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般舟行持过程中踏(踩)步的参考要点

31
0
踏(踩)步是般舟行持过程中最重要的一个特点之一,也是最最画龙点睛处之一。现就个人理解谈些参考要点,敬请参考。
  脚步不可以太大,太大空间长时间急,不能从容,不能如如;注意重心前移,左右交替,节奏进行,双臂配合呼吸节奏同时前后自然甩动(不是左右交替)。
  注意重心一条线,脚步踏(踩)下去,声音放出来,同时向外呼气,开始呼气的节奏要短促有力,干脆利索,绝不油腔滑调,绝不拖泥带水,呼气的要领是要快实,要有力,干脆,最关键的是呼完之后,有一个暗合的不呼不吸的些微许的停顿过程,这个过程也是个养护过程,是整个念佛方法的关键所在,好多人习惯这里用滑腔,不肯认真对待,靠力气对付过去;有了这个要点,这个念佛才有生命力。这个不呼不吸过程就是将一切疲劳因素,消耗因素当场消化于无形的过程,即呼即吸轮转当体完成,这个过程每个环节都很完整,每个环节都很平和,每个环节都很从容,有张有弛。
  可以认为这是最小的一个生命单位,最基本的生命单位,最有生命力的基本单位。这个基本单位中要做到每每从容不迫却不容易,一般人的心地非常的粗,于这个微细过程不能圆满完成;这个过程最需要的是心力,八万细行中精益求精的心力; 需要的是耐心是细致是认真是不侥幸 不偷懒,是持之以恒,是相续不断,是超越任何程度的认真细致,感恩恭敬。
  身体节奏上的配合注意身体动作略微些许在先,声音配合略在后,但基本同步,所谓先后方便说不过是0.001 秒的间隔而已。声音跟随身体轻松,反之身体去追声音就非常劳累。
  脚不能抬起来太高,略微提起来一点点,更多平移的成份,有点象大象步,每一步都非常的沉稳,重心移动的也非常的柔和均匀,每一步都好象能在地上生根;又有点象是狮子步,每一步都抓在地上特别的有力量,是一种森林之王的力量,是一种王者巡视的力量,是一种无限信心的力量,好象每一步都具足了让天蹋地陷的能量。每一步都威武刚强干净利索,绝不婆婆妈妈,拖泥带水;这个暗劲的节奏力量一定要用好,象是狮子吼,全部身心的共振最微妙的就是这一环节,也是踏(踩)般舟踩般舟中最画龙点睛的一笔。
  膝盖不能有夸张的弯曲动作,只是象征性的有点弯曲,所有动作都是最小的幅度,最柔的弯度,最小的对心里的影响程度,心思只在佛号上,身形动作只是个方便,只用最小的代价实现之即可。膝盖动作过大者,必不能持久,必着于形迹,必心态不和。
  阿弥陀佛的佛字用拖音,容易控制节奏,尤其是慢板时要靠这个佛的拖音来控盘,否则很容易被抢板,界时没有办法再唱下去。一般世俗人如果控制不了,绝对是越唱越快,唱到后来唱不动了,他也就不唱了。这个佛字念完或者拖完后,起这个阿字时一定要体现从容不迫的特点,这个位置不从容,一切从容不迫是假;首先是脚步的第四步到第五步之间一定要从容,要吸好气之后才转。
  步调:快板的步调一定要小,甚至小到每次只向前迈四分之一甚至五分之一脚,步调越小,越是容易从容掌握节奏,步调小才容易心平气和,情绪平稳,才能配合演绎美妙的音声,否则是急躁之声,是不平之声,是有求之声,是轻浮之声。
  滑步:提高双臂的摆动幅度,双脚自然前伸,可以扩大步幅,应付特殊情况
  踏(踩)步这个微细的动作,需要一个极微细的心来对应,一般人心马虎惯了,很难静得下心,认得下真,细得下行,配合得深;最容易马虎过去。而且肉眼非常难看得出来;因此这里很容易成为操作的一个盲点,也是念佛深浅的一个分水岭。而且这个微细的标准也好难说,说起来都知道,都明白,行思如是简单微小的问题还这么啰嗦,知道知道。其实是不知道。真正做到了,八万四千细行都做到了,才叫知道。知是心知,道是行到----行成了道。一个人必须自己有一项觉悟:知道这个环节及微细动作之重要、之奥妙、之密要、之细要,然后自己用心去仔细玩味体会实践其细要,经过长期实践才有可能慢慢过关。
  
  问:要踏(踩)脚的话,是不是步子小些比较好,不应该超过一只脚的距离?为什么多数人喜欢走大步,多数一步半,甚至有二步的?
  答:踏(踩)脚动作必须有身体重心移动的配合,还有节奏的把握要恰到好处,步幅太大重心不容易移,或者是心有大步方面的挂碍,节奏展开不充分,不易踏(踩)脚,尤其用暗劲就比较困难,时间上不充分;不踏(踩)脚的人,习惯走大步,这给平时心态比较粗放有关,也给浮躁的心态有密切的关系。还有跟多数人不注重节奏的展开,习惯于一口气搞定,不能即呼即吸,将生灭问题解决于无形之中。其每一步都不是从容不迫的,有个呼吸在哪里挂碍。大多数人念佛有一种急躁的心态,世俗习惯做什么事情都喜欢最好一次搞定,最好很快搞定。一次的念,很快的念,都不是柔软平和念佛的念。这种一次很快的念是不究竟的,是根本性的缺陷。体现在心态上一定会急躁的。这种念与解脱是不相应的,隐含了侥幸,不老实,不扎实等。这种念对应的就是大步,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