么方便呢?比方说,你要探讨这几个问题,你自己要去体证。呼吸、身形、重心、声音、脚步,这几个如何完整地组合?

 

演捷:我没有太管过呼吸,只是觉得脚步和丹田气的配合。

 

常善师父:丹田气就是呼吸。你逐项体会,不要一下子全部来。比如,体会脚步和声音的关系,脚步和声音怎么配合的。单独脚步是什么情况,单独声音是什么,配合起来是什么。大声配合是什么样,小声配合是什么样,中声配合是什么样,无声配合是什么样,默声配合是什么样。外动是什么样,内动是什么样。体会这些种种配合的不同,这叫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师父给讲这、讲那,最后都要落实到自己的修行上。每一道关都走过,轻的走过、重的走过、大的走过、小的也走过,这个配合走过、那个配合走过。你自己就知道,就见道了,就入不二法门了,说的就都是自己的东西了。而不是师父这里讲了一个大步、一个小步,这你就变成学舌,或者是学人的东西,没有自己的东西。你只有自己走了以后才知道,为什么这样?步伐为什么是这样,呼吸为什么是这样,声音为什么是这样,脚步为什么这样,重心为什么这样,心态为什么这样。到底体会什么心地,这个心地对应的、对峙的凡夫俗谛上那些心地,是个什么关系?

 

俗谛上来讲,一个是浮躁心,浮躁心体现在那儿?脚步都是大的、都是快的,都是抢拍子的,然后都是不换气的,都是情绪状态、作意非常重的。作意重就容易累啊,都不是敛字诀,等等等等。体会这里面任何一个细小的地方、这个心地。从这个心地的角度看,现在讲无上的微妙之处,根本之地、内在之处揭示出来了,而这个内在揭示了自己的心地,需要自己在实践中体证。

 

你把这个体证过去以后,明白这其中的道理,90天不证也证了。你如果没有明白这里面的道理,90天过了,也没过。知道了吧?你把这些东西都体证清楚了,90天随便你过。给个技巧啊,这样子教育人的时候,就很清晰。

 

然后你还要注意,在教导人家步伐的时候,也是个方便、善巧。30分钟怎么教他,三小时怎么教他,三天三夜怎么教他,这就讲步法和行法。行法里面再讲,怎样面对冤亲债主,这他是个什么心态,像现在这个行法是什么心态,我讲过很多,记得吧?讲四个至诚,四个至诚之间的关系,至诚忏悔这个心,怎样能发挥出来,忏悔什么东西呢?

 

常善师父:(前面)讲了步法、我们讲的那个理论,忏悔业障,然后呢,怎么样忏?能够忏悔的心安、心定,心能够老实接受一切,心能够生出至诚的精进心出来。你要体会这个东西,这个忏悔的要义讲给大家听,让大家能真正生出忏悔的心。你要做什么呢?领着大家唱忏悔偈的时候,能把所有的人都唱哭了。为什么?唱的是这个曲子,但真正的心地也是这个心地,能摄受人,而不是唱的这个调。明白了这个,你唱完了,大家能哭的一塌糊涂,让人的心地能真忏出来,至心忏悔是这样的。
 

至诚接受,你要分析他为什么不肯接受啊?一般人不能生至诚接受心。要不老太太让她忏悔,忏悔!至诚接受不?不接受。…你要分析世俗人,为什么不肯接受?不肯接受的心态表现在哪里?怎样至诚接受?为什么至诚接受?至诚接受的奥妙在哪里?…

 

至诚接受的奥妙在哪里?至诚接受的真正奥妙,就在于能让冤亲债主缴械投降!这是无中生有、无为之法,无为而无不为之法。真正你明白这个战略意义、这个奥妙所在以后,就肯接受了。接受,而且是身体的接受。身体的接受,一点点的接受而已,身体的一点点的不计较而已,带来的是什么?冤亲债主的全面满足、冤亲债主的全面投降、冤亲债主的全面缴械,冤亲债主缴械投降、一下子他就不斗了。解决斗争心,解决斗争心的根本就是接受。而且接受了你又有什么损失呢?你要把接受的利益给他讲清楚。接受的利益,至诚接受,等等、等等,你要体会里面的奥妙。

 

至心回向,为什么要发出一个首先解脱冤亲债主的心?它的重要性在哪里?人为什么不能发这个心出来?不能发这个心,有几种情况?不能发这个心的损失在哪里?发了这个心的利益在哪里?

