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0170806《贤护经》学讲记-第5讲

19
0

 讲法视频请点击:《贤护经》学讲记-第5讲   

视频下载请点击:《贤护经》学讲记-第5讲, 密码:bzsm
音频下载请点击:《贤护经》学讲记-第5讲, 密码:bzsm
     昨天讲到,”亦于众生所作一子心”。好,我先概括讲一下啊。

思惟十方诸佛。悉现在前这是思惟品,第一品,思惟品第一。它是靠思惟观照的方法,来实现十方诸佛,悉现在前,悉在前立。思惟和观照,用我们的白话讲,叫理行般舟。那么这一段话,非常核心、非常基本,也非常根本。要想得般舟三昧,就在这个总则,在一篇里边,思惟品第一。思惟,思惟是一种理上来修。因为事上来修呢,修的是一,理上修的是一切。所以事上修,虽然带理,但是它重在事,不在理。事上修呢,如果不理上进步,那么修的就比较的一般、一般般。理上修呢,才能得法益,得一切法益。

我以前讲过一个非常典型的例子。我给大家讲,我在做居士行堂的时候,因为我们要照顾自己的起心动念。有一天,我看到好几个菜,特别欢喜吃。我是行堂的嘛,然后我就动了一念:哎呀,别把这个菜行没了,没我的吃了。你看看,还是有这一念私心。当我觉察到这一念私心的时候,我说,不对,这个心念是不对的。我说应该怎么办呢?应该把这个菜给大家吃,叫大家吃光。平常呢,一道菜行三次,现在因为好吃嘛,我就给它行了五次,只要有人要,我就拼命给,全部给光光。结果行到最后儿的时候呢,没菜吃了,最后只剩一种咸菜,什么咸菜呢?柚子皮。这个柚子皮如果把外边那层皮儿扒了,里边那个瓤儿腌咸菜呢也还凑合,可是连皮儿带肉,那皮儿也没扒,皮儿咬不动,是不是?就变成这样的咸菜,就剩这一个菜。我是最讨厌吃这个菜,咬也咬不动。然后行完了之后呢,我坐在那儿非常欢喜。哎呦,我说奇怪,今天没菜吃,为什么这么欢喜呢?这是事上修。事上修,修到这个东西了。

何为理上修呢?我就想了,我这个菜啊,我非常欢喜,我没吃着为什么欢喜呢?哦,原来我的欢喜在这里,吃了在肚子里了么?欢喜在我的肚子里,现在欢喜不在我的肚子里,在谁的肚子里啊?在大家的肚子里。哦,我的欢喜变成大家的欢喜,而且呢是我舍得之后,我舍了一个欢喜,得到了大家的欢喜。进而又想,哎呀,我不是大家欢喜啊,这今天有二十个人,我给二十个人,今天要有两百人,我会不会给两百人呢,有两万人会不会给两万人呢?那么我给这二十人,就等于给了一切的人,对不对?那么我的欢喜不是在二十人处,在哪里啊?在一切处。是不是?哦,这下想起了欢喜,这么大的欢喜啊?比自己欢喜好多了,是不是?这就是理上修。理上修,那你就乐于布施,乐于克制自己,乐于成就大众。原来成就大众的欢喜在一切处,成就自己呢是自己处。是不是?所以这样的话,整个理上通达以后,心上无碍,心就能产生无限的动力,产生这样一种动力之后呢,那心地一下子就提高了。心地,原来,嗯我这儿舒服,哦我这儿欢喜,哎呀我好舒服,哎呀我好自在,哎呀我又有受用,都是我,是不是?那现在理上得到以后,哦,原来我的真实的欢喜,我的真实的成就在众生处,在虚空法界一切处。心地是不是又提高了?心地提高了以后,看问题的角度,还有克服困难的力度就不一样了。叫理上做观。理上修非常重要,那么般舟也是这样。

这个思惟品呢,就是思惟修,理上修。理上修哪些方面呢?就是这一段话的全部。这一段话,可以说把全部的佛法都放在这里边了,全部的方便都放在这里边了。这个理上修所得利益非常巨大。

我又讲我们的演幻师,演幻师过去是一个烧烤店的老板,杀业非常重,个性非常强,知见特别重。所以这个境界相呢,他朦个眼儿打个盹,就一个境界相,就一个电视剧、连续剧,再打个盹,又一个连续剧。因为他心力特别的顽强,他顽强到什么程度呢?他一个礼拜可能出现两次、三次大象腿。我们很多人出现一次大象腿就痛苦得不行。那这个大象腿可是实实在在的,这个腿变得像大象一样粗,还流脓、还流水、还冒泡儿,一般人都害怕。

他有个特点是什么呢?他是说到做到,他这特征真有点神经质。第一次,他就找我来拜,师父,我要拜你为师,剃度出家!因为我们有制度,要考察一段时间才能出家。我也不能说同意他出家,也不能说不同意他出家。我就笑一笑,给他念阿弥陀佛,带着他念佛。这一念佛,他就不对了,他说,师父不要我!师父不要我,呆在这儿干啥呢?越念越气,拎起包就要跑,就这样。我知道他是境界相,眼直勾勾的,觉得被霜打了一样,蔫了一样。你看,他就是这个思惟特别执著。后来我给他讲了,我说,你出家是可以的,但是不能马上剃度,又不能现在就剃度。是不是?开始跪在我那儿,啥也不讲,就两眼直勾勾的看着我,跪在这就不起来,就等剃度。就是这样一个思惟特征。他这样一个思惟特征,行持的深度就特别的深,这个是你们应该学习的。所以后来出现大象腿,这大象腿一个礼拜出现两次、甚至三次。出现一次,他就跺,我们叫大力踏用力喊。他就使劲踏,用力喊,踏一个晚上大象腿就没有了。到第二天、第三天,他又出现个大象腿,他又踏,又踏没了。到第三次,又出现个大象腿。你想想看啊,他这个人特别的执著,作意特别的重,可以踏的是精疲力尽,不说把那个腿踏裂了也差不多。这腿痛啊,走路都飘,都走不成形。这时候怎么办呢?我们那时候在唐山的古冶区,那是一个高档会所,我们的功德主把这个高档会所拿来给我们行般舟,里边全是喷的金粉,装修得非常高档。它是那种立体装修,有那个木头栏儿。好,他就两手把着这个木头栏儿,手撑起来,然后“咚”下去、“咚”下去。他这种敬业的精神,执拗的精神,这一根儿筋啊,很典型。结果呢,他三次大象腿,每次就一次过关。他本来讲,烧烤店老板,最后儿来之前呢,鱼啊、鹅啊,那些什么鸡胸脯啊、鸭腿啊,都在冰箱里冰的满满的,正准备做生意呢。结果中间说,来走般舟三天四夜,走了三天四夜就再没有回去,然后就把那些东西都处理掉了。

他是这么一个顽强的人。后来,当时在装修的时候,有个瓷砖啊,把他那个腿给卡了。那个瓷砖直接插进去,插到腿里边,能戳出来至少有一个半指甲这么大块儿的肉,就是说他这个腿上有一个洞,少了一块儿肉。当时呢,他说到了医院以后,因为那个瓷砖、还有那个沙子都在伤口里边儿,清洗不了。这个医生很方便的,弄把牙刷,在里边儿噌噌噌蹭蹭,蹭一下,痛得他,后来就喷那个消毒水,什么双氧水,“呜”起沫儿。然后红药水一涂,紫药水一涂,放在一个托盘里边放着。他一看自己的腿肿着,圆着、肿着,红啊,像红烧猪蹄一样。他说,我老烤猪蹄,老烤人家,现在就受现世报,自己这个腿像红烧蹄子一样。所以他这个腿是这样。就这一次行法,他大象腿踏出来以后,后来发现他这个腿呀,那个洞里边长出两块肉出来,一块肉平了,一块肉出来了,就变成凸出来一块。他说师父说了,不管它,只管念,他没有太多的妄想。这个时候,他是没有妄想,他说师父讲了,不管它,只管念。没有管。他就回来给我讲,师父啊,我大象腿出现了,还长出一块肉,我说后来怎么样了?后来他说不知道。撩开腿给我一看,我说在哪儿呢?他说,咦,怎么没了呢?然后他说:哎,奇怪,原来这儿有个洞,怎么平了呢?你看,他这等于生命重组啊,肉可以长出来,又可以平掉。他是脱胎换骨,重组好了。

那么,虽然他有一个顽强的意志力、模范的执行力,但是毕竟来讲的话,他那个小商贩的习气还在。他说,谁想赚我钱,一分大洋也别想赚走,看任何人都是贼,恨不得把任何人的腰包的钱都拿过来,揣到自己腰包里边去。他说,我是这样一个人。四川人,做小生意的,是这样一个人。所以说思想的那个有诤的特征特别的明显,那个习气当中妄想的成分特别的明显,是这样。所以他在修行的过程当中,习气现前,境界相特别居多。经常走着走着,开始到处摸,到处抓,境界现前,他以为有东西嘛。

这个人境界相现前的时候,很好笑的,各种各样的姿势都有。有一次,有一个人进来了,进来了以后嘛,他可能结个印什么之类的,手这样拿进来了。

旁边有人过来了说“把你那个宝贝儿拿来看看。”

他说“什么宝贝啊?”

他说“你不是端了一箱东西过来吗?”

“我哪端了?”

“你端了放在那儿,你还不承认?”

