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做到理事圆融?

16
0


通常讲,讲的是理,做的是事。

如何做到理事圆融?

如果做的是理呢?

讲的是理,做的是事,这里隐含一个深义,理是讲的,讲的清楚就好了。

其实理于事中显,事中显得清晰明白才叫理,嘴巴上讲的那个理与事中显的那个理,它根本就不是一个理,事中显的理才是真正的那个理。

我们常常为嘴巴上讲的那个理所欺骗。

好多人讲这个我懂,这个我明白,其实我懂我明白我知道了,这个念害死人,好多时候我们到此为止了。

其实理是用来做的,相上看做的是事,事事不同。体上看做的是理,事事一同。

如果将标准定为做的明白,而不是讲的明白,想的明白,感觉明白,情形将大大不同。

做的是理即不会住于相,是谓无相。

做的是理即不会为相上的变化所份扰,是谓无住,是谓如如不动,是谓一贯相续,是谓一理始终。

如果做的是事,这理就不能一贯,这理可能就随意,多变,多重,随心,随境而转。