让人真正心开意解以后,真正发出无论如何也要救拔冤亲债主的心。真正发出这个心以后,这是超拔成就的关键所在。

 

至诚回向,般舟行人的至诚回向,和临终者的至诚回向是什么关系?般舟行人的发心,和临终者的发心是什么关系?好好体证它,好好体解它,至诚回向!

 

至诚精进,誓死不退、死也不退、死了也不退,同样的道理,何为精进?精进的标准是什么?尤其是体现在微妙之处的精进,相续上的精进。实际上就是什么呢?就是相续、相续、再相续、再相续、还是相续。是不断相续、永远相续、永恒相续、不退相续、精进相续、圆满相续。

…没有止尽,再没有止尽,就是让它相续下去。

 

傻人傻念解决什么呢?解决一个最基础的问题,最根本的信心问题。相续啊,就是个流动,就是个示现。说傻念,就能让所有的人,无论任何时候都能安住,这是无上的安定之王。如何能做到傻念,傻人就能傻念!你要不傻,就老是有分别心。那你要搞清楚,他们为什么不傻呢?会分别哪些东西呢?这类人分别什么、那类人分别什么?告诉他,你这样分别没有意义,把分别心抹掉了,当然就变傻了。就体现了真正的智慧了,不再被分别心所左右了。

 

傻人就是傻念,傻念,平常人为什么不爱傻念?对不对?怎样生出对傻念无上的信心?如果你真能对任何一个人说出对傻念无上的信心,那是最高的境界。

 

傻念,你给自己出个课题,七天七夜就是两字:傻念!你走三个七天七夜,傻念,走一个,再走一个,再走一个。走到什么程度呢?七天七夜,无分别心。这傻念关过了,这是实实在在过关了。…然后再走到什么程度呢?自己心绪非常不宁的时候,你要过一个关,在最不适合过关的时候,傻念、就念两个字:傻念,念出来。自己情绪状态不对,思想状态也不对,环境状态不对,特别受委屈、特别受侮辱、特别逆境的时候,傻念就管用。这样的七天七夜…。

 

然后,再其次,随时随地,随时随地拿起来,七天七夜就进去,傻念不管。不捡好坏、不捡难行不难行,按照当时条件,当下是什么,就是什么。当下好,就好的走;当下坏,就坏的走;当下不好不坏,就不好不坏的走,就是傻念。不用非得找最好的时候,也不用非得找最不好的时候,不挑时候。知道吧?要达到这个境界,傻念才得力。自己体会体会、体证,傻念。这是傻念关。

 

再比方说,你能体会到止语这个关的配合,念的再好、再坏,出现再多的情况,我都不讲话。七天七夜,我就不讲话,一句话不讲。吃着饭、吃不着饭,有饭没饭都没差别。

 

当然,再进一步来讲,七天七夜不吃饭,打饿七;再进一步,不吃不喝,不语、傻念,这个境界好了。你把这几个七天七夜境界都行出来了以后,这几个层次、关口都过了,再过九十天就容易,念佛的关就好过了。这是讲傻念。

 

刚才讲忏悔吧,那么讲步法、心法这一块。

假如他遇到问题和境界、某种状态的时候,如何觉照、如何观想?觉照自己啊,比如说,你要觉照,现在的苦,如果不吃,真的觉照我将来怎么办?这个观想绝对能过任何难关。现在不弄,至少要多还冤亲债主一千六百万年的代价,要不就是六亿年的代价,那值吗?

 

我不是讲了吗,一秒钟的精进能顶三点三年多,一天顶一百万年!一日一夜的精进能减少一百万年的功夫。你把这个关学习了,你就知道了,不精进就太不应该了、太愚痴了。

 

再比如过时间相的关,你这样看这周围的云彩,看多了,你就不分别了。但是如果说,在云彩里呆上一年、二年,你就会明白云彩里边的事。从这到那儿,飞两个小时,中间你不分别了。你想啊,时间是个假象,人生百年,我们生命其实不过弹指间而已。百年都弹指间,一天一夜算啥?七天七夜算啥?90天又算啥?你不要分别吗,最好的办法就是不分别。就做如此觉照、如此观想,你就会笑自己,傻吧?