“在哪呢?你给我拿过来。”

他去哪儿,你看这么大一箱东西,你都藏起来不告诉我们。真的端着一个东西就端过来了。他是像模像样(注:实际上没有东西,是他境界相)。这人境界的时候,就这样神经质,真是这样。

刚开始的时候,哎呦,故事太多了。有一天,演坚,台湾人。他在那儿走。台湾人比较潇洒,也比较招女孩子喜欢,我们很多女孩子就喜欢跟他说句话或者在跟前儿过一过。我们另外一位大律师就想了,台湾人来了,这女孩子糊上去了,这女人要骗钱。他就开始瞅、瞅、瞅,瞅着瞅着就看见他从口袋里掏,看他掏出个皮夹子,看他掏出人民币,看他给这个女人一百,给那个女人几百。然后他说不对,这些女人骗钱,骗台商的钱,不好,了不得。他就给我们一个演离师说,当时演离师在闭关,演离师闭关闭的懵懵懂懂、糊里糊涂的。他说:演离师你看,她们女孩子骗钱,我刚才亲眼看到演坚他掏出钱来给她们。演离师看,好像是唉。他说不对劲,他就又找演寿去,说“演寿啊,她们骗钱。”演寿说,“你境界相。”他说,“我绝对不是境界相,不信你去问演坚。如果我输了你,我请你吃火锅。”后来,演寿就专门把演坚叫过来核实。给他说,他是境界相,他还是不认帐。他还是不认帐,明明我看见了,真真切切的,这演坚为了掩盖,为了给这些女孩子们面子,所以他不认帐。他人就是这样一根筋儿。

这演幻呢,他真的是如梦如幻,整天在境界相里边。但是,这个人有好处,他确实是视师如佛,听师父的,没有歪七八想,什么都不想,他没有这个知见上的争论。不像你们知道的比较多,就老想这些东西。他不想,但是他习气使然呢,他又没法不想,没法不进入境界当中。所以有一天,他说这么多境界,这么多想,什么都不要管了,搞烦了。一会儿这摸一下,一会儿这蹭一下,一会儿这抓一下,他就搞烦了,不管了,“凡所有相,皆是虚妄”,一切境界相都是假的,不管它,只管念。就念,念、念、念,境界相不管了,开始昏沉了,“噔”一下,“噔”一下、“噔”一下。他说,境界、境界,一种境、一种界,他说这个昏沉是不是境界啊?他想,昏沉也是境界,心需不需要睡眠啊?心好像不需要睡,身体需要睡。身体、心,身体、睡觉,昏沉、境界,他说,昏沉是境界,昏沉境界也是假的,我的心不需要睡觉的,不要睡。他就想这一件事情,想到昏沉是境界,境界是虚妄的,不管真假,对我们的修行是没有意义的,应该不管它,只管念。刹那之间想通的时候,就这一个缘起,导致他整个大脑头顶一片清凉,灌遍全身。从此就不昏沉,他是理上得了。不昏沉之后,九十天结束他没走够,就跟我说,师父啊,我再闭两个九十天好不好?我就笑了笑,不吭声,我说,初生牛犊不惧虎啊。后来就跟我生气,师父你怎么不理我了?我说闭关九十天。后来说了三次,我说那你就闭关吧,就专门收拾一间房子给他,结果现在已经一个月了。前面给我写了条子,现在来看情况也正常。不困、不累,一天最多昏沉,就是有昏沉的意思几分钟。这个头陀行呢又叫抖擞精神,抖擞一下,往起振奋一下精神,也就过去了。状态非常好,非常好,这就是理上得。理上得了后,他说,师父我绝对不坐、不卧。这个不坐、不卧,是对我们最大的保护,一定严格要求自己。我就要念佛,就想念佛,别的什么都不想。而且发了大愿,自己要行两个九十天,等到明年我们行九十天的时候,他全程护法,一边行法,一边护法,然后呢,让师父的这个法真正能落到实处,给大家一个榜样,给大家一个模范的护法。你们说好不好啊?(大众:掌声)他这种发心,非常的好,非常的了不起,而且特别有强烈的实践精神,特别有实践精神。这就是理上所得。

那么思惟,这个思惟是指思惟这么一系列的方面。一会儿我们回头再整体上去讲,这是讲的般舟的总则。那么,这个总则,它方方面面都讲到了,其中核心的地方,实际上用简单六个字来讲,就是“立一念,断诸想”。“”,我说的傻人傻念的阿弥陀佛的一念,立阿弥陀佛一念,断一切是非之想,断一切分别之想,断一切知见之想。知见断掉,分别断掉,是非断掉,什么都不看,什么都不管,什么都不在意,什么都至诚接受,什么都无欲无求、无所期待。那么,完全的、全面的、深刻的、微细的,安住在当下一句的阿弥陀佛当中。不仅心上、理上认识到,当下这一念具足一切、圆满一切、成就一切、究竟一切。在事上来讲,也感觉到,有这种所得,感到念一声佛号,就占了一次大便宜;念一声佛号,就回避了一次轮回;念一声佛号,就断一次轮回;念一声佛号,就是一次出离;念一声佛号,就是修行当中,人世间当中最美的、最重要的、最不可缺少的、最幸福的、最受用的一次;念一声佛号,就是对法界、对虚空、对众生,最至诚的、最有效的、至高无上的供养。这一念心地,就是安住,就是无限的安住,就是无限的相续。叫“立一念,断诸想”,核心是这样。但是,关键断了诸想,才能立这一念,立这一念,当然可以断诸想。

《阿弥陀经》有两个译本,一个译本,你们现在学的《佛说阿弥陀经》是意译本,就是按照意思,等于是翻译者用自己的语言,表达的是释迦牟尼佛的意思。还有一个译本是直译本,就是把释迦牟尼佛直接的意思,不管理解不理解,用原原本本的语言翻译出来。比如说,意译本写的是“一心不乱”,直译本写的是“系心不乱”,两个不一样的。一心不乱,就让人理解为是一个心不能乱,一点都不能乱。系心不乱呢,就讲这个心啊,可能有别的心,比如说有妄想心出来,“系心”就把这个心拴住、系住,强调一个“系”字,不强调一个“一”字。“系”,就是说,我只管念这个佛,只管抓这个佛,其他的不管。系,栓在这个佛号上,叫系心不乱。所以这个里边差别非常大。

那么要想立这一念,系这一念,必须断诸想。断诸想,断哪些想呢?前边这里边讲了很多,断诸想,归纳为是非之想、知见之想、分别之想。当然,释迦牟尼佛在这里边讲的,其实都可以用这六个字统帅:“立一念,断诸想。”断哪些想?为什么要断这些想?经过思惟,你比如刚才讲的,咱们前边最后儿讲的这一条,“亦于众生所作一子心”。自己和众生互为六亲眷属,于众生生父母想,于众生所作一子心。这就是,你和众生之间的关系。要立一念,立哪一念呐?立作父母想的一念,立作子想的一念,断一切其他的想法,相互争斗啊,相互瞧不起啊,相互嫉妒啊,相互争夺啊等等。断诸想,断这样一些想等等等等。那么这是总体上来讲,“立一念,断诸想,”等等。

那么这就是作这些思惟观察,理上去修,这些方面,只有这些方面都修到了,微细处都修到了,都无想了,都无生了,都寂灭了,这个时候才能真正进入般舟三昧地、三摩地。然后呢才能真正的没有想,自然的没有想,自然的寂灭,自然的安住在佛号当中,自然的一心不乱、系心不乱,自然的进入大涅槃的境界,在大光明藏当中。这是讲的,简单说一下这个。好,我们现在看经文。

一切法中无有诤想。

“一切法中无有诤想”叫无诤三昧。我们有种种知见,学过种种法,尤其是末法众生,很多人学过密法,又学过禅宗,学过念佛等等。那么,法与法之间,它很多方面是不相融合的。从语言相上来讲,因为它是有很多歧解、很多歧义。一个音可以演万法,这一个语言可以产生万种的理解,你有你的理解,我有我的理解。所以你的理解和我的理解不一样,然后知见上就发生碰撞。一切法中就容易相互的碰撞,你法上不决定,相互碰撞,最后儿你的心地就不决定,信心就不决定。信心不决定、心地不决定,你的心力就不是一个决定之心。不是决定之心力,你修行就没有圆满的果报,根本就没有深入进去。你没有深入进去,就得不到真正的、真实的、深刻的法益。得不到真实的、深刻的法益,然后你的诤论就会更多。都不见真实!见了真实就不诤了,不见真实就诤论,是这样。

一切法中无有诤想”没有诤想。这个无诤呢,非常的重要。怎样做到一切法中无有诤呢?依止心,视师如佛的心,非常的重要。视师如佛就没有诤了,没有诤,你才能有真实的受用。然后呢,既然跟师父学,就听师父的,不得复随余法,不看别的,不想别的。就视师过程当中,也只想自己受用的部分,不懂的部分放开它,不管它。以实践、受用,再实践、再受用,不断实践、不断受用,放下不懂的,放下不明白的,为主线。这样一个特征,自然无有诤,自然有不尽的受用,不断的受用,深刻的受用。那么这个就是修行的法则。可是,如果你在那儿考量、测度师父,测量法则,然后又想这儿、又想那儿,又始终不想把自己以前的东西放下来,这个就不得利益,不得利益。自己以前不管有多么的受用,一定要放下来。一定要放下来,丢掉它,你才能在现前得真实的受用。

你看,观自师,在普寿寺一个戒律道场,非常清净持戒,都不著金钱,而且普寿寺是世界闻名的女众戒律道场。每一个细节都非常在意。你到流通处,我记得我作居士的时候上普寿寺去,那个比丘尼师父,客堂的师父,我说我要这本书。她拿下来不直接递给我,她一定要把这本书放到桌子上,然后让我自己拿。不给你任何接触的机会,不给你任何讥嫌的机会,戒律是非常地精严。自己念佛出家,就是出家了二十多年,受戒,受比丘尼三坛大戒都是十四年了,念佛可能也有十多年,整天这样念啊、念啊、念啊…。你想想看,她的法上的知见,肯定很深、很多、很厚,但是到了这儿、依止这儿以后,能够放下一切知见。叫护法,任何怨言没有,就模范的去护法,然后就没有自己的知见。结果呢,她也不懂这护法咋回事,也不懂护法有啥利益,也不懂得应该不应该护法。常住安排自己护法那就护吧,然后还非常认真,只管用自己的心去护,结果她那个道场,那个念佛堂,护的还真不错。护完了以后,她自己达到自性念佛,止也止不住的境界。这不念而得啊,不念而念哪,实相念佛啊,是不是?她没有诤,她实践,她深入的实践下去。你想想看,她念十几年,也未必能达到自性念佛不断,而且声音历历在目,那样一个境界,也未必能达到。可是这一次护法呢,就能达到这种效果。为什么?因为十几年来,念佛的深度不够,第一,她念佛都是小声念佛,没有大声念过佛,戒律道场你怎么敢大声念佛啊?人家说你神经病,是不是啊。她没有大声念佛,身心不能共融,身心不能共振。没有共融共振的念佛,当然深度就不行,高度也不行。其次,每天晚上都是断的,这壶水烧了都要冷的。现在呢,昼夜念佛,相续不断,它当然这个所达的高度火候就不一样。再其次呢,以前念佛是什么呢?她脚基本上是随意动的,是不合节奏的,现在脚踏起来,踏了二十四小时,一秒钟都没有耽误,身心共融,身心共振,而且是不折不扣,所以达到了这样一种深刻的、生动的、鲜明的自性念佛的境界,这就是无有诤想所得利益。如果你稍有一点疑惑、稍有一点疑问、稍有一点不满,这个心力就到别的地方去了。“一切法中无有诤想”,我们学习她无诤的特征,给她一个掌声,好不好?(大众:掌声)

