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非”之祸可谓大矣

83
0
“是非”之祸可谓大矣,可谓危矣,可谓大不得已矣,可谓某种在劫难逃矣。一个人没有逃过是非的心,没有逃避是非的意,修行上路基本不可能。是非之争,劫人心,动己意,相互纠缠惨掠,已经全部占领了修行可能的空间。是非是真,修行一定是假,无论多真多狠的修行最终只能是假。是非是相上的,体上没有“是非”,为相所迷者,才会计较是非,说是非,挑拨是非,在乎是非。是非是暂时的,时间一长,一切大白,任何是非皆无实意。不从是非走出来,永远不能破相识体,老在相上打转转,深入不到体里面去,永远没有出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