 

再比如说,你去区分中午的时候,12点和1点钟,温度到底差零点零几度?区分这个有意义、没意义啊?太没意义了。今天比昨天到底降了几度?有意义吗?也没有意义,这个分别相太没意义了。把时间相一抽象掉,此刻的感受和下一刻的感受,有什么意义啊?钟表的重量和现实,有什么关系啊?无聊、无聊点儿,有聊、有聊点儿,有什么关系呢?人家看得起我、看不起我,有什么关系呢?我自己头痛点儿、牙痛点儿,有什么关系呢?就是牙痛,七天七夜、49天,又有什么关系呢?就是受不了,我心仍然在念佛,有什么关系呢?时间上有什么关系,要觉照,是不是?

 

然后反过来,释迦牟尼佛,般舟经上对世人有很多讲法。比如说,做一头牛想。不是讲,这个法,好是好,用一头牛换,我就换。就一头牛,要换则换,不换则休。世人就是执着自己所愿意付的代价。那你说我现在要证如此无上之法,就要付这点儿代价就行了?做代价想。

 

你说我昏沉成这个样子,我就不干了。我窝囊成这个样子,我就不干了。这就是我对佛法的认识?这是我对释迦牟尼佛的信心吗?这就是我的决心吗?这就是我的愿行吗?如此一观照自己,就解决了。那么,碰到任何难题,你就觉照一下,噢,难在哪里啊?难在我嘴巴不能唱了,我脚不能走了,是不是?难在我呼吸不均匀了,…这时候难了,所以我就不能念佛了,是不是难了?

然后你就想了,这算难吗?也就是说,超过这个代价,我就不愿意付吗?等等、等等,你可以做很多觉照、观想,都可以破,破苦痛关的。你可以去思维它,用实践去体证它。然后呢,昏沉关也一样。

常善师父:昏沉关,你要能相续不断,随时随地走一天一夜,随时随地走两天两宿、三天三夜都没有关系。首先第一步,是要走一天一夜,哪天难行,哪天就走一天一夜!看看能不能做一天一夜难行的事。

昏沉,你要不怕面临任何昏沉的情形,任何昏沉的状态,任何昏沉的沉误。于任何昏沉、清醒状态、时间状态当中,不生退心,都有一颗顽强的心。那你昏沉关就能过了。面对境界相也一样。

 

如何面对境界相?在境界相中,一定要觉照自己,这段时间你有什么境界相?如何破这个境界相?…为什么会有境界相?噢,一切境界相都与我的念头有关系,什么关系啊?特别想吃、特别想喝,噢,境界相。一切境界相都是,因为我的要喜欢心安(念头)而起、要喜欢省劲而起;一切境界相都是。我对师父有这种要求、那种要求,因这种知见、那种知见而起;对师父不恭敬而起。为什么会接受别人种种示现的影响呢?…对,为什么出现一个前世的印象呢?因为我有一个求神通的心、求宿命通的心,就会有显示宿命通的示现。如果你有一个求这个、那个的心,你就会显现这个人为什么这样、那个人为什么那样,这样的心都会显示。

 

然后,你如果有一个求甚深法意的心,就会出现很多人给你讲法,很多法意、很多微妙境界相的心,等等、等等,你去体会啊。一切唯心造里面,起码有二十种、三十种、三百种心地,对应你的境界相。等所有的境界相都通过了,都能理解到了,从心里上把这些关过了,心亡罪灭两俱空。就这样过境界关,把心地的念都空掉了。

 

演捷:那个求微妙之法的心,也不应该生?