这个诤是我们的一个习性。我们看别人都不习惯,我们都一直以来自私自利,只考虑自己,经常和别人(诤)。我就讲啊,佛菩萨做了一个买卖,开玩笑讲啊,我们也做了一个买卖,这两个买卖截然不同。我们呢都是以自我为中心,生怕别人把我们的东西抢走,恨不得把所有人的东西都抢到我们身边来,自私自利,还美其名曰: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是吧?佛菩萨呢,一心为人,不考虑自己。我们呢,一直希望别人尊重,希望别人尊重我们,希望别人看得起我们,希望我们人模人样的,趾高气昂的,都这种心。结果呢,搞了一辈子,也没有几个人信我们,也没有几个人服我们,也没有几个人爱我们,结果所得寥寥,根本就没得到什么东西,是不是?可是佛菩萨呢,不得而得。得所有众生的爱戴,所有众生的恭敬、拥护、赞叹和无私的供养。这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模式。可是我们这人的本性呢,习性、本性就是自私自利的,就是以我为中心的,就是瞧不起别人的,就是跟别人斗诤的。斗诤心具足。

所以,要无有诤。无诤,这是修行的一个特别重要的方法。当你从理上观到:哦,原来我有这么多有诤的内核,有这么多有诤的习性。那么这样的话呢,理上你知道,不要诤,就不要言,不要语,经常,叫“息世语言。远离恶友。一切法中。无有诤想。”不要想这、想那,不要把你以前所学的东西搬过来,不要舍得放不下去,真是这样。

我有一个徒弟,我说要抛弃一切知见。他过去作居士的时候,记那个笔记啊,十六开的那个大笔记本写了十几本,我说全部烧掉。还不错,真的全部烧了。纸是烧掉了,心里还没有烧掉,还是有很多知见。所以跟的时间久,得的东西也并不多,后来抛掉知见以后,得的东西就多了。

“一切法中无有诤想。”你要知道,你所有的知见都是以你的意识,你没有开悟,都是以你的意识,来摘取的,你以为是什么样的真理,其实都是你摘取的东西,并不是真实的真理。我们要“一切法中无有诤想”,不要有一个争论之心,争辩之心,好胜之心。再往下看经文。

虽念持戒而不执著。

末法的时候呢,我们是念佛成就,念佛是第一位的。正法时代持戒成就,持戒是第一位的。为什么?戒,广大戒行,微细戒行。这个戒啊,是佛的教言的一种。为什么以戒为师啊?那个戒不讲道理,告诉你,听课就应该这样听,做事应该这样做等等等等。各种威仪,各种善法,各种饶益有情等等等等。这些戒律,它规定你必须这样做,没什么余地。佛如是做,你就学佛的样子,你不要管。那么在正法的时候呢,人的善根特别的深厚,他没有丝毫的疑惑,真的是决定信心,没有疑惑,如毛发许。因为他没有疑惑故,所以他执行戒的时候呢,他是彻底的,他是圆满的。因为彻底圆满持戒故,所以他能读得懂佛的心地,并在这个戒相上和佛的心同,所以持戒就可以圆满成就。正法的时候是这样。到了像法的时候呢,是禅定成就,我就不解释了。到末法的时候呢,因为人的心啊太疑惑了、太散乱了,心力已经不能够有一个完全的、百分之百的依教奉行的心。而且靠自力去持戒,靠自力去完成就不行了。末法的时候,必须靠阿弥陀佛,只有靠阿弥陀佛的大愿力,才能够真正实现解脱。所以末法的时候,念佛成就。

戒分为:第一声闻戒,就是我们讲的威仪戒;第二是善法戒;第三类戒叫饶益有情戒。我们现在讲的戒,都是声闻戒。开始释迦牟尼传的法,是声闻法。那这些就是小乘佛教,小乘佛教的做法,小乘佛教的戒律。小乘佛教的戒律也体现佛的广大的心智,但是容易让人受到戒相的束缚,所以“虽念持戒而不执著”。这个执著啊,很麻烦的。现在很多人持戒非常执著,非常非常执著。结果呢,就是执著戒相啊,他这也是染著。

我讲一个非常典型的例子。我们有一个比丘,受了戒了,有一天我们在云岩寺,他拿一个馒头给了居士,我们有位居士就讲了,你这犯盗戒。他说,这不得了啊,盗戒不通忏悔,这盗戒要下地狱,可不得了,这还得了啊。当时我们二十二个人,刚走完七天八夜,正总结的非常精彩的时候,吃早饭的时候,那个居士说他犯盗戒,他坐不住,受不了了。他就开始去宿舍了,开始把所有的戒本翻出来。这个讲犯,那个讲不犯,那个讲不犯,这个讲犯,翻了几个小时,也没明白是犯还是不犯。后来就开始给认识的律师打电话,然后就问,这个律师讲犯,那个讲不犯,他又糊涂了,也不知道犯还是不犯。最后儿他来了个绝招,他用这个地藏占察轮占察,到底是犯还是不犯。你这虽念持戒,然后你佛也不念了,然后你总结也不听了,啥也不顾了,他一门心思就执著看我到底犯戒没犯戒。就是这个戒,持的心都不安,心都不定。

我们讲什么呢?我们讲要以戒为师,以苦为师,苦行妙行。我们讲要模范持戒,然后我们讲念佛是最大的持戒,成就众生是最大的持戒,约束自己少欲知足是最大的持戒。这就是我们讲的持戒,这就是我们讲的以戒为师,这就是我们讲的它的主要的内涵。其他的东西不太执著。一心念佛。要知道念佛就是无上的波罗蜜,念佛就是无上的持戒。你说你念佛的时候,你们放下一切,有的人把家舍了,有的人把电话关了,有的人什么都不管了,就在这儿念佛,你说他有没有持戒啊?没有比这更好的戒了,是不是?这叫,虽念持戒而不执著”。关于戒相,戒相非常众多。关于戒相的知见,你不是用心来解这个戒,你看不到佛的心,你只看到戒相。你在这个相上染著,因为你的知见理解故,染著于这个知见,执著于这个知见,去执行这个知见,结果离戒相去甚远。

戒,是心戒,戒是为了成就你,所以,“虽念持戒而不执著”。

常在禅定。亦无耽染。

这个“耽”同于耽误的耽,就是耽搁、耽误、延迟的意思。身“常在禅定。亦无耽染。”我们一直在讲,不要求定。前边讲了禅定,我们讲的定境,我所体会的真正的定境是什么?三年、五年是弹指间。每天行、住、坐、卧,讲法、带众行法、解答疑难问题,都像弹指间过去一样。因为无耽无染,无忧无虑,没有恐惧,没有挂碍。

一般来讲的话,人都会把自己的可能带来别人误解的东西捂着、盖着、藏起来,是不是?比如说,昨天,我们广东有位菩萨,带来了一位精神有点特别的行人。她结婚之后,就发现她有点特别,并不是说在我们这行了法之后特别,也说跟我们行法没有关系。但是人家就说,这个人行了般舟精神病了,大家都认为他精神病了。你想想看啊,大家给我传来的消息,短信上讲,那个人行法得了精神病了,他家里人非常着急,所以他家里人带着他过来找师父,希望师父安排个时间接见一下。要说般舟最大的危险,就是说那个地方行般舟行出精神病来了,这是最忌讳的事。人家一说都忌讳的事,一般不敢把这个事拿到台面上,当众来(处理),到底是怎么样,是不是?再者说,你先了解情况,然后再决定,是不是啊?我们很多人很好的,当时他在这讲这讲那,我们演敬师很机灵,就跑过来,师父啊,叫他下去吧,别让他在这念了。我说,没关系,现场问题现场解决。我们不管什么问题都能够解决。你看,我就没有任何的恐惧心。什么时候把我这个场子封掉,封掉就封掉,封掉我正好走,我做我自己做的事去,没有关系。任何事情都无有耽染,没有住著。都是如如不动,不慌不忙,从从容容,无欲无求。这样也可以,那样也可以,没有关系,都随顺因缘,这叫外不染万缘,内一心不乱,行、住、坐、卧都是如是,这叫真正的定。

不要求那种鸡毛小定,挺美的,然后旁边一个人,“嗖”过去,心想,这个人真烦,不知道我在定,这么大声响。护法一拉,这护法真烦,一点水平都没有,完了还得赶紧我得维持住自己,我不理他,定着!鸡毛定!就是老喜欢这种定的感觉,这就是染著。真正的定,至少你们要达到一种境界,踏下去,喊出来,最多你偷个懒,就是敛字诀,收敛的敛。然后,阿弥陀佛、阿弥陀佛……。唉,最多你这样念念,念到每一念都美得不行,念到每一念都满足得不行,都已经完全满足了,不期待下一念,也不期待未来的念,也不牵挂过去的念,就当下一念,很臭美的。阿弥陀佛、阿弥陀佛……,美得不行,一点也不累,然后你这样晃晃悠悠,诶,怎么四天就过去了,七天就过去了,不知不觉就过去了。要什么定啊?不要定。踏下去,喊出来。因为那个定是身心的寂灭,而你身体在能量活跃的状态当中,心在寂灭当中,何其妙哉!咱们求这种,也不是求这种定,你自然而然,不求自得。动中定,它不昏沉、不散乱、不掉举,真正的是都摄六根净念相继,不假方便自得心开。

我们突破语言相、文字相,突破色相,不要看得见,管他看见看不见,得到的就是真实的。你只有突破色界,你才能达到佛的世界,享受佛的光明。我们每个人都一念阿弥陀佛,就是皈依,归顺,依止,皈命,全身心投靠的意思。那么你说,我们这一念,你给水说,给水写一个谢谢,水结晶变得漂亮。说讨厌,这水结晶变得难看。我们给阿弥陀佛讲,皈依你啊,依止你啊,归顺你啊,皈命你啊,敬爱你啊,顶礼你啊,那你说你给阿弥陀佛有没有能量?阿弥陀佛接收到接收不到啊?那么一百多亿年,十大劫,一百三十亿年以来,阿弥陀佛得到了你们每一位多少的加持啊?多不多?有没有丢掉一份啊?没有,全部汇集起来,全部聚集起来。这个能量,比之太阳光如何?太阳光那就是萤火之光,是不是。那你说阿弥陀佛的无量光、无量寿、无量能,能不能照遍所有的佛刹,所有的法界,所有的虚空呢?(大众:能!)这叫佛法光明,佛光啊,你们要不要佛光啊?(大众:掌声)你心上见到这个光明就好了,不要找那种感受。你念着佛跟佛在一起,已经享受到无量的佛法光明,对吧?阿弥陀佛有没有把他的光明给你啊?有没有保留啊?你们没有感觉到,他是不是没有啊,是不是少了?一样不少。这叫心受光明,明白了吧?你用心来受,不是用色相、眼睛来受,不是用耳朵来受,知道吧?突破色相,突破语言相,突破文字相,见佛之光明相。那么你就在光明的这个层次面能量交流,能量交换,能量互换,能量互融。你想想看,你们来这个般舟道场转一圈,受不受到熏陶啊?真受熏陶,是不是?那么你到佛法的光明之海当中转一圈,得不得利益啊?一定得利益的。念念都得这样的利益,念念都得这样的积累,不久你也变成无量光、无量寿,好不好啊?(大众:好!掌声)

“常在禅定。亦无耽染。”,不要染著于现下的所谓的定,现下的所谓的感受,不见中间的风景。你们很多人上过峨眉山。我上峨眉山,体会非常深刻,我跟普贤菩萨也非常有缘。峨眉山要爬两天才能爬到顶,我就爬山,正规的爬山。爬了第一天,看到山中间云雾缭绕啊,一步一景,如诗如画,换一步就一个景色。那个云雾缭绕,如梦如幻,如诗如画,如痴如醉。哎呀,我们是个土包子,农民出身,没有见过这么好的景色,见到这以后,非常流连忘返啊。当时,我两个比丘尼师父,她们是苦行僧,她们步行,先是步行朝拜五大名山,后来三步一拜,朝拜五大名山,再后来,步行朝拜各个祖师庙,祖庭啊。全国就是步行量了三遍,非常了不起!结果,她们当时就步行朝拜到峨眉山,我去随喜赞叹!我这俩师父都是戒律非常精严,也可以说是持戒第一,持戒到什么程度啊?她上山要背一篓东西,这个东西至少有三十斤重,什么啊?《大方广佛华严经》一套,《地藏经》一套,《阿弥陀经》、《金刚经》什么经典都在里边,这经那经。最后儿她结束的时候,我把这个经背下来,从鸡足山背下来。哦,真有份量啊。你看,这个女人,又瘦又小,也不高大,日中一食,这个朝拜五大名山三步一拜的时候还日中一食。然后就背着这个上山,就这样两个人背着,一个瘦高的,一个矮小的,俩人挺对称的。结果见了这个景色以后啊,也顾不上戒不戒了,也顾不上威仪不威仪了,就开始唱了:“南无峨眉山银色界大行普贤愿王菩萨!”,哎呀这个美的呀。(大众:掌声)哎呀,流连忘返啊。这个景色真的美啊,四川人真幸福,这么美的景色,就在那唱得好美,事后想起来还美得不行。但是等你到达金顶之后,当你沐浴在金色的世界海当中,当你再见到佛光的时候,你想想看,中间的风景有没有看头啊?没有看头。所以我们不要迷恋于中间的风景。这个中间的风景会不会让我们迷失啊?(大众:会!)真的就迷失了。

我讲一个故事,我家对面一个人,可以说是标准的亿万富翁,好几亿。我们去护持这俩师父,她也护持,我皈依,她也皈依。然后我每到一个地方,她也来。不过呢,我不怕身体的劳累,既然随喜,人家都走过来了,咱还不走个山,路没走,咱山还不走一走。她还不走,她坐车坐到金顶上去,直接就坐到金顶,到了那个索道跟前儿,坐上缆车,她“嘟”就上去了。她几个小时搞定,我们两天搞定。她搞定是搞定了,到了山顶上就搞不定了,冤亲债主全来找了,搞得她头疼欲裂,吓得她屁滚尿流就往下跑。跑了一半儿,让我给截住了,我说,咱们来随喜功德,到了山顶上你不拜拜普贤菩萨,这样跑不合适,是不是?我说,上去吧。她听我的,就管我叫大哥,就跟我上,就留下来了。留下来了,晚上我就作法,我说,你们诸位冤亲债主啊,不要障碍她了,让她好好的去拜普贤菩萨。我在这打坐,结果啊,她那些冤亲债主就来了,忽悠忽悠一个就来了,“自己上,你别管闲事,你是你,她是她,不要乱管闲事。”叫我别管闲事,挺吓人的,那时候我也挺害怕的,那个魔头在那晃啊晃啊晃啊,你说吓人不吓人啊?事后我想起来了,那什么魔头啊?全是龙虾头。因为我这个邻居最爱吃龙虾,天天吃龙虾,每次到那找都找龙虾王来点,请我们吃过好几次,不好意思。所以,你想这些龙虾来报复她吗?真来报复。因为她染著于自己身体的中间的东西,结果就见不到真实的东西。

我住在那个接引殿,就要接引她上普贤菩萨的顶上去了,就这个晚上她冤亲债主就不饶她,让她痛,让她难过。她半夜就爬起来喊,她不知道我住在哪个房间,就在楼道里喊,善玉、善玉!我那时候法名叫善玉。就使劲喊,我就赶紧起来,然后叫了个吉普车下来,这个吉普车从接引殿送到底下那个平台,那叫什么地方?这有医务室,医务室量量她啥事也没有。后来她晚上就要连夜下山,那时候这个雾能见度不过三米,峨眉山的雾很大,不见三米,整个山区、山路都封的。然后她就要下去,完了我就说,你就宾馆里住一下,如果不行再下去,如果行了,明天早晨咱们接着再上。她说,那不行。她说那大哥你得留下来。他们包了一间房,她和她老公住一个床,给我留一个床。完了以后呢,因为这就等于硬要把我拽下来,知道吧。我是非常想上去,但是我说成就众生故,也不能考虑自己上不上去的事了,那得受啊,就准备住吧。结果这个时候,宾馆的服务员就喊了,那保安也喊了,说:“叫人家上去,你留下来,你有什么事我们管你”就不让我留下来。这个时候呢,那个开车的司机也跑过来说:“师父,我要回接引殿了,我把你带上去”一定要把我带上去,我也不好违人家的意,我就要上。这个时候,他们又说,那你把你手机给我留下来,她说把我手机留下来,她说他们手机没电了。这个时候我没说话,那服务员和保安同时说,我们俩都有手机,你用手机我们给你用,叫人家把手机带走。真的是护法,我给你讲。结果就把我送上去了。送上去了我很感动啊,我就掏了几百块钱,我就要给这个人。这个人死活就不要钱。然后呢,我把钱丢到车上,又把钱捡起来追过来还给我。真是好人,我给你讲。然后我就问他,“你住在哪啊?”他说,“我住在下边。”我说,“你不是在上边吗?”他说,“我上边来送你的”就专门来送一趟。

第二天我们知道,晚上没折腾几个小时,他们又喊景区的车把她送到山底下去,从此永别了。怎么叫永别了,就是不跟这个师父往来了,也不拜佛了,也不干啥了。结果后来,怎么样知道吗?好惨哪。我这个邻居,说句实在话,善根非常好,从来没打过坐,可以打双盘,盘多长时间都不累,就是这样。她过去世是修行人,积累了很大的福报。但是这一世福报太大了,依然有修行的根基,但不记得修行。为什么念佛呢?是因为那个自己本性里边的东西。结果后来就弄曲折了,家里有好多亿,后来自己招了一个年轻人,二十三、四岁。怎么跟这个年轻人对上路了?对上路了以后,这年轻人吹的那是无所不能。她就迷上这个年轻人,结果跟这个年轻人结了婚了。俩人上厕所都要拉着手,那爱呀,不行啊。这女的上厕所,男的都得弄个凳子在旁边拉着手陪着,就到这个程度。结果后来,死闹活闹,就跟她男人离了婚,离了婚之后,就跟这个年轻男的结了婚。结婚头一天晚上还可以,第二天就变脸了,这男人要做国王了,你得听我的。给她气的,又搞了半年时间,跟这个男人离婚。离了婚以后还说,我爱死他了,只要他需要我,我一定随时回到他身边,为他做一切。你看,这个情执多么的可怕。那男人的嘴脸还是没有看清楚。后来呢,她老公真不错,从跟那个男人离婚之后,她老公还是照顾她,还是跟她复婚。这些人真的厚道,我们为他的厚道,为他的德行鼓个掌,好不好?(大众:掌声)所以世间人哪,多么的可怜!

你看,你染著于身体这个中间的风景,见不到我们金顶的风景,峨眉山一样。你看到人世间如梦、如幻、如画,如诗、如痴、如醉的风景,结果你忘记了极乐世界无限风光在险峰啊!所以不要染著于中间的风景。甚至不要染著于五眼六通,神通等等,不要管他。我们只管傻人傻念,这个傻人傻念,即具足圆满,即能成就一切,即是佛的果位。我们除这个傻人傻念之外,什么都不要,好不好?(大众:好!掌声)

好,这叫“常在禅定。亦无耽染。”

好乐多闻不起分别。

有的念好乐(yao)多闻,不起分别。我们末法的众生都是阿难尊者的传人,都是多闻第一,这个多闻太耽误人,尤其是多闻耽误人。

我以前呢,碰到北京的一位老教授,很有身份的。这位教授去拜访大安法师,那时候我在场,有几个居士在场。这个人一上来,“啪”背一段经文。我一看这个人呢,因为我都读过啊,这个《圆觉经》会背,这个《金刚经》会背,这个《遗教经》,什么《地藏经》都会背,然后《华严经》呢,我不知道会背不会背,反正一段一段的张口就来。我说,这个人不得了。讲了半天,讲完了以后,大安法师就问,你什么意思啊?他说,这是我的理解。他不是来请教问题的。后来,我们这居士就提问,这一提问呢,他就马上接过茬来,这个问题,《华严经》是这样解的,《圆觉经》是这样解的,《金刚经》是这样解的等等等等,把大安法师说得一愣一愣的。讲完了,又有个居士提问题了,他又抢过来。那居士说,对不起,我不想听你的解答,我请教的是大安法师。他还不管,他还要讲。大安法师就讲了,说:“你是来请教问题的,还是来解答问题的?《维摩诘经》问到不二法门的时候,为默然故。”人家问什么叫不二法门,为默然故,人家做给你看,不是说给你听啊!意思说你这么能摆活,你到底得没得第一义谛,得没得究竟的意思呢?他不管,他来印证的,哇哇哇哇,就是这样。你看,这样一个人,真的是多闻第一,把经典背得是滚瓜烂熟,有什么用呢?起码的德行没有,争强好胜的心如此之强,有法没有啊?没有法。多闻第一,分别心第一,非常可惜!搞得滚瓜烂熟,但是没有实践做基础,只是得点皮毛,还自以为了不起,真是这样。多闻第一。所以为什么我们要顶礼摩诃迦叶尊者,要强调头陀行苦行妙行。