常善师父:应该生!但不应该生染着。你要真正体会,一个是不染着;二是,你要真正认识到,傻人傻念其实是(具有)无上功德的,…无分别的智慧,无差别的智慧,大圆境智其实就是傻人傻念的这种境界,修无量功德的心要法门,而且要很执着、很执着。但是,执着过了后,要把它扔下来。你不执着,到不了砌入里面去,但到了境界后,要把它放下来。

就好比,打仗归打仗,打仗胜了,打完仗不往心里去。就好像师父骂徒弟,骂归骂,骂完后根本不往心里去,因为骂是一种教育的手段,一种教育的手段。慈悲也一样,也是一种教育、调动的手段,为了调动他的心而已。都是方便、善巧。

 

境界相里面起码对应两、三百种境界,你要觉照两、三百次后,觉照一次,就把一种层面的境界破掉;觉照一次,就把一种心地破掉。最后你就觉照到,噢,原来我的思维是无形的。我的思维是依此世界而立,我的知见??——思维的参照系是依此世界而立,思维的程序是依此世界而立,思维、知见的标准是依此世界而立。本来就是此世界的东西,非要去求彼世界的真理,一无是处。

 

最后你发现语言是无相的,思维是无相的,念头是无相的,自然就生无生法忍。就无想、就无思、就无念。无想、无思、无念,然后,自然而然就,心不寂也寂,心自然而寂,自然远离颠倒梦想,自然心无任何挂碍,自然心无任何恐怖。

 

就境界相来讲,你要过千重关、万重关一样,这样去一步一个脚印,把所有境界相都过掉,最后你就自然而然得到无生法忍、无生法的境界。

 

这个念头,袁了凡往那里一坐,无念头、无分别,他知道任何念头都是虚的,知道任何思维都是没有意义的,知道任何染着都是空悲伤、都是空、徒劳无意义的,所以,自然就无念头了。

 

比如说睡盖,睡盖达到哪种境界呢?比如像现在善翠这种境界的,就是散念念佛,念到晚上想睡都睡不着,不睡了。神满、气满、法喜充满,因为心上没有负担,她心上太没有负担了,她既不要讲法,也不要度人,也不要做事,也不要挣钱。她只知道傻乎乎地念佛。

 

演捷:是不是那个出家人,走了多个九十天的,也是这种状态?

 

常善师父:还达不到这种状态。

 

演捷:还达不到?这么多个九十天啊。

 

常善师父:这多个九十天,你一定要实行九十天,不能有任何辅助措施。你还去吊绳子去,你去拜佛去。都不是一个完整的、都不是具足身心的,都还在干什么?都还在照顾身体。知道吊绳子吧?…

 

说哪个地方有人不得了,行九十天,搞一个钢圈,就像坛城一样,搞一个圆圈是钢栏杆的。他在栏杆里走,出溜下来了就可以架在栏杆上。说他功夫高,不用靠栏杆,而随喜的人没办法了靠栏杆,这随时随地给自己的偷心创造条件了。这就不能究竟、不能圆满。

 

这一念是靠法喜过关的,靠真正的功夫去过关的,不是说靠这种方便手段去过关的。确实到后来,看他们都累的慌。

 

就是说你要培养自己一颗笃定的心,不要着急去过九十天的关,也不要着急去成就。你就一步一个脚印,扎扎实实去过。这么多关口,你就一个一个去清除,一个一个去攻,一个一个去仔细体证,一个一个去实践,一个一个去仔细体味。

 

昏沉关一下子过了五十个,…境界关根本就没有数了。不要指望三个字、六个字,你就把这个关过了,三次、两次就把关过了。那个是骗人的。这个心地本身就不是个老实的心、不是定心,那是方便说说而已。

 

境界关过个三百次、两百次,最后,体证,…任何境界都可以过,任何境界都不是难受,因为苦痛关都过了。心地中自然产生这个心,那样你带人(行法)就不会出现任何问题,因为你对任何的境界现前都了然于心,不担心。

 

你看就要这样一步一个脚印,弄到啥时候算啥时候,早一年成就,早十年成就,晚十年成就,没有什么关系。这个心下来后,就是一个定的心,超越时间相的心、一个实实在在的心,这就是个圆满的心。有这个心,不成就也是成就。没有这个心地,你再走90天多少遍,也不是成就。那是个起伏不定、取巧的、有所作为、强烈作意的心。

 

演捷:师父,你说这个过程当中,和度众生是什么关系呢?