现在太方便了。光碟、书籍、因特网到处都是,随便一个人都可以看到所有的经典。还有法师的讲解,也多如牛毛。这个光碟,那个光碟,太多了。有的人讲了《般舟三昧经》,你问他行过没有?没有。他没行过的人讲《般舟三昧经》,讲得头头是道,一本一本的讲,一张光盘一张光盘。当然,人家这也是弘法利生,也有不可思议的功德,也叫为人宣说。但是就是说,末法的时候,多闻的环境太多了。知见太多,你又没法甄别。所以这个时候,依止的心非常重要。你依止法,依法师所传的法,然后依法师的教而学,依法师之教言而实践,通过实践体会其中的真谛,就非常重要。你因为多闻多了,知见多了,中间必然分别心就强,所以要“好乐多闻不起分别”。不要起分别心,不要起分别想。这样的话呢,你才能够不在知见当中转弯子,搞插曲,然后搞内耗。知见多了,是不是内耗啊?因为,你这个知见跟那个知见打架。就像昨天那个曾菩萨表现的,这个告诉我应该精进啊。这边一躺,哎呀,休息一下吧。她是自己跟自己矛盾、斗争啊。结果,能量全部损耗掉,昏沉也就起来了。所以这个实践的精神、实践的心力就弱了。心力弱了,不是一心实践,得不到法益。所以,“好乐多闻不起分别”,这样告诉我们不起分别心。

戒聚不缺。

讲戒,讲聚。戒呢,分为三种戒,三聚之戒,戒聚之三聚。哪三种呢?威仪戒、善法戒、饶益有情戒,这是三种戒。威仪戒,就是声闻戒,讲各种戒相。善法戒、饶益有情戒是菩萨戒。讲戒我们也讲了。

定聚不动。

刚才讲定我们也讲了。

智聚不妄。

这个智,有各种各样的智慧,各种各样的智。佛呢,亲证一切种智;大阿罗汉呢,亲证一切智;诸菩萨呢,方便应用道种智。或者简单理解为:佛是一切种智、根本智、内在智、大智;阿罗汉呢,通晓一切智,亲证一切智;菩萨呢,有各种方便,各种方便的智慧,就是各种智慧呢,“智聚不妄”。

真正的智聚,不是通过文字相,语言相,也不是通过听课,来得到种种智慧之相、智慧之语。你弄一个本每天背几条,这个不是真实的智慧。只有亲历亲证,经历各种关口的严肃的、严重的、严峻的考验,得到真实的智慧,才是真正的“智聚不妄”,所说不妄。

诸法无疑。不背诸佛。

“诸法无疑”学了很多的法,我们融会贯通不了,常常产生种种疑惑,每一疑、每一惑都是遗漏,都是一个分心、都是一个分神、都是一个分岔,都会让我们生染著,所以没有疑惑非常重要。“不背诸佛。”那么一切诸佛,有八万四千法门,有八万四千法则,对治八万四千心智之众生,也对治八万四千种执著。八万四千在印度语里面其实是一种象征义,表一切的数量,不是指八万四千个个对个、卯对卯,不是这个意思。那么,一切诸佛都有极大的方便,都可以用极大的方便来接引众生。真正来讲的话,“不背诸佛”能达到这样一种对治所有的执著、所有的烦恼、所有众生之心,这样一个境界,这样一种程度。

“诸法无疑。不背诸佛。”但是呢,你一个一个去弄,你不行。你必须按照般舟三昧的法则,“立一念、断诸想。”一切诸佛从般舟三昧出,般舟三昧是一切诸佛如来之父,般若之父,三昧之王。那么,抓住这个本质的东西,以一带万。

不谤正法。不坏众僧。不好乖离。亲近众圣。远离愚痴。

“不谤正法”。何谓谤正法呢?其实,我跟你讲,你不遵循佛的言教,其实就是某种程度的谤法。尤其是我们这些老般舟行人,老念佛人,已经理解佛的教言的人,你不执行、不施行佛的法,即是谤法。你不实践、不亲证佛的法,即为谤法。这个谤法,我是泛指的、广义的。

我在第一次超拔冤亲债主的时候,我那时候不是讲有一万个牌位吗?一万个牌位至少有几万众生呐。我发了愿以后,我就害怕了,我说我前段时间一个冤亲债主来捣乱,害得我几天几夜鼻子不通气,身心不安哪。平时,我只要感冒了,我打一刻钟坐,感冒就会好。结果那次我以为是感冒了,不对劲,我一口气打坐了一个上午,四个小时。结果好了,又没有完全好。可见,这冤亲债主捣乱,因为那时候超度堕胎婴灵。我也很惭愧,以前的时候堕了胎。现在一下子几万个冤亲债主来找,今天肯定死定了,就想退。因为所有世间超拔众生,都用这种放蒙山的方法来超度冤亲债主,或者用这种水陆法会、三时系念等等形式。我觉得般舟这么殊胜,为什么不能用般舟的法则、般舟的功德来超拔冤亲债主呢?而且我说:佛说是经已,千八百亿诸天阿须轮鬼神龙人民证须陀洹道。咦—我说这好啊,闻法了就得须陀洹,这修行是捷径啊!是不是?不用深信切愿、不用一心不乱,他就证须陀洹了?想想咱们僧人当中有几个得须陀洹的,是不是?哎呀,我说这太便宜了。我就想用这个般舟来超拔,发心来做,一直有这个发心,虽然没有做。这一次我看到我们三分之二的僧人都倒了,我们的主法法师也倒了,我就发心用般舟三昧来超。可是具体一实行,我说完蛋了,这能受得了,肯定受不了。受不了怎么办呢?退吧。为什么不能退呢?我说我信般舟啊,佛说了,佛说是经已,这冤亲债主就证须陀洹了,那我要是退,我就不信佛,就谤佛啊,谤般舟三昧啊!这一念生起来以后,我就不能谤,死了也不能谤,死了算了!就这么的,所以“不谤正法”。

现在人和古代人相比呀,就实践精神太差,多闻精神太强,老是想弄个多闻,通过多闻方法找个什么秘招。今天有一个徒弟,真的不错,真的非常不错。这次还来护法,我不讲名字了,所得甚深境界,不说你们所有在座里边数第一,也是第一流,非常棒。昨天给我发来个短信,意思就是说能不能走个后门告诉我一个秘法。我怎么样行就能参加这个秘证,特别指导一下。这人都有这个心。所以,这个都属于某种偷心。虽然可以理解,但都属于一种偷心。我们要老老实实的实施这个法则,不谤正法。

不坏众僧这个“不坏众僧”很关键呀。有人说现在是末法,我师父老人家说了一句话,非常有道理。他说:现在法没有末也没有正,就看你的心是末法还是正法,你心是正法,跟正法相应就是正法时代,永远的正法时代。你心是末法,老认为自己是罪恶凡夫,慢点来吧,我回头来吧,我等一下再来吧,我以后再来吧,那你就是末法。让我们的心都处正法,永远在正法时代,好不好?(大众:好!掌声)所以你不要以为末法就没有正法僧啊,不要依你的知见去观察僧人,真的是这样。

有一个故事你们记得吧?有一个雍正皇帝(乾隆皇帝),到了普陀山,看到一帮人说说笑笑,喝酒吃肉,他就动了杀气,就指挥兵马,就要把那帮人全部赶尽杀绝,结果发现这些人全部躲进庙里去了。到了庙里一看,怎么样?刚才那拨人都跑哪去了,都跑五百罗汉里边去了。阿罗汉游戏人间,他们说说笑笑,闹着玩的,知道吧?所以你不要拿世间解、世间思想去看他们这些人、这些事,是这样。

释迦牟尼佛定的规则非常好,那怕是我一个破戒比丘,只要他穿着这一身衣服,国王都不能治他的罪。你顶礼恭敬这身衣服,都得无量的功德利益。那么天龙护法护一个寺庙,护到什么程度呀?只要这寺庙有一砖一瓦存在,天龙护法都护啊,都护这个庙。所以你们对出家人要充满无上的恭敬,不要说出家人的过错。你不说出家人过错,你有什么样的功德?你维护整个出家僧团的形象,这功德大不大?(大众:大。)你说了出家人的过,第一,你是以世间眼看出家事,本身可能犯错,你不要相信自己。第二,你就算说对了,坏了出家人的形象,这个过错也是你自己应该承担的。所以居士修行一定要不见是非、不说僧过,说僧过对你的修行影响极坏、极坏。末法的时候,不要坏众僧。

再其次,我们最后唱一个偈子,“愿我临终无障碍,弥陀圣众远相迎,迅离五浊生净土,还入娑婆度有情”,你们成就了会不会还入娑婆啊?(大众:会。)前面的人成就了还入娑婆吧?释迦牟尼佛在《无量寿经》讲,此世界有七十亿菩萨摩诃萨往生西方极乐世界,中小菩萨不计其数,这七十亿菩萨摩诃萨往生之后回不回来?都回来。那你们说这世界再来人多不多?(大众:多。)那么再来人,他们示现同彼,跟你们一样一样,有贪嗔痴、有习气、有烦恼、有种种,然后才好度你呀。示现同彼,最好度人了。你就像那个张仪林菩萨,他一看,真有师父带大众念佛,不吃不喝不出念佛堂的,他服了。服了之后他就柿子找软的捏,就找那个七十二岁的演关师,他说我盯着他,他不下我也不下。你看,因为他看到有人哪,就能度他了,不示现同彼,度不了他。他说那是佛、那是菩萨,都不是我们凡夫所做,是不是?他要示现同彼。所以这样一来的话,你不要小瞧任何人,任何人当中都能得佛菩萨的受用,真是这样。所以,要不坏众僧,不说僧过,这也是甚大修行。如果你坏了众僧,说僧过,你的成绩单就非常的不漂亮,你的福报就大为损减。在修行的时候,就会受到巨大的障碍,这个“不坏众僧。”

“不好乖离”。这句话也很重要。“乖离”,就是说偏离了正确的轨道,叫乖离。我们讲傻人傻念,但是我们人哪,总想找点秘行方法、找点绝招、找个捷径、找个特别的加持,这些东西都属于乖离这一类的。本来你出了家了,就不要琢磨回家啊?到家跟前了,哎呀,你就跃跃欲试,我回家看看去,还美其名曰,我肯定不会受影响,我肯定可以回来。你肯定可以回来,不代表你肯定不受污染,是不是?等等,就属于不好乖离。那么,少点插曲。

“亲近众圣。远离愚痴”。何谓“亲近众圣”呢?这个字面也好理解,关键是“远离愚痴”,我们常常啊不能远离愚痴,老是将就自己的习气、自己的习性。这些不解释了,解释太多了。

不志求出世。虽闻语言。意不乐听。亦不耽着世间六味。

为什么“不志求出世”?就是说,我们应该志求出世,但是呢,也不要染著于志求出世。

我有一个徒弟,没有隔阴之迷,投胎的时候都知道自己,然后就喊着,我要往西方、我要往西方,结果投胎到西边去了,他不是念佛知道吧,他说我要往西方,意思是我要往西方极乐世界,结果变成我要往西方,就投胎了,到西方投胎,没有往西方极乐世界。要念佛,是不是?我们以前也有一个得境界相疯掉的。也像疯掉一样的,就喊着念,仰着头念,我要往生、我要往生……(语速越来越快)来念往生。我不愿意学他那样子,因为学他那样子我会非常难过,因为我学他那样子,我学得像也会难过。他就念往生,念往生其实也不能往生。他就一根筋,执著于一念,就想当下往生,但是又没有往生。他的意识状态就处于一种特别矛盾、特别纠结、特别失落的状态。这种特别纠结、特别矛盾、特别失落的情绪会让他疯掉。我就在他跟前说:念阿弥陀佛能往生,念往生不能往生。哦,念往生不能往生啊。他马上就泄气了,就开始阿弥陀佛、阿弥陀佛,就念佛了。真有这样的,所以不要染著。还有一个搞笑的,我妈妈往生的时候,我们有一位大德在旁边劝,你要瞅住那个莲花来了,你瞅准了啊,你赶紧连滚带爬,死爬活爬你要爬到莲花上去啊。念佛念佛,念什么爬莲花,这都是邪知邪见。所以都是染著,知道吧?都不行,这叫不要染著。

“虽闻语言。意不乐听”再漂亮的语言、再合你心意的语言都不要乐听,守着这句佛号。

“亦不耽着世间六味”。我们很多人哪,零食要了命,尤其是小孩子,那个零食呀,太要命了。我们不让大家储藏零食,不让吃零食,这个零食害死人。那么这一次九十天一个最大的收获,就是演绎零食怎样害人。因为在九十天之前,我让演戒师负责。演戒师比较铁面无私,性格比较金刚,然后把大家管得死死的,都没有吃零食的机会。大家就群起而攻之,说这老太太啊,性格刚强,铁石心肠,都反对。后来把演戒师调去开发北京的道场,北京道场做得不错。好了,结果九十天这下铁娘子走了,没人管了。好,大家就吃零食了。哇—乖乖,这零食吃的,可真的是零食的乐园、零食的海洋。因为我说了,晚上饭不供应,早晨饭只供应稀饭,中午饭一顿饭还不让吃饱。所以大家呢,那个亏欠心非常强烈,再加上修行的时候,整天念佛也呆得无聊,大家几乎都爱吃零食,吃到最后就知道师父说得是对的,不能吃零食,零食害死人。所以后来,我们形成共识,控制零食,不让卖零食,不让吃零食,不让藏零食等等。

要想不耽着世间六味,就得要过饮食关。饮食关第一关,就要过这个零食的关。你老吃零食,你还想过午不食,那门儿也没有。你还想破除身见,也门儿也没有。见到一点一点滋味,就流口水,吃一点还不够,非想吃个够。你想,这个心志,怎么能成就呢?不可能成就。所以第一关要过零食关。那么第二关要过过午不食关,过了午就不能吃了。第三关要过日中一食关,第四关要过日中少食关,接着要过日中不食关、断食关、断水关等等等等,这还有很多关口。通过这样一个严格的训练程序,你就不耽着世间六味了。

有一个法师教人,带个徒弟,这个徒弟挺好的,我说你怎么样啊,你们怎么修行的,怎么行般舟的?他说我修得很好呀,这修那修。我说你怎么还吃肉,他说吃肉算什么?我说吃肉不算什么呀?我大吃一惊啊!他说我们这算什么,我每次行完法之后,我们就到火锅店会餐,海吃一顿。我说为什么,不怕因果啊?他说我们行的是本愿法门,他说我们承认自己是坏人,坏人能不能往生啊,坏人也可以往生,既然能往生,我们还怕什么?我就当个坏人。世间人多少人都是坏人,他们不承认自己是坏人,而我们是坏人里面的好人,我们承认自己是坏人。他说每次行法之前,我们饱吃一顿,行法的时候日中一食,行完法之后,我们再补它几顿。不行法还吃的少点,行法吃得更多。这样行法得不到三昧的!这就讲“亦不耽着世间六味。”

好,再来看底下。

习近熏修五解脱法。

五解脱者,佛讲五分法身,就是戒、定、慧、解脱、解脱知见,以五种功德法成就佛身,叫五解脱。那么,其实这里面就把佛教里面种种的那些东西都弄在里面了。这个五解脱呢,戒解脱、定解脱、慧解脱。其中,包括解脱知见,从各种各样的知见里解脱到不同层次。有戒,以戒为师,就是一种解脱;有定,定在其中,自然就解脱;慧,各种各样的智慧。有智慧,智慧通达,理行一切,理上通达,就是理事圆融,理非常重要,理体在慧里面,这都是五解脱法。这个哪,我们都不用去管它,一切的法都包含在我们的般舟行持当中。行了法,自然就解脱。

我们刚才就讲了一个笑话,新乡有一位居士敬菩萨,敬,恭敬的敬,她以前做生意,在社会上混,天天换衣服、洒香水、吃海鲜,说胡话、打妄语,就搞这些名堂。结果来这儿行法以后,说我这三天四夜没刷牙、没洗脸、没换衣服、没喷香水,哎,结果觉得挺好的。看这些出家人,挺可爱的、挺可敬的,都是真实的。所以下定决心,就是要削发出家。你看,她一下子就从世俗的生活当中解脱出来了。

拿我们的演端来讲,演端你们也看出,那种霸气,那种王者之气。一上台,那就是滔滔不绝、侃侃而来。不管怎样,都要把自己的知见表达出来,“掌声、掌声”,这个劲头。你看,他也算是一个非常成功的人士,比较善于演讲,然后自己讲过五经一论,净土那个经典都讲过,其中有一部经典,就是那个十六开的,A4纸这么大的一本书,这么厚的一本,哇,印得非常漂亮。你看,都出了这么多本书。他一贯说,我这一生,就一个恩师,上净下空老法师,我就是净空法师的弟子。在北京买了两幢别墅,连起来,取名叫“六和苑”。一直有一个梦想,想把净空老法师接回来,给他创造一个好的环境,也可以说是净空老法师的十大弟子之一吧,挺好的。我们在韶关弘法,他去行了一次法,自己号称从寒冰地狱当中、境界相当中走出来,然后得大解脱。后来忏悔业障,忏悔业障的时候都是王者之气啊,站在前面整整忏悔了半个小时。马上要开饭了,不让大家开饭,因为他是主持者嘛,吃饭算什么。在那忏悔,哭啊,呜呜……哭得身上发抖发颤呀,左边一个人扶都扶不住,往这边倒,右边一个人也扶不住,往后边倒,后边一个人扶,三个人在那扶着,哭啊,一边哭一边跳,一边哭一边跳,在那忏了半个小时。你看,这么个主。那个时候也特巧,也不知什么原因,我们的工作人员就给他发了一本皈依证书。他拿过来,他说:开始我看了笑一笑,我这一生皈依净空法师,我还会再皈依吗?开玩笑。可到后来,他半夜去找我了,他说:师父啊!看来就是这个因缘,我必须得皈依您,我得学般舟,我要做您的大弟子,弘扬般舟三昧,把般舟三昧弘扬到全世界去。恭恭敬敬磕仨头。后来第二天忏悔,忏悔完了开始做偈,朗朗上口,讲了一大通。你看,他真正从自己的知见当中……现在已经老实得不得了,你知道吗?一开始,我在办班,办完班以后,我去到他那个国学馆去看他,哪有我讲话的份儿,没有。他只有他的国学馆,只有他的传统文化。来,看我们国学馆的发展历程,一二三四五,他“叭—”讲几个小时,然后又讲我们的计划“叭—”讲几个小时,最后,好,拜拜!时间到了,知道吧?就是非常自我的一个人。你看现在,老老实实过来行法,顶礼,而且执弟子礼,到了北京一定要给我洗脚,还把他老婆叫过来要洗脚。他真的是做得非常不错,非常不错。你看,他是降伏知见、解脱知见的一个典型。他人已经改变的不知好多少倍了。这是“习近熏修。五解脱法

除灭十恶。念修十善。

十恶者,杀、盗、邪淫、恶口、妄语、绮语、两舌、贪、嗔、痴。十善者,不杀、不盗、不邪淫、不恶口、不妄语、不绮语、不两舌、不贪、不嗔、不痴。那么,这个十恶十善和般舟有什么关系呢?一般来讲,修十善业,一定能保证上天道受乐。那么,修五戒十善,对我们修行非常根本、非常基础。五戒、十善都是功德藏处,藏功德的地方。杀、盗、淫为身业;恶口、妄语、绮语、两舌为语业;这贪、嗔、痴为意业。每一个地方,都是堕落处。做得好,就是功德处,做得不好,就是堕落处。如果这十个方面,你都是堕落的,你在堕落的习性当中。就像我刚才讲的那位,行法之前,赶紧饱餐一顿,行法之后,赶紧饱餐几顿,这样的恶业不止,行般舟能得真实利益、广大利益吗?只得皮毛啊,他的意识不净啊,是不是?这个十恶十善,念修十善、除灭十恶,是我们的基本功。既然般舟是三昧之王,功德之海,功德宝藏,那么,般舟行人修行要圆圆满满、要圆满十方、圆满一切,也要讲五戒十善,讲弟子规。这方面做好了,约束自己了,然后我们的心志才能清净,才能有光明,才能得大功德,才堪容纳一切功德海、一切功德宝、一切功德藏。这个时候,才能起无限的妙用、无上的妙用。所以这些东西和我们也有密切的关系。