 

常善师父:好,先要把度众生的相要破掉。为什么?千万不要着急度众生。你要知道,你行法当下就是度众生,度众生不要有度众生的相。第一个,度众生一定要随缘;你不随顺因缘,你度不了他。方便才是究竟,没有方便你根本度不了众生。

 

演捷:是要先成就自己,然后再去度众生?

 

常善师父:不是,没有这个先成就自己的事。在利他的过程中,既是度众生,又是利自己,这是一合相。

 

利他,不在于利他行,而在于利他的心。心地,一切流自这个心地就是真的。

为了利益大家,宁可我推迟十年、推迟一百年成就,都没有关系。这就是利他心,这完全是一合相。所以,我们这个利他也很简单,就是带着大家念佛。没有别的其他事情,这就是利他行。

 

度众生一定要随顺因缘,来而无粘、去而无留,没有遇到因缘,就不着急。今年度和六十年以后度,一样能成就。这一辈子度和另一辈子度,有差别吗?有因缘的话,六十辈子以后再度他,一样成就,和现在度他,一回事。实际上没有时间相,时间是个假象。

 

所以,这样把度众生这件事放下。既放下来,又捡起来,来了有机会就度他,听了就听了,没听就没听。没有分别相,无非度、无非不度,不要刻意去求,不要有一副度众生的样子,如何如何地…。

 

像我现在就是这样。你来,我给你机会,我对你尽责任,对不对?但如果因缘(不成熟),如果你现在对师父,没有一个恭敬的心,增加了一个挑剔的心,增加了一个不以为然的心,…路是自己选的,这个法一定要你来求,一定要你来敬,这才能度你。…不是我不慈悲,而是…来而无粘、去而无留,走就走。

 

就像有的人过来,明明知道他会咬人的,也会救他。你咬我也没有怨言,只要有机会成就你,我就一定要成就你。明明知道他是一条毒蛇,我也一定要救你。我被你咬一口、咬两口,咬死都无所谓。一句话,真身是不死的。对不对?

 

总之,要把这个相破掉,要把言语相破掉,思维相破掉,心无挂碍。

这样的话,你对整个行法要过多少关,心里有个整体思路,慢慢去体证。

 

演捷:体证过程当中,是否还要读楞严经?

 

常善师父:不用。我给你讲的心法中,已经包括楞严经、楞伽经,所有的经都在里面。你和师父什么关系?你一有状况,就拜师父。行法之前要拜师父三拜,行法之后要拜师父三拜,这是授信,这是你对师父依止的心、依恋的心、恭敬的心,这个心始终内证。心有愿,师父就能帮到你。因为你是在求法、在敬法,你是把师父和佛看成是一合相,和法看成一合相。这个是你得法的一个前提条件。

 

然后呢,你不要局限于语言层面的沟通交流。你看蓉岩那个菩萨——善莲,回家以后,有事就问师父,就觉得师父就在跟前,而且每次答上去都非常…,师父的法是尽虚空遍法界的,是真实的、是微妙的、细致的,是无所不包的,是详实…是无微不至的,是没有分别的,是随时随地的。就看你的心地了,你的心地很至诚,在这个层面相应,就得这个层面法的照顾。这必须要和师父有当面交流,当面请教,只管受用,不要管其他的,不要琢磨其他的,尤其不要琢磨师父如何方便的。

 

放下自己的知见,法都是因人而显,应机而现的。以你们现在的境界和层次,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是没法体现的,…都是方便的。如果你以一个测度的心,以你的状态、以妄念的心,去测度师父,评价师父,对法的心不圆。非常可惜啊,可是因缘如是,谁也没办法。等有一天觉悟了、成就了、体会到了,那就好了。因缘如是,师父有时候想避免也无法避免。

 

你看那个演s,当时,没来之前联系出家,说我死活都要出家,死活我都不离开道场。我说,好。一阵子过了,然后,非要离开,…结果,一走掉,…

后来,回去以后和师父讲,我一定回来。我说,你答应的我不走,你却走了。他说,师父,我答应的你白天不走,没有说晚上不走的。我一定回来。回去以后,马上就回来。

第二天讲了,师父,过二十年以后,我一定回道场。我要先敬孝。

然后,过了一段时间,半年后问,我可以回道场吗?我说,来吧!结果,来了三、四次,都没来成。因缘的原因,很可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