断灭众生九种恼处。

“九种恼处”是哪九种啊?释迦牟尼佛在世的时候,以释迦牟尼佛往昔之因缘,就受到九种烦恼,九个情况。

第一种情况,就是六年苦行。释迦牟尼佛行苦行行了六年,最后,怎么样?喝了牧羊女的羊奶,然后恢复体力,菩提树下一坐,得正等正觉。那么这六年苦行的因缘在哪里呢?佛说,往昔有两个少年,一个叫火鬘,是婆罗门子。一个叫护喜,是瓦工,就是瓦匠的孩子,这样两个人。有一天,瓦匠之子叫护喜,就给火鬘讲啊,说咱们去见迦叶如来吧。迦叶如来呢,是贤劫中第三世尊。就贤劫里面四尊佛出世,我们第一佛是拘留逊,第二佛是拘那含牟尼,第三是迦叶佛,第四是释迦文佛。迦叶佛出世的时候,人寿是两万岁,护喜对火鬘说,我们见佛去。火鬘就说了一句话,说,有什么必要去见此秃头道人呢?他把迦叶佛当成是秃头的道人,没必要去见他。护喜就强执再三,反复强调。这个时候火鬘才跟他一齐来见迦叶如来。火鬘见到迦叶如来之后,见佛相好,三十二相,八十种随形好,心生欢喜,非常高兴,就出家学道,后来逐渐成佛。这个火鬘是谁呢?就是释迦牟尼佛的前身,以此谤佛因缘,他说迦叶佛是秃顶道人、秃头道人,所以受苦无量。今虽然成佛,余殃未尽,复受六年苦行,这是他六年苦行的来源。这是释迦牟尼佛的第一恼,九恼里面的第一恼。这个苦行啊,其实是非常非常的重要,如果没有六年苦行做基础,苦行是破除身见的必经之路。没有这个苦行,想破除身见,不破除身见,想入道,门儿也没有。我相不除,道相不见。那么,我们回头再讲十二头陀苦行,我们最后再讲,我先把这九种恼处讲完。

第二恼,是孙陀利淫女谤佛,就是有个妓女来谤佛。这是什么因缘呢?这个妓女为什么来谤佛呢?他说昔有博戏人名净眼,有一个淫女,就是妓女,叫鹿相。净眼这个人呢,就引诱鹿相去娱乐,就是玩,游玩去了。当时有个辟支佛,在林中修道。因为这个妓女不从等等原因,这个净眼就把鹿相给杀了。杀了之后啊,他就对外宣称,是这个辟支佛见这个妓女色相起了淫心,把这个妓女给杀了,就诬陷这个辟支佛,然后致使大家对辟支佛产生了误解,辟支佛差点都死掉。后来,净眼这个人良心发现,即自承其罪,就说是我杀了这个鹿相,不关辟支佛的事,国王就杀了这个净眼。当时净眼这个人呢,就是释迦牟尼佛的前身,而这个妓女,鹿相者,就是孙陀利的前身。以是因缘,受无量苦,今虽成佛,以是余殃,犹受女谤,就被孙陀利来谤他,就是说这也是讲的第二恼处。你看啊,第一恼,我们讲的是苦恼,就是经受各种苦行,约束身体的苦。第二种苦呢,就是男女这种苦,孙陀利来谤他,这是人世间的第二苦,就是男女之苦。

第三苦,第三恼,是木枪刺脚。释迦牟尼佛都成佛了,木枪刺脚,把他的脚刺了。什么因缘呢?就古昔呀,有两个部落的主人,两部主贾客,就是有两队人来入海取宝,就到海里面去取宝。那么,后来因为水涨了,两个就争船,两队人马争这个船,然后发生争斗。第二部主,就是第二个部落的主人,以矛刺伤了第一部主的脚,令这第一部主脚伤命终。这第二部主就是释迦牟尼佛的前世,这第一部主就是提婆达多的前世。以是因缘,因为在前世的时候呢,争船,释迦牟尼佛把人家提婆达多的脚给伤了,然后让人家丧命了,以是因缘,这一生提婆达多木枪刺释迦牟尼佛的脚。“今虽得佛。有此残缘。尤受木枪刺脚。”虽然释迦牟尼佛成佛了,因果也是不昧。这是第三恼,这是讲所遭受的各种意外的伤害的这样一种恼处。人在世,就不能没有这一恼。

第四恼,叫三月马麦,这是饮食方面的。就释迦牟尼佛虽然成了佛了,他也有三个月没得吃,只能吃马麦。何等因缘呢?古昔的时候,有一个如来叫婆叶,婆叶如来在盘头摩跋城中,与大比丘众俱,就是有一帮比丘,在一个城市里边。有一个大王,盘头王,这个城里面的城主,奉大供养,就是来供养这个婆叶如来。尔时城中有婆罗门,这个婆罗门带着五百童子,见佛应供,起嫉妒心,这个婆罗门啊,挺大势力,还带着五百童子,见到这个婆叶如来受供养,他就怀恨在心,起嫉妒心,就骂人家说,此秃头沙门,应该吃马麦,不应该吃这么甘甜美妙的食品,不应食甘馔。这个婆罗门就是释迦牟尼佛,这个五百童子就是后来的五百罗汉。“以是因缘。受诸苦报。今虽得佛。以是残缘。三月安居。无有供养。唯食马麦。”只能吃马麦,为什么呢?当时释迦牟尼佛,就是在这要安居了。这个时候呢,有一个国王说,世尊呀,这三个月安居,我来供养你们吃饭。世尊默然,就说好吧。那么其他人都知道国王供养佛三个月,没有人敢来供养,也没有人来供养。结果这个国王回去之后就把这个事给忘了,就没供养他。结果这个时候有马贩子,见到世尊没人供养,就以马麦相供养,所以释迦牟尼佛就吃了三个月的马麦,这些比丘僧,就包括这五百阿罗汉嘛。当时说人家,你这个秃驴,哪有资格吃这么好吃的东西呀,应该吃马麦,结果现在兑现了,自己吃马麦。当时,吃了马麦之后呢,阿难就很怀疑呀,阿难就说,世尊您已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已经成就了,功德福德都圆满了,怎么还吃这马麦呢?然后,世尊就把这个钵拿出来,里面是马麦嘛,就告诉阿难说,你看看。阿难就从里面取出了一粒吃了,这样一吃,如饮甘露,一个月未知饥渴。这个就是说,什么叫因果不昧呢?释迦牟尼佛谤佛,骂人家应该吃马麦,就自己受果报,这是因果不昧。但是他以佛之圆满功德,这个马麦之形,其实也如饮甘露。阿难吃了一个,一个月未知饥渴,如饮甘露,这个是他自己的受用。因果不昧,是必须要承担因果的,但是怎么样的受用,取决于你自己,这是讲的三月马麦。这第四种恼,这是饮食上的苦恼。但是饮食上的苦恼,关键在于你心的受用,不在于你的因果,要无条件随因果而受,不要去逆因果而行,不要埋怨因果,不要对因果生怀疑,不要想逃脱因果,这是第四恼。

第五恼,就是琉璃王杀释迦族,这也是讲的因果报应,这也是一恼。就是说自己和自己宗亲关系的恼处,和自己的六亲眷属这种关系的恼处,人都逃脱不掉。在许久以前,有一个城市叫罗阅城,罗阅城里面有一个捕鱼的村庄。当时呢,时世饥馑,就是饥荒吧,没有粮食。村里面有一个池子,池里面有许多鱼,大家都把它逮来给吃了。逮来吃了以后呢,有一条大鱼,是个鱼王。这时候,村庄里有一个小孩(释迦牟尼佛的前身)看到这个大鱼在跳,他就以杖,就拿了一个棍吧,打这个鱼头打了三下,还说,你该死喽,你该死喽,就这样说。那么池塘里这些鱼,鱼王就是琉璃王的前身,这些鱼民就是琉璃王的兵。后世他们转成为人,就来报仇,把释迦族全体给灭掉了。那么释迦佛呢,因为当时指着这个鱼头敲了三下,所以以他佛身这世头痛三天。那么世尊呢,三止,因为琉璃王也恭敬释迦牟尼佛呀,释迦牟尼佛就在路前边打坐,结果琉璃王就换个路再走,换个路他再去截,那个琉璃王再躲,躲了三次。最后不管他,就冲进去了,然后把释迦族全部杀光。当时,目犍连就不服气,目犍连就说,我神通第一呀,虽然是因果,但也不能让释迦族灭了种啊。他就用这个神通飞到这个城里去,把这个五百壮丁呀,就是释迦族里的精华放到钵里面就带出来了。他想挺美的,这下给释迦族留了五百个种子。结果出来以后,把这个钵倒出来,这五百释迦族的精英全部融为血水,因果不空啊,真是没有办法。这是讲的六亲眷属的恼处,第五种。

第六种恼处,乞食空钵。就是释迦牟尼佛来托钵,结果三天不得饮食,空钵相随。有一个比丘就自卖衣钵来供养世尊,这是讲的释迦牟尼佛也是类似一样事情,就不多作解释了。

第七种恼处,叫旃荼女谤佛,有一个多嘴多舌的女人来谤佛。前边那个是什么呢?是一种男女之相,这也是男女之相,这男女之相,不是一个,是两个。这个叫多舌童女,叫旃荼女。释迦牟尼佛正在讲法呢,这个童女啊,就弄了个盆子放在肚子上,把衣服遮上,过来就谤佛。就说,释迦佛呀,你怎么光说法不说家事,你看我肚子都大了,这孩子将来怎么养呀?你得给我弄点供养,事须酥油。以养小儿”。就来坏释迦佛的名誉。这个时候你讲法,正襟危坐,就有女人说她给你怀了孩子了,就这样谤佛。后来目犍连看着这事情可能不太对劲,就琢磨了个法,让这盆子“咚”自己掉下来,结果大家都笑了,她不是说自己有孩子嘛,结果掉出一个盆子出来,但是呢这个是谤佛。何者因缘呢,佛自述本生缘,他说:昔有佛名净胜,就有一个佛名字叫净胜。有两个比丘,一个叫无胜,一个叫常欢。这个时候呢,有一个大爱长者妇,就是有一个我们叫大功德主吧,是一个女众,她名叫善幻。这两个比丘就住在这个善幻家里面。这个善幻家里边呢,就供养这两个比丘。这个善幻呢,觉得这个无胜比丘呢,以断漏故,修养比较高,供养无乏,供养得很丰盛。而常欢比丘呢,还没有到那个境界,结使未除,供养微薄,就供养得不一样。这个时候,常欢比丘就起了嫉妒心,就污蔑说这个无胜比丘和这个善幻私通,就说人家私通。那么,这是释迦牟尼佛往昔所干的事。这就是释迦牟尼佛诬陷人家这个女的。这个善幻妇者是谁呀?就是今天这个多舌童女,今天来还一报,说你诬陷我跟人家私通,今天我就说你跟我私通。就这么一个因缘,就也是男女之事有恼处。

第八者,调达推石,就是说用一块石头来砸释迦牟尼佛。何以故,这佛又讲了,说:往昔在罗阅城,有长者名须檀,有子名须摩提,他的父亲长者须檀命终之后,须摩提有一个异母,就是同父异母的兄弟,名修耶舍。须摩提恐怕他的弟弟,分他的财产,就把他的弟弟骗到山上,推到崖底,以石头把他弟弟给砸死了。谁干的好事啊?也是释迦牟尼佛前身干的好事。这个修耶舍,这个弟弟是谁呢?就是提婆达多,以是残缘,提婆达多以石掷我头,就是砸他的头,本来应该把他头砸稀巴烂,一报还一报的,山神以手接石,山神用手把这石头接到了,但是小石片没有接住,伤我足趾,把释迦牟尼佛的脚给伤了,这是仇人的报复,这也是一种恼处。

第九者,就是寒风索衣,就是在寒风当中,这也是前世的因缘果报。

那么九种恼处,一就告诉我们,都是因果所现,要随顺因果,连释迦牟尼佛成佛之人都不能逃避,因果必报。但是也告诉我们,我们要重视自己的受用,是心解脱,不是身体解脱。“断灭众生九种恼处”,这些东西呢,都是要我们断灭的,这是讲的这个。

好,现在,我们来讲一下头陀行。头陀又翻译成抖擞精神,就是说始终把那一股劲提起来。有十二种头陀行。

第一,“住阿兰若”,就是讲的住处。那么,住在阿兰若,意为闲静处,为身离闹,心离欲盖。住在一个山林的安静的地方,远离城邑聚落的地方,这是讲住的行,不离住之苦行。

第二,“常乞食”,就是托钵,着衣托钵去乞食,讨吃的东西。我们大悲寺呢,每年都有一次托钵,组织一些僧人,著衣托钵,沿途化缘。这个用钵吃饭是很重要的一种修行方式。真正的钵呀,咱们那个大的,就是那个钵。这个钵托来多少吃多少,托什么食品吃什么食品,培养没有分别心。托来这个食品之后呢,正常来讲,这个托来的食品,要分三份,三抟,一抟之食,就是抟成一块,一部分施以鬼神,一部分分给饥饿的人,一部分自己吃。那没碰到饥饿的人,就是一块要施食,一块留下来,三分之二自己吃。他们的要求啊,托钵乞食。这个钵呢,它是一个修行的工具,衣钵衣钵,衣钵传人。那么用这个钵吃饭的时候呢,饭放在底下,菜放在上面,吃饭的时候不能看,不能挑,次第吃。如果全部是辣椒就全吃辣椒,如果全部是菜,就全吃菜。不能挑,叫次第食。一坐食,坐在这儿,吃一顿饭,屁股一离地方不让吃了。一坐食、次第食、不分别食等等。这是讲的乞食,它是一种修行的方法,而且是一天一顿饭。以此来断除自己对食品的分别,来过我们所说的饮食关。然后就不想了,托到了多少吃多少,托不到就不吃。这讲的这个常乞食。

第三,“次第乞食”。就是说乞食,比如说今天找第三户要,明天找第四户,第四户不给,然后找第五户。不能挑挑拣拣,这个地方供应丰富,我就找他去托,那不行,次第乞食。不择贫富,平等次第而乞,平等地给众生建立关系,积累福报,也不挑饮食,也不挑贫富,培养自己绝对的平等心。

第四,“日食”,就是说日中一食。

第五,“节量食”。就是分三份,节量食就是少欲知足,不是有多少吃多少,不是想吃多少吃多少,是一定要分一份出去,这个一份施食。我们施食的人哪,早上都会念一个偈子,“大鹏金翅鸟,旷野鬼神众,罗刹鬼子母,甘露悉充满”。那么,这是要施食,施给谁呢?第一,要施给大鹏金翅鸟,这金翅鸟呢,身体特别的巨大,翅膀这么一忽悠,就把海水给掀起来了。不仅把海水掀起来,把海里的龙也给暴露在外面了,而且它就嘴一口,专门吃龙,叼这个龙为食品,就像鸡吃蚯蚓一样。龙王就来找世尊求救,它说我的儿孙日益减少啊,恳请世尊爱护它的生命,让它们的生命能够延续。世尊就跟比丘们说,你们吃饭的时候要分一份给大鹏金翅鸟,让它呢,不要再杀生,远离杀业,并给金翅鸟授了不杀生戒。所以比丘吃饭的时候要施食,施食给大鹏金翅鸟、旷野鬼神众、罗刹鬼子母。罗刹鬼子母呢,也有个典故。什么典故呢?罗刹鬼子母专门吃小孩,一天吃一个,这样吃。后来,世尊为了度它,就让别人把它的孩子给偷走了。它急了,疯狂地到处找找不见,就发了一个愿:谁要是把我孩子找见了,叫我干啥都行。这时候,世尊就说了,可以,我给你孩子找见了,你以后别吃孩子了。它说不吃孩子我怎么活呀?世尊说,叫比丘施一份食给罗刹鬼子母,告诉它,你就有吃的了。就是这样一个典故。以此典故、以此偈语、以此节食之法,节量食之法或者抟食之法,培养比丘僧这些人,要少欲知足,要能想众生,要能度众生。要少欲知足,不要满足,要节量食,这是第五行。

第六,“过中不饮浆。”就是蜂蜜呀、果汁呀、豆浆呀,这类东西,过了中午之后不饮浆,过午不食,过了中午,连这种流食的东西都不准吃。但是这里有些人会投机啊,什么投机呢?他说过中不饮浆,意思是中午之前可以饮浆。所以,我就发现有的人哪,他说日中一食,他早上不吃食,他吃流食,饮浆。什么豆奶、核桃糊、黑芝麻糊这类东西。有一天,我看到一位大德,他说他日中一食,我说,你怎么吃东西呢?他说,师父老人家说了,可以吃流食。我一看,他和了满满一碗,这碗稠到什么程度?我看几乎跟馒头差不多,他说这叫过中不饮浆,他就吃这个东西。其实我体会呀,你日中一食会不会有饿的时候,感到有饥饿感啊?会有,一定会有。你日中吃一食,晚上又踏般舟,怎么可能不饿呢,怎么可能没有饥饿感呢?问题在于你不要把这种饥饿感放大,你忍一忍,咽几口唾沫就过去了。听到没有?(大众:掌声)真管用。其实虽然有饿,饿不致死就行,明白了没有?那万一饿死了怎么办哪?(大众:往生了。)饿死了正好往生了。所以以此之心,过午不食、日中一食这关可以过。真的,你不喝东西、不吃东西很好的。

今天我又在说我妹妹,我说你别老给我搞这搞那了,现在终于理解了。以前妹妹还是体谅哥哥,动不动给我弄点东西过来,我也不违她的好意,其实吃了真难受。有的时候偶尔吃一下,好多时候就不要,怎么说都没用。最近她自己修行了知道了,哎呀,我现在明白了,吃了不舒服。告诉大家,我现在终于解放了。不要吃这些东西。那早晨又过来了,你不吃东西那你喝口水不行,我说水也不要喝,你不喝水一直有甘露水,知道吧?都是自己的习性。你看,你们终于不给我端水来了,是不是呀。前天放了一杯水,放了两天都没有喝,他现在知道不喝了,就不端了,没有这个必要。实际上来讲呢,你说没有渴的感受、没有饿的感受,是不可能的。但是,这种感受是可以度掉的,你要有度掉这种感受的心,就能持戒、持斋戒。祝愿大家都能把这种感受度掉,不要理睬它,好不好?(大众:好!掌声)阿弥陀佛!

第七,“着弊纳(衲)衣”。就是粪扫衣,就是人家医院里那个裹尸体的衣服,他把它拿过来,缝一缝,洗干净。那个百纳衣呀,一块补丁摞一块补丁,这种衣服弄起来叫粪扫衣。就衣服不要讲究,不贪衣服,这也是衣上的苦行。

这个不仅是穿百纳衣,而后呢,要求三衣,就是三衣,袈裟除外,不得储蓄过多的衣服,这也是对头陀行的要求。

第九,就是“坟间坐”,坐在坟头上。常观死,观尸,常修无常苦空等观,求出离。不是说休息,是要坐,不是坐在舒服的椅子上,是坐在坟头之间的空地上。一是寂静,没有人去,没有人打扰。第二呢,能够常念生死无常。

第十,“树下坐”。就是坐的时候坐在树下,并不要求坐在床上,也不要求有多么舒适的位置。

第十一,“露地坐”。坐的时候就坐在地上,主要是怕生贪爱。

第十二,“常坐不卧。胁不着席”“肋”不着到席子上去。常坐不卧,恐贪睡眠。

十二头陀行,就这十二个方面,要能约束自己,少欲知足,苦行妙行,就能够降伏你的身体,降伏你的身见,就能破我相,就能进入无上的奥妙,苦行才真正有妙行。否则的话,衣服也牵扯你,床也牵着你,吃饭也牵着你等等等等,都牵着你,你不得自由。这十二方面都得自由,你就得大自在,不自在也难。

祝愿大家苦行妙行,其妙无穷,阿弥陀佛!

 讲法视频请点击:《贤护经》学讲记-第5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